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王万安

作者:巫法吾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山雨欲来

      第二十日。
      
      威斯科斗兽场。
      “去请公主殿下过来一并观看今日的表演。”芙持淡淡吩咐,有神官执行的他的指令,小圆子依旧站在他的身边。
      “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往日不是避之不及么?今天怎么会主动向那爱偶遇的公主发出邀约。
      “时间过了够久了,可以了。那个公主虽然是个花痴,但她不是个白痴……有些变化虽然细微,但变了就是变了。”菲斯里唯一的王位继承人,除了迷恋了一个不该迷恋的人外,怎么可能脑子有问题。
      
      很快,公主殿下就出现在了芙持面前。小圆子站在芙持身侧看了看这位公主,似乎有点奇怪,总觉得哪里和以前不一样?但又说不上来。
      
      “大人日安。”公主殿下扬起唇角,明艳照人。
      小圆子可算知道哪里出问题了,公主不走以前无辜天使路线了,她的妆容开始有了别的色彩,这样的变化很隐晦。
      
      “公主日安。”既然把人请来,就不能晾着,自然是要好好搭理一番。
      “殿下请坐。”神官为公主拉开椅子。
      “为公主加伞。”芙持神情依旧冷漠疏离,但公主却惊诧于他冷漠下的温柔与细腻……这可能仅仅是礼仪的客套,但是这让她看到了无数种可能性的希望,有些东西只有感受过,才渴望更多,芙持要让这个公主跌进她求之不得的陷阱。
      
      “大人称呼公主太客气了,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迦娜。”
      “公主身份高贵,何况我们只是见过寥寥几次,直接称呼公主名字是不是有些唐突。”
      “怎么会,我和大人也算是从小就认识了,虽然谋面不多,但相识时间长久也算是老朋友了,再加上父王与冕下关系甚好,你我也算世交,称呼公主大人的反而生分了很多,不如直接叫我迦娜,我叫你芙持,这样方便很多。”
      
      正中下怀。
      反正我也懒得跟你客套,说起来这个公主的所有行为,真的是深得芙持的心。她怎么所有事都这么配合呢?这是乖巧可爱的孩子。
      
      “呵~今日请你来,是有件事想和你说清楚。”
      
      “请说。”公主殿下松了口气,她说的话到底还是起了作用,他虽然没有叫她的名字,但是也没直接称呼她为公主,这算是一种进步。
      
      “不知王后有没有告诫过你,离我远点,又或者是不要靠近我。”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任何情绪,就是淡漠的阐述着客观事实。
      
      闻言,公主心头一凉!她赶忙说:“怎么会,大人是神子,与大人相交是一件非常美快乐荣幸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大人的声名,母后对大人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告诫我这样的话。不知大人从何处听到这种无中生有的话?怎么会有人这样污蔑母后和我呢?大人绝对不可以相信他们!”
      一句话,就拉开了距离!面对这样的质问,她是没有胆子在这种情况下喊他名字的!
      主神不想给你尊称,就可以没有,但主神也不想跟你平齐平足,你就还得称呼他一声大人!
      
      芙持没有说话,他只是淡淡看了公主一眼,就又将视线投到斗兽场下,恰好触到了月光的视线……今天,她拳头挥得格外狠,以前她似乎都是干脆利落找到对方的弱点一击毙命,但现在,她就是单纯的挥舞着力量爆炸的拳头,感觉像是——在发泄……
      
      而公主已经无法去探究芙持的目光去向,就在刚才!他看了她一眼,如果是往常她应该会非常高兴!但不……刚那一眼让她如坠冰窖。那是一个洞悉一切的眼神——他轻易的戳穿了她伪装的谎言!不管怎么遮掩,最本质的东西就在他眼中!
      
      这真的是无比糟糕的体验,娇生惯养众星捧月长大的公主从未有过这样的难堪!但王室的礼教依旧让她维持着淑女的端庄,优美的仪态永远不可以在贵族女性身上崩坏!当然,难受到极点时,可以选择华丽丽的晕倒,这是所有女性的权利。但作为整个萨维奇上最大的帝国——菲斯里唯一的王储,迦娜视这种行为是耻辱。
      
      未来统领菲斯里的女王因为一个眼神觉得自己处理不了选择晕倒?这是她的人身污点。
      
      终于,在这种难堪到达极致的时候,芙持再次开口:
      “我美丽的公主殿下,这样的谎言并不能安慰到我,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我想我比谁都清楚,毕竟,我身份这样尴尬不是么?”
      
      他垂眸,纤长的睫毛投下哀伤的阴影,公主看着那苍白脆弱的脸颊,只觉得心痛到呼吸都停滞了。可是此时此刻她能怎么做呢?公主殿下非常为难,十七年的宫廷教学让她适应各种各样的情景,但现在,她在贵族间如鱼得水的交际能力再一次无力的倒在他的圣袍前。
      
      “您是神子啊!大人不要妄自菲薄……您将来可是要成为教皇的人。”她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被芙持的哀伤影响到方寸大乱,直接说出来这样大逆不道的言论。
      
      “呵~神子?只是有可能而已,何况,三个神子里,我的机会是最小的不是么?渺茫。”
      这就是现实!比起实际的权利,声名和容貌都是假的!两者可以为他锦上添花,但不能划为实际有效的东西摧毁敌人。
      
      公主看到了一个被现实割裂的痛苦无助的少年……神怎么忍心这样的大人遭受到这种苦难呢……
      
      “所以你应该乖乖听王后的话,以后还是离我远一点。”
      
      “不!我是菲斯里的王储,就算……就算是您最终没有能够成为教皇,只要你想,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做菲斯里的王!”
      
