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戾屠户的小夫郎

作者:後来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村人加入

      头几日糕点总多少会有些剩,因为有损失在里面,唐寿就给熊家兄弟二人每日每人五文钱。过了几日,熊家兄弟懂得营生手段,也吃出了口碑,唐寿便正式和熊家兄弟平分盈利,每日下来熊家兄弟可以得到二十文,唐寿同样可以分到二十文,这把熊家兄弟乐得合不拢嘴。
      
      “大哥,谁能想到二哥这次捡到个生财夫郎,哥夫有这手艺可不是吃一天两天的饭,都是越做越精,以后在玉林镇有了口碑,咱也跟着沾光。”
      
      熊铁憨厚地笑道:“可不是,罗五家里就因为会做豆腐的手艺,从小就比咱们吃的好。”
      
      熊柱撇撇嘴:“他家有什么钱,还不如大嫂娘家,就是比咱家好点罢了。”
      
      在熊铁眼里,罗五家条件就很不错了,而他娘子的娘家赵家则算得上大户了,可是隔三差五就能吃顿肉的人家,他是不敢想的。
      
      很快熊铁笑起来:“大哥,现在咱们两个一天就能赚二十文,这是个长久买卖,长此以往下去家里总不会差的。”
      
      熊柱也开心的点头,兄弟二人挑着担子高高兴兴从熊壮山家里出来。
      
      为了能多卖些,他二人最近走得很早,天刚擦亮就起来,要不是唐寿起的晚,他兄弟两个还能再早些。漆黑中,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前头,焦灼不安,来回走着。
      
      “这是谁啊,大冷天起这么早?”
      
      “熊铁熊柱是我,蔡学。”
      
      走到近前,熊铁熊柱才看清是他,熊柱激灵,转转眼珠子就知道蔡学有事,不然这大冷天谁家也不会起这么大个早,刻意等在外面。
      
      熊柱老实,没有他三弟那些心眼,就直直问道:“这大冷天的,你怎么起这么早?家里有事,等在外面?”
      
      蔡学脸上呈现一种难言的尴尬,欲语还羞吞吞吐吐。
      
      “我……那个……我看你们兄弟最近生意挺好,担出去的糕点都卖光了。”
      
      熊铁点点头,很愿意分享这份喜悦,高高兴兴道:“可不是,你不知道一开始我还担心这么贵的吃食怎会有人舍得买,一文钱就那么一小点,都不够我一口吃的,也不顶饿,又不是盐巴和糖。起先也确实不怎么好卖,没想到那些镇上人吃了几次就喜欢得不得了,有一次一个小娘子自己就卖了十七块,我还搭了她一块,可那也有得赚呢!”
      
      熊柱对着他大哥不停使眼色,可是天太黑,熊铁说得又兴奋,根本没注意到,后来熊柱不得不偷偷捅了捅熊铁,熊铁才意识到说多了,闭嘴不说了。
      
      这下蔡学更尴尬了,可想到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
      
      “那个,你看你们兄弟两个每天起这么早卖也很辛苦,要不要找个人分担下,能轻省不少。”
      
      熊铁只是实诚可不傻,他此刻已经听出蔡学的意思,这是来抢他和他弟的生意来了。总共就这些利润,他和他弟两个干,一共可以得二十文,加上他,二十文不就得三人分了吗,这简直就是在从他们兄弟两个兜里抢钱。无亲无故的凭什么分他一半!
      
      熊铁脸色难堪起来,蔡学脸色也不好看,兄弟两个一时间都不说话了。气氛尴尬地沉闷起来。
      
      蔡学更加手足不安,口不择言地解释道:“我,我就是看你们兄弟两个太累了,想帮帮你们,我也不多要,给个二三文的就行。”说完,蔡学自己也能感觉到空气中似乎绷紧了一根弦,稍一用力就会绷断。最后,他自己也明白自己过分了,农家人赚钱不易,谁家怕辛苦,明明人家兄弟两个能赚得更多也能干过来,为什么要多加他一个,把钱分给他一分。
      
      最后蔡学沮丧地不报希望道:“算了,我就是问问,本来也不敢报希望。实在是家里的粮食不足了,你们也知道我娘子又怀孕了,眼看着家里又要添丁加口,粮食却快要没了,咱们杏花村的地本就比旁的村收粮少。”
      
