[综英美]我开口你们都得死

作者:陵光烬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庭审

      神盾局在九头蛇引起的叛乱后几乎是元气大伤,从普通探员到高层管理者,九头蛇对神盾局的渗透称得上是多方位、全覆盖式的,这对现任局长尼克·弗瑞的声望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打击。而尽管消息得到了严密的封锁,对外也是以军事演习为由将突然出现的空中母舰含糊过去,但理事会成员这一关无论如何是都要弗瑞亲自面对,白宫方面也第一时间发出了质询函,更不用说还有向来与神盾局不对付的CIA在旁虎视眈眈。
      尼克·弗瑞几乎陷入了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境地,没人帮得了他,他甚至还不得不帮沃伦扫尾那因为他一时兴起而导致全面崩盘的洞察计划——那可是他们几代人的心血!
      
      沃伦自然对弗瑞的怨念一无所觉,事实上,在他做了那些事后,神盾局就差直接把他列为拒绝往来户了。不过或许就算知道了,他也只会更高兴,真的说起来,沃伦可没有那种拿着一份工资干两份活儿的奉献精神。
      
      从史蒂夫的家醒来后,沃伦从自家那片废墟里捡拾出几件自己能用的东西随便拾掇拾掇就又跑回了斯塔克大厦,史蒂夫的公寓并不足以容纳一个客房,他如果不想每天从皇后区的祖父母家大老远的跑到中心区上班,就只能做好常驻实验室的准备了——等等!他们的实验室好像也刚刚被炸……
      
      “我可以为你安排一个新公寓,”看着自己像逃难一样跑到公司来的员工,托尼面露怜悯地点点下巴,“Mima怎么样?或者Sky?佩珀,现在年轻人是不是都更喜欢这种网红公寓?”
      
      “不,我现在住的地方就很好,”沃伦摇摇头,他是那种不喜欢挪窝的性子,况且与史蒂夫比邻而居让他觉得非常舒适——毕竟不管住在哪里,邻居都是很重要的,“施工队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在公司住太久。”
      
      “好吧,可别说我亏待你,”托尼翘起拇指朝自己身后指了指,“自己上楼选个房间,就你们实验室现在那个鬼样子,我可不觉得那里能住人!”
      
      “谢谢,托尼。”沃伦用脚踢了踢小巧的行李箱,那里面就是他的全部家当。
      
      “让我省省心就是最好的报答了,我亲爱的沃伦,哦对了,我要去内华达州待几天——帮我看看哪个领结更好,紫色?棕红色?”托尼说到一半突然拉住一直在旁边默默忙碌为他打点行装的佩珀,后者优雅地勾起嘴角,纤瘦的手指捏住那枚深紫色的领结,佩珀仔细地亲自给托尼戴上那枚领结,男人立刻乖乖地仰起脖子配合她的动作,“谢谢,亲爱的。”
      
      “内华达州?你又要去拉斯维加斯?”沃伦拧起眉头,一双眼珠在两人中间看来看去总觉得哪里有些古怪。
      
      “嘶——我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托尼焦糖色的大眼睛立刻充满谴责地瞪向沃伦,“我可是斯塔克工业的董事长,去那儿当然是为了工作!”
      
      “内华达州最近下了一场陨石雨,”佩珀笑着向沃伦解释道,“有一部分落在了我们的锂矿附近,那里的负责人似乎发现了什么新元素,托尼打算亲自去看看。”
      
      “陨石雨?”沃伦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作为同样被陨石“撞”到地球来的外星物种,他对这些从不知多远的外太空落到地球上的星球残骸很有兴趣,锂矿的负责人认为可以通过陨石发现新元素的事他也理所当然的觉得十分靠谱。
      
      “不用想了,我不可能带你去。”托尼一眼就看穿了沃伦眼底的渴望,这位斯塔克工业的现任当家竖起手指非常严肃地告诫道,“给我老老实实留在公司,把实验室修好——还有离那帮神盾局的人再远一点儿,知道了吗?”
      
