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

作者:七寸汤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破晓

      
      沈泽从来没想过还能见到陈荣。
      
      直到现在坐在监护室外面的走廊,看着那刺目的“手术中”指示灯的时候,他依旧没有什么真实感,方白要他去仓平山接一个人,字里行间透出的小心谨慎让人根本掉不得轻心。
      
      沈泽甚至没有知会孙局和省厅的人,直接带着两个身边人驱车到疗养院带了医生就过去了,在仓平山看到陈荣的那一瞬间,惊骇、疑惑、欣忭、沉默轮番上了一遍,然后一个接着一个,重重实实砸在眼上、心上。
      
      他不知道方白是怎么保住陈荣,又怎么把他送到这里藏起来的,但这地方留不得,多留一天便多一分危险。
      
      “已死之人”只有死的彻底,才不会被人惦记。
      
      沈泽斟酌考量了很久,然后四周环顾了一圈,确认没什么要紧的东西之后,一把火将一切燃尽。
      
      近来仓阳市并不安分,各大派出所被烧荒、野营起火的出警折腾的够呛,眼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借着这个幌子遮掩过去,于是沈泽让两个下属带着医生先回了疗养院,自己留下收拾摊子。
      
      放了一把火没动静是不可能的,要是没人留在“案发现场”事情就闹大了,沈泽亲自报了公安和火警之后,又抽空给孙局打了个电话,美名其曰有重大发现。
      
      深夜的电话把孙局从被窝里逼了起来,在听到沈泽那句“报告局长,事情紧急我就长话短说,我在仓平山放了一把火,现在当地民警和火警都在来的路上,你也最好来一趟,不过你放心,火势不大”的时候,他觉得不是沈泽出了问题,就是自己年龄大了,耳朵出了问题。
      
      我放火,我报警,我抓我自己?沈泽的话分开自己都听得懂,怎么连起来就什么都不是了呢?好端端的去山头放火?
      
      他上辈子肯定欠了沈泽,这辈子来还债来了。
      
      懵逼的不止孙局,还有接警出动的当地派出所,沈泽的脸在仓阳市公安系统就是人形通行证,几乎没人不认识,所以在看到沈泽的一刹那,派出所的民警还以为摊上大事了,原以为只是“放火烧山,牢底坐穿”,现在沈队这个活阎王在这里站着,显然不是“山上有火,所里有我”的事了。
      
      不会是死人了吧?
      
      等着孙局跑过来解决完事情的时候,沈泽头上又多了十万字的检讨。
      
      手术室的灯总算灭了,医生从门中缓缓走出来,眉目间有些疲惫,他摘了口罩,良久才说出一句“子弹就贴着心脏过去,能活下来还真是福大命大。”
      
      众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极尽默契的将视线汇到了沈泽身上,那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半躬着身子盯着地面,顶头明黄的灯光打下来,把影子拉得很长,像是能无休止的延伸,明晦清晰。
      
      孙局走过来拍了拍沈泽的肩膀,叹息着说了一句“辛苦了。”
      
      沈泽知道这句辛苦其实是给方白的,在黑暗的地方闭着眼睛太久,从缝隙间涌入的一点阳光都觉得烫手,都觉得那不该属于自己,沈泽怕的就是这个。
      
      “头,等着任务结束,我一定摁头向方白道歉。”
      
      “我…我也是,头你放心,这次收网行动我一定拼死保护方白!一根头发都不让他掉!”
      
