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明桂载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北方冬天天亮得晚,早自习已经上了一大半,教室外面还天光昏昏的,使得教室里早读的学生不得已打开开了电灯。
      
      杭祁的位置右后靠窗,从他的位置看过去,女生软绵绵地趴在桌上,睡意昏沉,身影被后面的同学挡住了一大半。
      
      ——原来她坐这里。
      
      她扎着马尾,羽绒服连着一只硕大的毛茸茸的帽子,上面有两只夸张的熊耳朵,围着她大半的脖子,只露出来一点雪白的耳垂,在清晨破晓的浅光下,像是刷了一层白釉。
      
      ——穿衣风格也很可爱。
      
      过了会儿,她猛然抬起身子,让杭祁愣了一下,就见她疯狂马景涛式晃脑袋,像是试图把睡意晃出去。
      
      可没用,坚持了一会儿,又开始脑袋沉沉。
      
      ——好像有点睡眠不足。杭祁冷淡如远山的眸子里,出现了一丝连他自己也没察觉的浅浅的笑意。
      
      于是她索性放弃治疗,挠了挠头,动了一下,下巴舒服地从左边趴到了右边。
      
      柔软的黑发也就漫不经心地从干净白皙的脖子上扫过,落在一侧。
      
      ——小动作很多。
      
      杭祁一瞬不瞬地看着,心里头也剧烈跳动着,同时,又像是被什么拿着小刷子,轻轻痒痒地刷了一下又一下。
      
      他细细回想,其实有蛛丝马迹可以追寻,比如说,那天发物理试卷时,她若无其事地将试卷放在他桌子右上角,但是转过身时,磕磕巴巴的,差点就撞到桌角。
      
      又比如说,她之前经常爱迟到,但是近来,他进教室的时候,她已经在了。
      
      ……但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
      
      杭祁垂着头,视线落在干净的物理试卷上,不知不觉,嘴角就情不自禁翘起了一点弧度。
      
      他说不出此时自己心里的感受,轻轻地、柔软地、还有无法被忽视的欣喜若狂、以及淡淡的忐忑不安、羞赧、不知所措。
      
      从来没人对他这么好过,不嫌弃他家庭、缺陷,还偷偷帮助他。
      
      这温暖让他想要不顾一切留住,可又很怕只是对方的一时兴起……
      
      如果真的只是一时兴起,那么……
      
      杭祁盯着英文课本上的字母,一点也没看进去,整个早自习,他的心情都像是外面时而细细浅浅,时而扬洒大飞的雪,忽上忽下。
      
      他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直到下了早自习,心跳还是很快。
      
      老师走进来宣布早自习结束,让大家休息一下时,她伸个懒腰,揉揉脸坐了起来。
      
      他一双眼睛漆黑透亮,终于没忍住,又抬头悄悄看了她一眼。
      
      *
      
      谭冥冥果然有点轻微的感冒,早自习都是直接沉沉睡过去的。
      
      这节早自习是英语老师的,谭冥冥怀疑,自己帮助杭祁一次,只能兑换一个方面的透明度降低,这就导致,这位英语老师整个早自习完全把自己当空气。
      
      自己大喇喇趴在桌子上睡觉,她似乎没看到,竟直接转过去了。
      
      这样看来,其实当个路人甲还是很有好处的嘛!
      
      谭冥冥也想打起精神来,背几篇英语课文,但一大清早喝了感冒药,实在坚持不住,最后就懒得抵抗自己脑子里睡意昏沉的睡虫了。
      
      不过,早自习一下,她倒是立刻精神了……
      
      很快化学课代表来收昨天的作业,谭冥冥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打开笔盖,打算改两个字,再交给他。
      
      但是忽然发现教室里光线特别暗——
      
      怎么没开灯?
      
