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君临天下

      燕王难得上朝一回,严厉斥责了上奏批判三皇子的朝臣,将墨子非提出的疑点当众说了一遍,并命大理寺彻查此案,定要还三皇子一个清白。
      
      结果大理寺查了一个月,才刚刚查出来“情蛊”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进展极慢不说,连如何解三皇子身上的蛊都没弄清楚。后来,还是燕王想起墨子非既然曾经见过情蛊,说不定会有办法,便传召了墨子非前来一试。果然,墨子非只用了三天时间,就解开了三皇子身上的情蛊。燕王大喜,对墨子非愈加看重,还命墨子非协助大理寺督查此案。
      
      半月后,大理寺终于查清真相。
      
      情蛊出自贞妃身边伺候的大丫鬟之手。贞妃原是南方小部族的女子,她身边那位大丫鬟是她当年还未进宫时义结金兰的好姐妹,名叫金秀娟,原是南方擅使蛊毒的蛊女部落中人。
      
      根据调查结果来看,大丫鬟将情蛊给了七皇子原来的那位侍妾,命侍妾引诱了三皇子,并趁机给三皇子下了情蛊。本意是打算令三皇子痴恋上这个侍妾,好叫三皇子对这侍妾言听计从。可没想到,途中被七皇子撞破,不知情的七皇子破坏了她们的计划,直接将侍妾打了板子,撵出宫。因此,三皇子提前回府,情蛊发作时,恰巧见到的第一个女子正是管家嬷嬷,这才有了之前那番离经叛道的举措。
      
      大丫鬟被带走审讯,硬抗了一整夜的拷打审问,什么都不肯说。而那个侍妾被大理寺的人找到时,尸体都已经腐烂了。确定是被人一刀毙命后,又划烂了脸。被定性为杀人灭口。
      
      当墨子非把这个结果呈报给燕王后,气到身体发颤的燕王怒冲冲就带人往贞妃的紫瑶宫去。
      
      紫瑶宫外早已被侍卫层层包围。
      
      七皇子在宫门外踱步,面色焦急。鹦鹉心里也跟着着急,想飞过宫墙,替七皇子看看里面的情况。但刚靠近,不远处的侍卫就抬起弓箭,对准了鹦鹉,一副要将鹦鹉射下来的架势。
      
      “住手!”七皇子立即喝止,又忙去追鹦鹉,“小五,快回来!”
      
      十来支箭羽对准鹦鹉,蓄势待发。鹦鹉被这阵仗吓了一跳,当即转头飞了回来,撞进七皇子怀里,瑟瑟发抖。
      
      七皇子此刻心绪不宁,敷衍地摸了摸鹦鹉以作安慰,看向守住宫门的侍卫长,急声询问,“本殿何时能进去见母妃一面?”
      
      “殿下,没有陛下的手谕,您恐怕是不能见贞妃娘娘。”侍卫长一板一眼地回道。
      
      “母妃犯了何错,为什么本殿不能见母妃?”七皇子气恼地询问。
      
      “微臣不知。”侍卫长回道。
      
      话音刚落,外头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还未见燕王的人,声音却已传了过来,“朕来告诉你,你母妃究竟是犯了什么大错!”
      
      七皇子愕然回头,便见燕王目光阴冷地看向他,甚至带上了以往不曾有的厌恶。一步踏后,身形微微踉跄,而后才反应过来,立即跪下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哼!”燕王冷哼一声,没有再理会他,朝侍卫长摆了摆手,大步朝紫瑶宫里去。
      
      随行的太监跟在后面走了进去。墨子非一眼瞄见七皇子怀里的鹦鹉,顺手便捞起鹦鹉往自己袖子里一塞,而后瞥了眼还跪在地上的七皇子,朝他低声说了句,“进去吧。”
      
      墨子非从容不迫地踏入紫瑶宫。七皇子此时没心情计较鹦鹉的事情,闻言便起身,跟着进去。
      
      “看看你干的好事!”燕王一把将那份调查结果甩在了贞妃脸上。
      
      贞妃跪在地上,捡起一张张纸,快速浏览了一遍。拿着纸的手微微颤抖,抬头惊愕地望向燕王,“陛下,秀娟是冤枉的啊,她万万不会做出这等骇人听闻的事情!她与三皇子无冤无仇,又如何会故意陷害他?”
      
