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作者:十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下一场戏在布置成客栈场景的房间里拍。
      
      剧本里,谈昱拉着祁遥进了客栈的房间,把门一关就要撕他衣服。
      
      这一段有点露,但尺度很小,本来无需清场,不过岳导考虑到谢卓言是第一次拍这种戏,还是清了一下场,把无关的人员都轰出去。一时间,房间里有点空荡荡的。
      
      谢卓言和贺漓站在一起大眼瞪小眼,还有些许尴尬。偏偏岳导浑然不觉,正激情四射唾沫横飞地给他们讲戏:
      “你就这样,这样拽住他的衣服,死的时候用力点,肩膀和整个背部都要露出来,动作可以夸张一点,想象一下,你这时候是真的想把他办了……然后他想打你的时候,你扇了他一巴掌……”
      
      “咱们这一场不用替身,我问过卓言了,他说直接来真的扇用力点没问题,演员嘛,就是要像这样能吃苦,委屈他一下了。”
      
      贺漓看向他的目光阴晴不定,谢卓言浑身不自在,但还是尽力配合着,等岳导一说完,就逃也似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
      贺漓站在他跟前,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揽进自己怀里。两人贴的很近,闻到贺漓身上的香水味萦绕着鼻尖,谢卓言不自在地挣动了一下。
      相拥的姿势令人遐想,谢卓言感觉到贺漓探究的目光,低头不去看他,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
      
      “《逐鹿》第二幕3场1镜!Action!”
      
      房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贺漓抓着谢卓言的手腕,毫不理会他的不情愿,硬是把他拖进房间,推到了床上。
      
      谢卓言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时候,贺漓直接一个身子压下来,把他的手按倒了身侧。
      
      贺漓双手撑着床板,支起上身把谢卓言困在他两臂之间,但是没有支撑的下半身就完全是实打实压在了他身上,隔着衣料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该接触到的地方和不该接触到的地方全都接触到了。谢卓言呼吸有点加快,两腿被迫岔开,只能羞辱地别开脸去。
      
      贺漓十分轻佻地挑起他的下巴,眼神似乎要把他剥皮拆骨入腹:“有人和你说过,你长得很像章怀太子吗。”
      
      发梢纠缠着扫过他的脸颊,谢卓言微微别开脸:“没有,太子的尊容哪里是我等贱民能够见到的。”
      贺漓打量了他片刻:“你叫什么名字?
      “……”
      
      贺漓眼含无限柔情地伸手摸他的脸,下一秒忽然发疯似的把他推到床上,撕扯他的衣服。
      
      谢卓言好像吓了一跳:“你要做什么!”
      
      谢卓言挣扎不止,激烈的反抗似乎惹恼了那人。贺漓一手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手抓住他的领口用力一拽,只听见布帛撕裂的“刺啦”声,衣裳被撕开,露出雪白的半边肩膀来。
      谢卓言慌乱抬眼,看见贺漓神情疯狂地有点令人害怕。
      贺漓怔怔地看着他颈肩胸口的大片风光,眼睛都红了,迫不及待猛地一俯身,双手扶上他光洁的肩膀,把脸埋进他颈窝,在他光滑细腻的颈间胡乱地亲吻啃咬。
      
      谢卓言心头一跳,差点就想站起来跑了,但是在拍摄过程中,谢卓言偏偏只能欲拒还迎,还不能真的挣脱,简直痛苦地快要疯掉了。脖颈一带是最敏感的部位,被他这样一弄,差点腿都软了,几乎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双眼无神地瞪着天花板,弱弱地喘气。
      
      谢卓言抬头看见他近乎癫狂的眼神,心头一跳。对方柔软的嘴唇接触着自己脆弱敏感的颈间,时而轻轻吸吮,时而啃咬,似乎是在标记和占有他,沉醉而旖旎。
      谢卓言在心里自嘲地一笑,他们从来都没有这么亲密过,反倒是拍戏的时候这么亲昵。
      
      这段时间似乎过得格外的漫长,直到贺漓把他翻过身去,正想强行褪去他外裤的时候,忽然看见背上大片的九头鸟刺青,愣住了。
      
      备受屈辱的谢卓言趁机抬手就打,却被贺漓一把反拧住手腕。
      
      至此,谢卓言闭上了眼睛。按照剧本,进展到这一段,祁遥抬手想打却反被几近癫狂的谈昱捉住手腕,扇了一巴掌。
      
      他闭着眼睛,静静地等着。但是过了很长时间,这一巴掌都没有落下来。
      
      谢卓言终于等不住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对上贺漓晦涩的目光。
      
      两道视线纠缠接触片刻,贺漓居然松开了他,一个翻身从他身上起来了。
      
      看见贺漓忽然停下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惊讶,一时间大家都看向他。
      
      但是贺漓也没解释什么,只和岳导说要去调整一下,出了门。
      岳震华也很摸不着头脑。在他眼中,贺漓是最专业的演员,无论演什么都能做到最好,怎么区区这么简单的一场戏就出了问题?
      
      但是他相信贺漓肯定有自己的理由,他们也无需赶进度,不急这一时半会儿,于是岳导挥挥手,让其他人都先休息一下。
      
      梁佐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早已经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等谢卓言一出门,立刻搭上他的肩问:
      “我去,贺影帝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和你拍床戏拍石更了急着去解决——”
      
      “滚蛋。”
      谢卓言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是,当时两人贴得很紧,他能感觉到贺漓应该是没有反应,反倒是自己差点……
      于是谢卓言把梁佐搭在他肩上的手抖开,神色复杂地把手插进口袋,迈步往旁边去了。
      
      谢卓言一直往前走到后院,在一个没有人的偏僻角落里蹲了下来。面前的石墙上满是爬山虎,绿油油的叶片在刺眼的阳光下闪着光。
      
      谢卓言伸手往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了一盒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烟盒。
      
      谢卓言非常冷静地看了看周围,附近一个人也没有,于是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把烟头递到嘴边,吸了一口,他缓缓吐出一口白雾,紧绷混乱的慢慢松弛下来。
      
      他从前不抽烟,是和贺漓分手后学会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翻了一下记录,收到挺多霸王票和营养液啦,感谢我的小可爱们吖,炒鸡爱你们!(〃w〃)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
    芷曦 1个,海盐颗粒儿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
    水族馆里吹泡泡 1个,_(:D)∠)_ 1个,海盐颗粒儿 1个,猫扑风铃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微凉 1个,宴岚 1个,奶一口 2个,芷曦 2个,萧箫潇 1个,我是个废喵 1个,小妖墨 3个,居胥 1个,拖拉机驾驶员窦寻 1个,水族馆里吹泡泡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自新世界+30,民政局+1,正泰是真的+1,千万朵,三两枝+8,兮西+4,大猫啊猫啊猫啊猫啊猫+30,水族馆里吹泡泡+1,拖拉机驾驶员窦寻+5,猫.Depp.猫+1,我会变乖的+5;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