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姬她撩完就怂

作者:晏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双侯四姬

      时值青苏二月,柳絮才起春城。
      
      城南街的祝老头早早支起茶摊儿,正与客人絮叨着卓清府雅比的新鲜事,转眼看见金二担着两篓子炭路过,唤道:
      
      “又给习生馆送去?”
      
      “哪儿啊,”担炭的是个紫脸汉子,向对街的碧瓦阁努努嘴,“是里头那位坊主,特给他家的茶魁姑娘订下的。”
      
      “葭韵坊……”摊子正对面的一座精致楼坊,此时却窗门紧闭,祝老头哼笑一声,“这么两篓子东西,我三个月进项都抵不上,姓颜的老精明倒真舍得。”
      
      “怎么不舍得,你日日摆摊子,难道不知那位姑娘的本事……”
      
      金二无暇多说,一溜烟过去了。座上一个穿嫩柳夹绸衫子的外地茶客,云里雾里听了半晌,抿口茶水问:
      
      “方才老丈说,韶京近日不少琴苑棋坊关门,是因为卓清府的缘故?这葭韵坊是个茶坊,闭门不开难道也与之有关?”
      
      要说起卓清侯府,天下读书人无不视之如楷模。只因文帝时边疆三夷为乱,战火不休,民生苦不堪言。当时东俊侯穆家旁系出了一位文蹈俊采的公子,上表圣颜,慷慨赋书三封,谕达三个夷族首领。
      
      这位穆公子以濡墨为城池,以机轴为干戈,一兵一卒未出,竟令夷族首领涕零伏拜。
      
      穆公不战而屈人之兵,文帝大悦,要重赏功臣。
      
      然穆公志不在朝野,上表只愿清心养情,一世读书。
      
      文帝不愿违拗他,御笔亲提‘卓荦清远’四字,封赏为卓清侯,许了这一门可不入仕之清雅,同时亦许了世袭罔替之富贵。
      
      一门双侯之誉,自立朝伊始,也只穆家而已。
      
      茶摊主人听问黠然一笑,左右瞧瞧,低声解释:
      
      “卓清先侯是风雅人物,平生不爱当官作宰,就喜琴、棋、诗、茶四物,是以娶了四位才姬美妾相伴。
      “看客官的模样,也是读书人,难道除了卓清先侯所作的《劝降帖》,没听说过《琴律》、《茶风》?”
      
      年青茶客:“这……”
      
      祝老头道:“卓清府的后代纷纷效仿先祖,渐成五年一雅比的风尚,京城淑女都可参加,侯府从琴、棋、诗、茶中各取魁首一名。”
      
      “拿说书的话讲,无论大家闺秀也好,小家碧玉也罢,只要能从雅比中拨尖尖,那就能入府伺奉侯爷咧!”
      
      接话的是金二,他送完炭回到摊子,扑扑裤脚,熟门熟路地给自己倒了碗油茶酥。
      
      茶客听得直咋舌,“这、这岂不成了……”
      
      “选秀”二字没有出口,祝老头已明白他的意思,掩口低声:“所以才说,皇家恩宠大过天呐。”
      
      茶客这下明白了,闻听新侯承爵,想来雅比之日临近,所以各家茶坊琴苑都在闭门准备。
      
      又听金二对祝老头道:“前几日葭韵坊又和习生馆斗了场茶?偏赶我乡下去没瞧见,只听说习生馆的台柱子连输三场,败给了那年纪轻轻的小姑娘……”
      
      话没说完,葭韵坊的二楼菱纹窗中,忽然飞出个物件,挟风带势地砸在茶凳边,将三人都吓了一跳。
      
      祝老头定神看清,捂着胸口啐了一声:“双纹木叶杯?好阔气,拿这么好的茶具当沙包扔!”
      
      回头却见那茶客已起身离开,桌上留下半锭银钱。
      
      祝老头眼神雪亮,忽有所悟地望着那抹秀致的人影:“不及问客官尊姓,仙乡何处,上京是探亲?抑或来游玩?”
      
      柳衫茶客没有回头,且行且道:“小生霄州周氏,此番上京,乃为一试春闱。”
      
      葭韵坊内,方才掷盏的女子正立在二楼阶墀。
      
      蜿蜒四向的湘竹梯廊古意悠悠,楼中布设清雅,常年散着幽净茶香。
      
      这女子身着竹青粗布衫,发间一支茶针形桃筠花簪,衬着小楼意境,非但不寒酸,反似一位绝世幽居的佳人。
      
      可她此刻的神情,非但不雅,简直刻薄近俗。
      
      一个后背微偻的老头挡在她身前,神情苦苦的:“子佩姑娘,你就回去吧,别再为难自己了。”
      
      “凭什么?把她叫出来!”
      
      秦子佩眼圈红了:“凭什么她能参加后日的侯府雅试,我就不能!人不是这样好欺的!”
      
      宋老爹叹了口气:“姑娘这是何必,吉祥在坊中茶会胜出,是人人信服、坊主也点过头的,姑娘这样闹……”
      
      “我闹?!”秦子佩提高音调:“那日斗茗我并不在场,如何算数?老爹处处维护这丫头片子,别叫我说出好话来了!你们那点儿勾当,打量别人不知道呢!”
      
      “吱呀”一声,二楼雅间的门缓缓拉开。
      
      “有什么勾当,姐姐说出来,叫我也明白明白。”
      
      软糯糯的一声,没有吵架的火气,倒似与人撒娇解闷。
      
      秦子佩看见门后现出的身影,指尖对着她发颤:“你、你还敢出来!”
      
