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娇软服人

作者:云杉物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谋划

      
      苏软硬着头皮叉起腰,大骂道:“一大早在干什么?李府的银子可不是养闲人的。”
      
      “小姐,他不是下人,是李府的二公子。”小翠在苏软耳边小声道。
      
      苏软心里知道呀,可奈何现在她在原著中是个拎不清的蠢毒女配,为了讨好男主李隋,处处折磨敲打眼前的男配李潜。
      
      “呵呵,一个庶子,不就是下人吗?别说让他干活了,就算把他发卖充奴,整个李府也没人敢说一个不。”苏软摇着蒲扇,斜着眼睛看向李潜。
      
      李潜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依旧维持住应有的笑容:“少夫人,有何吩咐?”
      
      “去,将花园中的花全部摘下,和我一起去趟集市。”
      
      苏软带着李潜来到了李府的花园。
      
      苏软坐在摇椅上,吃着冰镇甜品羹,看着李潜挥汗如雨地摘花,不自觉地抿嘴偷偷一笑。小翠撑着油纸伞挡去了苏软头顶的烈日。
      
      “你在干什么?”李纱静大喊道。
      
      苏软觉得奇怪,平日里李纱静总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今天抽什么风那么早起来。
      
      李潜手上的动作没停,依旧将一朵朵名贵的花摘篮子里。
      
      “来人,将这个疯子给我拿下!”李纱静大喊道。
      
      “谁敢?”苏软将手中的甜品摔在地上,瓷碗碎了一地。
      
      李府的下人都知道苏软发起疯来是不要命的,甚至敢用一桶粪便浇在最受宠的碧莲小姐身上。所以一时间没人敢上前。
      
      “不错,看来你们还是知道谁才是李府的当家主母。”苏软坐会到摇椅上,摇着蒲扇,弯起嘴角,看向李纱静。
      
      “再过时日就是我阿娘生日,你竟然如此作践这花园,你要让前来拜寿的宾客如何看待李府,如何看待我娘?”李纱静几乎是咆哮着吼出。
      
      苏软将手中的蒲扇扔出,站了起来:“李老夫人只给了我一百两操办寿宴,够吗?我只有卖了这花园中的花,才能有些银子。”
      
      “你不是还有嫁妆吗?呵呵,平日里自己花起银子来大手大脚,我阿娘要办寿宴,你却舍不得,真是不孝!!!”李纱静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不屑道。
      
      “我就是不仁不义、不忠不孝,可谁让你大哥娶了我呢?”苏软笑着转身离去。
      
      “我迟早让我大哥休了你!”李纱静冲着苏软离去的背影咆哮道。
      
      苏软坐在马车里,颠簸地向集市前进。
      
      她饶有兴致地看着马车里沾满露水的鲜花。长那么大,还没有男生送过花呢。充盈的花香让苏软陶醉,她闭上眼,靠在马车的边缘,有些困意。
      
      “快醒醒!”系统客服X号捧着个大猪蹄跳了出来,“马上就要李老夫人的寿宴了,美妆系统Y号肯定会盛装打扮吴碧莲,那时候她肯定会成为全场的焦点。”
      
      “那你还有心情啃这么大一块猪蹄?”
      
      苏软看着X抱着比它还大的猪蹄,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吃货。”
      
      “咱们也不能饿着肚子战斗呀。”X大口啃着猪蹄,闭着眼睛咕哝道,“这个表皮真是香酥。”
      
      苏软彻底无语了,帮这个吃货系统完成任务,真是这辈子最愚蠢的决定。
      
      马车停了下来,小翠撩开帘子,朝外看了看,向苏软禀报:“小姐,到了集市。”
      
      小翠搀扶着苏软下了马车。让李潜找了个角落,叫卖鲜花。
      
      苏软则是坐在对面的茶楼里,悠悠地喝茶。
      
      李潜平日里都是在李府栽花种草,闲暇时练剑,极少和旁人打交道。一个面目俊朗的少年,穿着朴素的衣服,站在一堆鲜花前,着实显眼。
      
      “鲜花,鲜花,清晨刚摘的鲜花,一两银子一朵。”
      
      李潜叫唤着,可是路过的行人根本把他当空气,停都没停下来。
      
      太阳很大,李潜抹着头上的汗珠,看着有些脱水的鲜花,心里着急坏了。
      
      他瘸着腿,走到街中间,拉住一位秀才:“大哥,今晨刚摘的鲜花,买一朵回去送阿娘或者夫人吧?”
      
      “滚开,死瘸子,别挡道。”
      
      苏软看着楼下,心里焦急道:“怎么能这么骂人,戳人短处呢?”
      
