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我重生了

作者:桃禾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泼奶茶



      第2章泼奶茶

      教学楼外的梧桐伫立, 绿色的树叶“簌簌”作响。
      午后的阳光从明亮的窗户洒落进教室, 空气中有细小的灰尘在跳跃。
      像是加了滤镜一般,教室里所有同学的身上都笼上了一层淡黄色的朦胧光晕。

      珍妮、静静、姚旭、章程、洛凡……
      季乔环视四周,可以清晰地叫出同班人的名字。

      一起上课的还有隔壁班的同学。年轻的面孔熟悉又陌生。

      有的低头玩手机,有的趴在桌上睡觉。

      教室里不时有人走动来回, 说话声喧嚣纷杂。
      她真的梦到大一了?

      懵懂之中, 季乔耳边传来珍妮意有所指的起哄:“噢~某人来了。”

      季乔的心口一跳,下意识抬头朝门口看去。

      常宁远和他几个舍友说笑着正从教室前门进来。
      他身高腿长, 军训后的皮肤被晒成了深色,浓眉大眼, 笑起来一口整洁的白牙, 阳光帅气。

      看到季乔, 常宁远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季乔愣愣地和他对视,眼前的常宁远和25岁时的常宁远重合在了一起。
      离婚前的场景又浮现脑海。

      发现出轨的那晚常宁远是怎么解释又是怎么挽留的, 季乔已经记不太清了。
      总之,他就是坚持两个立场:“会和陈小兔分手”,“不离婚”。

      季乔没有理他的挽留, 收拾好东西一个人去了酒店。
      那天清晨,陈小兔通过了季乔的好友申请。
      【对不起姐姐, 我不是故意的】
      【那些包和首饰我都可以不要,我是真的喜欢他】

      原来是知道啊。
      季乔想笑,自己竟然还想过她是不是被渣男骗了。

      季乔:【那你把他送的包和首饰全部还回来吧,地址是xxxx。这是夫妻共同财产,我有依法追回的权利。】
      留下地址后,她把陈小兔拉黑了。

      在此之前, 季乔已经查过了。
      陈小兔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 艺术类专业,朋友圈偶尔能看到她演出的照片。在认识常宁远之前,她的吃穿用度和普通大学生差不多。而近期,可以明显看出来她的用品全部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她想起陈小兔晒包的照片,满是LV、Gucci等名牌logo。
      这是常宁远送给她的20岁。
      富裕、奢侈、虚浮、梦幻。

      而自己的20岁呢?
      季乔在脑海里搜刮了一下。
      那时候常宁远也送了她一只包。

      小ck,白色的托特。
      这包的质量不算好,包边早已经磨坏了,可季乔一直舍不得扔,将它留在了一堆LV,CHANEL之间当做纪念。

      纪念什么呢?
      不过是她觉得,常宁远是真的很爱自己罢了。

      以前的常宁远也是很宠季乔。
      宠到季乔身边所有人都说他是一个好男人。

      毕业后,他拒绝了父母安排好的本地单位,留在了汇同这座城市。
      他说:“季乔,我要和你在一起。”

      刚毕业的两人没有钱,只能和别人合租一个两室一厅。
      彼时的常宁远心高气傲,放弃了大厂的offer加入学长的创业公司,成为了合伙人之一。

      刚开始那段时间,两人日子过得很辛苦。
      常宁远没什么收入,反而为了项目的开发和宣传投进去很多钱。两人的日常开销和房租大部分都是季乔在负担。

      刚从学生进入到社会,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
      季乔刚开始拿到手的工资不算高。即使她已经非常精打细算了,也架不住高房租和高物价导致的月光。

      季乔爱漂亮,可那段时间她几乎没什么钱用在自己的打扮上。
      她剪掉了长发,换成好打理的服装。通勤时间太长,她便收起了漂亮的高跟鞋,踩着平底鞋坐地铁公交。

      常宁远常常抱着她,感动地说会好好对她,以后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
      季乔点点头说好。

      那时候,她真的很相信常宁远。
      而他也确实做到了。

      25岁的年纪,已经是身居高位,前程无量。
      他是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可以给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买无数的名牌包,大牌护肤品。

      可她呢?
      和他一起吃大排档住简装房的她呢?
      他们这七年又算什么?

      世界上永远不缺20岁的年轻女孩子。
      可她那个单纯喜欢一个人的20岁,却永远也回不去了。

      回忆和现在重叠,现实和梦境交错。
      透过眼前的晕黄滤镜,季乔仿佛看到了几年后那个西装革履的常宁远。

      他大概早就不记得自己曾说过的话了。
      那他现在出现在梦里又是想干嘛?

      *
      常宁远的目光从一进来就锁定住了怔忪的季乔。
      他不知道季乔在想些什么,只当她迷迷糊糊地在发呆。

      他手中握着一杯刚买好的奶茶,面带笑容地走到季乔身边。
      季乔中午爱犯困,他便从店里买了奶茶带过来,趁上课前给季乔喝。
      “给,快喝吧。”

      季乔望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小麦色手臂和那杯晃动的珍珠奶茶,久久没有动作。

      对,没错。
      常宁远大一时就是这么追自己的。

      送饭打水,抢座占位,随时接送。
      嘘寒问暖,甜言蜜语,无微不至。

      啊啊啊啊啊!
      她做了什么孽要在梦里重温这一切?

