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每晚都穿越

作者:月寂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彩瓷

      樘华刚用完饭,还未来得及让宁维将马车拉来,院子外传来笃笃敲门声。
      余义一听,忙躬身小跑自觉去开门,外面站着何锐与一个陌生的高大青年男子,两人正客气说着话。
      何锐见余义出来,看院内一眼,问:“公子可在?”
      余义并未见过这人,问言忙将好奇之色收了起来,低眉敛眼答道:“公子刚用完饭。”
      
      何锐点头,带着男子往里屋走。
      余义跟在后头,清晰瞧见男子身上愤张的肌肉随着他沉稳的步伐若隐若现,心里咯噔一下。
      樘华就在饭厅,听见动静,他不甚在意地抬头看一眼,这一眼就望见了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
      “平原!”
      樘华嚯地站起来,脸上神情舒展开来,“你来得怎么这样快?!”
      “公子。”江平原见樘华眼睛弯起,满脸都是喜意,不由也跟着笑起来,“接到游公子的信我便来了。”
      
      何锐道:“既然客人已送到,我便先回去了。”
      樘华缓过神来,朝何锐点头示意,“有劳何庄头。”
      何锐满脸堆笑,“公子客气。”
      何锐道别离开后,樘华吩咐余义道:“今日下午去县城的时间推迟,马不必忙着套。”
      “是。”
      
      屋里只剩两人,樘华上下打量何锐,满脸感慨,问:“这些年你过得可好?”
      江平原点头,笑:“还成,族里并未短我吃穿。”
      他环顾四周,问:“公子您为何到这乡下地界来了?”
      “晗弟因我落水,大兄觉着我到乡下来避一避为好,便问王妃讨了个情,送我来此地界。这里荒僻了些,却清静,算来比在府里要舒坦。”
      江平原眼底露出些许忧色,“王爷是何意见?”
      “父王还在边疆,哪有空管府里之事?”樘华叹口气,“我大兄也往边疆去了,府里就剩我与晗弟两男丁。”
      江平原沉默了一下,问:“公子有何打算?”
      樘华道:“我想去恩考,不过在此之前须得先挣些银钱。”
      樘华脸上带着思索神情,“你在家乡以何谋生?”
      江平原:“开了个医馆,挣点嚼口。”
      “嗯?”樘华有些惊异,“你当大夫?”
      江平原点头,“我娘本会医术,我自小耳濡目染知道一些,回去后又跟人学了些,医术不精,只能瞧些诸如头疼脑热的小病。”
      樘华知晓姆妈会点医术,却不想奶兄已打算做大夫去了。
      他原本想留下江平原帮忙,此时心中犹豫起来,他这边虽不缺事做,却无甚正经营生,且手中银钱甚少,远不如当大夫前途光明。
      
      按下心思,樘华问:“你来此处,医馆谁照看?”
      “没有医馆了。”江平原笑了笑,道:“来此之前,我已将医馆卖出去,正要来公子此处讨个差使。”
      “嗯?”樘华蹙眉,“帮我做事哪有做大夫自在?”
      江平原目光平静,“我应过我娘,照看好您。”
      樘华顿时一愣,眼眸中现出几丝伤感。
      故人已去,余荫尚在。
      
      两人将这些年经历大致说了一番,激动过后,樘华方想起来,“你用过午饭了么?”
      江平原点头,“来之前用过了。”
      樘华长出一口气,“那你歇歇,我让他们将西厢收拾出来,你赶了一路,先睡一觉。”
      樘华出门敲敲树下挂着的铁环,余义与宁维听见动静,赶忙进来伺候。
      “你们去庄头那里领些新的被褥回来,若不能领,便使钱向他们买,而后将西厢收拾出来,日后平原就住那头,你们听平原吩咐。”
      余义与宁维赶忙应是,一人领被褥,一人打水拿抹布去收拾房里。
      江平原:“这是您在此处收的小厮?”
      樘华摇头,“他们身契并不在我处,只是拨给我使唤罢了。”
      江平原若有所思。
      樘华道:“你先睡一会,日头小些,我们再一道去县城里,我寄两封信,顺便带你去逛逛。”
      江平原应下,“我先去收拾。”
      
      樘华回书房后,拿出纸笔,边磨墨边想给游千曲写信的内容。
      墨磨好之后,樘华坐在椅子上,端端正正给游千曲写起信来,几乎一气呵成。
      他写信先说近况,再向他道谢,而后请他若是方便就寄些书来。
      樘华查验两遍,见没问题,仔仔细细将信誊抄好,收在信封中。
      
      江平原略睡了两炷香时间,而后神采奕奕地醒来,过来找樘华。
      有他在,樘华并未带余义与宁维,只两人驾马车去县城。
      两人一道长大,哪怕分别了几年,也有无数话好说,直到县城,还未说完。
      樘华端起水囊喝了口,又将另一个递给江平原,笑道:“来,喝些水,嗓子都要冒烟了。”
      江平原莞尔。
      