      谭冥冥有点疑惑,一抬头,就发现教室六台电灯,刚好自己头顶这个坏掉了,应该是这几天下大雨,导致电路发生了点问题。
      
      教室里灯坏了,这可就麻烦了,因为来修的人会拖好几天。
      
      这几天自己和这两排的人可能要伤眼睛了。
      
      谭冥冥没多想,把化学作业匆匆改好交了上去。
      
      昨天的数学考试,谭冥冥拿出了百分之百的力气去考,她原本数学成绩就很好,要不是被这个世界屡屡屏蔽,肯定不是满分就是一百四十九,总之,她对自己迷之自信。
      
      但是,令她头秃的是,今天早上差点迟到,又没能给杭祁同学打成热水。
      
      这可不行啊。
      
      ……杭祁就是她的充值卡,马上就要周末了,必须得多充点币,才好去救助中心领养小动物,不能懈怠!
      
      于是下了课,周围的同学打闹奔跑,谭冥冥却坐在自己位子上,心里小算盘敲得当啷响,盘算着怎么充币。
      
      想到这里,她皱起眉,忍不住想回头看一眼杭祁在干什么——昨天刚打完架,杭祁脸上和脖子上都有轻微的淤青,虽然比周岩的惨状好多了,可应该还是痛的。
      
      不知道有没有破口,要是破口了,最好贴一下创可贴,否则这几天不是下雨就是下雪,一旦见了水,不是很容易感染吗?
      
      谭冥冥觉得自己跟个操心的老妈子一样,她扭了扭脖子,装作一觉睡醒脖子很酸,左扭右扭,然后佯装不经意回过头去……
      
      结果直接对上杭祁似乎也是刚好漫不经心抬起的一双眼睛。
      
      “……”
      
      杭祁似乎也是写作业写累了,随意看过来。
      
      可,就刚好两人视线对上了!
      
      (:з」∠)_
      
      谭冥冥宛如偷玩电脑被抓的小学鸡,重重吓了一跳,赶紧把脖子扭回来,“咔嚓,僵硬的脖子狠狠痛了一下,她顿时热泪盈眶。
      
      怎么回事?!
      
      之前偷看杭祁,他不是在浑身散发着冷漠地睡觉,就是在垂着头,仿佛和周围有一层结界般,认真写作业。
      
      这次偷看怎么这么倒霉?
      
      不过他应该没发现自己是在看他——
      
      谭冥冥安慰着自己,为了掩饰,她还再转了一次,这次脖子往右转动,故意转给杭祁看,转过去后,她看也没看他一眼,直接感兴趣地、炯炯有神地盯着后面的黑板报。
      
      “这期黑板报班上谁办的,太好看了吧!”
      
      余光瞥见杭祁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去看书,一副压根没注意到自己的样子……
      
      谭冥冥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
      
      杭祁眼里划过一丝极淡极淡的笑意。
      
      ……
      
      就在这时,班主任趁着下了早自习休息时间比较长的工夫,走进来,安排教室里的同学们集体去扫雪。
      
      同学们一片哀嚎:“他妈的,又要占用我们课余时间!”
      
