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罗衾不耐五更寒系列】昔

穿越到宋朝的郭旭遇上御猫展昭,一个特殊的日子一场特殊的酒宴,片段式灭文法

五爷全程回忆,请自行寻找

某旭和展喵不是CP!!请须知

很古早的文,翻出来微修,不接受打脸

-----------------------------------------------------------------------------
相关文章:



内容标签: 七五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郭旭,展昭 ┃ 配角:白玉堂,公孙策 ┃ 其它:保镖,郭旭,展昭,包青天

  总点击数: 37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129,00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古色古香-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不明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罗衾不耐五更寒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387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三〗昔

作者:冰凌一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昔(全文完)

      展昭说,白玉堂,欠我的你还没有还,勿做了背信的小人。
      白玉堂笑,努力直起瘫软在展昭怀中的身体,将头埋在展昭的颈窝里,道,果真是只小气的猫儿啊。
      展昭不语,也不理会胸前越涌越多的温热。怀中的人微微抽搐了下,展昭便下意识地抱得更紧起来。血色隔了两人的衣衫,固执地画出一天一地。
      白玉堂忽的又道,猫儿,再跟白爷爷我多说几句吧,错过了这次,怕是便没机会了。
      展昭眼中起了隐约的水色,语气却是平淡,错过了这次,以后黄泉再见,展某自会找五爷讨回欠的东西。
      白玉堂无奈,嘴角的笑意却是更甚,只可惜你白爷爷我这会没有力气,不然也给你这猫儿一剑,省得到了那边,还得担心你的安全。
      展昭也是笑笑,接道,那还得多谢白五爷不杀之恩。
      这到不用了,白玉堂喘了口气,蹭到展昭耳边,只盼你这猫儿……还是晚些……再……见到的好……
      白玉堂的声音渐渐的弱了下去,就连最后一声的猫儿也渐渐消散在空中。细若游丝的气息打在展昭耳根上,展昭想自己最后一丝的情也随着那最后的一声埋葬了吧,这辈子,终究是无法仗剑天涯了……
      
      那一夜,襄阳破,冲霄焚,连带着那个嚣张了江湖十几年的锦毛鼠白玉堂也一起葬在了漫天的黄沙下。后皇上感其忠义,拜从三品,封忠义侯,厚葬之。
      
      三月的天,风拂柳转,汴京城内外一片欣然之景。
      院舍林立的大街上,一家大门刚打开,便见一红衣官服的男子侧身欲向外走去。
      “展大人请留步。”一旁的小厮地从旁门穿了进来,脸上堆了笑意,“我家主人想请展大人到偏厅一叙。”
      那个被称为展大人的男子停下脚步,回头,温婉一笑道,“展某还有些公务要办,余下的事,在下自会让王朝马汉来处理的。”
      那小厮似是还想再说几句,却见男子又是一笑,转身便出了门。小厮叹了口气,认命地回屋去给自家主子回命。
      
      悠悠转转地出了巷口,展昭站在一旁看着热闹的大街,双目含了笑,却是不动,只敛了眼眸,向四周看去。
      两侧的商贩皆是识得展昭的,纷纷提了声音给展昭问好。展昭也一并一一回了去。本就几分嘈杂的街道瞬间变得愈发喧嚣起来。却又很快地恢复如初。
      展昭见状深吸了口气,似是无意地扫过正对的太白楼,抬脚便欲前行。
      却听得不远处一人唤道。
      “展大人。”很柔和的声音,带了少许的慵懒,却又掩着几分黠意。
      展昭抬眼,就见那日在郊外救起的公子依旧着着那身有几分怪异的衣服,挽了发髻,正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
      “郭少侠。”展昭抱剑,算是回礼。
      那郭少侠也不是个怕生的主,这几日在府里养伤,倒也和展昭混了个半熟。这会见展昭一身官服,知他是公务在身,本不欲打扰,却又忽地想起刚刚出门时公孙先生的话,于是扬了笑意,接口道。
      “展大人这是有事?”
      展昭下意识一愣,继而微微点了点头,“刚刚让衙役带了仵作去验尸,王朝马汉也去了柳家,展某正准备回府给包大人回话。”
      “正巧,”郭旭几步走到展昭身边,随手撩过肩边的落发,笑意更甚,“展大人若不介意,可否与郭旭同行?”
      “自是。”
      
