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中有白月光(穿书)

作者:Q鹿戚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周家医工的职业技能是值得点赞的。
      
      研制解药的速度简直像开了挂一样。
      
      他们飞速的将解药兑进水里,家家户户都免不了喝水,这样没几天的功夫,‘瘟疫’就退离了。
      
      江上雪:“……”
      
      她当天就砸了一个杯子。
      
      “我费尽心机也只是想接近周云深得到我该得到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不如我所料呢?还有楚子浔!他是魔怔了吗?我为他做的一切他好像瞎了眼一样看不到!”
      
      她手下已经很熟悉这样的责问了——与其说责问,不如说是发泄。
      
      她背后始终有一个势力,但具体势力是什么没人知道。
      
      江上雪和幕后黑手单线联系,事成之后好像会有奖励。
      
      可是目前任务迟迟没有进展,只怕她也快到崩溃的时候了。
      
      江上雪脾气发够了,忽然问道:“三皇子那里还没有动静?”
      
      手下上前一步:“自从他违背禁令之后就被抓起来囚在天牢,之后好不容易调查清楚他没有反心,就一直被软禁在三王府了。”
      
      江上雪迟迟不能理解,按照常理,此时最该沉不住气的难道不是三皇子吗?难道他脑子坏掉了?
      
      脑子坏掉且被软禁的三皇子此时正在品茶。
      
      在众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他眯起眼和脑袋里的一个机械声音进行交谈。
      
      “进度到哪里了?”
      
      “您目前的进度为百分之二十。距离人生巅峰的目标还有很远。请宿主加油,争取爬上人生巅峰。”
      
      “啧。”
      
      三皇子有些不理解:“说到底,我现在已经是一国之君了,这样还不算人生巅峰的话,那我干脆成仙算了!”
      
      机械音陷入短暂的沉默,然后重新开始:“系统自检,目前没有发现错漏,请宿主加油,不要逃避任务。”
      
      三皇子:“……”
      
      心累。
      
      余言自从发现周云深到了洛城之后,就准备离开了。
      
      只是他离开前总希望弄清楚自己那个猜想,到底是病——还是毒?
      
      他这副心有牵挂的样子放在洛叶眼里,就有别的意思了。
      
      洛叶:白月光的感召力果然强大啊……
      
      她倒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只是自从官丞跟她说了这些事情之后,她就越来越坚定要远离这帮人的决心。
      
      只是她想远离,有人却偏要凑上来。
      
      那是‘瘟疫’治好的第二天。
      
      灾病虽然已经解决了,但是幕后黑手却迟迟没能找到,周云深被城主热情挽留,名为帮忙,实则找机会给他找女朋友。
      
      周云深拒绝了一干看似婉约实则如狼似虎的女性之后,欢脱的离开了。
      
      他不是不喜欢美女,是不喜欢那种动不动就脸红害羞的。
      
      他喜欢的女生得是那种在别人面前特别强大,但在他面前会小鸟依人,给他面子和尊严的那种。
      
      可是满足他条件的姑娘太少,他暂时没看到可心的,于是一直没下手。
      
      但今天不一样。
      
      他看见了一个红衣艳艳的女子,她一身骑装,一鞭子抽倒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
      
      那一刻,仿佛那一鞭子抽到了他的心上。
      
      被爱情击中心脏的周先生屁颠屁颠就下楼追人去了。可是十分不巧,他跑得快,没注意人,正好和回客栈的洛叶撞到一起。
      
      身为一个标准的绅士撞到了女性怎么可以不扶起来呢?
      
      他伸手,把人拉起来,然后在去看的时候,人就不见了。
      
      于是丘比特的箭把他的心脏捅了个对穿。
      
      人都已经走了,他在怎么站成望妻石也没有用途,于是他伸手把洛叶扶起来,然后简单的询问了一下。
      
      ——如果这个画面没被江上雪看到的话,那该有多么纯洁啊!
      
      江上雪被周云深当成指路婢女之后就一直不高兴,她尝试着接近他,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眼神不好使,一直都把她当成空气。
      
      可她这都看到了点什么?
      
      为什么周云深会含情脉脉(?)的看着一个长相那么普通的女人?
      
      应该感谢洛叶和余言还没卸掉脸上的易容,她没认出来,否则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江上雪自忖长相不差,人也机灵,怎么也不该比不上一个乡野村妇,怎么这姓周的就眼瞎呢?
      
      她想不明白,但觉得可以通过这个渠道打开一个通路。
      
      于是洛叶和余言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马车前就站了了一个白衣飘飘的女人。
      
      不——准确来说,是躺了一个白衣飘飘的女人。
      
      她像是被太阳晒晕了的,倒在地上,脸颊红红,头上还有一层薄汗,娇弱的往地上一躺,显得特别的——
      
      碍事。
      
      余言真心觉得她碍事。
      
      那么大个人往路中央一躺,马车怎么过?
      
