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一念情错——”

琳琅爱无翼、她的一生只是为了追逐着他的身影而活,可直到最后才发现,她所爱的、所珍惜的、所期盼的,因为他最终都变成了虚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琳琅,无翼 ┃ 配角:沐芸,余夭 ┃ 其它:仙侠奇幻

  总点击数: 24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82,25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826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一念情错。

作者:楠倾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念情错

      
      遇见琳琅那年我方满二百岁,尤记得那是一个春光明媚花香四溢的阳春三月。
      着一袭火红裙装,约莫七八岁左右的娇俏少女,牵着一位年约十二三岁的白袍俊美少年,一蹦一跳的向我所在的方向奔来。
      我听到她笑嘻嘻的指着我的方向对少年道:“无翼,快看!那棵桃树上地花开的好漂亮啊!”
      我因她夸我将花朵开的漂亮正怡然自得时,下一刻我却险些哭出来!
      她竟是攀到了我的枝干上,折我身上的花枝,痛的我浑身一阵颤栗。
      “喂喂,你干嘛!不要扯,好痛!”
      我剧烈的抖动着枝丫,大声的呼喊,试图阻止她的动作!然,不管我如何喊,她始终看不着 ,也听不见。
      好在那个叫无翼的少年制止了她,他喊道:“琳琅,下来!莫要折了它的花枝!”
      这时,我才知晓她叫琳琅,可能因为这片桃花林确实有些不同凡响,也是自那时起,她便时常来这片桃花林玩儿,有时是她一个人,有时是她同那个少年一同前来。
      每次同那个叫无翼的少年一起来时,她总是很开心,兀自一人在少年身旁蹦蹦跳跳的,说着自己所遇的趣事,尽管少年总是不怎么同她搭话。
      她一个人来的时候,总是很悲伤,她默默地靠在我的身上,同我说:“桃树啊桃树,无翼他为什么总是不愿意理我呢?”
      亦或是:“桃树啊桃树,无翼今天都不陪我玩儿,他又去找隔壁的沐芸了“……。”
      说着说着她便双手抱紧屈起的双膝,将脸埋藏在双臂之间,小声的抽泣。
      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其实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坏,她是个很善良的小丫头。
      那天她之所以爬到我的身上,折我的花枝,只是为了引起那个叫无翼的少年注意。
      每当她哭诉无翼怎样怎样不喜欢她,怎样怎样不搭理她时,我很想同她说:“他既不喜悦你,你为何还要死皮赖脸的缠着他,只要你耐心等待总会遇到比他更合适的!”
      其实我更想同她说:“琳琅,莫要伤心,无翼他不喜欢你,你可以时常来找我,有我陪着你就够了。”只是我不敢说,我怕突然开口吓着她!
      时间流逝的很快,如此这般春去秋来转眼便过去了五年。
      这五年中其中有三年,都是琳琅一人来这片桃花林中休憩。
      每当她来时,总会向我述说这些日子以来,她在外面所遇的事——大多都与无翼有关!
      五年之间,前二年无翼还会偶尔,同她来这片桃树林走走,直到二年后我再也不曾见到,那个叫无翼的少年,同琳琅来过这里。
      这五年,我默默地看着琳琅,自一个漂亮的小女孩一点一点的,长成一个美丽的大姑娘。默默地看着她,守着她,却从未在她面前显过身形,让她知道我的存在!
      有一天,琳琅踉踉跄跄地哭着跑到我身边同我说:“小桃树,无翼要成亲了,他要同沐芸成亲了,我该怎么办?
      你说我喜欢了他那么多年,为什么就是无法走进他的心呢?”
      她哭的昏天暗地,最终哭晕在了我的树干下。
      我见她晕了过去,很是焦急,终是忍不住第一次在她面前幻化出了人形,急步走上前将她揽在了怀中!
      我看着她眼角的泪痕,幻化出锦帕轻柔地为她擦了擦,心疼的叹了口气:“琳琅,你真傻,他既不喜欢你,你还喜欢他做什么?为何不试着忘记呢?”