      蔡家的情况他们知道,家里七个小子,小子们三个成了亲,又生了六个小的,蔡学娘子肚子里的是蔡家第七个孙子辈了。可以说,并不受蔡家人期盼,因为蔡家人口实在太多了,又都是小子,到了成年后胃口大得很,那么点地养这么一大家人家真是养不起了。
      
      可这年月谁家也不宽敞,他家同样省吃俭用,熊铁熊柱两兄弟长这么大也不敢放开吃到撑过。
      
      熊柱虽然不会让蔡学进来掺和一脚,可也不愿意将人得罪很了。
      
      “对不起了,不是我们不愿意帮你,你也知道我家里情况也不好,因着大哥成亲还欠了罗家不欠银子,这都两年了,再不还怕是不行了。我们兄弟两个累不累的不敢想,能还上银子就行。”
      
      这么一说,蔡学没那么大脸敢说什么了,垂头丧气的回了家。
      
      熊铁和熊柱出了村子,走上大道,熊铁才开口道:“蔡学也不知怎么想的,怎就好意思说这话,说这不等于直接管咱们兄弟要钱吗?”
      
      熊柱道:“大哥,以后看见他绕道走,不管怎样这事关咱们一家子粮食的大事,说什么也不能因为抹不开面,给他白占了便宜。”
      
      熊铁道:“我省得的,罗家就是例子摆在那里,你看他家豆腐生意做的好,不就是因为死死捏着方子,是咱们村里独一份别人家都没有卖的,买的人才多。”
      
      “是这么回事。”
      
      熊家兄弟说完又欢欢喜喜进城卖糕点了,因为最近卖出了口碑,生意非常不错,天没黑就挑着担子回来了。
      
      兄弟两个除了第一次就没在熊壮山家里吃过饭,唐寿知道他们兄弟间有心结在,并不深留。
      
      熊柱收了铜钱后正要走,熊铁犹豫着,还是讲了蔡学的事。
      
      “弟夫,蔡学有这样的心思以后你绕着他走路点,虽然我感觉有二弟在,他不敢直接来找你,也就缠缠我和三郎,但小心些总没错。”
      
      唐寿却不恼反笑:“这是好事,不用拒绝,别说一个他,就是整个杏花村村民都来给咱家卖货才好呢!”
      
      “啊?”熊铁傻了。“怎么会是好事,罗家的豆腐生意就因为是独一份才会有那么多人买,要是再有一家卖,就肯定赚不得那么多钱了。”
      
      “大哥,你这么想就想左了,咱们和罗家豆腐生意不一样,豆腐坊,玉林镇上也有,比罗家做的只好不差,罗家做的豆腐也就只能卖给村邻,再有一家,就是抢他营生。可咱家的买卖,并不指着村民,实际上大多村民也舍不得吃,主要还是镇上百姓。玉林镇那么大,你们兄弟两个总有走不到的地方,不可能占领全部市场。这时候其他人进货去卖,不管去哪,都是开阔市场,卖的人多了,去的地方也就多了,不止玉林镇甚至临镇或者旁的村,这都是生意。”
      
      熊铁还是想不大明白,也听不懂市场不市场的话,固执抱着自己固有的思想,认为有手艺就要捂的严严实实的自己卖才能赚钱。而熊柱却仿佛朦朦胧胧想明白了什么,只是一时想不大清明。
      
      “你看,现在你们兄弟两个能卖五斤的糕点,那蔡学加入假如能多卖一斤也许是更多,这不就是多出来的盈利吗?”
      
      熊铁马上道:“我和三弟明个多担些,也能卖到六斤或者七斤。”
      
      “那多了他就能卖到八斤或者九斤。”唐寿见解释不通,不禁有些苦笑不得,“没事,你两一会出去给那蔡学捎话告诉他一声,想卖糕点,随时欢迎来进货,不过概不赊账,三十块糕点给二十五文钱,明码标价,谁来都是这个价,有钱就用钱换,没钱用糯米粉、糖和蜂蜜什么的换也可以。”
      
      熊铁仍觉得不可行,转头去看熊壮山。
      
      “这事是我夫郎想出来的,全由他做主,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们就按他说的做,明日叫那蔡学拿着钱或者东西来换,不给赊账。”
      
      熊壮山都发话了,熊家两兄弟也不能再说旁的,路过蔡家告诉他,他哥夫同意他卖糕点,但是必须自己去拿东西换,他们不雇人。虽然和想的有出入,但是蔡学还是高兴的和什么一样,连连道谢,那态度跟熊家是他恩人似得。
      
