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落魄少爷后我发财了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7章】

      宋明辉越过椅子冲到儿子的身边,他脸色猛然阴沉,显然处在暴怒的边缘,“喻怀宁!你等着!我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哦?让我吃不了兜着走?”喻怀宁嗤笑一声,随手指了一圈,“在场多得是人证,是宋哲拿刀伤人在先!我作为时总的助理,教训一下不识好歹的他,不可以吗?”
      
      他嫌恶地盯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宋哲,扬声道,“宋董养出来的好儿子是个什么货色,在场谁不知道!这命根子留着给他做什么?继续祸害人吗?!”
      
      都说喻小少爷是个刁钻的主儿,以往还不觉得,如今嘴炮功力见长,句句都往心里扎。
      
      “你!”宋明哲盯着儿子身子下的血污,知道这回‘凶多吉少’,更何况喻怀宁竟还当面这般数落。这事要是传出后,他们宋家恐怕就要在整个柳城成为笑柄了!
      
      宋明辉一生好面子,可自从宋哲出事后,他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觉得自己失了面子,更何况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喻怀宁!现在的他,胸腔里似有一股怒火在熊熊燃烧。
      
      宋明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起身横眉针对,“喻怀宁,别以为爬上时铮的床就敢为所欲为!你前几日在酒店上伤了我儿子,导致他连日来情绪不稳,现在你又当众侮他……我宋家一定竭尽所能要告得你进局子!”
      
      宋明辉不愧是在商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油条,先是无证据就盖章了喻怀宁和时铮的‘不恰当’关系,又是完全将宋哲摆在了受害者的身份,一番话说得惯会恶心人。
      
      “宋董这是在狗急乱咬人吗?针对我就算了,怎么还牵扯到时总?”喻怀宁眉梢微挑,不紧不慢地拉开和男人关系。说实在话,他倒是想和时铮有‘不正当’的床/上关系,可惜对方一直没给机会啊。
      
      在场宾客面面相觑,显然没想到喻怀宁撇开时铮后,还能如此直接指骂对方是狗。
      
      话里提及男人,喻怀宁忍不住朝时铮看去。已经有医护人员在帮他止血,伤口的血迹染透了衣服袖口,可男人面容平静,目光深邃不可及,好像完全不将这骇人的伤势放在心上。
      
      时铮将双方的对峙悉数听入耳中,又对上青年意味分明的目光,淡然道,“宋董,一码事归一码事。宋哲拿刀伤人,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听似浅淡疏离的语气里,暗含令人胆颤的强势。
      
      众人慢了好几拍才反应过来,越来越多的好奇目光在两人间来回。时总没否认自己和青年的关系,不仅如此,还铁了心地替他说话?
      
      喻怀宁眼中划过一抹喜意,侧回身时,余光恰好瞥见了门外的几道身影。他走近宋明辉,饶有深意地弯了嘴角,低声道,“宋董,我给你们备了一份大礼。接下来要进局子的人,可不是我。”
      
      “你什么意思?”
      
      喻怀宁不回答,快速走回时铮的身侧。
      
      几秒后,一堆身着警/员制服的人冲了进来。为首的警/队队长快速扫视一圈,走到了宋明哲跟前。他看着倒地昏死、下/体血污的宋哲,眼底透出一抹浓浓的厌恶,直言,“带走。”
      
      话落,身后有人走上前来,一左一右将宋哲架了起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宋明辉大惊,变了脸色。
      
      “我们是柳城缉/毒大队,现在有理由充分证明宋哲吸/毒,且容留他人吸/毒,根据上头指示,依/法逮捕!”为首的人拿出自己的证件。
      
      宋明辉大脑轰隆,瞬间空白。他知道宋哲向来胡闹惯了,酗酒玩女人都在他的预料中,可怎么还有吸/毒这么一出事?
      
      “这、这……”他张了张口,竟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另外,有证据显示,你旗下投资的凯西酒店是他们长期停留吸/毒的场所,介于你和宋哲的父子关系,我们有理由认为你长期包庇且容留他们的违法行径,请你配合我们接受调查!”
      
      在场宾客听见这话,顿时议论纷纷。
      
      宋明辉养出这么一个儿子,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前几分钟还说要送喻小少爷进局子?结果反倒是把自己给折腾进去了!不过话说回来,吸/毒这事,摆明就是死路一条!
      
      众人无一例外摇了摇头,脸上没有半分同情。
      
      “不!这一定是陷害!”宋明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恶狠狠地瞪向喻怀宁的方向,“是你搞的鬼!”
      
      喻怀宁闻言,微挑的眼尾露出明显的不屑,“吸/毒的人可是你儿子,难不成我还能逼他不成?”他微微停顿,坦坦荡荡地看向为首的警/员,“警/官若是对我有怀疑,大可找我审问。我可不像宋哲为非作歹,我活了二十多年,一直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时铮眼色微动,带着几分隐约的笑意。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队长朝喻怀宁微微颔首,没有半分质疑。实际上,是青年私下向他们提供了宋哲的犯/罪证据。他们一早就探查过青年的底子,的确没有半分干坏事的迹象。
      
      他将目光移回道宋明辉的身上,冷硬道,“我们已向医院调取过宋哲的血液检查,一切证据确凿……”
      
      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宋明辉听见这番斩钉截铁的话,感受着周围嘲讽的视线,突然觉得一片羞愧和绝望。他瞥见惨白昏死的儿子,恨不得自己也两眼一翻晕过去!
      
