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到靠脸吃饭

作者:木木木子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没良心的丫头,”牡隽把钱放在牡丹手边,揽着爱妻,将那颗很不识相还仰着的脑袋摁回去:“吃你的饭。”
      
      牡丹依言低头继续扒饭,临近过年,她现在确实需要钱:“这算是我借的,先记账上。”
      
      “哪那么多废话?”江画明白牡丹的顾虑,但她真的是想多了,忍不住揉乱丫头的发顶,转头吩咐自家老公:“你去阳台上拿块老姜,我煮碗姜汤。”
      
      看了一眼妹妹被冻红的脸,牡隽低头亲了亲老婆额头:“我来煮就好,你们坐会,”她总是这么细心,叫他怎能不爱?
      
      “腻歪,”牡丹瞅都不瞅边上这对蜜里调油的夫妻,不过心中是真替他们欢喜。
      
      江画是高她两届的同系学姐,当年她一入C大就被这人给“承包”了,一开始牡丹还很感动。毕竟她那时才16岁,憨甜可爱、心思纯良不懂得套路,外加江画又爽朗大方,很快她就跟人成了闺蜜,只是后来才知姑娘这么热情原来是另有所图。
      
      C大的隔壁就是全国最著名的名校之一A大,而那时她哥博士课程将将读完,正在A大的研究所里给他的老师许立强院士当助手,同时也在准备去往MIT继续深造的材料,江画是看上她哥了。
      
      不过这么多年,画画为了她哥是真的放弃了很多,当然牡隽同学对画画也是情有独钟,不然五年前在那样的情况下,作为A大最年轻的教授也不会义无反顾地娶了画画。
      
      吃了一碗饭又灌了一大碗姜汤,胃被撑得鼓鼓的,牡丹推着哥嫂进房休息后,便挺着个肚子放轻了脚步在客厅里转悠。距她上次离家也快半年了,家里还是老样子,目光扫过熟悉的摆饰,渐渐的手脚不再冰冷。
      
      虽然是个200平五房的大平层,但屋内却不见丝毫凌乱,手拂过放在博古架上的陶瓷,牡丹嘴角不自禁地微微上挑,这些陶瓷并非是什么值钱的古玩,但每一件却都是出自她家人的手。
      
      拿起摆放在右下角的那只憨态可掬,仅有小儿巴掌大的小猪猪,她终于扬起了笑容,这是3岁的侄子羊羊的“佳作”,在小猪背上落下轻轻一吻,将东西放了回去,来到爸妈的门外站定,心终归于平静。
      
      虽然没了钱,但她还有很多更珍贵的东西,而这些东西都是金钱买不到的,呼出心中的郁气,双手相扣上拉,伸了个懒腰,左右扭动着脖颈走向厨房,拿了放在桌上的钱和包包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吹干头发,也许是太累了,牡丹沾着床两眼就睁不开了。
      
      她将将入睡,房门便被轻轻地推开了,披着件老旧军大衣的蓝丽娟进来给闺女拉好被子,手指轻轻地在其额上一点,嘀咕道:“臭丫头总算是回来了,”拂开闺女散落在面颊上的发,盯着瞧了好一会才转身离开。
      
      回了主卧,倚在床头架上的牡忠民先是看了一眼睡在小床上的孙子,后才放低声音问道:“丹丹睡了?”
      
      年纪大了,外头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醒了,只是儿女不想他们担心,他们也就配合着装聋作哑。
      
      “没事,”蓝丽娟拿了个衣架将军大衣挂回衣橱,走到童床边上,摸了摸孙子的小肉手:“我瞧着她睡得呼哧呼哧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事,”闺女是自己生的,什么德性她还能不清楚?
      
      牡忠民抄着手,蹙着双眉:“最近外头经济形势差得很,大概丹丹也没能逃过。”
      
      蓝丽娟上了床,耙了耙自己刚烫的大卷发,毫不在意地说:“没逃过更好,这样她也不用再去美国了,”当年送她出国留学是为了长长见识,可不是想她多能耐。
      
      老婆子这样一说,牡忠民一改沉重,笑着道:“也是,”躺下准备再睡会,“明天你给丹丹拿点钱,一个姑娘家家的身上可不能没钱。”
      
      “放心吧,”蓝丽娟关了床头灯:“之前丹丹给我们的零花,我一分没动,都给她存着呢,算算也有十一二万,还有我们准备的嫁妆,她要是有需要,我也拿给她。”
      
      “成”
      
      天大光亮,江画才睡醒,伸手摸了摸身侧,被窝已经冷了,看了下时间还真不早了。洗漱好,出了卧室就闻到了粥香,来到厨房见自家婆婆正忙着做蔬菜饼,她撸起毛衣袖子就上去帮忙清洗萝卜:“妈,丹丹回来了。”
      
      “我知道,”顶着一头油亮大卷短发的蓝丽娟见她接手了洗菜,便开始切丝:“这还不到八点,你怎么不再睡会?”
      
      “睡不着了,”江画将萝卜洗好,放在一旁晾着,今天家里好安静:“羊羊跟爸出去遛弯了?”
      