      我看着她紧闭的眉眼,忍不住低头在她额间一吻,见她有苏醒的迹象慌忙化为原形,继续注视着她。
      见她缓缓地坐了起来,四处看了看,我感觉她好似察觉到我一般,心中有些忐忑。
      她眸中透着疑惑、四处看了看,见四周无人,才踉跄着转身离去!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三日后,琳琅来了,这次她没有哭,只是面色苍白身子有些飘浮的向我行来,她站在我的面前,嘴角露出一抹凄然的笑:“她说,桃树啊桃树,无翼的婚期已经定下了,就在下个月初六,距今亦不过半月的时日。
      我多么希望,半月之后的新娘是我,可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空想罢了。”
      我怕是等不到无翼的婚期了“……”
      听到她此番说,我的心中一惊,琳琅她怎么了,因何要这般说?
      我剧烈地抖动着自己的枝丫,很是担忧,我很想再次幻化出人形,走至他面前问问她。可是距离上次幻形不过三日,若再次幻形,将会耗损我过半的灵力,若是再想恢复怕是又要等上百年。
      正在我思考着要不要幻出人形之时,琳琅已漫步走出了很远。
      也自那日起,我便后悔了自己当初的作为,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幻形,问她那句话的意思“……”。
      自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琳琅,以往她来寻我总不会超过十日,如今已半月有余,却不见她前来见我。
      联想到半月前她所说的话,我料她定是出事了。
      我急忙幻出人形,快步向她所居之处寻去,
      当我赶到之时,发现她所居之处破败不堪,地下还有些未干涸的不知是人还是动物的血迹,看到此状况我心中不好的预感欲加强烈。
      我抓住路边一位过路的妇人焦急的询问道:“大妈,你可知这宅子上的人去哪儿了
      此处为何会变成此番模样?”
      那大妈见有人抓住她的手臂欲要发怒,待见到我的模样,先是眼眸一亮,随后将我扯到路边,四处看了看见无人经过此处,便小心翼翼的道:“小公子,我瞧着你长的很是俊俏,定然是个老实人。
      大妈我就实话同你说了,这家人原是姓裴,这裴府十日前被裴老爷的养子裴无翼抄家问斩了,据说是犯了事,一家五口,加上丫鬟婆子共二十六人当日便被斩首示众了。
      裴老爷和裴夫人因反抗当即便被刺死与众了,裴老爷和裴夫人死的时候,眼睛瞪的大大的,鲜血留了一地,俨然是死不瞑目的模样!
      哎呦!啧啧,那场面——简直是惨不忍睹哦!”
      大妈说罢摇了摇头啧啧两声,随后又重重地叹了口气:“想裴老爷这么好的人,竟会落到这般下场,好在那裴小姐当日去庙里祭祖不在家,若不然想来也会死在乱刀之下。”
      我已听不进大妈在说什么了,心中尤如万剑穿心般一阵剩过一阵的疼,连道谢都不曾,便匆匆离去。
      
      难怪那日琳琅笑的那么凄然,难怪那日她不曾哭泣,那日怕是她早已心死了吧!
      “裴无翼,你竟是这般伤她的吗?”
      “琳琅,琳琅,你在哪儿?”
      我疯狂的四处奔走,只是为了能够尽快找到她。
      尽管我感觉到身上的灵力在一点一点地消失,尽管我感觉自己渐渐地力不从心,依旧不愿放弃寻她。
      我要找到她,我一定要找到她!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地方,我转身快速的向那个地方跑去。
      琳琅同我说过的离心湖,那是她第一次遇见裴无翼的地方。
      我快速跑了过去,果然,在那里发现了她。
      却见她正垂头,弯着腰奋力地将一个男子的尸体向湖边拖去。
      接着又从旁边草丛中,拽出一个女子与那个男子放在一处。
      那躺在地上面色苍白,唇角犹带着血迹的两个人,赫然就是裴无翼和沐芸。
      我虽很多年不曾见过无翼,然,他的面相我却是记得很清楚,至于沐芸,有幸见过那么一两次,均是无翼带她到桃花林玩儿,我才知道的。
      我瞧着眼前惊心的一幕,一时愣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直到看见琳琅忽然吐出一大口鲜血,才惊醒过来,忙跑过去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她唇角一片嫣红,却强撑着自己的身子,向我露出一抹极美的笑,虚弱地说道:“小桃树,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看我最后一眼了呢!”