      ……
      
      发布会因为这个意外的插曲而中断,所幸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宣布,主办方干脆宣布了提前结束。
      
      而就在发布会结束不久后,网络上突然爆出了一系列的隐秘照片。一群富二代赤/身做/爱,男女混杂,尺度和场面都大到不堪入目。即便照片最初的发布者极快删除了帖子,可网络信息时代,一切私密无处遁形。
      
      不仅如此,又有几段视频流露出来。即便新闻发布会的直播被迫中断,可还是有记者和宾客私下录了视频。视频中的宋哲和照片上对上了脸,网友们就顺藤摸瓜地找到了剩余几人的身份。
      
      很快就有人扒出来,照片里几位露脸的富二代全都背靠柳几家有名的企业。
      
      聚众开嗨趴,甚至嗑-药-吸-毒!这群富二代,简直是仗着几个臭钱就无法无天!社会中还是暗藏了不少仇富的人,更何况宋哲等人做的事情的确涉及到了道德底线。一时间,竟是闹上了全国性的社会头条!
      
      ……
      
      喻怀宁坐回车中,看着网络上迅速发酵的事态,玩味揶揄,“还真是看不出来,时总这么一个温和谦虚的性子,可这布局手段远比我想象中的要冷硬啊。”
      
      时铮笑而不语,放下手中的电子平板,上方呈现的宋氏股票一路实时下跌。宋明辉还被扣在局里,如果不及时且完美地解决这次的危机,恐怕‘宋氏财富’就要跌下柳城投资圈的领头位置了。
      
      “时总。”喻怀宁瞥见‘宋氏财富’的股票走势,又喊了一声。
      
      时铮轻推眼镜,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打击敌人,要用得着心慈手软吗?”
      
      是呀。
      
      何必对敌人仁慈?
      
      喻怀宁冲他了然一笑,专注的目光重新落在了男人的手臂上。他看见印在纱布上的血色,瞳孔中少有的显出一丝愧疚。其实系统已经在紧急时刻给予他提醒,只可惜,时铮护他的举动和宋哲伤人的举动同样迅速。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有个人愿意在危机关头护着自己,都是足够暖心的一件事。
      
      喻怀宁并非冷血动物,在闹事处理完毕后,他最关心的自然是男人的伤势,“要再去医院看看吗?“
      
      “不必。”时铮面色轻微僵了一瞬,有些生硬地拒绝。
      
      从未有过的语气惹得喻怀宁明显一怔。
      
      前排的郑容从后视镜里瞧见这一幕,低声解释,“喻小少爷,时总的伤口已经请医生缝过针了,迟点回去我会帮他换药的。时总他不喜欢去医院……”
      
      “郑荣。”时铮眉梢微蹙,打断他的解释,“天色不早了,先送怀宁回去。”
      
      “不用,先回你住的地方。”喻怀宁快速做下打算,“我亲自帮你换药。”
      
      时铮有些意外,还没等出声反驳,青年便又义正言辞地补上一句话,“这伤是为我受的,难道你希望我什么都不做?”
      
      对方的目光坦诚,其间泛着光亮斑斓,就像是坠落了无数流星的夜幕,美得令人心动。时铮终是压下了那点从一开始就溃散的抗拒,低声道,“郑容,开车回去吧。”
      
      他没听错吧?
      
      时总居然同意让喻小少爷跟着回家了?
      
      郑容频频往后视镜探去,又是一抹压不住的惊讶,“是。”
      
      ……
      
      时铮住在市中心的高级公寓区,是小复式的套房。瞧着性/冷淡的北欧装修风格,倒是符了他的性格。
      
      喻怀宁环视一圈,勾唇直入主题,“医药箱在哪里?有包扎的常用物品吗?”
      
      “有的,喻小少爷我去给你拿。”郑容速回应。
      
      男人没理会两人的交集,走近客厅动手松开领带。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带着说不出的禁欲气息。喻怀宁眸中晃过一丝兴味,快速接过医药箱靠近,没有半分胆怯地吩咐,“坐下,我给你重新处理伤口。”
      
      时铮转过身来,视线朝后方一落。
      
      站在青年背后的郑容立刻领意,快速退出公寓。
      
      关门声啪嗒一响,又恢复成了两人独处的空间。
      
      宋哲又蠢又疯,用来报复的只是普通小刀,伤口的血已经凝住了。既然青年要包扎,那就包扎吧。
      
      迟点再让私人医生过来看看。
      
      时铮回转思绪,藏在镜片下的温和伪装渐渐褪去,他不紧不慢地揭开衬衣扣子,一步步朝青年靠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啪啪啪!打脸完毕!
    看见时总脱衣服的鱼鱼(超夸张):哇~~~~哦~~~~!
    --
    【避免ky,再次重申】宋哲没脑子的蠢炮灰,所以彻底失了理智想要报复鱼鱼,刀上是干净的,没有沾上他的病血。
    时总有私人医生,会定期去检查,没有被宋哲的刀染上艾滋!!盼着点好吧,谢谢大家!
    --
    【感谢】叶籽笙*5、雨冉*5、Meatball*1的营养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