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贵公子

作者:海蓝宝星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冷淡

      
      殷公爵府,书房。
      
      殷玉将诺尔皇子与他说的话,告知殷公爵后,殷公爵沉吟良久,说道:“要不,我先替你定下亲事,待你调回京后,再举行大礼?”
      
      殷玉不愿让父亲忧心,不敢说自己并无婚嫁之念,只推托道:“这不妥,外调历练,至少四五年,何必让人家等?”
      
      殷公爵也颇苦恼,女子在正夫过门前,为了先诞下嫡出子女,一般是不纳侧夫的,小侍也不便纳太多。
      
      若先定亲,让儿子占了正夫名分,又迟迟不成亲,女方家里多少会有意见,如此一来,到时儿子嫁过去,怕会受怨责。
      
      可是若待他调回京,再议亲事,这年纪又不小了……
      
      罢了,就算此时先定亲,仓促之间,也难找到合适的亲事。
      
      虽然儿子极得帝都贵女倾慕爱重,几乎每日都有媒公上门提亲,但殷公爵看来看去,还是觉得没有几个女子配得上他儿子。
      
      之前他觉得诺容郡主不错,可惜她偏偏是儿子最不愿嫁的对象。
      
      殷公爵一番考虑后,最终还是决定等儿子调回来时再议亲,反正他儿子这么优秀,又前程远大,就算到时年纪大些,也远比一般贵族公子要好得多。
      
      可他此时心里还有一根刺。
      
      殷公爵瞧了瞧儿子,见他正在专注地沏茶,神情平淡,姿态娴雅。
      
      他试探着问道:“你这段时间,好像跟宇文博的侄女走得很近?”
      
      话音一落,他看见儿子动作一顿,表情微变,最令殷公爵心惊的是,他平淡的眼眸里竟然透出了几分暖意。
      
      虽然他片刻后就恢复过来了,但这种反应,在他身上表现出来,可一点也不寻常!
      
      殷公爵霍地站了起来,惊怒地看着儿子。
      
      殷玉也在心惊,他早该想到的,术法玄妙,在打仗、护卫、暗杀等很多事情上,往往能发挥奇效,而灵语山谷是帝国设立,专门培养术士人才的地方,父亲要发掘人才,要关注中高阶术士的动向,怎么可能没有在谷里埋下耳目。
      
      他前段时日,跟宇文瑶日日同进同出,种种情状,只怕早就落入父亲耳中了。
      
      可是,他为什么会心虚呢,虽然他是变得有些奇怪,但一直谨慎守礼,并没有做错过任何事。
      
      他不该心虚的。
      
      于是,他若无其事地说道:“灵语山谷谷主吩咐宇文姑娘协助我收集资料,她跟我,只是一起共事而已,并无其它。”
      
      殷公爵紧紧盯着他,问道:“真的吗?”
      
      殷玉感觉到父亲身上散发出的阴狠气息,知道他动了杀念,心中暗惊,他定了定神,淡漠道:“是的,父亲不必多疑,我知道她是宇文博的侄女。”
      
      殷公爵冷道:“你知道就好。我宁可你终身不嫁,宁可送你出家,宁可把你嫁到最低阶的子爵男爵家做侧夫,也不愿你跟宇文家的女子有牵扯!”
      
      他与宇文博争斗多年,对他有切肤之恨,决不可能和那人结亲家。
      
      就算他跟宇文博没有私仇,儿女婚姻之事,涉及到整个家族的立场,他若把儿子嫁到宇文家去,那不就是背叛了整个贵族派?不就是背弃了他的盟友?
      
      殷家是古老清贵的世家,家大业大,与帝都的众多贵族世家关系盘根错节,容不得他做出那种昏头的决定。
      
      种种缘由,殷公爵不用细说,他相信他这通透的儿子不会不知道。
      
      殷玉确实都明白,他没有多言,只低头应道:“是。”
      
      殷公爵见他态度恭顺,火气消散了不少,沉吟起来。
      
      殷玉感觉到父亲身上的杀气起伏不定,暗暗着急。
      
      平民派欲除他而后快,贵族派何尝不想除掉宇文博身边的人?
      
      宇文瑶跟宇文博关系如此亲近,可之前没有人对她动手,不过是因为她从不参与朝政,一心只埋头修炼,又长年不在帝都,从不四处招摇罢了。
      
      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家属,贵族派自然懒得对她动手。
      
      可若是有了要除掉她的理由,那贵族派下起手来,也不会犹豫。
      
      向来能掌大权的人物,有哪个是心慈手软的?
      