      说完这句话她虚弱地咳了起来,血渍顺着她的唇角流下。
      我忙为她顺了顺背,心紧紧的揪成一团,眼中一片酸胀之感,声音有些暗哑的说:“琳琅,莫要再说了,先好好休息,我一定会将你医治好的。”
      其实她能认出我也不奇怪,我虽无法随意幻形,却可以入梦!
      在她那次折了我的花枝之后,那天晚上我便入了她的梦,将她说教了一番。
      最后她因与无翼的事伤心难过常来寻我,我因着不能幻形,心中焦急,亦是陆陆续续入过几次她的梦,以此来劝解她。
      我原以为她不会记得我,不曾想她竟是记住了我!
      她虚弱地同我说:“她在八岁生辰时,爹爹带她来这离心湖玩儿,也是那一天她见到了年仅十岁的无翼。
      他一个人孤单地站在湖边,漫开步子欲要向湖心走,俨然是一副想要寻死的模样。她当即便叫爹爹将他救了上来,询问之下,才得知他爹娘早逝,早已无家可归。
      爹爹见他可怜,便将他留在了身边,认做养子,并赐名裴无翼!
      也是在那时起,她看着眼前白白净净俊俏的小男孩心中有了喜欢。
      只是她不曾料到后来的结局,若不然,她拼死亦不会让爹爹收留他。
      无翼的父母原是镇江县的小县官,名唤刀凌冽,因贪赃枉法,草菅人命,滥用私刑等数条罪状。百姓高举状纸一路告到京城皇帝的御座前,皇帝听后震怒,当即便下了圣旨,将刀县令一家三十六口人收监,予以三日后问斩,没收全部家产。
      而那位执行官员便是当时还是知府的裴啸天,亦是我的爹爹。
      因刀无翼那时年仅七岁,又因刀县令的至交好友因着一直不曾得子,很是喜悦长的白白胖胖的小无翼,便将他接到了那处住了几日,也是因此小无翼逃过一劫。
      待他回去时,家中早已物是人非,那时小小的他便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报仇,为他的爹娘,兄弟姐妹报仇!
      所以在此后的几年里他一直策划着怎样才能接近我的爹爹,最后他成功了,顺利进入了裴府,还做了裴府的公子。在府中的那些年,他很聪明,奋力读书,苦练书法,丝毫不曾让爹爹失望过,最终他通过了努力考上了状元。在我们一家为他庆祝高兴之余,他却在想着怎样除掉我们一家,他伙同沐芸一起捏造伪证,陷害爹爹通敌叛国,带着兵士将我全家抄斩。
      可是他没想到,当时我被歹人困于庙宇之中,不在现场,因此而逃过一劫。他更不曾想到,我那么爱他,竟会狠心杀了他……。
      琳琅断断续续的同我说了这么多,终是支撑不住滑落在地上,我因灵力耗尽也同她一起滑坐在地上。
      我扶着她靠在我的怀中,希望她能舒服一些,可是她唇角又一次涌出鲜血来。
      我惊慌失措地一遍一遍地喊她的名字,心犹如被一根金丝线一圈一圈的缠绕,揪紧,如此周而复始,痛的几乎快要喘不上气来,双手颤抖地一遍又一遍的,为她擦拭唇角不停地涌出的血:“琳琅,琳琅,你不要吓我……。”我探了探她的脉搏,此时才发现、她并非如我所想那般因家中突生变故,一时难以接受生了病。而是饮了毒,且毒已深入肺腑,我看到了远处倒在地下碎裂的酒壶,瞬间明白了什么!
      琳琅,她……是早就不想活了!
      我的心一阵一阵抽痛,眼泪终究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声音颤抖的厉害:“琳琅,琳琅,你不可以死!你不可以离开我。我会救你的,我……我不会让你死,我一定会救你的!”
      我不停地唤她的名字,试图拉回她渐渐消失的神智。
      我忽然想到我们桃妖一族,有一种可使人起死回生的秘术。
      只不过施术者会因灵力耗尽而灰灰湮灭!