      回去后,熊铁没憋住和熊母讲了,熊母气得一宿没睡觉,直说唐寿胡闹。可并不敢插手二儿子家里的事,这事才算罢了。
      
      蔡学家里钱是肯定拿不出,就拿个三升糯米粉换了一斤糕点,这并不少了,虽说一升糯米粉可出三斤多糕点,但做糕点用的可不只是糯米粉,还有糖、蜂蜜和牛奶,这些才是大头,贵的吓人。不过就这三升的糯米粉还是蔡学劝说了全家人一晚上的结果。
      
      蔡学怕熊壮山怕的很明显,眼神躲躲闪闪,那样子如同做个亏心事般,实际上他也觉得这事是他做的不地道,占了熊家的便宜。唐寿口里的经营理念他们还不大能理解,在他们眼里有什么好东西就应该死死抱着一辈子,不给别人偷窥了去,才能赚钱。农家人于种地上是把好手,做生意的弯弯绕绕就隔了层纱,总是看不分明了。
      
      蔡学提着一个食盒,看着唐寿认真给摆进去,堆成一个漂亮的小山堆,心里充满了干劲,只觉得全身都是力气。
      
      熊家两兄弟虽然对蔡学的加入不满,但还是认真的传授他经验,该怎么叫卖,什么样的人会卖,什么样的人就是占小便宜来了。
      
      他三人在玉林镇分道扬镳后,没用上半天时间蔡学就全部卖光了,回到家里,掏出怀里的三十文铜板,全家人眼睛都发热。
      
      “一天就赚了这么多钱,郎君你快捏捏我,当真不是在做梦。”
      
      蔡学喜道:“不是做梦,阿娘,这是真的。”
      
      蔡老太二话不说,马上去厨房取了六升糯米粉。
      
      “快,快点给熊夫郎送去,定下明日的糕点,你要好好说,有点眼力价,有什么活能帮着做,就做些,可不能得罪了熊夫郎和熊壮山,他家现在可是咱家的财神爷,今年这个冬能不能过去就指着他家呢。”
      
      蔡学过来送糯米粉的时候,熊家两个兄弟也卖光了糕点回来了。
      
      “熊夫郎,明日我要六十块糕点,你看行吗?”蔡学小心翼翼地问着,那样子生怕唐寿觉得他贪得无厌。
      
      唐寿笑道:“自是可以,别说六十块,就是再多些,也没问题。如果你兄弟或者亲戚家有愿意做这个营生的,都可以过来。拿东西换也行,用铜板买也行。”
      
      蔡学瞬间眼睛亮了,这么赚钱的营生要是能介绍给亲戚那可真是太好了,那些亲戚因着他家赚到了钱,以后可不敢再瞧不起他家了。
      
      可……可这不是等于把钱往外推吗?他实在想不透唐寿,这东西要是他们自己卖,一文一个多赚钱,卖给他们就少了许多利润,这不等于把自己钱分给他们吗?
      
      农家人没做过买卖,一时间抹不开弯的并不少,唐寿也不打算详细和他们解释,反正只要两边都不吃亏就好了。
      
      蔡学怕熊壮山有意见,毕竟熊壮山可是很精明的人,敢占他便宜的都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两个脑袋。
      
      然而熊壮山虽然面目仍旧不善,看着就很凶恶吓人。却道:“这糕点是我夫郎做的,怎么做都听他的,既然他说可以,那么你就放心介绍人过来,我不会拦着。”
      
      蔡学眼睛亮的吓人,“谢谢熊二郎,我这就回去和家里说。”跑到门口,才想起自己忘了什么,又回头补救道:“也谢谢熊夫郎。”
      
      唐寿好笑的摇头,“明日你两个定多少糕点。”
      
      熊柱道:“七升,我们要七升,桂花糕多些,那个特别好卖。”
      
      “行。”
      
      “哥夫,如果人多了加入咱们真不会对咱们生意有什么影响吗?”
      
      “不会,只会把咱们生意带的越来越好,你看,现在有了蔡学的加入,咱们的糕点卖得多了,你们兄弟也并没有少卖。”
      
      “这倒是。”熊家兄弟点头。“那我就和四妹说说,因为咱家穷,她在婆娘家里日子也不好过,要是能有了这门营生,无论怎样都算依着咱家,日子也能好过些。”
      
      “行,你让她来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逍襍扔了一颗地雷
    晋江催更协会会长扔了一颗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