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作者:木一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许清木出了文家的宅子,不紧不慢地在大路上走着。沈良才追上来,着急地问:“小道长,您怎么走了?是已经看出情况了吗?”
      
      许清木摇摇头,说:“没啊,就远远看了文泰贺一眼,什么都看不出来。如果真的是有人在他背后搞鬼,肯定是隐藏很深的,至少得触碰到他,详细将他检查一遍才能发现问题。”
      
      沈良才更着急了,道:“那……那您怎么走了?”
      
      许清木道:“文父文母如果不配合的话,也会很麻烦。所以,找不到文泰贺身上的鬼物,也要抓个别的邪祟,只有他们亲眼看见了才会发自内心的信任我。”
      
      沈良才抓着头发说:“您是说,文家有鬼?可我没有看见啊,一点儿鬼气都没有啊?”
      
      许清木解释道:“不是所有邪祟你都能看到的,比如修炼成人形的妖、在人间停留久了学会了隐匿的鬼物、或者有些是人为隐匿起来的鬼物。在一些情况下,甚至是连我都可能看不到。”
      
      沈良才“啊”了一声,想到周围可能还有更可怕而且自己看不见的鬼,就觉得头皮都发麻了。他赶紧打住自己现在这种想法,又问许清木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许清木抬头看了看正在西落的太阳,算了下时间,说:“倒计时。”
      
      沈良才迷茫道:“倒计时?”
      
      许清木嘴角勾了勾,出声道:“三,二,一。”
      
      “小道长!小道长!”
      
      就在许清木倒计时结束的瞬间,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着急的呼喊。
      
      许清木和沈良才同时回头看,只见文家的保姆正在快速朝着他们跑来,跑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了,还在不间断地喊:“小道长,别走!先生和夫人说请您救命!”
      
      *
      
      再一次回到文家宅子,待遇就完全不同了,文父文母亲自到了门口迎接,看到许清木就赶紧弯腰,脸上带着羞愧的神色,不好意思地说着感谢的话。
      
      许清木不甚在意,道:“二老不必有心理负担,这世上神棍骗子太多了,你们谨慎一些是对的。”
      
      这时候沈良才也发现了文家宅子和刚才的不同——刚才,他看不到一丝丝的鬼气,现在居然看到客厅里四处都有没有消散的鬼气。白美美正在到处飞着玩,把鬼气全给抓在一起,揉成了球抛着玩。
      
      沈良才奇怪地小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老鬼物,它很狡猾地隐匿了自己,所以你也看不到他,以为我也看不到。”许清木拍了拍白美美的头,然后说,“白美美今天也立功了。守墓灵其实本身是没有多大能耐的,唯独可以给人短暂地开天眼,让看不见鬼的人在一定时间内能看到鬼,以此来吓退进入墓穴的盗墓贼。”
      
      白美美非常得意,仰着脸乖巧地笑。
      
      沈良才想了一想,明白了这件事情的缘由,心里对许清木的佩服又蹭蹭蹭地上涨。
      
      文父和文母也满脸焦急,文母后怕地回忆刚才的景象:“那个东西……长得实在是太可怕了,老头子不会有事情吧?小道长,您帮帮忙,再给我们一些符,否则下次那个东西再来怎么办?”
      
      许清木安抚道:“您不必惊慌,那个鬼物已经消散了。文老先生也并不是因为被鬼物缠上才得病的,而是因为自身心力交瘁才会被鬼物缠上加重病情。所以,你们相信医生,不随便相信神棍是对的。”
      
      受到巨大惊吓的二老还是相当不安,颤颤巍巍又不好意思地说:“但是……刚才那个符纸,能不能……”
      
      许清木道:“这个没问题,谁都会有精神脆弱被脏东西趁虚而入的时候。”
      
      文父和文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着许清木,眼里又燃起了希望。
      
      文母给傻傻流口水的文泰贺擦了擦,问:“那泰贺是不是也是因为那个怪物才变成这样的?”
      
