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婆掉了

作者:六盲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鹿桑桑十七岁的时候看上了一个人,那人叫段经珩。
      为什么看上?
      她小时候很喜欢狗,可是家里那个讨厌的鹿霜对狗毛过敏,所以她不能养。
      有一回鹿桑桑在小区外面看到一条受伤的流浪狗,她很想带回家,但她怎么软磨硬泡她妈妈都不允许,后来还朝她发了火。
      可鹿桑桑回家后还是惦记,于是她偷偷跑了出来想着把狗看住,然后再找个愿意养狗的朋友带回去。
      但没想到,她回去的时候遇到了段经珩。
      他说他要把它带回去治疗,还要收养。当时她看着段经珩温柔善良的脸庞时,少女心都要蹦出来了。
      突然就迷上了吧。
      她想,怎么会有这么温柔这么善良又怎么好看的小哥哥呢。于是后来,她发起了猛烈的爱情攻势。
      当时她还在上高中,段经珩比她大三岁,在读大学。
      段经珩大学虽在本市,但毕竟不是同个学校,鹿桑桑担心他在大学里被其他人先拿下,所以有一次就带着几个朋友一块,直接在他学校人流量最多的地方拉上了俩横幅。
      第一条横幅:【段经珩,鹿桑桑喜欢你!】
      第二条横幅:【全体师生注意,段经珩已被预定!】
      简单明了,任性又傻逼。
      这件事后来还在他们学校流传了好一段时间,毕竟喜欢段经珩的不少,但这么夸张大胆的还是第一个。
      
      拉横幅的那次,鹿桑桑直接去堵段经珩了。
      那天出来得急,她穿的还是学校的校服,所以段经珩从寝室楼上下来就看到了她。
      各式各样的衣服里,校服还真是独树一帜。
      “哥哥!”鹿桑桑小跑着冲了过去。
      段经珩扶额,有些好笑道:“你怎么跑我学校来了。”
      鹿桑桑一脸狡诈:“想你了呗,对了,你有没有看到我给你拉的横幅?”
      段经珩睨了她一眼,不客气地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我还想说这个,你是不是疯了,啊?”
      “没疯啊,我就是意思意思。”
      “还意思意思,这要是让家里人知道,我爷爷得打死我。”
      “不会不会,就算知道了打的也是我。”
      段经珩摇摇头:“你啊——”
      “哎别说这个了,你现在是要去哪啊。”
      “我去吃饭。”
      “太巧了,我也打算吃饭,带上我一起吧。”
      “但是……”
      “我饿了,我一直在等你,我连早饭都没吃。”鹿桑桑一脸可怜样,“真饿了。”
      段经珩心软,再者又想到自己约吃饭的也不是别人,就松口了,“行了,那走吧。”
      “好嘞!”
      
      鹿桑桑和段经珩一起去了餐厅,但等她看到已经在位置上等着的人时,顿时后悔了。
      她早前就应该听段经珩把“但是”后面的话讲完!
      要知道他约的人是他哥段敬怀,她肯定不来。
      
      鹿桑桑是有点怕段敬怀的,应该说她们那圈子人都有点忌惮他。她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开开心心迎上去的,结果只是热脸贴冷屁股!想来他这人一点都不好相处。
      不过来都来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在位置上坐下了。
      段经珩把菜单交给她:“喜欢吃什么自己点。”
      鹿桑桑十分狗腿,立刻把菜单转到段敬怀手里:“还是你哥点吧!”
      段敬怀抬眸看了她一眼,神色淡淡。
      鹿桑桑对他笑笑,抬抬手道:“你来你来,我都可以。”
      段敬怀嗯了声,翻开了菜单。
      
      “吃辣吗。”
      没人应答,鹿桑桑抬头,看到段敬怀看着她时才发现他是对自己说的,于是连忙点头。
      过了会后,段敬怀又问:“有忌口吗。”
      鹿桑桑点点头,想了想又摇摇头,后来想到什么又点头。
      
      虽然眼前的人拨浪鼓似得,但段敬怀也耐心,一直等着回答。
      鹿桑桑想了会,小声道:“不要加葱,嗯……蒜也不要,香菜最好也不要加。”
      “嗯。”
      ”谢谢!”
      段敬怀又嗯了声,继续看菜单了。
      段经珩在玩手机,没人说话,所以场面一时静了下来。放在之前鹿桑桑肯定要骚扰段经珩的,但这会她却难得规矩地端坐着。
      
      段家家教严格,吃饭前两兄弟还聊得好好的,但饭菜上来后他们就没说话了,只安安静静地进食。鹿桑桑憋得难受,吃饭的时候不住地引段经珩注意,不过都失败了,所以她干脆桌下造孽,拿腿去碰人家的腿。
      她靠上去,他就挪开了。
      她继续靠上去,他继续挪开。
      段经珩似乎是想让她别闹,给她夹了个菜:“桑桑,吃这个。”
      鹿桑桑喜滋滋地吃下去了,她感觉这小互动还挺甜蜜。
      
      于是吃完人夹的菜不久,又暗搓搓地把腿伸过去。
      裤管包裹下的小腿温热有力,只是下一秒,他又避开了。
      鹿桑桑眯了眯眼,佯装不经意的,把脚一下踩在了人鞋上。
      “……”
      段经珩吃着饭,抬眸看了她一眼:“怎么不吃?晚上还有晚自习吧,吃完快回去。”
      鹿桑桑哼了声,什么啊,老是赶她走。
      她不太高兴,人往后一靠时手肘不小心碰掉了勺子。
      鹿桑桑闷闷地俯身去捡。
      
      勺子掉在了桌下偏里的位置,鹿桑桑弯腰下去的时候脚自然往回收。而此时,她也正好看到了自己的脚从……从段敬怀鞋上挪开了?!
      段敬怀的鞋是白色的,在她挪开后,他的半边鞋面和鞋带都带了印记。
      那瞬间,鹿桑桑脸都绿了:“…………”
      所以,她刚才去磨蹭的腿,也是段敬怀的?!
      
