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世家女后我嫁给了

作者:奶油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

      嫁妆去了哪里?
      
      自然是都落进了祝氏的荷包里。
      
      盛家就只有一个女儿,封作和静郡主。郡主出嫁,不光是盛家,就连庆元帝都添了不少嫁妆。当时全平京城的人都看到,和静郡主出嫁,无数的嫁妆箱笼抬进了他忠义伯的府内。
      
      民间确有破落人家的婆婆和儿子联合起来,算计媳妇嫁妆的事。
      
      什么拿儿媳妇的嫁妆吃山珍海味,填补自家亏空,甚至还有拿着媳妇的嫁妆在外头安置宅子养外室,或是养着家里大大小小的妾室通房庶子庶女。
      
      庆元帝是个爱听故事的,闲时也会叫太子将外头的事说来于自己听听。听得多了,自然知道这类事,再看冯奚言夫妇俩的反应,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和静的嫁妆都去了哪里?”庆元帝问。
      
      “自、自然是在的、在的……”
      
      冯奚言结结巴巴,拼命往冯缨身上看。
      
      冯缨不动。
      
      从庆元帝开口后,她就突然乖巧起来,安静地站在一旁,时不时瞅瞅帝后,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小孩。
      
      “大启历来允许儿女在母亲过世后分走母亲的嫁妆。当初阿泽和缨娘年纪还小,你们夫妇俩帮他们兄妹守着嫁妆,情理之中。但现在,该还给他们了。”
      
      皇后不动声色地看着祝氏。
      
      “可是家里还有其他孩子!”祝氏被扇得双颊发红,她一尖叫,脸颊就疼得厉害,“娘娘,家里可不光只有阿泽和缨娘两个孩子啊,家里那些孩子哪一个不是要娶妻嫁汉的!”
      
      她的两只眼睛都瞪大了,“还有,既然都已经抬进冯家的,那当然就算冯家的东西,怎么能……怎么能又抬出去,这是要逼死我们夫妻俩嘛!”
      
      “怎么就成了要逼死你们?”太子皱了眉头,问道,“父皇方才还说,大启历来是允许儿女在母亲过世后分走母亲嫁妆的。阿泽在河西成亲,未得姑母的嫁妆,尚且可以说是因为路途遥远。缨娘又为什么不能带走?”
      
      冯缨意料之中地看到了祝氏慌乱的神情。
      
      冯家往上数十代,都不曾出过读书人,整一族听说只有早年一个远房在朝廷里当过差。冯奚言入仕为官后,日子也过得极其清贫,哪怕成了忠义伯,得了不少赏赐,也尽数送到了乡下爹娘手里。
      
      冯家能有现在的日子,靠的就是她那薄命的娘带来的那些嫁妆。
      
      田产庄子甚至还有奴婢,不少都留着和静郡主盛蝉音的名字。
      
      祝氏不会愿意把那些嫁妆吐出来的。
      
      她也吐不出来。
      
      冯缨从很久以前就佩服过祝氏。在她和冯奚言这对夫妇之间,真正聪明的人,是祝氏。
      
      这个女人懂得以退为进,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也懂得恰当时候伸手,拢住面前的所有。
      
      不过她也有愚蠢的地方。比如像方才那样,在帝后面前大声说不行,一次一次挑战帝后的耐心。
      
      但她聪明就聪明在发觉不对后,立即就能收敛。
      
      冯缨原本还想看看,当嫁妆的事被提到面前,祝氏会不会当着庆元帝的面发疯。甚至,她都准备好适时阻拦一下。
      
      不过,祝氏忍下了。
      
      庆元帝一拍桌案,冷哼道:“不管是冲喜还是名正言顺地结秦晋之好,魏阳,你们一家都不可慢待缨娘。朕会缨娘带着和静当年的嫁妆,入你魏府!哼,至于你们夫妇俩,朕会派人亲自盯着,和静的嫁妆要是少了银子或是别的什么东西,朕要你们一一成倍填补!
      
      冯缨往地上看了一眼。
      
      冯奚言似乎是想壮着胆子说两句话,可话还没说出口,已经被庆元帝给堵住了,梗的脖子又红又粗,面目僵硬。
      
      庆元帝实在不耐烦看着他俩,先把夫妇俩赶走后,又朝魏阳点了点,狠狠道:“你也给朕滚下去!”
      
      魏阳顺从地滚了。
      
      冯缨一直看着他的身影渐渐从视野内消失,这才回头看了眼太子,又看了眼庆元帝,最后笑嘻嘻地走到中间,乖巧地跪了下来。
      
      “表舅……”
      
      “朕再问你一遍,你真要嫁给含光?”
      
      冯缨听着,微微点了下头。
      
      庆元帝往后靠,闭上眼,抬手捏了捏眉心。他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好,那种不好,是发自内心的复杂和沉重。
      
      冯缨觉得有些古怪,忍不住问:“表舅……”
      
      “你们俩都是我十分喜欢的小辈。如果含光没有病,或者,他身体不好,但太医说他的寿命和常人无异,你嫁给他,会是我十分高兴的一件事。”
      
      庆元帝睁开眼,摇了摇头。
      
      “缨娘,你是和静的女儿,朕的错,害你娘嫁给了一个糟糕的男人。所以,朕虽然是以要你嫁人为借口把你召回平京,但嫁不嫁人,还是应该以你的主意为主。”
      
      “你如果不想嫁,朕立马让魏家另外选人……”
      
      冯缨揉了揉眉心:“表舅放心,我是真心实意觉得嫁给魏长公子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眯眼笑:“我上回不是说要嫁一个长得好的男人嘛。我瞧过了,全平京城,就属他长得最好。”
      
      边上的太子不禁发笑。
      
      庆元帝横他一眼,板着脸道:“真要嫁?”
      
