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作者:木一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许清木抓着手里的鬼物,在宋玦面前晃了晃。
      
      宋玦仔细看了看,这是一个非常丑陋的鬼物,虽然还是人形,但脸上的五官都已经没了,只剩下空洞洞的骨架,相当怪异。
      
      许清木见宋玦满脸好奇和探究,哼了一声说:“你倒是不怕。”
      
      宋玦岂止是不怕,简直是恨不得出去放鞭炮庆祝。
      
      既然孟安靖是鬼,那这几天撩他头发摸他手的就不是人,只是一堆纸和竹条。
      
      太好了。
      
      宋玦露出满意的微笑,从包里拿出酒精棉片,仔仔细细地给自己擦手消毒,说:“你们继续。”
      
      柳译如梦初醒,突然“啊”地一声大叫,然后推开了紧紧抱着的沈良才,看着纸人说:“天呐,是纸人!”
      
      许清木道:“嗯,我们没瞎。”
      
      柳译又大叫:“是那个护工!脸上的痣位置都一样!”
      
      “……”许清木认真道,“嗯,我们也没傻。”
      
      柳译急道:“不是,我的意思是,叶家早年间就是扎纸人起家的,叶元征……就是银河的老板,扎纸人是一绝,他扎的纸人,能让魂附在其中,和活人无异。”
      
      许清木问:“那他比起你父亲的纸人附魂如何?”
      
      柳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他当然是厉害多了,我父亲的纸人附魂只能让自己的魂附上去,一旦被抓住就完了。但叶元征扎纸人那简直就是再造肉身了,任何魂魄都能附在上面,而且还看不出来,您不是也打眼了吗?”
      
      “确实。”许清木又看了两眼地上的惟妙惟肖的纸人,它连皮肤的纹理和眼睛里的神采都完美复制了真人,这手艺谁看了不夸一句厉害。
      
      许清木说:“那现在事情就很清楚了,我们从头到尾理一遍。首先,让受害者们脑损伤的原因找到了——鬼剪发。”
      
      “鬼剪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鬼剪了生人的头发。这比被鬼咬一口还要严重,因为鬼剪发会带走生人的部分神志。
      
      刚才宋玦就差点中招。只要第一次成功被鬼剪了头发,他就会被带走一部分神智,然后越来越依赖这个剪走他头发的鬼,后来被剪得多了,最终会脑损伤变得痴傻。
      
      许清木来得非常及时,差一点宋玦就完蛋了。
      
      白美美应该是心疼了,又飞到宋玦的面前去摇尾巴,宋玦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脑袋,说:“我没事。”
      
      许清木好气。
      
      感觉像是自己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下了个孩子,却更亲他爹……不对,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许清木被自己给雷到了,又迁怒宋玦,用眼神示意“对救命恩人多一点尊敬”。
      
      宋玦也瞄了一眼许清木,用眼神回应“我是为了谁才在这里出卖色-相的”。
      
      然后俩人同时轻哼一声,转头不看对方。
      
      沈良才拍了下脑门,道:“所以之前那些患者都是这样遭殃的,而在背后操纵鬼剪发的,就是叶元征,直接害人的是鬼物,但真正的幕后主使是人。”
      
      叶元征将鬼物附在纸扎人上,让它们去勾搭受害者,也难怪受害者会为爱痴狂,毕竟他都是根据你的喜好量身打造的定制产品。然后,鬼物骗婚成功,将受害者彻底害成智障,拿钱跑路。
      
      这就是后来受害者家属找不到那些骗婚的护工的原因——它们根本就不是人,这副纸扎的皮囊一脱,再换一幅,直接就人间蒸发了,谁还能找得到?
      
      安静很久的宋玦发出“啧”的一声,然后说:“这么好的技术,为什么不用在正道上?这手艺如果拿去做仿生机器人,绝对会在市场上占据先机。再不济,做高端定制的计-生用品,也很能赚钱的,这多大的商机啊。”
      
      另外三人:……
      
      铁血奸商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商机。
      
      宋玦抬起头,看着柳译问道:“你们玄门还有别的人有这样的手艺吗?有没有可能,把这项技术发展成产业链?做成低成本量产?”
      
