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很甜

作者:衾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娇憨

      可真是一个让人浑身汗毛竖起的大帅比,怪不得唐球那么怕他,许一夙见到霍远澜那一瞬间就下了定论,不禁为接下来或许要发生的好戏握拳挥爪。霍远澜这几日又瘦了一些,一如既往的穿着商务西装,白色显得身形单薄的像一条平板的直线,眉头微皱冷冷的样子,才能当的上唐婉玉口中的‘精神极了’。
      
      他一眼扫到了三个人的座位,几人感觉周身的温度顿时下降了不少,霍远澜看都没看旁边的许一夙和陈海洋,径直朝着唐球走了过去,平静的口气中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暴躁:“这就是你的男朋友?”
      
      他刻意在‘男朋友’三个字上加重了口气,屈尊降贵般的看了一眼唐球对面的陈海洋,眼神有着一丝轻蔑。别说陈海洋算是个聪明人,就算他蠢钝如猪也能看出来其中的敌意了,没等唐球说话,陈海洋就不要命的咋呼道:“这位先生,不知道你是哪位,但是你的行为很没有礼貌......”
      
      “我建议你最好闭嘴。”旁边的凌远客客气气而不容置疑的打断了陈海洋的话。
      
      “你...你怎么过来了?!”唐球憋了半天,吞吞吐吐的问出这么一句话,旁边的许一夙真是忍不住想一拳打爆她的狗头——就她家球球这德行,能遇到大总裁还不赶紧扑上去嫁了玩啥呢?看到霍远澜真人和他看向唐球的眼神,许一夙再次确定了自己刚才用唐球的手机给霍远澜发信息的决定真是无比正确。
      
      “真是不可理喻!”陈海洋在旁边气呼呼的抱怨,却不知道为啥没走,一双眼睛转来转去的在许一夙身上打转,显然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对于他正经的相亲对象不感兴趣。
      
      霍远澜见到这一幕微微冷笑了一声,不由分说的抓起唐球的胳膊把她拉了起来,几乎是有些粗鲁的拽出了餐厅,临走的时候给了凌远一个示意的眼神。
      
      凌远心领神会的留了下来,对笑盈盈不动如山坐在桌子上看戏的许一夙点了点头:“许小姐,霍总让我谢谢您。”
      
      ......
      
      “霍远澜!”唐球被他硬塞进车后座,这次是真的气急了,也不顾前面还有不认识的司机,难得大声的怒斥:“你这是干什么?绑架么?”
      
      好像是为了配合她的话似的,司机头也不回发梢都不动一下的按下了前后座之间的挡板。
      
      霍远澜削薄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眉眼间的阴霾看的唐球心脏直突突:“你为什么要去相亲?”
      
      唐球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她前天跟姑姑定好的时间,霍远澜就算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这么快速查到她要相亲还有时间地点吧?霍远澜嘲讽的笑了笑,说出来的话听在唐球的耳朵里自大极了,刺耳极了:“这世界上我想知道的东西没有查不到的。”
      
      “我不是你的所有物!”反正隐秘的空间只有她们两个人,唐球憋屈了快要两周的心情终于忍不住爆发:“你是可以想查到什么查到什么,想要什么都能弄到手,可你不能把我当成你的玩物,总是时不时的过来吓唬我......”
      
      唐球说着说着,眼眶忍不住有些红,自从跟姑姑去参加那场宴会后遇到霍远澜,她这段时间连个完整的觉都没有睡着过。
      
      “我......”霍远澜脸上泛着不正常的苍白,冷峻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似乎正在忍受着什么莫大的痛处。在唐球看不见的地方,他背后的另一只手死死的抓住车座椅,强迫自己的声音变的温和一些:“我没有吓唬你。”
      
      “你就是在吓唬我。”唐球的眼泪像珍珠一样噼里啪啦的落下来,委委屈屈的看着他:“我都说我不想嫁给你了,你还强迫我!”
      
      直到此时此刻,唐球才彻底抛开了自重逢以来她对霍远澜那份害怕和畏惧,终于心里想的是什么就说什么:“你比我大那么多,又是我邻居哥哥,你怎么想的嘛!”
      
