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我重生了

作者:桃禾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篮球赛


      第10章篮球赛
      这一年入秋得早,接近7点的天色已经变得灰暗。

      秋风习习,吹动女生乌黑的发尾。
      教室里的灯光透在走廊,将季乔脸上的倔强照得一览无余。

      有那么一个瞬间,贺时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可他随即就接收到了常宁远投来的忿忿目光。

      如同一个不慎踏入到别人领地的人,贺时礼站在原地,一时没有动作。

      常宁远显然被气得不轻,脸色涨成了深红。手臂紧了又紧,狠狠地踹了一脚走廊墙壁。
      他不发一言地转身就走,怒气冲冲地和贺时礼擦肩而过。

      晚自习的预备铃恰如其分地响起。

      贺时礼看到季乔心情很好地冲自己一笑,也转身进了教室。
      她就这么走了,一句话都没说。
      仿佛刚刚说喜欢的人不是她,被喜欢的人也不是他。

      整个晚自习,贺时礼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他坐在教室的最后排,清楚地看到季乔正戴着耳机做英语听力练习。

      贺时礼想笑。
      她把自己弄得心烦意乱,自己倒是挺自在。

      不过这也正常。
      随口说说的话,哪里会放在心上?

      贺时礼翻过书,自嘲一笑。

      那天晚上姚旭问他季乔为什么要找他帮忙还钥匙,他没有回答。

      但其实他心里一直清楚地知道答案。
      ——季乔只是在用自己气常宁远罢了。

      *
      第一节晚自习下课,课代表何明再次来找季乔。
      “小乔同学,考虑考虑呗。”

      何明手中握着卷成圈的剧本,在季乔桌上摊开。
      “这个美女角色非你莫属啊。”

      钱静静好奇地探头张望,将剧本名字念了出来:“《美女与野兽》?你们准备排这个啊?”
      何明点点头,干脆在季乔前方坐下了。

      “姐姐由我们大D哥反串,我演你爸爸——”见季乔倏地看过来,何明立刻改口,“你是我爸爸,行不?”

      钱静静“噗嗤”一声笑了,“那谁演野兽啊?”

      何明顿时卡壳:“我这不是还在和贺时礼磨吗?他一直说自己没空。”

      他顿了顿,下了狠心似的说:“实在不行野兽我演,变王子那段让贺时礼串个场行不?我再找他说说,你就先答应下来呗。”

      季乔思忖了下:“我再考虑考虑吧。”

      “成。那剧本先给你看看,这周末一定给我答复啊。”何明也不好逼得太紧,点点头离开了。

      季乔低下头翻看剧本。

      何明说的没错,这剧本的台词是挺简单的。她一个好几年没碰英语的人,读起来也毫无障碍。

      最后一幕,美女亲吻了野兽,野兽变成了王子。

      季乔看到两人互相告白的台词,蓦然想起上一世的剧本,忍不住笑了。

      上一世班里没有女生愿意表演,最后只好用一个男生反串美女。
      结尾时野兽变成了王子,看到美女的真容吓得大惊失色,捂着嘴巴仓皇而逃。

      这个恶搞版的结局效果也很不错,收获了一串笑声还拿了奖。

      那这一世呢?自己要演吗?

      季乔无意识地按压着手里的笔,回头朝贺时礼的方向看过去。

      他握着一瓶矿泉水,晏然自若地站在窗前,任由旁边的何明说得眉飞色舞。
      不知道何明说了什么,贺时礼笑了笑,拧开瓶盖,微微仰头喝水。

      白皙的手握住瓶身,清澈的水流晃动。
      凸起的喉结滚动,鼻梁和下颌骨的曲线无可挑剔。

      季乔快速转过头来,心神微动。

      *
      很快就到了周五,也就是举行篮球赛的日子。

      午休时间,季乔在宿舍对着镜子化了个淡妆。

      她将头发扎成利落的马尾,换了件蓝色牛仔连体裤。
      看上去有种清新又随性的感觉。

      当季乔和舍友们一同到达篮球场时,发现球场里已经是人头攒动,每个篮球架都被占了。

      “天啊我们班男生在哪啊?”钱静静四处张望。

      “往人多的地方走就行。”季乔接话。
      有常宁远的球场,就肯定有很多女生围观。因为这个,她上辈子没少不高兴。

      “哎,真的!”韩珍妮眼尖,已经率先看到了班级男生的身影。

      季乔寻声望去,只见常宁远一身黑色,在篮框下热身。
      他运球投篮一气呵成,一套动作坐起来行云流水。

      季乔抿唇,立即移开了目光。

      “你们来啦。”班长薛良见到几人,很开心地打招呼。
      “要喝水吗?”他指了指地上的一箱矿泉水,“渴了自己拿别客气。”

      季乔四处张望了下,下意识问:“怎么没有看到贺时礼宿舍的人啊?”