      柳译恍惚道:“叶元征只有一个,没有人再有这样的手艺。”
      
      “遗憾。”宋玦颇为可惜,然后说,“你们继续。”
      
      沈良才突然想到了什么,着急地问:“那患者们还能医好吗?”
      
      许清木回答:“如果能找回被鬼剪掉的头发带回去做一场法事,就能慢慢恢复。如果头发被毁掉了,就再也没有办法了。”
      
      还有希望就好,沈良才表情松了一下。
      
      “事情清楚了。”许清木问柳译,:“你们玄门协会里都是些这种玩意儿吗?”
      
      柳译擦汗,忙道:“不是的,协会虽然内斗严重,各种报团,也不少人心脏……但这种害人的事情还是严厉禁止的。叶元征的手段厉害,您也看到了,协会肯定不知道这事儿啊!不过……或许也可能有一些人知道,但要么是和他报团的,要么是不敢反抗叶元征的。”
      
      许清木翻白眼:“那你们这个破协会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吗?”
      
      柳译就茫然地说:“但是自古以来都有……有协会多少有一点制约,没有的话,说不定更糟……”
      
      许清木也不想管那个破协会,转头继续看着孟安靖说,“你害了那么多人,该付出代价了。”
      
      说着,许清木就准备先直接手撕了眼前这鬼子,他手刚一用力,被他抓住的孟安靖就开始哀嚎求饶。
      
      “小道长饶命!”孟安靖空洞洞的嘴里发出凄惨的求饶,“我还有用!我知道很多事情!我都说!”
      
      许清木微微松了手指,但仍然没有放开它的脖子。
      
      孟安靖不敢怠慢,慌忙说:“除了我以外,叶元征还豢养了许多鬼物。他从很多地方收集来了很多尸骨,有些是偷的,有些本来就是野鬼野尸。我们都不是自愿害人的,只是我们的尸骨在叶元征的手里,受到尸骨的限制,我们无法投胎,也无法逃走,只能听他的摆布。”
      
      许清木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说:“这个叶元征还真是够不要脸的,人鬼都要压榨。”
      
      孟安靖点头,哽咽着继续说:“只要将这些尸骨都找到,超度了我们,以后叶元征就再也不能用我们害人了。另外,从第一次鬼剪发开始,所有被害生人的头发,我都收好了。我真的没想害人,一直想如果有一天我能解脱,就将他们的头发还回去,让他们也不必受苦……”
      
      “太好了!”沈良才立刻满脸都是惊喜。
      
      许清木也松了手,将孟安靖放在了地上。
      
      它还不算是罪大恶极,能将功补过最好。
      
      许清木又转向柳译,说:“那好,既然都是叶元征搞的鬼,现在我们就先想办法,先找到叶元征藏尸骨的地方,解决以后就把他暴打一顿。”
      
      柳译满脸懵逼,道:“这么、这么简单粗暴吗?”
      
      许清木奇怪道:“那不然呢?”
      
      “这样……可就……就和叶家为敌了……”柳译有点为难地说,“叶家可是个大家族,有不少大能……您要得罪人了。”
      
      许清木笑:“得罪全天下都有过了,还怕多得罪一个家族吗?”
      
      柳译也知道许清木厉害,对他的嚣张也就无话可说。
      
      许清木蹲下来,问还在瑟瑟发抖的孟安靖:“这疗养院里,还有多少和你一样被叶元征控制的鬼?”
      
