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废后朕就心痛

作者:满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跟随皇上身后进入宁寿宫,陈以祯以为只有皇太后并玮乐公主在,但进去后才发现除了皇太后和玮乐公主,还坐着两个陌生人。
      
      见到他们进来,那两个陌生人忙起身行礼。
      
      “臣妇(臣女)见过皇上,皇后娘娘,恭请皇上,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陈以祯顿住脚步,沉吟不语。
      
      这两人是谁?
      
      她当皇后那三年,很少召见外命妇,那段时间,有身份的命妇对她也是恭敬疏离大过真心实意的尊敬。
      
      皇上亲自上前搀起跪在前首的老夫人,“何老夫人,快请起。”
      
      听见这个称呼,陈以祯恍然,这个年纪,这个称呼,再加上皇上对这位老夫人的态度,她不难猜到,这应当是何老相国的诏命夫人。
      
      她看过去,这位何老夫人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瞧着精气神挺不错。
      
      简单打量了下何老夫人,陈以祯便将目光放到何老夫人身后的少女,也就是今日的重点人物何小姐身上。
      
      如果她没猜错,何老夫人这是领着何小姐在给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相看?
      
      这位何小姐眉目温婉,一双秋瞳似水,横着秋波看过来时,潋滟令人心波荡漾,最最让人心动的却是那一点绛唇,不点成朱,盈盈一抿,唇间好似衔了枚樱桃似的,红润莹泽。
      
      此时,她悄悄抬起眼角瞅了这位被祖父评价智勇有谋,颇有手腕的皇上一眼,触及对方俊美秀雅的面容,脸颊顿时一粉,羞答答地低了下去。
      
      将一切都收于眼内的陈以祯暗暗好笑,这叫什么?现皇后与将来有可能为后的某贵女的初次邂逅。
      
      搀扶起了何老夫人,陈以祯和皇上上前给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请安。
      
      请过安,皇上顺势在太皇太后下首坐下,陈以祯正要走过去,突听皇太后开口:“总算见到皇后了,如不是三请五请,恐怕你还不过来请安呢。”
      
      来了!陈以祯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利索跪下,“上次都是孙媳的不是,清晨竟吹风发了点低烧,郑嬷嬷他们忙着伺候臣妾,竟一时忘了给老祖宗您说一声,无论如何,孙媳有错,还请老祖宗惩罚。”
      
      太皇太后摆摆手,仁慈道:“无碍,谁没临时遭遇过什么事,你身子好全乎了吧?”
      
      陈以祯感激态度,“谢老祖宗惦记,孙媳已没了大碍。”
      
      “那便好……”
      
      “母后,您可别被皇后给迷惑了,哀家怎么听说皇后那天还出来遛弯来着。”
      
      陈以祯垂首,露出一副孱弱样子,面不改色瞎扯,“那日,孙媳醒来后,本想硬撑着身子去给您请安,谁想,谁想走在半路差点没晕过去,唉,到底是孙媳这副身子不争气。”
      
      “你没事就好,啊,身子最重要,请安的事不必太过在意,既然身子不好那就不要跪着了,快起来吧。”
      
      “谢老祖宗。”陈以祯慢腾腾起身。
      
      皇太后还有些不满意,欲要发挥,皇上抬眸,突然插/口,“怎么还不给皇后娘娘请坐?”
      
      皇太后哽住,站立一旁的何老夫人眼睛悄无声息眯起。
      
      一个小宫女忙不矢搬了个小杌子过来,陈以祯顺势坐下,终于吁了口气。
      
      皇太后拧眉,愈发不满意,正要再次借题发挥,太皇太后突然瞥过去,平淡地看了她一眼,皇太后顿时唬声,不敢轻易插声了。
      
      转过头,太皇太后眉眼温和地看向何老夫人和何小姐,道:“何老夫人,咱们继续。”
      
      自宁寿宫出来,何老夫人领着自家孙女跟着领路宫女缓慢朝宫门走去。
      
      一路上,她沉默不语,神色沉思。
      
      出了宫门,上了马车,瞧见自家孙女染了胭脂般的脸庞,她不禁叹气,“你父亲的心思也不知对不对?”
      
      何小姐回过神,刚刚没听清祖母说的话,便问道:“祖母,您说什么?”
      
      何老夫人盯着自家孙女格外娇艳的脸蛋,缓缓道:“容姐儿,虽说你祖父和你父亲都有意,但这件事究竟能不能成还要看皇上的心思。”
      
      何有容顿时扭捏起来,手指交叉,羞涩回答:“自是这个理。”
      
      瞧孙女没明白她的意思,何老夫人再次叹气,问:“你觉得,皇上对咱们是个什么态度?”
      