      宋老爹扭头也道:“你出来干什么,快回去。”
      
      被数落的女孩子对宋老爹乖巧一笑,梨窝漾漾,抱手倚门,含笑望着同坊姐妹。
      
      她只比秦子佩小一岁,神情中却有被宠坏的小女儿的憨娇。双眸净如初露,雪白的双腮余留着婴儿肥未褪,一张喜庆的圆脸,最惹叔伯婶娘一辈人的喜爱。
      
      秦子佩抠住掌心的肉,逼迫自己不许哭。
      
      论长相她自问不逊色,论茶艺更不会输,论家世——她固然是穷人家的女儿,可吉祥这个没爹没娘的孤儿还不如她!
      
      坊主究竟看上她哪一点,自己究竟哪一点不如她?
      
      “不必对我作色!”秦子佩的愤怒委屈一齐涌上心头:“像你这样的人,本来一辈子进不了葭韵坊,更别妄想跻身侯府!你不过攀上了宋老爹,又与他儿子勾勾搭搭,才有这个容身地!卓清侯府择人家世甚严,你过得了关吗?”
      
      “子佩姑娘。”宋老爹的声音沉下来。
      
      他向来是个软心肠,知道秦子佩的家境不易,也知道她这些年在坊中学艺很苦,等的就是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但世上父母偏疼自家儿女,永远是没道理可讲的。
      
      秦子佩尖笑一声:“老爹替这个白眼狼说话,她可叫过你一声爹?别等日后攀上高枝,回头连你老是谁都忘了!”
      
      宋老爹气得脸色发青,就听身后软软一声:“干爹。”
      
      老爷子的眼睛跟拨开云雾的日头似的,一下子豁亮了。
      
      蝴蝶水纹绣鞋轻轻翘,吉祥甩出的话轻巧巧:“姐姐如此替我家世忧心,是不相信颜坊主的手段吗?”
      
      秦子佩的话顿时噎住。
      
      葭韵坊鼎立于京城三大茶坊之一,颜不疑当然有手段。
      
      各家馆主为了自家姑娘优胜入侯府,给店铺贴一层金,恨不得将她们打板供起,假做一个清白家世,当然也不在话下。
      
      秦子佩只是想不通,她不过生病回家养了两日,为何一切都在她不在的时候定下了?选出来的,还是个样样不如她的小丫头——难道坊主就这样瞧她不上?
      
      “姐姐可知自己的问题是什么?”
      
      吉祥瞧出对方的心思,自腰间摸出一枚菡霜玉佩把玩,随口侃侃:
      
      “姐姐你呀,太想争得第一这个名头了。成日里这个也看不顺眼,那个也想强压一头,更紧要的是,姐姐对着自个儿,也像仇人似的,哪一点做得不好,非拗性儿生闷气不可。若非如此,也不至肝郁体虚,三天两头地气倒。”
      
      “你!”
      
      秦子佩柳眉倒收,吉祥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就是那日你在,也赢不了我。因为……”
      
      她淡淡往下瞅了一眼:“你的心不静。”
      
      说这些的时候,她眼里有种沉甸甸的东西,不再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
      
      秦子佩想要反驳,触及楼上之人的目光,一身争强之气突然间泄了。
      她哭了。
      
      “你以为你能赢到最后?”秦子佩离开前留下这句话。
      
      宋老爹吁出一口气,对几扇窗子里露出的小脑袋斥几声。待到门户紧闭,吉祥依旧杵在门边,心不在焉地把玩着玉佩。
      
      宋老爹看着这丫头,五年前她孤零零流落街头,可怜地拉着他袖子,求他收留的模样如在昨日。
      
      他看着吉祥一天天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觉得自己很了解她,可有些时候,比如现在,他又实在不能明白这孩子在想些什么。
      
      闺女大了吧……
      
      是不是所有父亲面对长大的子女,都会有这种无奈的感受?
      
      “吉祥。”
      
      女孩儿抬起头,对宋老爹灿然一笑。
      
      她发呆时的忧愁是真的,笑起来的快乐也不假。宋老爹喜欢看她笑,此时却故意板起脸,“你的心,静了吗?”
      
      吉祥闻言,收拢掌心白玉,温润的触感好像一个人。
      
      为这一天,她等了五年,不静,也要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晏闲,开文。
    诚邀各路小天使点击~收藏~~评论~~~
    三连它不香嘛?鞠躬蟹蟹大家。
    ——接档求预收《重生后摄政王花痴了》↓
    聿国公府的嫡小姐十五岁上碰坏了头,一副美貌成了傻子相,尽日只知对花说话,从万人追捧变成人笑“花痴”。
    摄政王溶裔为了增加筹码娶了她,好吃好喝供着,莳花植兰养着。
    一直到太子夺权围府,那傻小姐替他挡了当胸一剑,溶裔才知这一生活得多么荒谬。
    重来一世,他策马奔向国公府,那姑娘还好好地没出意外,攀枝秾杏,人比花娇。
    但除了他,还有各路世子郡王来献殷勤,看着他们眼中的灼灼欲色,溶裔眼底浮现杀戾。
    “狗男人!出事时怎么不见你们殷勤!”
    摄政王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
    人皆道摄政王杀伐阴戾,渊深无常,其心不可量。只有华小姐觉得不太对劲。
    因她每次不小心绊了脚,这个传说中阴狠骇人的男人总会紧张三连问:
    “你可记得你是谁?”
    “你爹是谁?”
    “我是谁?”
    华思裳礼貌微笑,心想:哦,原来这位摄政王脑子不好使的。
    (男主重生追妻,1v1,甜的,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戳专栏先收藏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