      “嫁。”
      
      冯缨确实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为了嫁人才想嫁。
      
      她和冯奚言夫妇有怨,可和家里的那些弟弟妹妹们没有。那对死脑筋的夫妇认定了只有大的成家了,才能依次轮到小的,她要是咬着不嫁,说不定弟弟妹妹们还真都当一辈子的单身狗。
      
      这个世界,大龄未婚是件足以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事。
      
      原书里的冯缨就是如此,哪怕笔墨不多,哪怕身有赫赫军功,照旧逃不脱被人在背后议论的命运。
      
      除此之外,她还是为了魏韫这个人。
      
      这个世界的男人,允许女人拥有自己的事业的,只怕极少极少。她好不容易发现一个,自然是要抓住。
      
      他们会是最合适的夫妻,亦或是,最合适的工作伙伴。
      
      冯缨最后是懒洋洋地出宫的。
      
      她慢慢走在平京城内。
      
      街上是热闹的人流,酒馆、茶楼人声鼎沸。官宦人家的马车从正中走过,马蹄哒哒,伴着车内依稀能听见的人声。
      
      街边有挑担叫卖的小贩,麦芽糖散发着香甜的气息,引得身后缀了长长一串小尾巴。
      
      看穿着,似乎是穷人家的小孩,衣服上打了好些个补丁,就连脚下穿的鞋子,瞧着都快破了。
      
      一双双眼睛,羡慕得盯着那些能让小贩停下脚步做生意的人,一块块麦芽糖被递出去,小孩们的口水都要淌下来了。
      
      冯缨抬起头看了看湛蓝的天,低头冲那几个孩子招手。
      
      小孩们起初有些胆怯,你拉着我,我拉着你,不敢往前。冯缨索性掏钱买下一大袋的麦芽糖,蹲下身一个一个递过去。
      
      “谢谢姐姐!”
      
      “谢谢!”
      
      小孩们操着一口带着浓重口音的官话,得了麦芽糖,立马开心地跑走。
      
      冯缨看着他们,就想起河西的那群小孩,这样想着,唇边漾开一抹浅笑。
      
      季景和就是在这个时候看见了冯缨。
      
      他是听说了事后,从翰林院跑出来的。他找不到理由直接求见陛下,只能一路打听一路问,一直追着走,追到了街上。
      
      然后,就看见他想见的人,蹲在街边,笑着给一群孩子分糖。
      
      她似乎丝毫不介意他们的穿着打扮,即便里头有几个模样脏兮兮的小孩,她也都一视同仁地给与善意。
      
      他走上前,与冯缨打了声招呼。
      
      冯缨回头:“季公子。”
      
      他们有段日子没见过面了。先前季景和来家里退亲,具体和冯奚言说了什么,她不清楚,只知道似乎除了和冯荔解除婚约来,还说了别的什么事,这才使得她一回来就被迁怒。
      
      其实被迁怒,她倒是无所谓。
      
      季景和愿意主动退亲,才是最重要的事。女主还没出现,男主身边的任何女人都只能在未来沦为炮灰,这不好,很不好。
      
      “二姑娘要嫁人了,真的是要嫁给魏长公子么?”季景和本来想问是不是忠义伯夫妇逼的,可看着冯缨的神情,他就觉得似乎并不存在逼迫这样的事。
      
      冯缨笑,嗯了下。
      
      “魏长公子一表人才,可身体到底不好,二姑娘当真……是要将自己交托给他吗?”
      
      冯缨还是嗯。
      
      季景和噎了一下,握了握拳:“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二姑娘不愿意,能不能考虑……”
      
      他很想说能不能考虑他,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他娘……不会喜欢她的。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季景和垂下眼帘,“小妹很喜欢姑娘,如果她知道姑娘嫁了好人家,一定会为姑娘感到高兴的。”
      
      见他提起小妹,冯缨扬起了唇角:“替我向小妹说声谢谢。”
      
      她说完,手里的大袋麦芽糖还剩一半,抓了抓袋口,直接塞进季景和怀里。
      
      “给小妹甜甜嘴,让她也高兴高兴。”
      
      小妹一定会高兴的。
      
      季景和拿着手里的麦芽糖,望见冯缨笑吟吟地走远,沉默地低下了头。
      
      他想到那日去冯府退亲,在亲手送回了七姑娘的庚帖,开口求娶二姑娘失败后,梅姨娘偷偷找到他说的几句话。
      
      那位性情泼辣的姨娘说,说和冯荔,是因为她自知是妾,不求门第,只想给女儿找一个靠谱的人家,但冯缨不一样。
      
      她生在冯家,却是盛家人养大,她是烈马,是飞鹰,是苍狼,她不会嫁给一个必须低着头才能看得到的男人。
      
      可那魏含光又是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