      “孙女瞧着,皇上对您挺尊敬的。”何有容回忆起皇上俊朗的面容,举手投足的尊贵,面颊再次染红,“太皇太后对孙女也挺和善的。”
      
      何老夫人摇摇头,“今日.你瞧见了,皇上对皇后不像是十分厌恶抵触的样子。”
      
      何有容十分不以为意,“祖母是指皇上打断皇太后,命人给皇后娘娘赐座的事吗?那不过是看咱们在场,不好让皇后娘娘太过没脸罢了,毕竟皇后娘娘现下还是皇后,与皇上荣辱相连。”
      
      其实,依照她说,她们在场,太后娘娘都敢对皇后如此挑刺羞辱,可见平日里是如何懈怠怠慢她,也足可见皇上对皇后的态度。
      
      因此,她对祖母的担心十分不以为意。
      
      何老夫人眯着眼,望向前方,神思悠远怅惘,无声叹气:“希望是这样吧。”
      
      何老夫人领着何小姐走后不久,皇太后和陈以祯也差不多前后告辞了。
      
      陈以祯走时太皇太后还赠与她一批珍贵的冰蚕丝布料,陈以祯很是感激,太皇太后她老人家真是个好人啊!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太皇太后笑看向坐在旁边的皇上,“皇帝,你觉得这位何小姐如何?”
      
      皇上眉梢一挑,老实回答:“孙儿并未注意,连那位何小姐的样貌都不曾看清。”
      
      “何老相国为国家操劳一辈子,你父皇对其评价十分高,曾称其‘肱骨之臣’,还有何尚书,对你亦是忠心耿耿,虽有些自己的小心思,但在朝为官,人之本性,无可厚非。”
      
      皇上偏头望着她,似是不大懂。
      
      太皇太后笑了笑,“哀家的意思你心里明白,皇帝,你若已经有了决定,何家是最好的人选。”
      
      这也是何老夫人给太皇太后递拜见贴,太皇太后没有拒绝的原因。
      
      她说完,以为皇上会给她一个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
      
      谁想,皇上靠到后椅背上,阖上双眼,眉宇微拢,面色笼罩一层沉思愁绪,沉默了很久,开口道:“此事,孙儿还需斟酌一下。”
      
      太皇太后愕然,她荣登峰顶这么多年,鲜少有让她感到惊诧的事情,但皇帝此时的状态却让她不得不多想。
      
      “你这是……不打算废……”
      
      “皇祖母!”皇上突然出口,打断她的话,他长吸一口气,快速想了个转移话题的问题,“在您心里,皇后是个怎样的人?”
      
      “皇后啊,”太皇太后眉目温和却不带丁点犹豫道,“皇后是个纯善的好孩子。”
      
      皇上怔住。
      
      “皇帝啊,哀家这辈子都在深宫中琢磨人心,摸索人性,相对比你在前朝的运筹帷幄,哀家对后宫中各个女人的心性把握更为精准,哀家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皇后心地不坏,人也纯善孝顺,对国家大义更是懂得取舍。”
      
      “单从当年你同陈家胶着,皇后却一直持路人态度,从未背叛咱们皇室就可以看出来。”
      
      她微微叹口气,盯着他,缓缓道,“陈家是陈家,皇后是皇后,有些事,其实没必要太过较真。”
      
      皇上沉默下来,低着头,沉默不语。
      
      过了会,他向太皇太后告别,自宁寿宫走了出来。
      
      站在台阶上,眺望远处的苍空白日,碧瓦辉煌,皇上深深吸了口气。
      
      檀素这么说,皇祖母也这么说,也许,大概,真的是他对陈以祯有偏见。
      
      陈以祯完全不知道那边发生的事,过了请安日后,她照旧该睡懒觉的睡懒觉,出去遛弯的遛弯。
      
      这日,慢慢悠悠溜达到了御花园,她许久没往这边来了,猛然见到花团锦簇的御花园,竟觉得往昔逛腻的地方也有了曾经没发现的别样的美。
      
      心情正愉悦间,一个转弯,猛然瞧见一行熟悉的人马。
      
      心里咯噔一下,不欲跟那边的人对上,她转过身就想悄悄错开。
      
      谁想,她刚转过身,还没迈步,就听身后传来一道声势十足的喝声:
      
      “站住!”
      
      陈以祯翻白眼,无奈,静等身后那人气势冲冲走过来,走至身前五六步时,她勉强挂上一个笑容,“玮乐。”
      
      “别叫我玮乐!”玮乐公主怒发冲面,“玮乐是你叫的吗?”
      
      好好好——
      
      “公主,”陈以祯微笑,“有什么事吗?”
      
      玮乐公主瞪着眼上下扫视她,怒气冲冲,却说不出话来。
      
      刚才瞅见她,她纯粹是下意识地怒喝出声,叫住了她,自幼被耳提面命,她向来厌恶这个女人。
      
      此时见到她,她当然要过来找茬。
      
      尤其是今早母后和皇兄还因她险些发生争执。
      
      想到这点,心下对她的厌恶几乎要漫出来,她不由恶言出声,“你别得意,你真以为能坐稳这个后位吗?皇兄早晚会废了你!”
      
      她说这话,恶意满满,嗓音又高又尖,隔着老远都能听见。
      
      而恰好,皇上就在她们不远处散步。
      
      正悠悠然散步,远处突然传来这样的一声尖叫,听清话语的内容,皇上心里顿时一个咯噔,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感觉剧烈的痛感铺天盖地地汹涌而来。
      
      皇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