      展昭本就不是多话之人,郭旭似也在思索什么,一路上只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大抵不过是这柳氏一案的现状。展昭不欲郭旭牵涉太多官府之事,郭旭也无意此间,故而二人虽谈论案情,却也不过是最基本的情况。
      开封府离柳家并不远,只稍许,便已行至府门前。
      郭旭抬眼看了看门口的石狮子,依旧是高大威武,但终究与自己那时颇有不同。心中有那么一瞬间的感触,下一刻便又忆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清了嗓子便欲开口。
      展昭见郭旭一路似有所思,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含了其他的意味,是故一路都在等他。可待到门口,那人依旧笑意盈盈,只扯些有的没的,也不知该说那人心性太好,还是说想说之事太过难以开口。展昭本不是强人所难之人,但每每对上这人,却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展大人……”
      “郭少侠……”
      二人几乎同时发声,听得对方话语,便又都收了声。
      微醺的阳光照在府门前,那二人哑然而视,半响又都摇了摇头,露出欣然一笑。
      “不然郭少侠先说?”
      “你我二人站在此处颇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展大人在此缉凶。不然等展大人一会公事完后,我们再约详聊?”
      左右还是不知道那人所谓何事,展昭也不急,点头算是答应。右手抬起,便是请了郭旭先进府衙。
      郭旭也不推脱,和着展昭一前一后进了开封府。
      
      待到展昭处理完柳府的事,日头已是西斜。今日中午并未见得郭旭前来内衙吃饭,想是跑去了他地,又想起回来之时二人的约定,稍事休息,便又去了郭旭的住所。
      他与郭旭其实相识不过数日,那日相遇也算是机缘巧合,若不是那人眼角眉梢的那一丝笑意,自己怕是不会多惹事端,救了这人回府。
      绕过蜿蜒的回廊,展昭行至郭旭门前。见屋内隐约人影,想是那人在屋,便抬手轻扣门扉。
      郭旭听到声响,知是展昭,抱了怀中一物,起身前去应门。
      展昭敲了三下,也不再继续,收了手立于旁。
      郭旭开门时便是见到这番景致。
      都说南侠侠义无双,武艺卓绝,却谁想不动武时,却是自有一番气韵。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大抵也就这般。
      展昭却是有一瞬间的恍惚。
      似乎是很久以前,也有这样一个人,每每到了夜晚,便爬上自家院头,怀中抱着女儿红,眼中满是嬉戏,远远便扯了嗓子说道。
      “哎,官家果然太过小气,还得白爷爷我半夜来养我家猫。”
      那会自己是怎么答的呢。
      “谁家老鼠如此大胆,居然敢半夜翻墙偷酒。”
      郭旭就见得展昭眼神几番变化,有迷茫,有欣喜,有怀念,有感伤,最终却纷纷化成了一丝几不可查的叹息。再些许,展昭收拾尽了自己的情绪,这才接着说道。
      “不知郭少侠今日究竟所为何事?”
      郭旭仿佛没有看见他那满眼的情绪,只和往日一般笑道,“自然是来找展大人喝酒,以谢展大人多日前的救命之恩。”
      展昭似乎是没有料到这个结果,开了口,半响却没接话,终是摇了摇头。
      “近日府内事物繁多,展某不宜饮酒,还请少侠见谅。待日后得闲,自当由展某给少侠赔礼。”
      郭旭仿若未闻,一手抱了酒,一手便欲去捉展昭腕子。
      展昭矮身一退,只想先推脱,怎奈郭旭像是起了玩心,见展昭退身,便也跟了上去。
      展昭本意并不是与郭旭动武,招式之间也未带几分内力,他虽两手得空,竟是落了下风。
      二人便在这狭小天地间你来我往,待到最后收招,竟是过了小半时辰。
      郭旭看着最后夹在二人中间的酒坛,挑眉笑道,“展大人既然已经抱住酒坛,便也别辜负了这美酒。”他伤势初愈,本是气力不济,还好展昭并非真动手,不然怕是撑不聊了这么久。但来这世间多日,今日这一场比试,却最是让他舒心。
      想往日与封平辛力,哪一个不是以武会友的。
      展昭也是失笑,郭旭这一场比武,目的似乎就是将酒坛抛给自己。但似乎至那日后,自己也再未这么畅快地打一场了。心中豪气顿生,便也不再推脱,将酒坛揽进怀中,拔掉泥封,仰头便是一口。
      醇香的酒灌了满口,初时略有辛辣,过喉却觉得绵延温和,入肚更是周身一暖,香气反漫过喉咙,重新回到唇齿间。
      “果然是好酒!”
      展昭不由赞到。与那人平日里爱喝的烈酒不一样,倒是温纯喜人得紧。
      郭旭听得展昭赞许,眉眼笑意更甚。他刚来这不久,其实并不熟悉,若不是太白楼小二多言,他也是寻不到这佳酿的。只可惜胭脂桃花酿在这世间,怕是再也喝不到了。
      展昭喝完一口,将酒坛抛给郭旭,郭旭怀抱接住,摇头打趣,“都说南侠温润,不想喝起酒来竟是如此豪迈。”
      展昭也不理,眼神看着郭旭,却是仿佛看到了别处。“郭少侠莫笑,大概是被他人带坏了,还望郭少侠莫要到处声张,败了展某名声。”说到尾处,竟是自己笑了起来。
      郭旭从未见过这样的展昭,像是沉浸在某个景象中,眼中虽是笑着,却含着掩不住的悲戚;嘴中喃喃自语,却是听不清所说之音。许久,像想起了什么,轻轻一跃到了郭旭跟前,却是向着怀中的酒伸手。
      郭旭从善如流,将酒坛递出,一时也说不清自己今日的举动是否正确。
      