      “桑桑?你在干什么。”段经珩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鹿桑桑僵硬地直起身体,眼神往段敬怀脸上瞥了一眼。后者也在看着她,他脸上分明是看不出什么表情的,可那会的鹿桑桑却觉得他的眼神在杀她!
      不动声色,却直击她的心脏。
      
      “我,我吃饱了!”鹿桑桑立刻揪住了自己的书包。
      段经珩:“嗯?你没吃多少。”
      “但我吃饱了!”鹿桑桑从椅子上站起来,“再慢一点赶不上晚自习,我先走了!”
      说完,她背上书包就往外冲,蓝白的校服一瞬间消失在餐厅门口,速度快得很。
      
      “诶,你……”段经珩疑惑地看着她的背影,失笑,“这小姑娘怎么回事,咋咋唬唬的。”
      段敬怀吃了口菜,放下了筷子。
      “学校的横幅是她弄的?”段敬怀问。
      段经珩清咳了声:“你也看到了。”
      段敬怀眉头皱起:“你自己注意点,她就住我们家附近。”
      段经珩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人是未成年,而且两家还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是让家里人知道了,他一个大男人先说不清楚。
      “没事,她就一小姑娘,闹着玩的。”段经珩笑道,“不过确实蛮可爱的,对吧哥。”
      段敬怀重新拿起了筷子,想起方才弄错人,一直往他腿上贴的腿。
      “可不可爱不知道,闹是挺会闹。”
      
      **
      
      段敬怀和段经珩大学是同一所学校,只是一个是经管的,一个在医学院。鹿桑桑当初拉的横幅在学校人流最大的地方,所以段敬怀也看到了。
      段敬怀知道鹿桑桑曾经做过的蠢事,除了这件,其他零零散散的他都知道,因为他也算旁观者之一。但那时,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想到,和自己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最后会喜结连理。
      
      晚上六点多,段敬怀父母回来了,一家人一块吃饭。他们家吃饭一如既往的无聊,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是贯彻到底了。
      鹿桑桑也真觉得这气氛憋得慌,但好在用餐时间不久,她也很快解脱了。
      
      晚饭后,众人起身去了客厅,就段敬怀和鹿桑桑被留下喝汤。
      祝文君:“你们俩工作都辛苦,这汤我让阿姨煮了一个下午,补补身子。”
      段敬怀从前也经常喝家里的汤,所以没觉得哪里有问题,只慢条斯理地喝着。
      但鹿桑桑不一样,她平日里就不喜欢喝汤,更何况还是这种有中药味的。所以她喝得很慢,一小口一小口,难以下咽。
      喝的时候,她的眼珠子也一直跟着祝文君,就等着一个时间“做个弊”。
      中途好不容易等到祝文君一个转头往厨房里去时,她立马将自己那碗端了起来,但左看右看,就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给她倒。
      一个扭头,看见段敬怀前面空空如也的碗。她那会也不知道是不是哪里抽筋了,竟下意识将自己的换给了他。
      “?”
      “……”
      
      鹿桑桑常常做这种事,她自小到大的好友杨任熙宠着她,所以总由着她。久而久之也就把鹿桑桑惯出了毛病,不喜欢吃的都能跟杨任熙换。
      可这会换了之后,鹿桑桑猛然意识到这人虽是他丈夫,可他不比会给她打掩护的杨任熙啊……惊了一秒后,鹿桑桑在段敬怀匪夷所思的目光中再次伸出手,想换回来。
      结果祝文君又回来了。
      鹿桑桑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祝文君看了两人一眼:“哎呀敬怀,你怎么喝这么慢呢,你看看桑桑都喝完了,赶紧喝。”
      段敬怀:“……”
      鹿桑桑抿了抿唇,眼神可怜兮兮的,在祝文君看不见的角度拉了拉段敬怀的衣袖:拜托!
      段敬怀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
      鹿桑桑苦了脸,小声道:“我喝不下,中药味太浓了。”
      段敬怀望着她,似是不为所动。
      鹿桑桑叹了口气,认命了。
      
      然而,就在她以为他要“举报”她的时候,她看到段敬怀端起了那一大碗汤,喝了两口。
      鹿桑桑顿了一下,有点愣住了。
      “谢……谢谢啊。”
      段敬怀三两下把汤喝完了,喝完后,不忘拧着眉训斥她:“小孩子心性。”
      鹿桑桑咧着嘴笑:“谢谢老公。”
      段敬怀又无话可说了。
      
      喝完汤后小辈们在客厅和几位长辈聊了一会天,之后天色不早,段敬怀和鹿桑桑就被家里人留了下来。
      “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桑桑,这是敬怀的房间,你也还没来过吧。”祝文君道。
      鹿桑桑四下扫了几眼:“对啊,哇……好多书。”
      “敬怀他就是喜欢看书。”祝文君笑道,“好了,那你们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妈晚安~”
      “晚安,好好睡啊。”
      
      祝文君走后,鹿桑桑也彻底放松下来了。她在床边坐下,看了眼边上专门放好的两套睡衣。
      “我们今天一起睡。”鹿桑桑就是随口一说,她当然知道今天肯定是一起睡,只是她这话听起像问句。
      段敬怀一顿,回头看她:“如果你想睡客房,我不拦你。”
      鹿桑桑眨巴着大眼睛:“你是在挑战奶奶她们的权威吗,前一秒人还在催生,下一秒你就要分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某鹿可以在知乎上回答:在老公眼皮底下追别的男人是什么体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