      提到孙子,蓝丽娟就忍不住笑了:“昨晚上做梦,小东西嘴里念念叨叨‘大马’,你爸带他去小区外的便利店坐白龙马摇摇车了。”
      
      “那估计得要好一会才能回来,”江画将饼锅自橱柜中拿出来:“今天吃好早饭,我陪您出去买菜,丹子这几天心情不会太美,咱们做点她爱吃的。”
      
      话说到这,蓝丽娟就杵到儿媳身旁问道:“这次回来,丹丹是不是就不走了?”
      
      江画看向自家保养得还不错的婆婆,笑着回道:“您放心吧,她手头的项目都已经清了,还说年后要找工作,现在国外形势不好,回国发展才是顺势而为。”
      
      “还是国内好,既安全,生活又方便,”蓝丽娟点了点头,继续回去切丝:“那外国人的钱有那么好挣吗?”虽然之前闺女也挣了不少,但这次不全搭进去了。
      
      “您说得对,”江画擦着饼锅,12年丹子原打算拿到了多伦多大学的金融硕士学位后,就回国的。可在那当口她的导师给推荐了一份极好的工作,丹子舍不得放弃,就这样在纽约一待就是三年多,家里也一直放心不下。
      
      知道女儿不打算走了,蓝丽娟手都利落了几分,切丝的速度那是相当快:“下午我们娘俩去大同路把丹丹那房子收拾一下,打开来透透气,”要不是羊羊还小,他们老两口也不想和儿子待一起。
      
      “好”
      
      而这时牡丹睡得也不踏实,梦中全是在滚动的数字,那些数字渐渐地淹没了她,她像个溺水的人似的喘不过气来,拼命地挣扎,想要呼救,但却叫不出声。
      
      就在她觉自己要气绝时,蓦然大睁双眼,熟悉的天花板让她将屏住的气吞咽了下去,后开始大力喘息,撩起垂落的发,眼神中的惊恐迅速退去,她做梦了。
      
      光着脚来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捧着冰冷的水泼着脸,直到彻底清醒了才停止,后她看向镜中的自己,这双桃花眼好像没有过去那么晶亮了,抬手拍了拍双颊,让苍白的面色多了丝丝粉。
      
      半个月,原来她从有到无仅仅只要半个月。
      
      厨房里,蓝丽娟用木铲子轻轻拍了拍被煎得油黄油黄的蔬菜饼,确定熟了便准备起锅:“这么说丹丹把钱给了朱晓和安婷那两丫头?”
      
      “给了,按着银行的利息算的,”再过几天就是奶奶的忌日了,到时三家一定会像往年一样聚在一桌吃顿饭,有些事情她江画不好说,但婆婆不一样:“那两脸也不要,还真的连本带利地接了。”
      
      蓝丽娟刚想说话,就见她姑娘倚在厨房门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钱是大风刮来了的?”
      
      “我也不想给,”牡丹走进厨房拿了个杯子倒了一杯水:“但这里还有事,”靠着冰箱叹了口气,“当初她们要投资,我不是急哄哄地回了美国上班吗?”
      
      江画扭头看向她:“别告诉我,你们之间没合同?”见丹子无力地点头,她可算明白为何丹子愿意吞下这亏了。
      
      “一开始我不同意给她们进项目的,”牡丹灌了一大口温开水,整个人都舒服了:“可大姑、二姑打电话给我,又拿奶奶一辈子重男轻女这事来说,我怕爸难做才勉强应下。”
      
      蓝丽娟啪的一下将木铲子扔在厨台上,大声斥道:“她们除了这点事,还有其他能拉出来说的吗,”家婆都去了十五年了,那俩良心被狗吃了的东西还扯上家婆,“重男轻女?这次你们奶奶忌日,我倒要好好跟他们算算账。”
      
      牡丹喝完了杯中的水,双手抱着臂:“朱晓、安婷一人六十万是我去了美国之后打到我账户的。不出一个星期,我把两份合同寄了回来,让她们签好再快递给我。”
      
      “她们拖着你,”江画轻嗤一声,面上的不屑之色丝毫不掩盖:“你拿不到合同,便意味着赚了是她们的,亏了算你的。”
      
      “我催了几次,她们都说忙,”牡丹杵到厨台那,拿了一块蔬菜饼吃了起来:“这事也怪我,当时她们不给合同,我就应该立马把她们的钱撤出来,这样也就没有前段时间那顿闹了。”
      
      “大姑、二姑找你哭诉了,”嫁给牡隽五年,那两的把戏她是一清二楚。
      
      牡丹没有否认,只是面上的冷色已经说明了一切:“因为没有合同,这钱她们要,我就必须要给,既然要给,那就让她们彻底闭上嘴,”咬了一口饼,重重地咀嚼了两下。
      
      “不过我在电话对朱晓和安婷放了话了,日后不会再拦着她们走我这进项目,但也仅是客户,该走的程序一样都不能少,到时要是再出现这样的情况,大家法庭见。”
      
      蓝丽娟还是有些气不过,但就像闺女说的那样,没有合同,他们只能往外掏钱。
      
      牡丹吃完了一块饼,肚里有货了,便来到客厅打开电视看财经新闻,只是电视一开正当娱乐快报,报的还是一个跟他们家有点瓜葛的女人。
      
      “美貌与实力兼具的斐韵依三度冲击金松奖影后……”
      
      眼角余光瞥见一抹黄,牡丹立马换台,后扭头见江画转身入了厨房,不禁轻叹,她还是没放下。也是,任谁被一直护着的手下艺人诬陷成了“淫媒”,这坎都难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