      “这倒不是,那只是一个偶然路过的鬼物罢了。”许清木看向文泰贺,说,“文先生的情况更加复杂,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我现在需要一间安静的房间和充足的红烛,希望能尽快查出文先生的问题。”
      
      得知还有救,文父文母连忙答应,半个小时以后,许清木就在一间新腾出来的空房间里,和被五花大绑的文泰贺盘腿对坐着了,他们左右两侧各燃着一只红烛。
      
      文泰贺并不配合,被捆着依然相当暴躁,胡乱叫喊着并且想要咬人。
      
      许清木没有把他当做一个傻子看待,还耐心地和他解释:“我现在要进入你的神识,去找到你变成这样的根源,不用害怕。”
      
      文泰贺听不懂,但并不妨碍他被许清木抓紧了手腕,然后根本动弹不得。
      
      许清木渐渐收紧双手,文泰贺吃痛地发出惨叫,但许清木不为所动,双手愈发收紧,幽黑的瞳孔紧紧盯着文泰贺。
      
      就在文泰贺挣扎最激烈的时候,又突然像是脱力了一般,白眼一翻,脑袋重重地垂下,彻底晕了过去。
      
      许清木也闭上了双眼,然后,走进了一片混乱之中。
      
      这就是文泰贺的神识,已经彻底乱成了团浆糊,许清木只能在一片乱七八糟的碎片里寻找一些稍微能看的画面。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直到许清木感觉到自己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异常疲惫,他终于是找到了一点有用的东西。
      
      他看到纷纷扬扬落下的黑发,还有一个人女人的脸。
      
      于此同时,一直守着红烛的沈良才也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他按照许清木的吩咐,在快要燃尽的时候就点一根新的,不让红烛熄灭。
      
      许清木没有给他说理由,但他相信,要是他搞砸了,许清木搞不好会有危险。
      
      所以他一点都不敢放松,但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他都快要精神崩溃了,许清木和文泰贺依然是一动不动。
      
      窗外一阵强风刮过,快要下暴雨了。尽管已经是门窗紧闭连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屋里还是不知道哪里来了一阵风,两只小小的蜡烛火苗在风中就开始轻轻跳跃。
      
      沈良才很紧张,连忙用身体护住一只红烛,可另一只的火苗又开始变得虚弱。沈良才又起身去了另一边,刚护住这一边,对面那边的红烛就已经开始闪烁个不停。
      
      “小道长……”沈良才简直快要哭了,“您快点吧,我护不住了……”
      
      就在沈良才说话的时候,窗外一阵呼啸的大风刮过,拍打得窗户发出阵阵诡异的响声,窗帘就在这风中轻轻扬起。
      
      沈良才惊恐地从掀起窗帘的一角看到了窗外随风摇曳的树影,那根本不像是树,倒像是什么活物,扭动着身躯要朝他扑过来。
      
      沈良才倒吸一口凉气,拼命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那小小的火苗。而他的对面,没有遮挡的火苗轻轻一个跳跃,只剩下最后一豆的光,窗外的暴风骤雨好像瞬间变得更加狂躁,像是要将这最后的火光都吞噬。
      
      沈良才慌张地喊了一声:“小道长!”
      
      片刻后,火苗毫无征兆地灭了,一阵青烟缭绕升起,沈良才呼吸一窒,就在这个时候,许清木猛地睁开了眼,深深吸了一口。
      
      许清木眨了眨眼缓了片刻,而后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暴雨,又看了一眼还护着那仅剩火苗的沈良才,轻轻抹了把额头上细密的汗,道:“辛苦了。”
      
      沈良才如释重负,一下瘫坐在地上,大喘着气说:“能医好文先生吗?”
      
      “目前不好说,不过我从他的神识里,理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许清木带着些疲倦神情说,“鬼有什么可怕的,人心比鬼脏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