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颜值郎君一无所有[穿书]

作者:执竹赠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尹都繁华,武林大会在即,各色人群不断,天刚放晴,南霖一个人偷偷从客栈溜出来到集市上逛。
      集市熙熙攘攘,南霖灵活穿梭在商贩、草莽、妇人间,眼眸流转,巧笑嫣然,霎是开心。
      
      她好不容易央了左丘叔叔带她参加这次的武林大会,但到尹都后,左丘叔叔竟拘着她,不让她出客栈。
      
      那她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不是因为面对的是严肃的左丘叔叔,她早就发火砸东西了。于是策划了许久,南霖终于逮了个机会跑了出来。
      
      “贵人,买鱼吗?神江里的肥鱼,味道鲜的很。”鱼贩笑吟吟的,这姑娘通身行头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南霖好奇地瞧了一眼,凑近了却先闻到一股鱼腥味儿,她立马拧眉后退几步。
      
      她直接回绝态度热络的鱼贩:“不用了。”
      
      转而看向旁侧的摊子,不知不觉就逛到一个卖簪花的小摊前。摊主来的早,没料到会下了三刻钟的毛毛雨,虽然用了草席遮着,筐里上面的簪花还是沾了雨。
      
      不过拿出来后定睛一看,有的簪花上面含着水珠,如同真花露水一般,倒别有一番风味。
      摊主就把这些簪花摆在了前面的位置。
      
      南霖看到后,眸中盈满浓重兴致,做簪花的人手巧,这簪花本就栩栩如生,做娇花盛开状,现又有露珠锦上添花,更加吸睛。
      
      她拿了一朵簪花放在发髻边比划,比划着比划着突然想起这次出来没有随行的人可以提意见。她眼珠转了转,朝周围的人望去,准备随意拉一个合眼缘的人瞧瞧怎样。
      
      突然瞥见人堆遮挡中的一片衣角,南霖眼睛骤然一缩,她好像看见······
      正在她要放下手中簪花,拨开人群去查探是否是真的时,一把合起来的扇子轻浮地勾起了她的下巴。
      
      “美人,我为你簪花如何?”这声音轻佻无礼。
      
      陈家三公子陈宴罗和几位好友结伴出来瞧瞧多了江湖草莽的尹都变成什么样,捏着鼻子进了乱哄哄的集市,还没嫌弃地说上几句,突然就看到一个红裙小美人。
      
      小美人一路逛,步子轻快极了,连带着头上的步摇都在跟着晃,晃的陈宴罗心都酥了一半。
      
      他一路跟随,又见美人欲簪花,心神一漾,他就站了出来。
      
      南霖心头火气蹭蹭上,一把拍开他的扇子,她刚才只顾看了,竟被这等人调戏!
      
      因她用了内力,那扇子一下飞的老远,飞进人群中,几声惊呼。
      
      被小美人甩了脾气的陈宴罗只觉得心更痒痒了,一点也不想想一个普通的弱女子怎么能让一把扇子飞的那么远那么稳。
      
      “小美人,别生气啊,跟着我···”他说着就要抓南霖的肩膀。
      
      南霖的火已经压不住了,她反手一拽,只听“咔嚓”一声,陈宴罗骨折了。
      
      杀猪的惨叫顿时响起,陈宴罗怒视南霖,目眦尽裂:“好你个不识好歹的贱人!你要知道我可是城主的儿子,你等着坐牢吧!”
      
      南霖无比厌恶,本想直接踹死这个货色,但她余光看到人群里站着的那个人。
      他安静站在那里,仿佛误入凡尘的仙人。
      
      她心头一颤,暗骂了一句长得人模狗样的薄情郎。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走,南霖突然大胆了起来,她轻轻笑道:“城主儿子算什么?我情郎还是穰安侯府的公子。”
      
      穰安侯可是长公主的外甥,在京里是数一数二的权势贵家。
      小小尹都城主,对比起来,好似渺小不堪。
      
      很快就聚起来的围观群众议论纷纷,不知是被这姑娘言辞的大胆惊到还是被她口中的穰安侯府惊到。
      
      陈宴罗同样心惊,但因穰安侯的存在对他而言太过遥远了,他底气上来,哎哟哟捂住胳膊,语气恶狠狠:“你这种贱人怎么可能认识穰安侯府的人!”
      
      人们又觉得陈宴罗说的好像有道理了,这姑娘身边连一个丫鬟都没有,就连那脑门油光发亮的陈富商家小姐出门都跟了好几个丫鬟婆子。要是这女子的相好真是那穰安侯的公子,那贵公子怎么可能连一个丫鬟都舍不得给她。
      
      准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南霖拉长声音“哦?”了一声,接着又笑道:“你不信?我情郎就在人群里站着呢,要不要让他出来证明一下他是穰安侯的公子?”
      
      南霖表现的太自然与自信了,陈宴罗开始怀疑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了。家中老爹的训诫在这一瞬间变得进脑子了,陈宴罗脑袋一缩,准备溜走,但他走之前还不忘挣扎骂道:
      
      “你要是说的是真的,你的情郎怎么不出来!”
      
      南霖眼神微冷,直接踹倒陈宴罗,脚踩在他的脸上,向地上碾,同时朝着人群大声喊:
      
      “宋道之!你敢跑!”
      