      而桃树成精往往需要三百年,方能够幻化出人形在人前四处走动。未满三百年的桃树精若强行化形,超过三次以上,便会因灵力耗尽而枯死。而我因未满三百岁,又在半月之内频繁化形,如今灵力早已耗尽,当真不知如何方能救她。
      如今只能试一试引用元神之力了,我闭上眼睛默念法诀,将自己的元神之力引出,掌心贴在她的额头上,将元神之力传入她的身体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便因体力不支再也揽不住她,倒在了草丛中。琳琅因刚接收了我的元神之力,身体还未完全适应,亦是同我一起倒在了地上。
      她趴在地上,奋力的向前爬行几步,拼尽全力的抓住了我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声音沙哑悲切地说道:“小桃树,你真傻,这样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我杀了朝廷的新科状元,本就没多少时日可活。
      如今我心已死,早就不想活了,你又何苦用自己的命来救我?”
      我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我忍着自四肢百骸传来的阵阵疼痛,虚弱地笑道:“琳琅,救你是我心甘情愿的,不要自责,也不要担心我、我没事的、真的没……事!”
      我疼的咬牙喘了一口气,我知道,没有了元神之力,我的身体怕是要支撑不住了,可我不想不想她歉疚,更不想她难过,只想她能好好的,因为我不想她带着对我的愧疚过一辈子。
      琳琅哭的更凶了,她哑着声音道:“小桃树,不要说了,我知道你是在为我好,你想要我好好的活下去!可是、我的父母亲人都不在了,你让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又有什么意思?”
      “琳琅,不要说傻话,正是因为你的亲人父母都不在了,所以你才更要好好的活下去。
      裴家就你一个人了,你应该将裴家的香火传承下去!”我露出一抹虚弱地笑,目光温柔地看着她,只为了给她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第四节——
      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好似在慢慢消散,我的心中满是痛和不舍,最终微笑着同她说道:“琳琅,以后莫要再叫我小桃树了,我有名字的,我叫余夭。”
      是的,我想起了所有的事,在我即将消失的那一刻终于想起了自己是谁。
      我原是天界的桃仙,千年如一日的为西王母执掌着蟠桃圣会。
      琳琅原是王母身边,最为宠信的一名侍女,名亦是唤琳琅,因一次意外,蟠桃盛会之时,桃园中的三百六十六棵桃树所结一万八千颗仙桃均被一只自称是“齐天大圣”的猴子洗劫一空,紧接着那猴子又摧毁园了中的大半桃树,令天界损失惨重。
      我因失职,未能及时守住蟠桃园,王母震怒,欲将我绑至天雷台,罚我受七七四十九道天雷。
      然,不管是上神或上仙,极少有人上了天雷台还能安然无恙的走下来。
      而我却是并无大碍,自天雷台走下来时、只是略受了些轻伤,只因那时的琳琅爱上了我,不忍我因此丧命,跪在王母面前苦苦哀求,王母见她一心想要替我受罚,也便成全了她!
      允她替我承受二十九道天雷,我才有幸留得一命!
      而她却因此险些魂飞魄散,好在王母一时不忍派仙兵及时将她送入了轮回。
      那日她救了我一命,而我亦因此欠了她一命和一段情,此生我便是来还她的命和情债的。
      琳琅看着眼前叫余夭的桃树如星光般渐渐地消散,伸出手欲要抓住他,却只抓住了一片虚影。
      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般往下掉,心中满是痛和悔恨,口中呢喃:“小桃树,不要走,不要……走,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是的,都是她的错,自从知道小桃树的存在后,她便时常去寻他,时常向他述说自己与无翼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不曾想,却因此而害了他!
      若是她这些年没有那么无知,早些看穿无翼,亦或是她不曾爱上无翼,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般结局!
      如若她不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去为爹娘报仇,而是慢慢的寻找证据,为爹娘洗刷冤屈,小桃树亦不会因她而死!
      小桃树入过她的梦,也曾劝解过她,叫她不要时常同无翼在一起,他同她说,他无意间见到了无翼看她的目光中,透露出的恨意和阴森的寒意,他说,无翼可能会不利于她,然,她却从未将他的话记在心中过!
      琳琅的心中满是痛恨和悔意,她想死,可是她的命是小桃树给的,她又怎能随意放弃?
