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吃醋

      “所以呢?”从震惊中回过神,柳纷云诧异问,“这和络冰轮有什么关系?”
      
      “我之前就说过了,络冰轮恐怕将你当作了虞清月的替身。”莲衣抬手,在她脸上捏了捏,“别忘了,络冰轮眼里的你是个‘男人’,哪怕你已成了七驸马,你们之间也是被允许发生关系的。”
      
      没想到这也能惹来桃花,柳纷云脸一烫,猛地退后半步,连连摆手,“我做了七驸马,拿了驸马印,一辈子都是殿下的人,才不要做师父的替身!”
      
      摇完头,她闷声嘀咕:“这也太乱来了!流织国可不会允许这样……”
      
      瞧着她困窘的模样,莲衣气消了大半,忍不住环上她的颈子,笑着提醒:“可这里是狄族的烛煌国,你得入乡随俗。”
      
      “那、那我们那天晚上的饭菜里有药,真是络冰轮干的?”柳纷云又想起这桩事,更觉头皮发麻,“难怪吃食全是流织国的家常菜,还做得那么清淡,殿下最不爱吃了。”
      
      “这我倒是没有调查出来。”莲衣眨了眨眼,“且翻篇罢,先对付眼前的事再说。”
      
      柳纷云看了眼被她捏皱的信,思索片刻,道:“殿下恢复健康之前,我是不会做医师的,如果依照烛煌国的办法,要怎么拒绝络冰轮?”
      
      “这好办。”莲衣笑道,“我身边正缺个巫医,只为圣女及平民信徒消灾治病。不过你是天字医师首徒,天字医师的身份极其尊贵,要是做了巫医,你师父的面子可就挂不住了。”
      
      “无妨,我可以做。”柳纷云一想到师父平时的教导,毫不犹豫地应下,“医师救人,仅是救人,身份一视同仁。”
      
      说完,她看向莲衣,又补充一句:“种族也是。”
      
      -
      
      按照烛煌国的传统,圣女年满十八岁后,即可招一名巫医入殿。
      
      莲衣夺舍七公主后,仍用着七公主的年纪,今年正好十八岁,满足招巫医的年龄条件。
      
      但医师本就是尊贵的官职之一,国内的医师又自出生起就敌视妖族,即便君上亲自为莲衣招一名巫医,也不见得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因而柳纷云去面见君上,主动提出要做巫医时,君上毫不犹豫地批准了。
      
      不过巫医和其他医师不一样,除了医术必须过关,还需熟习占卜、驱鬼和符术。
      
      以及最重要的——会跳火神祭祀舞。
      
      巫医分为土、木、金、火四阶,柳纷云现下是最低的土阶巫医,要想继续往上升职,就得学这四样“技能”,并通过上任巫医的考核。
      
      “土阶巫医未免太不好听了。”
      
      柳纷云拿到巫医身份牌那天,莲衣嫌弃地吐槽了好几遍,牵着她的手道:“占卜和驱鬼确实不好学,但符术不难学,跳祭祀舞也不难。我教你跳祭祀舞,你快学,早日升到木阶巫医。”
      
      光是听到“跳祭祀舞”四字,柳纷云就觉得头皮发麻。
      
      “我四肢僵硬,不会跳舞……”她尝试拒绝教学。
      
      “你一个习武之人,哪来的四肢僵硬?”莲衣立即在她脸上揪了一把,疼得柳纷云哎唷直哼,“行啊,反正早晚都得学,这回先放过你,火神祭典开始之前的排练,一、天、也、不、许、落、下。”
      
      她一字一顿,说得十分认真,凑得近极了,身上过于浓郁的熏香熏得柳纷云不得不后仰。
      
      “我学符术好啦,这个我可以学。”柳纷云岔开话。
      
      然而莲衣却摇头,从身后的书架上取下一本书,塞进她手中。
      
      “先学占卜,不许学符术。”
      
      柳纷云:??
      
      不是你说占卜不好学,符术不难学的吗!!
      
      她拿着书一脸懵,抬眸看见莲衣气鼓鼓的表情,顿时了然,故意装出一副妥协的样子,正准备翻开书看,忽然感应到有什么在敲打寝居外的屏障。
      
      “梨花回来了。”莲衣提醒她。
      
      狸花猫刚被放入寝居,柳纷云就嗅到一股血腥味,心中一惊,忙抱过它查看身体。
      
      弦梨花赶紧从她怀中跳出,把一只锦囊放到她手边,“柳大人别……别担心,只是路上遇到一个好管闲事的除妖师。”
      
      说完,她跃上空荡荡的书桌,开始调整气息。
      
      “可你受伤了!”柳纷云刚才看到她背上有伤,又追过去,在指尖触碰到猫毛时顿住,回头问莲衣,“殿下,弦姑娘为了我所需的药材受伤,能不能允许我为她疗伤?”
      
      莲衣没有应,走过来抱起弦梨花,低下头,将脸埋进虎皮斑纹的猫毛里,嗅起气味。
      
      弦梨花缩在她怀里,一动不动,片刻后,只听莲衣道:“是在内城受的伤?”
      
      “是、是的。”弦梨花低声,“但对方穿着黑衣,又以黑纱蒙面,身上有着很浓的血腥味,把其他气味都盖过去了,我甚至没办法闻出性别,对不起……”
      
      “晓得要时刻掩盖自身气味,这是有经验的除妖师,你不必自责。”莲衣揉了揉她的脑袋,把她放回桌上,对柳纷云道,“恐怕是祭司殿的人,先给梨花疗伤罢。”
      
      柳纷云心一沉:“你的眼线被络冰轮发现了?”
      
      “我与她互相监视彼此,并非一年两年了。”莲衣轻笑,“她早就知道,也警告过。”
      
      柳纷云没怎么接触过真正的勾心斗角,此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麻利地拿出伤药和绷带,给弦梨花包扎起来。
      
      她调制的伤药比较特殊,涂抹在伤口上凉丝丝的,很快就将疼痛化去。
      
      弦梨花趴在桌上,感受着纤细的手指在背部一下又一下摩挲,差点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柳大人好温柔,怪不得莲衣大人会这么喜欢她呢!
      
      不过弦梨花深知莲衣的脾气,柳纷云刚系好绷带,她立即蹿上窗台,头也不回地跳了出去。
      
      “哎哎!你等等!”柳纷云吓了一跳,正要追过去,腕部忽被捉住。
      
      “不必追了,她晓得要过来换药。”莲衣淡淡道。
      
      她松开柳纷云的手腕,拿起弦梨花留下的锦囊,明知故问:“这是什么?”
      
      “我拜托弦姑娘去给殿下找药,里面现在应该已经装了药了。”柳纷云笑道,“殿下不是怕苦吗?有这些药代替,汤药就没有那么苦了。”
      
      莲衣眸光微变。她单知道柳纷云拜托弦梨花找药,却并不知找药只是为了缓解苦味。
      
      “以后不必拿这些琐事麻烦她。”将锦囊还给她,莲衣故作镇静道,“我没有那么娇气。”
      
      看着系统面板里数值微动的黑化值,柳纷云知道她其实是吃醋了,忙将锦囊收起来,“明白了,殿下。”
      
      病娇大白猫说什么都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柳·求生欲爆棚·纷云已上线
    为什么感觉猫猫吸猫猫的画面也怪可爱的……
    替身梗是小俩口瞎猜的,大祭司x师父锁死了,各种意义上【等等】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