      只要想到他的出轨,季乔的胸口就如同有一万只气球在膨胀。

      这些追求行为更像是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味粑粑。
      你撕开漂亮的金箔纸,以为自己吃的是昂贵美味的巧克力,结果吃到最后才知道别人送你的是屎。

      恶心。

      常宁远见季乔低着头一直没接,不由笑了。
      “怎么?还要我戳啊?”
      他撕开吸管包装,“噗”一下戳进奶茶。

      旁边的陈显无语地转了个头走了,看不下去这腻歪的场景。
      “这下好了吧?”常宁远将奶茶放到季乔的桌面。

      他笑笑地看着季乔漂亮的侧脸,等待她羞涩着接过奶茶再轻声地和自己道谢。
      奶茶放在桌上,发出轻轻的一声响。

      季乔只觉得这梦实在讽刺又荒谬。

      好啊,既然是梦。
      她也顾不上什么礼义规范了。
      渣男都该死!

      季乔的胸口微微起伏着,脑子涨涨地发痛。
      她“唰”一下站起身来,板凳顺势翘起碰到后方的桌子,“砰”地一声。

      这动静不算小,加上俊男美女的组合本就惹人注意。
      一时间,好多同学都向季乔这里看过来。

      季乔手指沿着吸管与奶茶盖的间隙,随手一撕,薄薄的奶茶盖就被扯开了一个大口子。

      她抬起头看向常宁远,唇角抿得很紧,重重咽了下口水。
      下一秒,手起茶落。

      一大半杯温热的奶茶泼上了常宁远的脸和身上。
      常宁远退后一步依旧躲闪不及,奶茶顺着他的鼻梁和脸颊向下,滴滴答答地往下流。

      白色T恤被浇了个透,成了浅咖色,粘腻地紧贴着他的皮肤。一些黑色珍珠粘在他的脖子和手臂,另一些滚落在地。
      看上去滑稽又狼狈。

      教室里犹如瞬间被按了静音键,偌大的空间鸦雀无声。
      同学们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什么情况?
      常宁远不是在追季乔吗?两人之前看起来已经快要成了啊。

      常宁远本人也懵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等来的不是一句谢谢,而是一杯迎面泼来的热奶茶。

      常宁远的脸颊火辣辣的,除了被全体同学围观的难堪外,他的心里也在冒火。

      面对生气又强忍不发的常宁远,季乔爽了。

      “季乔?”常宁远强忍着怒火,又惊又疑地问,“你在做什么?”
      季乔:“替你洗洗。”
      你太脏了。

      常宁远的表情很是不可置信:“什么?”
      季乔闭上了嘴,不愿多言。

      常宁远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老师的脚步声。
      眼见老师已经拿着书本过来,常宁远重重地吐了口气,抬脚走了。

      常宁远走了,教室的静音键也失灵了。
      季乔的耳边渐渐响起了嘈杂的议论声。

      “天啊,我被你吓死了季乔。”钱静静捂着嘴巴小声说。
      “常宁远怎么得罪你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韩珍妮也压低了声音在问。

      季乔低头,撕开手帕纸擦拭桌上溅到了奶茶。
      “渣男。”她恨恨地开口,手下的动作很重。

      韩珍妮和钱静静对视一眼,似有所悟地闭上了嘴。

      *
      常宁远去厕所简单打理了一下,坐回了最后一排。

      身上的奶茶味久久不散,皮肤粘腻又难受。
      要不是戴老师会点名,他早就回宿舍了。

      以常宁远为圆点的方圆半径2米以内热闹地八卦起来。
      “季乔怎么了?”
      “你做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了?”
      “看不出来季乔长得清纯,居然这么凶啊。”
      …………

      常宁远不发一语,默默拿出纸巾擦拭自己的衣服,表情很是难看。
      他妈的问题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啊!

      坐在窗口的姚旭幸灾乐祸地发微信和不在学校的朋友贺时礼八卦。
      姚旭:【大新闻大新闻!】
      姚旭:【季乔居然泼了常宁远一身的奶茶】

      姚旭:【常宁远的脸快憋成猪肝色了】
      姚旭:【我踏马捂着嘴巴才没笑出声来哈哈哈】

      底下嗡嗡的声音不断,台上的戴老师终于不耐烦地用板擦敲了敲讲台。
      “安静!”

      于是同学们的静音键再次开启。

      教室外的梧桐树叶依旧在风中沙沙作响,偶尔飘落几片泛黄的叶子,落地无声。
      略显沉闷的教室里只有戴老师带口音的教书声和粉笔落在黑板上的“咔咔”声。

      201x年九月的这个午后,一切看起来都和往常一样。

      姚旭沐浴在阳光下,在老师的滔滔不绝中昏昏欲睡。
      桌肚下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他一个激灵打开微信,贺时礼回复了。
      【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出现在手机里的男主,明天放他本人出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