      薛良看了看手机:“贺时礼中午回家了一趟,刚才我问他正在路上呢。估计快到了。”

      季乔“哦”了一声,若有所思。

      贺时礼是本地人,回家要比其他人方便很多。
      之前他用家中有事的借口拒绝话剧,季乔还以为他只是找借口。眼下看来,他家中似乎是真的有事要忙。

      说曹操曹操到。

      薛良的话落下没多久,篮球场的入口处出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贺时礼和他的舍友们穿着统一的篮球衣向这边走过来。

      另一边,贺时礼一进篮球场就看到了季乔。

      马尾白T蓝裤,简单干净的打扮。
      不管在哪里,她总是显眼的那一个。

      自从迎新晚会后,季乔就被系里的男生封为了系花。
      贺时礼无数次从其他熟悉或不熟的男生口中听到过她的名字。

      “我觉得投票肯定是季乔胜出啊。大部分男生还是喜欢这种清纯型的吧?”
      “我今天在食堂看到有男生找季乔搭讪。”

      “那天在图书馆也有递小纸条的啊。”
      ……

      贺时礼揉了揉太阳穴。
      这种类似的言论,他两辈子都听了很多。

      就连现在,她站在球场上的模样也和上辈子如出一辙。
      那时候班级系里的篮球赛,总少不了她的出现为常宁远加油。

      在球场上,常宁远是系里最意气风发的人。除了球技好以外,更是因为他有季乔这个独一无二的拉拉队员。

      “靠,季乔怎么也来了啊?”姚旭也注意到了班里的女生。

      另一个舍友林佑接话:“不会是来看常宁远的吧?前几天我听他宿舍的人说他还是想追季乔来着……”

      “不是吧……”姚旭夸张地拉长了音。

      贺时礼垂眸整理自己的护腕,权当没有听到。

      走得近了,他看到常宁远停下了运球,直直向自己看过来。
      目光严肃而冰冷。

      “贺时礼。”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
      贺时礼回头,对上季乔清澈的眼睛。

      “加油啊。”她笑了笑,比了个必胜的手势。

      贺时礼心神微微一荡,弯唇:“好,谢谢。

      *
      热身之后,比赛正式开始。
      3V3的篮球赛,上下半场各10分钟。

      比赛一开始,常宁远就打得非常凶,急于投篮得分。
      只是他有点太急躁,好几个球都落空了。

      贺时礼那边相对的要稳扎稳打许多。
      几分钟下来,双方的分数胶着不下。

      “稳一点稳一点。”常宁远的队友显然也发现了他今天的异常,在他拿球的时候提醒。

      常宁远定了定神,瞄准篮框将手里的球投过去。
      一个漂亮的三分空心球。

      “哇。”
      “好帅天啊!”
      ……

      周边响起了女生们的欢呼声。

      常宁远进球后下意识地向季乔看了一眼。

      她的嘴巴已经抿了起来,显然并不开心。
      就这么不待见他吗?

      常宁远吐了口气,心中很是不服。
      贺时礼根本就没他打得好,她到底喜欢他什么?

      随着比赛的进行,常宁远打得越发凶残,尤其针对贺时礼。
      他死死盯住贺时礼,完全不想给他发挥的余地。

      贺时礼并不像他曾是专业校队的,应付得有些吃力,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围观的季乔自然也看出来了常宁远的盯梢,大声喊道:“贺时礼加油!”

      常宁远下意识看向那边,季乔脸上的焦急让他出现了瞬间的晃神。

      贺时礼抓住他分散注意力的空荡,顺势进了个球。

      场边立刻传来季乔大声鼓掌的声音。

      此时上半场时间过了大半,常宁远队伍只领先3分。

      常宁远狠狠地将球拍到地上,胸口愤懑不已。
      接下来的几分钟,他对于贺时礼的攻击更加明显,甚至出现了好几次的身体摩擦。

      站在场边的薛良忍不住提醒:“注意不要犯规啊。”

      上半场结束前的最后一次进攻,常宁远拿球,贺时礼防守。

      贺时礼的进攻力虽然不及常宁远,但是借着身材的优势,防守却相当不错。

      常宁远几次想要突破过去都被贺时礼防得滴水不漏。

      眼看拿球时间就要到了,常宁远本就焦躁的心情更加不耐烦起来。
      他作势要投球,贺时礼似是看透了他的想法,双脚牢牢踩在地上。

      两人的目光相交。

      贺时礼眼中的沉稳从容更是刺痛了常宁远。
      他狠下心,一个健步就要强冲过去。

      贺时礼当然不会让他,张开手臂踮脚去挡。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肩膀狠狠撞到了一起。

      常宁远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一刻完全不想收起自己的力道,只想狠狠撞过去。

      贺时礼不备他的凶狠,两个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同时响起的,还有裁判的哨声和场边传来的惊呼。

      *

      见人摔到,季乔连忙冲上去蹲下身查看。

      贺时礼的胳膊在水泥地上狠狠擦过,一大片皮肤被蹭破,出现了无数的小血点。

      “你得去医务室!”季乔皱着眉,焦急地说。

      地上的灰将他的胳膊弄得污秽不堪,胳膊肘还在不停渗血,看上去急需清理消毒。
      贺时礼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又转向季乔。

      “就蹭破了一点皮,没关系的。”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平静,听上去倒像是在安慰季乔。

      季乔微微一怔的功夫,贺时礼已经被人拉起来了。

      “艹!他这完全恶意犯规!”姚旭早就对常宁远不满,边拉人边骂。

      季乔也跟着起身,伸手拍了拍贺时礼的背面球衣,帮他把灰掸掉。

      贺时礼的脊背一僵,转身面向季乔。
      “和我去医务室吧,贺时礼。”季乔仰着头看他,唇角紧抿。

      姚旭看了眼,挥挥手赶人:“去吧,反正你本来也只打算打半场。去吧去吧。”

      贺时礼微微低头和季乔对视。

      女生小巧的下巴上扬,乌白分明的眼睛楚楚动人,里面映着两个小小的自己。
      她的眼神专注而明亮,好像真的很在意他似的。

      贺时礼的心口霎时变得又软又酸。
      明明受伤的人是他,为什么会对季乔产生心疼的情绪?

      半晌,贺时礼轻轻地喟叹一声,投降了。

      “好,我答应你。”
      “话剧也答应你,好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然就忍不住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