      “无冤无仇?呵!”燕王冷哼,目光像一把寒刀,刺向贞妃,“她的确是无冤无仇,可是,你呢?”
      
      “陛下疑心臣妾?”贞妃只觉得心底一寒,腿一软,直直跌坐在了地上,眼里泪滴缓缓滑落,声声质问,“在陛下心里,臣妾已然如此不堪了吗?”
      
      “难道不是吗?”燕王寒声反问。
      
      弯下腰,伸出手,捏着她的下巴,燕王失望至极地看着她,句句锥心,“当年你能为了荣华富贵骗朕,以残柳之身入宫为妃。如今为了你的儿子,自然也做得出谋害三皇子的歹毒之事!”
      
      “臣妾没有……”贞妃摇头,嘴角咬出血来,眼里的泪一颗颗往下滚,“臣妾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住陛下的事情……臣妾没有做过……”
      
      七皇子原本站在一旁,茫然地看燕王训斥母妃,他还不知道前因后果,不敢轻举妄动,给母妃添乱。可现在瞧见母妃如此委屈的模样,顿时顾不得其他,直接闯了过来。
      
      他跪到贞妃身边,捡起落在一旁的纸,一目十行地看完后,不敢置信地看向燕王,“就因为这种莫须有的事情,父皇您就这般对待母妃?您怎么不说三哥他私通儿臣侍妾有悖人伦?母妃又怎会蠢到利用儿臣的侍妾去迷惑三哥?这分明是有人蓄意陷害!”
      
      燕王被七皇子顶撞,气得踹了他一脚,“你个逆子,竟然还敢诋毁你兄长!不孝不悌,枉为人臣!”
      
      “骁儿!”贞妃扑过去抱住七皇子楼骁,恨恨地看向燕王,“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别为难骁儿!”
      
      “母妃,儿臣没事。”七皇子柔声安抚,伸手揩去贞妃脸上的泪痕,“母妃别哭,儿臣定会护着母妃。”
      
      七皇子轻轻拥抱了下贞妃,而后松开,跪着往前挪了两步,神色肃穆地望着燕王,“父皇疑心母妃,无非是因为儿臣。父皇既然认定是母妃因儿臣而生出妄念谋害了三哥,那您……”
      
      “骁儿,你别说了……”贞妃啜泣着伸手去拉七皇子。
      
      “让他说下去。”燕王沉着脸道。
      
      七皇子挺直腰杆,直视燕王,继续道,“您只消废却儿臣的皇子身份,一劳永逸,彻底断了母妃念想,也了却父皇的疑心。”
      
      “好,好,好极了!”燕王怒目瞪向贞妃,“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陛下恕罪,骁儿他只是一时气话,请陛下念在往日的情分,饶恕骁儿吧。千错万错,都是臣妾的错,求陛下饶恕骁儿。”贞妃爬到燕王脚边磕头请罪,脑门叩在青花石地面,立时就破皮流血了。
      
      “母妃!”七皇子当即去拦。
      
      燕王冷眼瞧着,又看向焦急的七皇子,“楼骁。”
      
      七皇子回头看向他。
      
      “你可知道,朕属意的储君一直是你?”
      
      七皇子闻言一愣,“儿臣不知。”
      
      “朕恨贞妃欺骗了朕,但朕仍割舍不了对她的爱。你是朕与她唯一的孩子,朕冷着你,远着你,却从没缺了你什么,更是挑了最好的师傅,教你学识,授你武艺。你的伴读,朕更是千挑万选,才选中了浔南侯的遗腹子。你是朕一直看着长大的,朕便是疑心你母妃,也从未怀疑过你。可你如今,却来逼朕!”
      