      “我见展护卫对郭少侠颇有几分不同,今日若是少侠得空,不妨多陪陪他。”公孙先生给自己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满是惋惜,欲言又止,却是未告知前后原委。
      郭旭本寻思着酒后问问展昭,但见他神色,怕是今日并非好时机,索性那酒醇厚,也就由着展昭去了。
      月色如昼,微风轻拂,郭旭看着展昭豪饮,不由得苦笑。抬头仰望圆月,忽似想起什么,自怀中摸出一根玉笛,放自唇边,轻声吹了起来。
      笛声悠扬,曲调婉转,给这漫漫夜色,笼上了一层薄薄的温柔之色。
      
      展昭喝酒越发快,意识渐渐模糊,朦胧中似是听到笛声,眼前便忽的现出某个跳脱的身影。蹭到自己跟前,似乎是在向着自己吹嘘着什么,白玉骨的扇子扇哗哗地直响,那硕大字,终于刺地他鼻尖一酸,自那日后的泪,终是落了下来。
      “玉堂……”
      
      原这日,离襄阳一役,刚是一年。
      而这日,离展昭前往好水川,左右不过半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曲殇
    曲:黄昏蜻蜓
    词:冰凌一刹
    念:展昭还记得很多年前曾有人对他说,猫儿,若是有来世你可愿与白爷爷我浪迹天涯相伴一生。可展昭却不记得当初自己是如何去答的,也不记得那人当时究竟是如何恣意的笑着的……
    一月雪 洗尽铅华
    一曲长歌 谁唱罢
    说绯衣白马隔岸 他执扇折花
    是扬眉轻笑 看风流天下
    三月风 吹绿柳梢
    三杯饮尽 高楼临窗正年少
    青衫洗旧 剑挽日月自逍遥
    烟雨下 打润的青花是他淡然一笑
    五月雨 熏开江南坞上袅袅的炊烟
    五弦琴 拨动谁心中的绝响深陷
    璇玑舞曲舞一念 一世的眷恋
    看多少尘缘化成纷飞的流年
    七月七 美酒对江倾
    七点星辉 对照画堂影
    叹平生轻狂 却只愿换这风景
    那阶前谁抚琴邀谁听
    九月霜 打湿楼前月
    九朝旧事 重提腥风犹未歇
    罗袍轻解 红烛帐暖不许离别
    初晓时 粱梦醒 人去残灯独自咽
    襄阳血 将漫天黄沙染透马鸣嘶扬
    这一曲 终还是未罢弦断两茫茫
    剑刺入谁的胸膛 唤醒了忧伤
    是结局来得太早 他泪眼凄怆
    襄阳血 将漫天黄沙染透马鸣嘶扬
    这一曲 终还是未罢弦断两茫茫
    剑刺入谁的胸膛 唤醒了忧伤
    是结局来得太早 他泪眼凄怆
    挥一剑 斩一念 那一夜喧嚣的烽烟
    楼台倾 白骨掩 昔日风流谁堪殓
    笑那醉语成谶言 此生两长眠
    唱一曲离殇 无人对饮说经年



    〖保镖〗异世界调查录
    长风镖局同人,现代灵异



    〖保镖/谨旭〗火琉璃
    缅歌行后传,CP 谨旭 古代武侠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