      清晨本来晴了一会儿,却没想到这破天气说变就变,刚刚雪又突然下大了。
      
      学校前两天刚给清洁工放了假,还没来得及做防患措施,怕积雪的楼道口会有安全隐患,于是临时召集班主任,号召同学们下去扫雪。
      
      三班负责的是教学楼底下的那一块儿。
      
      扫帚两人一把。
      
      但是谭冥冥忽然想起来,之前秋天学校里到处都是落叶,学校也是让各班的学生去扫落叶,当时杭祁下楼下得晚,扫帚都被抢走了。
      
      同学们就是这样,虽然不爱劳动,但是什么都要抢,连扫帚都要挑挑拣拣抢最好的那一把,好像抢到了最好的,就很得意似的。
      
      有一组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独占了两把扫帚,导致扫帚少了,杭祁没有扫帚。
      
      又没人和杭祁一组,于是他就独自一人,站在一边,两手空空……还被班主任批评了一顿,被指责不参与集体劳动。
      
      当时谭冥冥没有注意他的表情,应该一如既往的冷淡,但是分组被排斥在外的心情应该并不好受……
      
      谭冥冥想到这里,就“蹭”地站起来,肩膀上的偌大的毛茸茸帽子脑袋随着她的动作一跳,跟着她冲出教室,十万火急地跑下了教学楼,冲到领扫帚处。
      
      要是平时,班主任肯定没注意到她这个透明人。
      
      但是,班主任就是数学老师,前两天她帮助了杭祁,得到了他的透明度,还被他在课堂上批评。
      
      她火急火燎地跑出去,班主任还竖起大拇指,对班上的人道:“学学这个女生对劳动如痴如狂的精神!”
      
      已经跑到了走廊上的谭冥冥差点一个趔趄:“……”
      
      并不想被学习好吗?
      
      谭冥冥气喘吁吁地跑到领扫帚处,先领了一把,悄悄藏到草坪旁边的积雪的绿化带下面,然后又把羽绒服帽子戴上,假装不是同一个人,又去领了一把。
      
      领工具处的人哪儿会管她是谁,于是她顺利地就拿到了两把扫帚。
      
      过了一会儿,三班的同学们才陆陆续续下来。
      
      有人兴奋地下来抓起一把雪,有人还在打哈欠,但是都陆续领了扫帚。没有领到的,也互相分了组。
      
      ……但是杭祁还没下来。
      
      谭冥冥觉得有点奇怪,不过也没多想,杭祁同学性格有点孤僻,独来独往,以前这种活动,也会是落在最后的那个。
      
      但是,果然如她所料,扫帚已经被哄抢没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杭祁才从楼道口下来了。
      
      少年校服外面套着黑色夹克,出来时刚好有细细的雪落在他身上,他脊背很直,倘若不去看他右脸眉骨上的疤和脖颈上的青紫斗殴痕迹的话,他看起来就像是坚韧的白桦树,清冷,又笔直。
      
      他先去了领扫帚处,没领到。
      
      然后他朝这边走过来,似乎是打算去隔壁班的剩下的扫帚那里拿一把。
      
      班主任正指挥着大家快点扫雪,一眼瞥见他姗姗来迟,手里还没有扫把。
      
      “你打扫工具呢——”班主任正要开口批评。
      
      杭祁侧边突然飞出来一把扫帚,“pia”飞到了杭祁的脚下,横了过去。
      
      班主任:“……”
      
      从绿化带拽出扫帚,费了吃奶力气踢过去的谭冥冥,在班主任转头、杭祁抬头的那一刹那,飞快地拿着自己的扫帚低头面无表情扫雪,假装刚才踢扫帚和自己毫无关系。
      
      ——她只是一个路人甲。
      
      班主任一头雾水,但既然杭祁有扫帚了,他也就不再批评了,说了一句“认真打扫”便走了。
      
      谭冥冥松了口气。
      
      悄悄给自己记了一笔。
      
      扫雪扫帚√
      
      她刚才是从杭祁的后侧方踢过去的,这边这么一大堆人,都在混乱地玩雪扫雪,杭祁应该发现不了是自己,顶多以为谁不要扫帚了,随意扔给他而已……
      
      谭冥冥这样想着,假装换个地方扫雪,顺势看了杭祁一眼。
      
      少年正捡起那把扫帚,漫不经心地、没什么表情地,开始扫雪。
      
      根本就没有在意那把扫帚是谁踢过去的。
      
      果然,自己很机智,机智到毫无痕迹。
      
      谭冥冥松了口气,欢快地扫雪扫得哗哗响。
      
      ……
      
      在她身后,杭祁低着头扫雪,忍不住抬了抬唇角,随即又觉得难为情,于是竭力将笑意压了下去。
      
      可是,眼底那点以往从未有过的鲜活,却是怎么也压不下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猜一猜杭祁迟到五分钟,去干嘛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