      又是一句石破天惊的言论!现在的公主殿下根本已经没了理智!她这相当于求婚!可她的身份是什么,她是菲斯里唯一的王储,她求婚的对象是谁,是耶路塞神圣教堂的神子!谁都知道神子不能结婚!
      
      可没有关系,周围都是芙持的人,但公主的随从距离很远,周围的声音也非常嘈杂。而公主殿下不妥的言论也没人会去提醒她。
      
      “王后怎么会同意呢?我的身份根本配不起菲斯里尊贵的公主殿下啊……”
      给她希望啊……做个美梦吧!
      公主殿下就这样被请了出去。
      
      “大人您何必招惹这个公主呢……很麻烦的。”
      
      这个女人……如果小圆子没有记错的话,世界信息中标明,在原主自杀后,对原主念念不忘的公主呃……不那个时候她已经是王后了,所以是王后把原主的尸体制作成人偶,一直珍藏在衣橱里,到她死去,还要求一同下葬……真的很变态啊!
      果然,有那样一个变态迷恋的“父亲”,那样一个思想扭曲的“母亲”,这个公主长不歪都不太可能……
      
      “那你可以让她不来招惹我么?”芙持真心想不通创世神为什么要让这个蠢得认真的东西跟着他来完成任务……是嫌自己过得太轻松了么……
      
      小圆子默,他还是别说话了。
      
      正好斗兽场的表演也结束了,芙持该走了。
      
      他顺着高墙侧沿走,眼神不自觉的看了眼场下的人……这一次,她没有第一时间去捡她的胜利品,而是在……目送他离开?他顿下脚步,转过身,直接正面迎上了她的目光。
      
      高墙下。
      月光面对芙持突如其来坦然得不能更坦然的注视……像之前很多天一样……他看着她,一直都看着她,只有她……
      
      胸腔的心跳蓦的一滞——这是个危险的讯号!
      可这一次,月光没有以往战胜一切的信念,溃不成军的是她!
      大脑一片空白下她遵从本能随着着肌肉记忆获取自己的战利品……期间胸腔里那颗躁动不安的心脏像是要快疯狂到爆炸了,她狠狠咬下一块肉,食髓无味的机械性咀嚼着,可是心跳声太清楚,让她更加躁动不安,以至于什么都不懂的她恼怒的锤了一下自己的胸……圆润且弹性十足的胸差点没弹出兽皮——
      
      高墙上。
      芙持看清了那对漂亮的琥珀瞳仁里无所适从的慌乱,然后又看着她慌忙狼狈的掉头就捡自己的胜利品,然后头也不会的就往闸门里跑。
      
      阳光太过明媚,那纯白的发色也分外惹眼,忽上忽下的,竟然有些有趣~
      
      “呵~”
      芙持心情愉悦,再看这个世界时,蓝天白云黄色城墙,一切都很美妙,完全不似之前那般单调乏味无聊,保持着明媚的心情,连步子都轻快了很多,他就这样舒舒服服无比高调的离开了斗兽场。
      
      !!!
      小圆子直接惊悚在原地!他刚看见了什么?!那个“呵”居然不是嘲讽!而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笑!主神大人居然笑出了声!
      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刚才主神大人的行为——这特么是在赤.裸.裸的调戏人物对象吧!是吧是吧!?
      
      在芙持一行走后,菲斯里的公主殿下也神色恍惚的离开斗兽场。自从从芙持那回来,她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所以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一直不理自己的么?大人并不是不喜欢自己对么……
      之后她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才明白她当时说了些什么离经叛道的话……可是……可是他没有拒绝她对么!这并不是个绝境,有机会的!
      
      永远都不要小看一个女人的脑补能力,尤其是一个陷入深度迷恋状况的、春心荡漾的少女。有时候暗示都不用给,她们都能从你随便一个眼神中编排出无数的故事。
      
      深夜。
      赫尔的赫默里讷古堡——教皇候选人,神圣教会三个神子其中之一。
      
      “哼~就是冕下太过偏爱,才让他恃宠而骄!”同样金发碧眼的英俊青年表情阴骛,“现在冕下已经表态了!那就让他清醒清醒自己的定位——一个玩物而已!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那大人,迦娜公主那边……公主要是阻挠的话该怎么办?”
      
      “迦娜最近就是过得太舒服了,该让王后教导教导她怎么做一个淑女了。”怎么算这个辈分呢?严谨的讲,就从表面上大家都知道的关系,迦娜因该是他的表妹,事实上,她就是王后十七年前从家族了抱走的女婴,他赫尔的亲妹妹——呵~真是个吃里爬外的混账!因为一张脸,什么跌份是事情都做得出来,不知道王后一天在王宫都是怎么教她的!
      
      “去告诉埃德萨,就先拿那个奴隶开刀!”
      
      “呵……在意这个奴隶是么?那就让她释放自己最后的价值吧,好好愉悦一下雅鲁克的民众!”
      
      “神将赐给耶路塞脚下的信徒一场盛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