      殷玉不希望她对自己的亲近,成为贵族派要她性命的理由,他虽并未对她倾心,但这大半年日日相处下来,他……他也说不清对她是什么感觉,但终究不是完全不在乎她,不能眼看着她无辜受害。
      
      可此时此刻,他若为她开口说话,无论说什么,只怕只会火上添油,于是,他只能继续神情平淡,姿态娴雅地为父亲沏茶。
      
      他感觉好像过了很久很久,父亲终于缓缓说道:“你此去凉州,危机四伏,有她在你身边,是会安全不少。”
      
      殷玉暗暗松了口气,这是不打算动手的意思了。
      
      他又听父亲继续说道:“你跟她一路同行,同吃同住,可别行差踏错,我们世家贵族跟那些暴发户平民不一样,最注重礼仪规矩、家风门楣,可丢不起那个脸。”
      
      殷玉恭顺应道:“是。”
      
      殷公爵脸色和缓下来:“你自小循规蹈矩,深受礼教熏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也不多说了。夜深了,你早点休息吧。”
      
      殷玉行礼退下,礼节一丝不错,只是出了书房,看到暗沉的夜空,只觉得心头也笼上了一片阴影。
      。
      
      三日后。
      
      殷玉接过圣旨,领着几个属官和一众护卫,外加一个临时武官宇文瑶,向凉州出发。
      
      这次是正经公事,宇文瑶没有再穿那套阔袍大袖的术士法衣,而是换上了式样简洁利落的武官紧身装束,显得英姿飒爽。
      
      她来报道时,显然明白了在此次出巡中,她是归属钦差大臣殷玉领导的。她没有像灵语山谷时那样称呼他“公子”,而是口称“殷大人”,行的是下属见上官的官场礼节,规规矩矩,没有借故亲近,也没有说半句多余的话。
      
      殷玉想,这姑娘虽不谙世事,可在如今这种正经场合下,她没有出半点差错,显然是事先下过一番功夫学习的。
      
      虽然心中赞赏,但他只是淡漠地对她点点头,没有说话,一路上,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那日在藏书库的倾诉与痛哭,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没有再提起,但之后的日子里,他们相处时,言语态度亲近了不少,颇有几分知己好友的味道。
      
      此时,殷玉刻意冷淡,将两人的距离恢复到初次见面的时候。
      
      他心想,就算自己这样会伤了她的心,也总好过因他之故,害她遇险,甚至丢了性命。
      
      他冷淡了两日,突然发现,宇文瑶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的冷淡。
      
      她神情紧张兮兮,整天环顾四周,视线四处移动,看天看地看东看西,就是没怎么看他。
      
      殷玉略略一想,就明白她在紧张什么了,他本不想跟她说话,但见她十分紧张,半刻也不敢放松,这样下去,消耗很大,只怕身子受不住。
      
      于是,他只得无奈地跟她说道:“……此时离帝都未远,并无危险,不需要如此警戒。”
      
      宇文瑶依然紧张兮兮:“可皇太子殿下说,说会有很多坏人盯上你……”
      
      殷玉心想,这很明显就是场面话,诺尔皇子安排宇文瑶与自己同行,看中其实是她与宇文博的关系,是她在平民派里的微妙地位,而不是指望她的护卫能力。
      
      他其实也不愿她辛苦劳碌,他已经连累她不少了,这一路,他更希望她能放松心情,趁机游山玩水一番。
      
      于是,他很冷淡地说道:“就算真有危险,我已带了不少护卫了,不差你一个,你一路跟在我身边就够了,不需要你出手。”
      
      宇文瑶一怔,他语气里的冷淡,她这次是听出来了。
      
      她有些惊愕,又有些伤心。
      
      他是觉得自己实力不够,护卫不了他的安全吗?
      
      她怔怔地看向殷玉,带着受伤的眼神。
      
      殷玉只觉得被她这目光刺了一下。
      
      他硬起心肠,依然是一脸的冷淡。
      
      这份冷淡,让宇文瑶回想起他们初识时,他也是这样一副冷淡的样子。
      
      她一时有些恍惚,这是……时光逆转了吗?
      
      不,不对。
      
      她脑海里灵光一闪:刚认识时,殷玉的冷淡,是不怎么理会她,她主动跟他说话,他就淡淡地简短回复,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这个人。
      
      而现在,她把全副心思放在警戒上,时刻不敢放松,根本没想过要跟他说话,是他突然跑过来,主动开口跟她说话,虽然他语气很冷淡,但说了好几句话。
      
      他神色是很冷淡,可他此时正专注地看着她,黑玉一般的眼眸里,有她的影子。
      
      她细细咀嚼殷玉方才的话语,迟疑着问道:“殷大人是……觉得我这几日太劳神,担心我吗?”
      
      殷玉冷淡地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了,连道别也忘了说。
    插入书签 



    穿成女A后我娶了男O将军[ABO]
    女A男O,沙雕牌小甜饼。



    (女尊)贵公子
    拯救受伤公子,治愈系互宠文。【男多女少男尊女贵系列文】



    忠犬驸马又脸红了
    能开后宫的公主,偏要独宠驸马。【男多女少男尊女贵系列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