      孟安靖回答:“加上我一共十四个在疗养院里,还有一些放出去了。”
      
      许清木“嗯”了一声,然后又把孟安靖的塞回了纸人里,那干瘪瘪的纸人很快就再次饱满了起来,又变成了可以动的活人。
      
      “去把疗养院里的鬼都叫到这个房间里来。”许清木的眼睛眯了眯,年轻的脸看上去格外天真,但话语之中透出来的威胁,却让孟安靖不寒而栗,“不要搞幺蛾子哦,我很讨厌被人耍,被鬼耍也不行。”
      
      孟安靖狠狠哆嗦了一下,麻溜地爬起就跑出去了。一会儿,孟安靖就一个个地将鬼物们带了过来。许清木一手扯一个,很快地上就躺了一排纸人,手里也抓了一堆鬼魂。
      
      宋玦挨个欣赏这纸扎人的精湛工艺,依然是满脸可惜。
      
      许清木懒得搭理他,给了白美美一张符纸做武器,然后这些鬼物都交给白美美看管。
      
      或许是气这些鬼想剪宋玦的头发,白美美现在正在发脾气,挨个给鬼物们拔头发。
      
      鬼物们挤在一起,瑟瑟发抖地任由白美美拔。
      
      柳译相当愉快,神清气爽地叉腰给白美美打气:“拔!拔得再狠些!都拔成河童!”
      
      沈良才问:“这样把它们关在这里有用吗?”
      
      “你真笨!”柳译瞪了沈良才一眼,然后开始谄媚地拍许清木的马屁,“小道长这是隐匿了这些鬼物的踪迹,叶元征就找不到它们了。一下这么多鬼物一起消失,他肯定是会以为自己藏尸骨的地方出了问题,自己就会去查看啊,到时候小道长不就找到他到底把那些尸骨藏在哪里了?”
      
      沈良才恍然大悟,立刻又肃然起敬,而后,他和柳译俩人就如同训练有素的海豹,同时啪啪鼓起掌来。
      
      柳译一边鼓掌,一边继续拍马屁道:“小道长这么厉害,我这么没用,肯定不需要我了,那什么……我先回去了,阳台上衣服还没收……”
      
      说着柳译就想溜,许清木抬手拽住他衣领把他给拽了回来,说:“别想跑。”
      
      柳译哭丧着脸道:“小道长,我还能做什么啊?”
      
      许清木笑道:“最后帮我一个小忙,打个电话,帮我把叶元征约出来见一面。”
      
      柳译稍稍放心了一点。打个电话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算牵扯太深,叶家应该不会迁怒他。
      
      许清木的笑容放大,用纯洁又无辜的语调说:“放心吧,匡扶正道你也出了大力。所以我暴打叶元征的时候,一定会提起你不可磨灭的功劳。”
      
      柳译:……
      
      宋玦道:“你看,他在狂笑。”
      
      柳译:……
      满脸都写着开心.jpg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什么,要v啦,所以明天的更新要延迟一下,延迟到凌晨00:00,到时候更两万字,以及,入V后会连续三天发红包~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希望能继续支持这个认真填坑的蠢作者~
    另外,推一下下一本要开的文,希望大家能收一下~
    《穿成顶级Alpha的小白莲弃夫》文案:
    路景予看了一本abo爽文,男主生下来是顶级Alpha,在校园是军校学霸男神,上战场则是以一敌百的第一战神。
    路景予穿进了这本abo爽文,很可惜穿的不是男主,而是男主家族硬塞给他的未婚夫——一个弱小美貌干啥啥不行专给男主添堵拖后腿、最终被男主无情抛弃的小白莲omega。
    为了回到现实世界,路景予忍辱负重走剧情乖巧讨好男主却被男主冷暴力到心梗。
    路景予索性放飞自我:去他娘的男主,爸爸不伺候了!从此以后,不仅要争男主校草、抢男主对象、和男主对打,还要以omega之身干翻全校Alpha,最终成为那个第一战神。
    走男主的路,让男主无路可走!
    在抢光男主风头撩遍男主爱慕者以后,男主忍无可忍,愤怒地把路景予堵在墙角。
    路景予撸袖子道:干架吗?来啊谁怕谁!
    男主一脸霸道不容拒绝:这里有个婚约你履行一下。


    爱屁屁用户可以点进我的专栏,收藏下专栏~你的收藏对我很重要,感恩~另外专栏还有别的预收文,喜欢都可以猛戳~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