      正在和系统悠闲的吃瓜的宋道之被这女子的点名道姓喊懵了。
      
      宋道之:什么玩意儿?
      
      跑什么?他本来就没打算跑!话说回来,姑娘你谁啊!
      
      宋道之长的显眼,他旁边很多人早就瞧瞧注意着他了,南霖这会儿又摆明指着他的方向喊,人们下意识挪了位置,把这位公子推到了前面,这样才好看热闹。
      
      南霖见果然是他,况且他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一点谈话的意思都没有,心下立即就不满了起来。
      他一声不吭走了这么久,现在居然还装陌生人,真是岂有此理!
      
      陈宴罗被踩到地上努力睁着眼,趁乱嘟囔着叫了几声,南霖听的心烦,脚动了动,硬生生把他踢晕了。
      
      她这才抬脚,气势汹汹地向那显眼的俊秀郎君走去。
      
      眼见距离越缩越近,她进,他退,宋道之一边听着系统对他的解释,一边听着南霖的咄咄逼人。
      
      “你为何离开神华门?”
      
      “你为何连一封信都不寄给我?”
      
      “你是不是想反悔!”
      
      系统语速极快,宋道之听了个大概,原来这姑娘叫南霖,是原身的未婚妻,她身份特殊,刚才话里话外暗指宋道之是穰安侯的公子,其实她才是穰安侯府的千金。
      
      据说是因为尚在襁褓时有高僧说她不能养在深院权贵家中,于是穰安侯便将她托给与自己的至交神华门门主,让她在神华门生活。
      
      又因南霖是最小的女儿,穰安侯隐有远离朝廷党派斗争的意向,不需要南霖嫁什么名贵。见神华门虽是属江湖,但吃穿用度,实力财势,丝毫不比这些京中权贵差,遂双方长辈商量之下,先定了口头婚约。
      
      这样一来,神华门少主与南霖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随着年龄增长,眼看婚约什么要提上来了,少主脚底抹油,一声不吱,独自溜了。
      
      原身是实在烦这些琐事,他们二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定婚,先躲一阵子,至少躲个三四年再回来,那时候南霖肯定已经另嫁他人。
      
      至于原身到底喜不喜欢南霖,看上去是不喜欢的。而南霖是否喜欢原身,实际也是不喜欢的,非要说的话,是没有男女之情,只是青梅竹马罢了。
      
      但南霖骨子有股娇生惯养的霸道,既然宋道之与她有所谓的婚约,那宋道之就不应离开她。
      
      何况她还有一层心理,那就是在她还没有遇到倾心的人前,宋道之长的好看,还知根知底,凑合着过也不是不可以的。
      
      原身不想娶只能当妹妹的人,宋道之现在也不能娶啊。
      
      想着反正他就是来执行任务的,干脆麻溜点解决这些乱七八糟的风月债,他也不再后退了,嘴角一扯,语气平静的连枝上花瓣都吹不动:
      
      “对,我就是反悔了。”
      
      说的那是一个理直气壮,好像是薄情郎负心负的豪不内疚,无情至极了。
      
      吃瓜群众一阵喧哗,都忘了注意被自己小厮拖走的陈宴罗。
      
      “你!”南霖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连说了三个“好”字,接着身形一动,就要上手打宋道之。
      
      神华门少主是个没有内力的弱鸡,南霖不知道揍过多少次了。
      
      原身可能还有点厌恶南霖,宋道之肌肉记忆的躲避给了他这种感觉。
      
      只是宋道之毕竟是个弱公子,躲不开南霖这种习武之人,动作太快,跟不上,他脚崴了下,竟要跌倒。
      
      【平地摔···】系统觉得这画面有点惨不忍睹。
      
      宋道之也难受啊,他千里迢迢跑来尹都,就是因为系统定位到游仙儿在尹都,没想到还没见到正主,又来了个南霖,他好不容易才离开了纪宁诗,他一瞬有些怪罪自己的烂桃花了。
      
      “你们干什么呢?”一只手拉住了宋道之的胳膊,扶了他,凭空出现似得。
      
      那手纤细轻巧,清冽的气息从身后包围了宋道之,熟悉的声音让宋道之心头一跳。
      
      游仙儿就像没有声息似得,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身侧。她嘴角含笑,眸中像是堆起了星辰点点,一副甜姐儿面貌。
      
      这是她极少见的样子,真心实意的笑,不过一瞬即逝。
      
      “游姑娘!”他惊喜道。
      
      游仙儿这才像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还搀着宋道之,手指松开,嫌弃般地推了他几步,宋道之踉踉跄跄站在了旁边。
      
      这下,两人站在一起一同看向南霖。
      
      公子佳人,南霖莫名觉得心尖一刺,她勉强扯出一抹笑,“你是什么人?”
      
      因为那张脸,神华门少主的桃花多,多的不可胜数,南霖扛了不知道多少仇视,后来少主自己也厌烦,看见女的就躲,所以南霖很久没有看到他和女子和谐地站在一起了,就有点不适应和不舒服。
      
      游仙儿侧眼睨了她,随即笑了,但这笑与方才得笑不同,充斥着恶劣和不屑。
      
      “神华门的人都是蠢货吗?”
      
      宋道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