      “儿臣辜负了父皇的一片苦心。”七皇子行了五体投地的大礼,面色平静地道,“母妃从未贪恋过宫中荣华,儿臣也从未肖想过储君之位。请父皇恩准儿臣的请愿,将儿臣贬为庶民。”
      
      “骁儿,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连累了你……”贞妃哭着道。
      
      贞妃爬到燕王脚边,语无伦次地哭喊,“陛下,是我的错。我不该,是我生出妄念,是我谋害了三皇子,一切都与骁儿无关呐……”
      
      “对,是你。就是你这个贱妇,毁了朕的储君。”燕王此刻狠毒了贞妃,一脚猛地踹了过去,将人踢出三米开外。
      
      “母妃!”七皇子惊呼,当即起身跑过去扶。
      
      燕王转身离开,冷声宣布,“传令下去,即日起,废黜七皇子身份,禁足无名殿。削贞妃位分,降为宫女,囚禁紫瑶宫,此生永不得出。其余涉案人等,皆凌迟处死。本案到此为止,往后再有人提此事,一律杖杀!”
      
      贞妃咳出一口血来,望着燕王决绝的背影,痴痴笑了起来,“那年初见,少年斐然。我以为他便是我的良人,一心等他回来娶我。”
      
      “母妃……”七皇子哽咽着喊了一声。
      
      “从豆蔻之年等到花信年华,我等了整整十一年呐——他娶我的那天,我以为我终于等到了我的幸福。却没料到,这竟是另一个劫的开始……”
      
      贞妃仰天恸哭,状若疯癫。
      
      “一片痴心,终是错付了啊——”
      
      ——
      
      跟着墨子非离开紫瑶宫的鹦鹉,一路情绪低落。直到墨子非回到乐坊住所后,才蔫蔫的从袖子里爬出来。
      
      “非非,”鹦鹉眼里犹带泪痕,抬首望着墨子非的神色很是复杂,“你明知道情蛊之事,不是贞妃和七皇子的错,为什么……”
      
      “为什么不阻止?”墨子非替她问出这话。
      
      鹦鹉巴巴望着他,期待着他的回答。
      
      “我知道金秀娟曾劝贞妃对燕王使用情蛊,但被贞妃严词拒绝,并将情蛊扔了。我还知道那个侍妾偷听到情蛊之事,将之捡了回去,并想把它用到七皇子身上。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后来情蛊悄然失踪。”
      
      墨子非平缓地叙述着,“我甚至知道是谁偷了情蛊,后来又杀侍妾灭口。但,那又如何,我为何要阻止?”
      
      鹦鹉惊讶地瞪大眼睛,差点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不破不立。今日这事一出,七皇子身边的人尽数被处理。吞噬天蚕的触角再也不能伸到七皇子身上。而它藏身之处,也大概明了。”墨子非理所当然地道,“以数十人的性命,换一界安宁,又有何不妥?”
      
      “你们命理师不该都是济世为怀,普度苍生,最是菩萨心肠吗?”鹦鹉简直被他的说辞惊呆了,三观都碎了一地。
      
      “谁告诉你的?”墨子非挑眉,淡淡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至公也。”
      
      天地至公,对世间万物一视同仁。数十人的命,在天地看来,与那花草山石又有何不同?只要能维护世界的正常运转,损一部分,又有何妨?
      
      于命理师而言,亦是同理。只要能消灭吞噬天蚕,一切终究是会重新开始的。现在的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你!大坏蛋!非非你是大坏蛋!我不要理你了!”
      
      鹦鹉不能接受他的观点,气呼呼地扇着翅膀飞了出去。
      
      指尖摩挲着白龙玉佩,墨子非眉心微蹙,低声呢喃,“这般……不该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