      “好了,他都这么努力了,这最后一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走好。”孙局坐到沈泽身边,轻声说道。
      
      这么多年来,风风雨雨这么多人,叫自己觉得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小辈很多,警界向来是一个具有极强的悍性的活体,各成一脉,各成一派,新鲜的血液不断涌入,但钦佩甚至是敬佩的,除了眼前的沈泽之外,大概就只有方白了。
      
      沈泽闭了闭眼睛,近乎死命地握紧了拳头,然后又倏地松开,沉声开口:“把荣哥的事跟林然说一声,对他的病情应该会有帮助”,然后慢慢起身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你去哪?”孙局跟着小跑了几步开口。
      
      “回警局。”
      
      他不能让自己闲下来。
      
      “孙局,我觉得头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哥还活着不是大幸事吗?怎么……也不该是这种表情吧。”
      
      孙局拿烟的手一顿,陈荣活着的确是意料之外的大幸事,但方白为此付出的,绝对不只是他们看见的那一间小民房,沈泽不是心情不好,是心疼。
      
      “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在收网行动之前,一定要把口风封牢,今晚你们没有上过山,更没有见过陈荣,知道吗?”孙局说着,“还有,一定要保护好方白。”
      
      沈泽不眠不休了两天,一心扑在收网行动上,除了必要的警力分配、报备之外,几乎没有再说什么其他的话,和温衍那边也只通过短信联系,传达各自的进度和安排。
      
      两人非常默契的没有提及陈荣的事,就好像温衍从来没有发过那条信息,沈泽也从来没上过仓平山。
      
      这种严重透支自己的状态被所有人看在眼里,沈泽自己没什么感觉,孙局先急了,第一线工作是拿命在搏不错,但不该是这种方式,不该把顺序颠倒了。
      
      于是直接下了一道死命令,要是沈泽没有睡上一觉,就不让他参与到接下来的讨论中。
      
      还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一张折叠床,几乎占了沈泽办公室的二分之一,并让全部刑侦队的人盯着,即便是按在床上死睡,硬睡,也要眯上几个小时,沈泽不答应的话,就他亲自来盯着,沈泽这才睡了几个小时。
      
      沈泽是这样,温衍也没好到哪里去,最后的任务来的措手不及,黑二几乎没给他们任何喘息的余地和机会,那些利害关系网中的上下位置也就只能自己斟酌着见招拆招。
      
      黑二将交易地点定在瑞海码头,温衍在摸清仓阳市坐标线路的时候,曾经猜过最终任务的地点,但不能完全确定,因为和云鼎码头以及废旧的工业区相比,瑞海码头有些过分显眼了,四周有几条重要的主要道路,人流量不算小。
      
      但水路纵横、航道众多也是真的,这趟任务交接方只能通过水路走,那么瑞海码头的确是最好的选择,真的和警方交起火来,或者交易的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往底下一扎,看似无路处处路。
      
      这出戏即将演到落幕,温衍听着冬夜码头呼啸而过的寒风,看着手上已经上膛的枪,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留下了痕迹,从东横亘到西,他低头摸了摸自己心口的平安符,一时间有些怔愣。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把这个平安符带上,只是在走出门的前一刻,又兀自折了回去。
      
      温衍正在走神间,忽然听到一句“来了”,紧接着就是一阵细微的碎石挤压的摩擦声,那是车驶过的痕迹,动静不大,但是在这种没有一点声响的环境里,带着一股临顶而来的凌人盛气。
      
      一束暗黄色的灯光破开了浓稠的黑夜,温衍跟着黑二站起身来,走在最前面,半掩在袖子下的,就是轻轻一扣扳机就能见血的枪支。
      
      当车终于驶进视线的时候,本是暗黄的车灯忽的开始闪烁,比远方留着的灯塔更甚,在黑雾白浪间轻易地将夜色撕成碎片,将融未融,成了唯一的光亮。
      
      身后的人下意识伸手去挡,这是惯有的“见面礼”,但本能依旧占了上风,唯独黑二和温衍不动声色。
      
      车上陆陆续续下着人,然后贴着车门两侧排开,低垂着头不说话,直到尾车“哗——”的一声开了,才紧步跟着走了上来,在温衍他们眼前形成一堵人墙。
      
      黑二转着佛珠的手一顿,用拇指往后一顶,佛珠顺着他的动作滑回腕间,也跟着迈了一步,看着这排场,温衍连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意味着什么。
      
      交易的主角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怕!抱紧我!!!白白这么辛苦!一定吃糖不吃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