      在那个神盾局有史以来最为耻辱的日子,托尼跟尼克·弗瑞在局长办公室到底聊了些什么没人知道,但他离开后弗瑞和神盾局的人都没有找沃伦的茬儿,这就很了不得了。
      
      托尼一直在努力回护自己,这一点,沃伦隐隐也有所感,虽然他不在意别人怎么对待自己,但既然托尼不愿对他撒手不管……仔细想想或许他确实给对方带来了些麻烦?“我保证不会出去惹是生非,Boss。”
      
      “托尼,你的飞机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眼见托尼像个老父亲一样还要嘱咐些什么,佩珀连忙催促了一句。
      
      “他们又不是第一次等我了。”话虽这么说,托尼还是将紫色墨镜往脸上一架,草草与沃伦比了个手势就步履匆匆地往专梯走去,佩珀紧跟其后。
      
      “哦,对了,沃伦,”女人忽然扭头叫住了准备拉走行李的沃伦,“泽维尔教授把电话打到了我这儿,他应该有事找你,电话号码就留在你的桌上。”
      
      “好的,波茨小姐。”
      
      看着缓缓闭合的电梯门,沃伦面露茫然——查尔斯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
      “请证人描述案发当时你看到的全部情况。”
      
      “我坐在邻居的车里,看到银行被抢了。”
      
      “……请再详细一些,比如你看到被告做了什么,以及你做了什么。”
      
      沃伦微微敛起眉头,心里开始觉得事情有些麻烦。
      
      今天是布拉德利·贾尔斯抢劫案开庭的日子,刚好卡在工作日的最后一天,沃伦与史蒂夫双双出庭,作为证人提供证词。
      
      “——我的邻居先冲进了银行,我在车里并不清楚当时银行内部的情况。”沃伦干巴巴的说道。
      
      “您的邻居是——”控方律师继续追问。
      
      “当然是美国队长,”沃伦的不耐烦全都表现在了他的脸上,他很讨厌这些明知故问的问题,难道不说出史蒂夫的名字他们就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了吗!?“然后我接连听到了两声爆炸,人群开始骚动,警察们在试图维持秩序,我去帮忙,后来冲进来一辆卡车,我觉得非常危险,就出手制止了那名卡车司机——也就是贾尔斯的同伙。”
      他看着控方律师的脸又补充了一句。
      “那之后我正好撞上从银行里跑出来的被告,他想攻击我,我就把他打晕了。”
      
      平铺直叙的证词,非常有沃伦·卫的风格。
      
      “咳,所以您亲眼看见了被告伤人,并且当时被告完全清醒,一切行为都出于他的主观决定,对吗?”控方继续追问。
      
      “他要袭击我,”沃伦重申了一便,他看控方的眼神逐渐变得空洞仿佛看一个傻子,“至于他是不是清醒的决定要干这件事儿,难道你不应该问他本人吗?我又不是布拉德利·贾尔斯。”
      
      “……我没有问题了。”控方律师算是明白了这个证人自己就是个刺儿头,他彻底放弃了从对方口里得到有利于己方证词的想法,反正有了美国队长和那些被害人的证词,已经足够定罪,尤其是他们已经得到了贾尔斯当初在NYPD的证词,不管对方今天怎么狡辩,他都不可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辩方律师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西装革履的女性稍稍迟疑了一下,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当事人,而后站了起来,坚定地说,“我的当事人主张在NYPD分局时受到了不公正待遇,那份证词,是在警方授意下,证人席上的沃伦·卫先生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的,我的当事人不予承认。”
      
      犯罪嫌疑人当庭翻供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儿,只是人证物证具在,贾尔斯拒绝自己律师装病卖惨的提议反而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试图彻底推翻自己的罪名——这简直开始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疯了。
      
      “我要指控,”贾尔斯得意洋洋地抬起下巴,向沃伦的方向扬了扬脸,“这个变种人,滥用能力控制了我的大脑,让我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证词。”
      
      全场哗然,坐在听审席上的史蒂夫和查尔斯担忧地动了动,后者更是眉头深锁,试图在连接贾尔斯的大脑问问他到底在做什么蠢事,但贾尔斯充耳不闻,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查尔斯的警告一样。
      
      “我不是变种人,”沃伦抿紧了嘴唇,他真的非常不能理解贾尔斯为什么要揪着这点不放,他明明已经告诉过他了,“我也没有控制你,你当时所说的都是你自己认同的实话。”
      
      “安静!”不大的审判厅里嗡嗡地乱作一团,法官不得不连连锤了几下法槌维持住秩序,“证人,你是否愿意接受基因检测,证明自己不是变种人,并且证明自己没有违规参与审讯、不正当取得证词?”
      