      “这个男配就是在无数人折辱中成长为第一大反派的。反正你小心些,我看你对他干的坏事不少。”系统客服X号伸了个懒腰,慢腾腾地说道。
      
      “不行,我要补救。”
      
      “只要原著中没有描写的场景,你完全可以自由发挥讨好他。不过这样下去,我担心你被李潜当成神经质,一下子对他发火,一下子又讨好他。”
      
      “没关系,被当成神经病总比被当成仇人好的多,特别是一个将要成为阴险狠辣大反派的。”
      
      苏软放下手中的茶杯,从茶楼冲了下来,拽着秀才怒喊:“你骂谁呢?你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秧子,我阿兄就是单手单脚也可以将你一脚踹飞。”
      
      秀才推了一把苏软:“泼妇,滚开。”
      
      “打,给我狠狠将这个秀才揍一顿。”苏软叉腰骂道。
      
      “不可。近年城内官府严打闹事斗殴者,如果闹大了,我们都要去坐牢,比说操办寿宴了,说不定老夫人的寿宴,我们就要在牢里度过了。”
      
      秀才听后讥讽道:“小娘子,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听你那瘸腿阿兄的话。穷呢,可以去青楼。残疾呢,可以敲断自己的骨头,讹人。卖这些鲜花,也摆脱不了你们低贱的命运啊。”
      
      “我和你拼了!!!”苏软扯下自己的发簪,朝秀才刺去。
      
      李潜一把抓住苏软的手,一脚将秀才踹飞。
      
      “怎么?”苏软疑惑地望向李潜。
      
      “这个簪子可是会要人命的,他说的也是事实,略施小惩就可以了。”
      
      秀才捂着胸口大喊:“杀人了,杀人了!”
      
      不一会儿捕快就过来将苏软、李潜、还有那秀才抓回官府了。
      
      “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你们也敢斗殴?”官老爷坐在高堂之上,不怒自威。
      
      苏软跪在地上,梨花带雨道:“官老爷,我阿兄腿部不便,他也到了娶媳妇的年纪,奈何我们家里清苦,没有一点儿银子。所以在山上摘了些鲜花,来城里售卖。哪知道这个穷秀才轻薄于我,还大骂我阿兄是个瘸腿的,就算将我发卖到青楼,也无人敢过问。啊!苍天华日,天子脚下,难道有这种斯文败类欺辱良家妇女?”
      
      秀才一听,立刻急眼了:“官老爷,明明是这对兄妹强买强卖不成,还踢了我一脚。”
      
      苏软将自己的肚兜从衣裙中娶了出来:“这秀才假借买花之名,行欺辱之实,刚刚在混乱之中,将手伸进我的衣兜里撕扯,将我的肚兜都扯烂了。我还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今后我如何嫁人?”
      
      “你,你,你!!!”秀才指着苏软,气得说不出任何话。他实在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女人,竟然用她的清白来污蔑自己。
      
      官老爷抓了抓胡须,闭眼思索片刻。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秀才,你本有大好的前途,为何一时被美色迷了心窍,干出此等不要脸之事。”
      
      “冤枉啊!官老爷。”秀才喊冤。
      
      “看来不用刑具你是不会招供了,来人,大打三十大板。”
      
      秀才一听这话,立刻磕头:“我招。”
      
      官老爷又看向苏软:“此事私了还是公开审理?倘若公开,对你的清誉也不太好。”
      
      “民女愿意私了,只是耽搁了一天 ,那些鲜花也卖不出去了。本来奴家是打算用那些鲜花卖三百两纹银给我阿兄讨媳妇的。”
      
      “三百两,你怎么不去抢?”秀才鬼叫道。
      
      “看在官老爷处事公断,民女也不想胡搅蛮缠,只要那秀才陪我两百两,此事既往不咎。”
      
      秀才还想和苏软掰扯一番,但是看到官老爷不耐烦的眼神,无奈点头拿出了两百两银票。
      
      走出官府,秀才指着苏软和李潜大骂道:“你们这两个骗子,别让我揪出你们的小辫子,否则有你们好看!什么兄妹,我估摸着就是偷情的狗男女。”
      
      李潜握紧了拳头,目漏凶光。
      
      苏软轻轻抓住了李潜的手,仿佛在他的心中注入一汪清泉,熄灭了李潜的心中的怒火。
      
      “随你怎么说,这两百两银票可真是香。”苏软轻轻一笑,举起银票深深吸了一口,挑衅地看向秀才。
      
      “无耻!”
      
      “还有你说对了,他的确不是我的阿兄,而是我的那个,你懂的。”苏软朝秀才眨了眨眼,“不说了,总之谢谢你的银子。”
      
      苏软娇软的语气,让李潜心跳加速。他用眼角的余光悄悄撇向苏软,如苹果般红润的脸蛋不经让他有些腼腆,连忙移开目光,看向远处的晚霞。
      
      小翠和马夫在衙门外焦急地等着,看到苏软,喜极而泣,飞奔过来:“小姐,你没事吧?刚刚你被官府抓走,我担心死了,生怕他们对你用刑。想去禀报主君,又想着咱们是偷跑出来的,为难死了。”
      
      “先上马车,回李府再说。”
      
      天色已暗,苏软心叹还好赶在天黑之前挣了些银两,也能顺利回府了。不过这两百银两终究是不够的,要成功操办寿宴,还要再谋划些才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