      她又看了看眼前她用尽全力所爱的男人和那个女人的尸体,无翼是新科状元,她杀了他,亦是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小桃树,你说让我好好活下去,如今我该如何是好?”
      琳琅眸中透露出悲切和茫然,就在此时、一位白衣圣雪如嫡仙般的,俊美男子步履从容地向她走来,行至她面前微微弯腰,伸出修长而莹白的手掌,嘴角擒着一抹浅笑温声说道:“琳琅,随我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琳琅抬头茫然的看着眼前如嫡仙般的俊美男子,缓缓地抬起她的右手,将手掌放在了他的手中,轻声轻喃:“小桃树,是你来接我了吗?”
      尾章——
      我爱琳琅,只是我的爱对于琳琅来说太过残忍,太过微不足道。
      因我对她的爱是建立在仇恨之上的,我时时刻刻想要裴家死无葬身之地,只因为他们灭了我满门,杀了我爹娘。
      虽然我知道这件事与裴家没什么关系,灭我刀家满门是皇上授意,裴老爷也是听从皇命,我心中也知道爹犯了错,且罪很大,是死有余辜!
      可我心中就像住在一个恶魔,控制不住的恨,这些恨一日一日的壮大,在我心中横冲直撞,找不到突破口。
      皇宫戒备森严,我去不了皇宫,亦杀不了皇上,因此我将恨意转向裴啸天,我设计进入裴府,欲要至裴家于死地,依解我心头之恨。
      可我不曾想到,会遇到琳琅,她活泼灵动,她笑起来犹如桃花般绚烂,她眸中清澈不染尘埃,我站在这样的她面前,如最肮脏的蛆虫,无地自容。
      可我又控制不住的被她深深吸引,控制不住的想要靠近她。
      我拼命的压抑自己,控制着自己不去接近她,可总是事与愿违。
      我想,我该加快动作了,若在如此下去,我迟早会沉沦,会变得不在是自己。
      琳琅喜欢我,我知道!为了让她不在纠缠我,我找上了沐芸,沐芸是沐府的二小姐,常年在江湖上跑,会些拳脚功夫,我利用她,让她为我笼络江湖上的人。
      我特意与沐芸亲近,让琳琅伤心,逼她远离我。
      裴啸天尽心尽力培育我,而我也不负他所望考上了状元,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这让我离我的计划更近了一步。
      最终我的机会来了,在皇帝想要换下一批老臣重用新人之时,我模仿裴啸天的笔迹,伪造他意图造反的证据,之后将那些证据递到了皇帝的手上。
      我知道,皇帝看了之后,一定会震怒,一定会迅速集结兵力,对裴府抄家灭门。
      为了不让琳琅受到牵连,我给她找了一个替身,以此来代替她的身份。我诱哄她去庙宇上香,之后寻江湖人将她困在庙宇中一天一夜,直到事情落幕。
      原以为琳琅不会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只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她最终还是知道了。
      她来找我,平静的看着我,只问我:“阿翼,那通敌叛国的罪证真的是你捏造的?我裴府二十六余人却是你所杀?”
      看着她毫无波澜的双眸,平静的问出这句话,我知道,她对我定是失望透了,她定然恨透了我。
      可我还是不敢有所隐瞒,我强忍着心中犹如利刃穿刺般的钝痛,迫使自己点了点头。
      她见此兀自笑开了,直至最后疯狂大笑,笑到眼中带泪,说道,“好,很好,阿翼、你做的很好!”随后步履蹒跚的转身离开了。
      我依旧冲着她的背影对她喊道:“琳琅,我要和沐芸成亲了,到时希望你能来”!不是为了刺激她,也不是真的要与沐芸成亲。只是想要同她多说一句话!
      琳琅最终还是来了,是在我说要和沐芸成亲的十日后,她穿着一袭白色的流仙裙,画着精致的妆容,手中拎着一壶酒,唇角含笑,翩然而至。
      见我的状元府中并未有挂,成亲所用的红绸布以及贴满喜帖,她有些诧异,虽然那丝诧异只是在眸中微微一闪,还是被我扑捉到了。
      她走到我面前轻笑:“本来是来祝贺你成亲的,却不曾想,你这状元府倒是干净的很,不染一丝红呀!”