      两人将信寄完,又在县里逛了一圈。
      江平原道:“公子若是粮资不足,我在县里开个医馆?我瞧县里医馆不多,应当能成为一条不错的生计。”
      樘华摆摆手,连忙拒绝:“哪能让你开医馆养我 ,我有法子。”
      “是何法子?”
      樘华笑着摇摇头,“还未准备好,天机不可泄露,等过段日子你便知晓。”
      江平原见他这胸有成竹的模样,不再多问。
      
      樘华信归信奶兄,却未将自己情况和盘托出。
      他住正房,江平原住西厢,两人隔着一段距离。
      樘华将门窗闩好,又在被子里塞了几件衣服,将被子弄鼓起来,放下蚊帐,做出有人在蚊帐子里安眠的模样。纵使奶兄有事找他,从窗缝隙里瞧见这幅景象,多半也会以为他睡得死,不疑别的。
      弄好之后,樘华轻手轻脚打开门,进了阮时解书房。
      
      阮时解一见他这样,眼里带出了点笑意,“今天发生什么事了?眉梢眼角都带着喜意。”
      樘华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先生,我奶兄来了,正与我住同个院子。”
      “奶兄?”
      “就是我姆妈的儿子江平原。”樘华轻轻拍拍胸膛,轻叹道:“他来了,我便得跟做贼一样。”
      阮时解好笑。
      樘华解释道:“他素来谨慎细心,我不得不小心些,若他发现我不在,多半要破门来找我。”
      阮时解:“就算他觉得不对,第一时间也是先敲门。你仔细听听,在这里能不能听到你那边的动静,要是能听到,你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了。”
      “咦?我听听。”
      樘华原本迈出来的步子又往回缩了缩,整个人半趴在门上,听那头的声音。
      
      阮时解见他凝神静气模样,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见他听了好一会,才问:“听得见么?”
      樘华迟疑,“好像能听见蛙声。”
      “下次再试。”阮时解招手,“先换鞋,我们准备学习。”
      樘华点点头,换好鞋子后,浑身汗意已经下去了些。
      他四下张望,“先生,这里好凉快。”
      “天气热,开了空调。”
      
      “空调”这两个字樘华在《道德与法制》上看见过,略一回想,就明白了,他眼睛晶亮,四下望去,见墙角立着那长条事物,伸手一指,问:“先生,那便是空调?”
      “对。”阮时解站起来,带他到空调前,“你将手放到吹风口,看能不能感觉到什么。”
      樘华伸出手掌,小心翼翼放到吹风口处,转头惊喜道:“果真是凉风!”
      他用过吹风机,风吹出来温热,这空调吹出来的风却带着些凉意,仿若春风秋风,却又比春风秋风要柔和得多。
      樘华站在空调前,浑身暑意消逝而空。
      他满足地眯起眼睛,“先生,你们这里真好。”
      “嗯,是挺好。”
      
      两人静静吹了一会空调,坐在书桌前开始学习。
      樘华学习素来认真,经过这些时日,他对现代的了解突飞猛进,连一手硬笔字也已写得风骨支棱。
      他正宗童子功,自小练毛笔字,毛笔字不说写得极好,却也不差,再换成硬笔,上手极容易。
      然而再仔细一看,这硬笔字里头,多少带着阮时解的风格。
      
      两人完成今天的内容,樘华问:“先生,我奶兄来了,日后便能抽出空,我们要去买布来染么?”
      阮时解问:“你现在还是那四十多两银子?”
      樘华点头,“这几日都没怎么花钱。”
      阮时解沉吟道:“染布不急,你们那里都有什么颜色的瓷器?”
      “瓷器?”樘华想了想,“雪白、碧青、青花,还有我便不知了,家里摆着的大抵便是这几类。”
      他回忆,“王妃院里还有个粉色花樽,父王院里有个梅枝瓶,都是上面赏赐下来的东西。”
      阮时解问:“彩瓷很贵?”
      樘华点头,“具体价钱几何我不大清楚,不过应当不便宜。”
      
      “这么说来,彩瓷大有可为。”
      “先生,彩瓷是指青色、粉色那些瓷器么?”
      “这些算彩瓷,彩瓷却还有许多。”阮时解带他到大书桌后面,开启电脑搜瓷花瓶,“你看看这些。”
      樘华凑过去,屏幕上满是各种形状的花瓶,黑、蓝、绿、粉、黄、红……每个大颜色又有深深浅浅各种不同颜色,琳琅满目,姹紫嫣红。
      樘华傻眼了,“先生,怎么这些瓷颜色怎么那样多?” 
      “这也是知识之一,你以后会学到。”阮时解笑了笑,问:“如果将这些颜色的瓷瓶拿回去,能卖出去么?”
      “能!”樘华斩钉截铁,过后他又小声问:“先生,这些瓷贵么?”
      “不贵。按你们那里的价钱,大抵几十铜板到几百铜板,便宜的几个铜板便能买到一个。”
      樘华嘴唇微张,晕乎乎道:“莫说几个铜板几百铜板,就是几千铜板,拿去外头一卖,亦能轻而易举卖出百倍千倍的价格!”
      樘华仿佛见着了一座金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