      “我可以再接受一次基因检测,”沃伦不快地说,“我没有违规参与审讯,因为首先当时我是神盾局的特殊顾问,案涉变种人,我有权参与审讯,其次我是卡尔·莱特曼博士的小组成员,同样有着协助警察办案的职权。”
      
      “好的,我们会一一核实,”法官颇感意外地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示意书记官做好记录,转而看向了面色阴沉的贾尔斯,“被告还有什么要说?”
      
      “这个男人用了下作的手段!就算我有罪,他也一样有罪!”贾尔斯突然情绪激动起来,他愤怒地嘶吼着,被特殊材质的手铐紧缚着的双手重重地砸向了面前的桌子,几乎砸出了一个浅坑,“你怎么敢——”
      
      陪审团的成员们都被吓了一跳,他们齐齐戒备地看着贾尔斯,互相低声交头接耳起来。
      
      “肃静!法警,把被告带下去,本庭宣布休庭。”法官板着脸站起身消失在小门后。
      
      “我很抱歉,我没想到他真的会这样做,”庭外,查尔斯跟在面色不好的沃伦,满脸愧疚,“你不该被卷进来,我只是希望这个孩子可以接受公正的审判——你知道大多数陪审团的成员都很排斥变种人。”
      
      “如果你试图扭转大众对变种人的印象我恐怕你选错了对象,查尔斯,那孩子明显有狂躁症。”沃伦低头看向眼神忧郁的男人,非常认真的建议道。
      
      “……这恐怕与他的家庭环境有关。”查尔斯头痛地捏起了鼻梁,这些天他一直在为贾尔斯奔波。愿意接受为一个明显有罪的变种人辩护的律师实在不多,而为了让贾尔斯得到最公正的审判,他甚至挨个拜访每一个证人,一是为了致歉——毕竟他也算从自己的学校里走出去的学生。二是恳请这些证人实事求是的陈述证词,因为很多案例证明,一些因恐惧而过分歇斯底里的当事人确实导致了对变种人的误判和迫害。
      他甚至一度厚颜恳求那些受害者,如果贾尔斯愿意悔过,希望他们可以给他一些宽恕与怜悯。但今天贾尔斯不知感恩、不思悔过的做法,让他的一切努力都成了笑话,“我不是想为他辩解什么,我只是希望能帮助他、让他有一次重生的机会。”
      
      沃伦颇为费解地看看查尔斯,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史蒂夫,后者微微一叹,理解地笑着说道,“你的想法很好,泽维尔教授,但我的经历告诉我,有些人,就算我们竭尽全力去抓住他的手,也是救不了的。”
      
      虽然事情完全不同,但史蒂夫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永远沉睡在那片冻土之下的挚友。
      
      目送满身疲惫的X教授离开法庭,史蒂夫的心情分外沉重,他无法评说对方的坚持是对是错,但对方担在自己身上的责任与如今左右为难的境地竟让他突生一种感同身受的悲哀。
      
      “嘿!史蒂夫、沃伦,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见你们。”
      
      语气欢快的山姆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窜了出来,他大力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有阵子不见了,队长,真遗憾你没来我的互助会,不过看起来适应得还不错?”
      
      “还不错,”史蒂夫笑笑,山姆跟自己一样是从战场上刚刚下来的老兵,在战后创伤这一块,他们倒是很有些心得可以互相交流,“你怎么在这儿?”
      
      “为了救个孩子出了个小车祸,过来缴罚款,”山姆指了指自己受伤的手腕,又说道,“今天不巧了我一会儿还有个演讲,不如我们明天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
      
      “明天?”一直默不作声的沃伦突然抬起了头,“不行,明天史蒂夫是我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队长,我的。
    Cap:好的。
    蠢作实在不是很了解庭审用语和基本规则,大家就随便看看就好,要是哪位小天使是学法律或者旁听过庭审的欢迎给蠢作提改正建议和素材,以上。
    以及预告一下,我未来一周可以日更啦~~你萌开不开心!!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唐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