      他百分之一百二确定当时那场来势汹汹去势汹汹的瘟疫根本就不是病,而是用药导致的。
      
      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研制出药来?
      
      要是全天下的医生在面对瘟疫的时候,效率都这么高的话,那每年的鼠疫就不会那么让人心惶惶了。
      
      他怎么看江上雪怎么觉得她有阴谋。于是他带着马车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拐了个弯儿从她身边绕过去了。
      
      江上雪摆好pose躺在地上,其实现在已经入夏了,地面上并不那么好躺,沙土灼烫着她的皮肤,让人十分焦躁。
      
      她觉得自己会被烫伤,但是不要紧,只要能博得他们的同情,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做了。
      
      于是她闭着眼睛,听声音,却发觉不对劲,马蹄敲敲打打,好像渐行渐远了。
      
      她忍了又忍,到底没有忍住,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然后她差点没被气死过去。
      
      同情心呢啊,是不是个男人了?
      
      这么一个大美女躺在路中央,你就一点不好奇,一点不兴奋?
      
      人都走远了,她在倒在地上也无济于事,正想摆好pose再起来,路旁却早有人,已经忍耐不住。
      
      ——不是全天下的男人都像余言一样不解风情的。
      
      江上雪和乞儿面对面尴尬的对视了一炷香,悟出了这个道理。
      
      洛叶一直呆在马车里,并不知道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出了这么多事情,她只是有些好奇。
      
      “你不是不打算和我一起的吗?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呢?”
      
      余言心里拔凉拔凉,什么叫不打算和你一起?
      
      他努力扯出一个微笑,道:“山高路远,你这样一个人走我能放心吗?”
      
      洛叶想想觉得也是,这到底不是21世纪,一个电话就能把警察叫来,这年头不把人命当回事,要是真的折在半道上,岂不是要哭死了?
      
      她还是打算去西凉,那小城管不依不饶的在她脑里面发指令,希望她把剩下的剧情补完,这实在是让她不能接受。
      
      还是去西凉吧,听说西凉的葡萄好吃。
      
      而且这是远离书中一干角色的最佳地点,估计没有人会打扰自己的清静。
      
      余言一开始不想去,但是后来自己想通了,反正自家媳妇要去跟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西凉这个地方,看似不怎么发达,实际上美玉黄金多的数不尽。
      
      只是手工业欠缺一点。
      
      要是能把这个地方发展成自己的一个暗线,说不定到时候对上那一帮人也有几份胜算。
      
      于是两个人一路向西行。
      
      他们凭着不属于自己的路引,一路走走停停,也是时间赶得巧,正好赶上了琼花节。
      
      这个叫做‘渡城’的小镇简直人满为患。
      
      一大早上就有漂亮的花坊姑娘游街,满天纷纷扬扬的花瓣洒下来,整条街都香气喷喷的。
      
      除了春运,洛叶在没有见过这么热闹的时候了,春运大家总是大包小裹的,虽然回家很高兴,但难免会有旅途上的疲惫。
      
      可是琼花节不一样,这一天虽然人很多,但是能很清晰的看出,喜气洋洋的氛围。
      
      热闹的不行。
      
      洛叶眼热,又好奇,就问:“这到底是什么节日啊,七夕也不是今天啊!好热闹。”
      
      余言道:“就是相亲节,这一天所有适龄姑娘家都会出门,要是在路上碰见了喜欢的男子,就把琼花砸到男子头上。要是对方对这个姑娘也有意的话,就会拿出女儿家用的环佩钗簪,送给这个姑娘。就算是将婚订下了。”
      
      洛叶大吃一惊:“就不会出现女儿喜欢的父母不喜欢,到时候嫌贫爱富的情况出现吗?那岂不是不是结亲而是结仇了?”
      
      余言就笑:“所以还有浴竹节一说。琼花节订下的男女,要在浴竹节的时候过父母这一关。父母会设下三个关卡,在琼花节后,浴竹节期间,父母会先查询一下对方的情况,要是感觉差不多和自己的心意,这三个关卡便会设得简单一些,若是觉得不满意,这三个关卡则会难上加难。”
      
      具体有多难,听说曾经有一个人被为难到今生今世,再也不想娶妻的。
      
      洛叶听的心里痒痒,一瞬间就不想接着赶路了。
      
      她想了想,问:“浴竹节在什么时候?”
      
      余言道:“琼花节后,再过四十五天。”
      
      那也不是很久,洛叶眼睛一亮:“我们可以一直呆到那个时候吗?”
    插入书签 



    自古女二多薄命




    我姐




    他心中有白月光(穿书)




    养活一只小哭包




    我违背了所有穿越定律




    逢魔之时




    暗帝




    宿主不支持我工作




    亚城:凛冬将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