      一瞬间,唐球就像小时候那个小女孩似的乱撒娇泄愤,哭起来的时候娇憨可人,就连鼻子也红彤彤的。霍远澜眼神柔和了下来,僵硬的动了动手指,开始手忙脚乱的抽出一张纸巾给她擦眼泪,竟然结巴了一下:“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唐球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纸巾,自己擦糊了一脸的眼泪鼻涕——反正她小时候什么糗样霍远澜都见过,而且唐球巴不得霍远澜不喜欢自己,一点也没有保持形象的想法。
      
      “我以前喜欢过一个学长,就你那天见过的那个。”唐球哭过的声音有些沙哑,幽幽地说:“可我朋友告诉过我,喜欢一个跟你不匹配的人会很累的,就连那个学长对我来说都是远如浮云,更何况你呢?远澜哥......我们不可能的。”
      
      霍远澜比之费宏晟,应该是加强豪华顶级版的那种男人吧,连费宏晟她都配不起,更何况霍远澜呢?夙夙说的那些话都是有道理的,时不时翻出来自省一遍的唐球掰着自己的手指头默默的想。
      
      听着唐球轻轻软软却绝情的话,霍远澜的双眼闪烁的冷光背后压抑着一丝极为深刻的痛楚,他强行遏制住想要按住自己胃部的大手,但生理性的汗水却不自觉的从额头滚落下来,清冷的声音都有一丝变调的委屈:“你就一次机会不给我?可你明明......都能接受跟别人相亲。”
      
      说到‘相亲’这两个字,霍远澜咬紧了牙关尽量不泄露自己的已经流露出痛楚的声音,但车内空间太静,唐球依然敏锐的捕捉到了霍远澜的不对劲儿。她转过头去,看着霍远澜微微一怔:“你怎么了?”
      
      霍远澜面色透着不正常的苍白,唇色也是病态的红润,虽然在昏暗的灯光下他唇红齿白的模样十分‘秀色可餐’,但唐球一眼就能看出来他病了。霍远澜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可唐球大眼睛中盛满的关切却让他脑中那根紧绷的神经线缓和了下来——一旦放松,眼前不自觉的就有些模糊。
      
      “我没事。”霍远澜强作镇定。
      
      “胡说。”唐球皱眉,靠近了他一些,软软的小手贴上了霍远澜滚烫的额头,竟有些被烫到的感觉,唐球瞪大了眼睛:“你在发烧!”
      
      “......不碍事。”虽然高烧胃疼又犯了,但对于霍远澜来说这些的确都是老毛病了,女孩身上传来一阵一阵的馨香让他身上的痛处缓和了不少,霍远澜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
      
      “不行。”唐球软软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怒意:“你得去医院的呀。”
      
      霍远澜:“......”
      
      没得到回应,唐球看着霍远澜靠在车座上眉头紧锁的模样,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凑了过去,结果听到了后者浅浅的呼吸声。他居然睡着了?唐球诧异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想必是身上难受的厉害,呼吸声非但不平稳,还有一丝急促纷乱。
      
      唔,这可怎么办好呢?唐球咬着指头闹心的思考着,无意中看到霍远澜捂着自己胃部的手,一愣之下连忙敲了敲和前座之前的挡板,司机训练有素的立刻落了下来——
      
      “boss?!”
      
      “他生病了!”唐球急急忙忙的催促:“赶紧去医院。”
      
      “什么?”司机一惊,匆匆忙忙的回头看了一眼,继而居然急速的拐了个弯,汽车轮胎快速摩擦地面的嘎吱声中,唐球毫无防备的差点被甩在后座的地上,刚刚稳住就听司机手忙脚乱的打电话:“凌助!boss病了,需要送到哪家私人医院去?”
      
      唐球:“......”
      
      她居然担心霍远澜没人照顾,真是想太多了。
      
      “老宅?”司机在那边嗯嗯啊啊的应着:“然后郑医生过来......凌助,我明白了!”
      
      随着司机挂断电话开向什么老宅,唐球也微微放下心来,不自觉的又转头看向霍远澜。其实他外表和十六七的时候并没怎么变,依然是冷漠清俊的五官,只是眉梢眼角都更加成熟了一些,但不管是外表还是气质来说,都依然是她熟悉的那个少年。
      
      只是......
      
      “我不是逗你玩,我是真的要娶你。”脑子里闪过霍远澜轻而坚定的话,唐球脸蛋不禁一红,她怎么都没想过小时候吓人的大哥哥,会在这么多年以后用这么坚定而不容置疑的态度告诉她这句话。
      
      这之间的反差实在太大太大了,就算先不说他们之间的身份,家室,年龄之间的鸿沟。就连霍远澜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唐球都不能完全肯定。
      
      他真的喜欢自己吗?唐球从刚才任性的状态恢复了冷静,看着霍远澜雕刻一般闭紧的眉眼,不自觉的伸手在他眉头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远澜哥。”唐球的本意真的不想让任何人难受,只是有时候迫不得已,她轻轻的嘟囔:“对不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