      见她如此,我心中酸涩,哑着声音说道:“我本就没打算成亲!”
      她却没接我的话,只道:“看来我今日来的不甚时候!随后话锋一转说道:“阿翼,怎么说我们也相识许多年了,从未坐在一起好好的聊过一次天,安静的喝过一杯酒。此后、我可能不会再来找你了,今日能不能陪我喝一杯?”她举了举手中的酒壶笑意盈盈的看向我。
      我瞧着她如星辰般闪耀的眉眼,望着她唇角那抹醉人的浅笑,我扬起了唇角,点了点头,应道:“当然可以!”
      其实我知道,琳琅此次来寻我,是为了让我死,为了让我给她裴家偿命。而我等这一天亦是等了很久,久到我的心都麻木了,久到连每一天的呼吸都是痛的。
      看着眼前斟满杯盏的酒水,我知道,那里面放着剧毒,我心中却是一片平静,甚至于平静之下有一丝喜悦。看着她如星辰般明亮而深邃的眸,我怡然愿意将那夺命剧毒饮下去,只是为了杀死自己心中,那蠢蠢欲动的恶魔,以偿还我满身的罪孽。
      可是我却是不愿意琳琅同我一起死的,我不舍得她死,我更不配她陪我同生共死。
      所以早在她来之时,我便示意暗卫寻了沐芸前来。害死琳琅一家也有她的份,尽管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我授意,我也不会让她好过!
      沐芸准时来了、我同琳琅说明原因,琳琅欣然同意。
      我唤丫鬟另外又拿了一壶酒,却是趁琳琅不注意将她面前的毒酒换给了沐芸。
      我想让她活着,我知道,我死了之后她会有麻烦,琳琅定会被灌上谋杀新科状元的罪责 ,被皇帝下令捉拿。
      所以在很早以前,我就求到了修仙门派,“天韵门”的掌门衿九离的跟前,求他能够帮助我,若是有朝一日,我出了事,希望他能够保琳琅一世平安。
      一开始他是不同意,亦不愿见我。我日日去,每天在他山门前坚持跪二个时辰,他依然不松口。直至第一百日之时,他让弟子引了我进去。
      我见到了他,他的相貌果真如传言那般,俊美非凡、如嫡仙落入凡尘那般高洁幽雅,不可侵犯!他的双眸犹如黑夜里的星辰、透着星辉般的光芒。尤其是他额间一点朱砂痣,更是给他增添了不少灵气。
      站在这样清隽雅致,不染凡尘的人面前,我只觉得自己的心中,那股无名的幽火不在躁动,只觉得心中一片平和与宁静。
      他见我抬头看着他,没有一丝不悦,掐指算了算,随后挥了挥宽大的素白色袖袍,开口道:“你且安心去吧!我会依你所求,保她一生平安!”之后一阵风吹过,我便站在了山脚下,好似方才见到的那一切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可我却知道,那不是梦,是真实存在的。
      回过神来,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不出片刻我便感觉腹中狡痛难忍,而沐芸早已口鼻流血倒地不起。
      我见此笑了起来、琳琅见自己身体没什么反应,有些疑惑,随后很快便反应过来:“你换了我的酒?”
      我口中涌出鲜血,说不出话来,却听得她又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忽然抓住我的肩膀,指甲几乎嵌进了我的肉中,眸中一片猩红和恼恨,“你说啊,你说啊”!她疯狂的摇晃我的身子。
      她的摇晃帮助了我,使我将嗓子中的血水咳了出来,得以喘息的机会。”
      我忍着腹中犹如刀割般的痛,哑着声音虚弱的唤她琳儿,这是我做梦都想要喊的名字,这么多年来却一直不曾喊出口。我同她说:“琳儿,我舍不得你死,我这样的人不陪你陪我一起死。琳儿,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说完这些话我已经到了极限,琳琅听到我说的话、蓦地松开了抓住我肩膀的手,我缓缓滑落在地上,之后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其实,我还想同她说:“琳儿,希望下辈子不要在遇到我!
      琳儿,我罪孽深重,不配拥有你的爱,希望你能够忘了我。
      琳儿,我爱你,一直都很爱很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