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王万安

作者:巫法吾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月光死神

      
      威斯科斗兽场是整个萨维奇大陆最大的斗兽场,不只是面积广阔场地巨大建筑雄伟,还因为它在朝圣之地耶路塞脚下,整片大陆最强盛的帝国菲斯里的王城雅鲁克最繁华的地段。
      无数平民、贵族、富商、王室、甚至高高在上的教会主教神子都会来到这里,观看最强大的奴隶、最凶残的野兽一起厮杀,当然为了提供给贵族们翻倍快乐,威斯科斗兽场还有各种各样的工具、玩法,只要你有钱,你有权,在这你,你没有什么想做的做不到。
      
      高墙上,贵族们寻欢作乐,他们会厌恶刺眼的阳光,大批的仆人撑伞搭棚让他们可以舒服的观看着高墙下面的奴隶和野兽为争夺一口食物拼命厮杀,嘴里尝着从遥远地域运来颗粒饱满色泽圆润的葡萄,还骂着不够精彩没意思越来越无趣了,手里捧着从世界另一边的东方古国买到的精美瓷器,愉悦的体验着投石器将一块块石头所增加的趣味性,他们脚下铺着金灿灿的黄金,他们悲悯好笑的看着奴隶费劲千辛万苦杀死野兽获得来之不易的食物,一切的一切,都是翻倍的快乐。
      
      高墙下,奴隶和奴隶的战争,奴隶和野兽的战争,野兽和野兽的战争。奴隶不是人,更不如野兽,野兽还能被单独关在太阳下的笼子,奴隶只能一茬一茬挤在暗无天日的石屋,想看件太阳啊,那就上场啊——用命去看!奴隶的命不值钱,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奴隶,贵族嘲笑奴隶的原话:牲.口都没有这样的繁殖能力。
      奴隶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也最庞大的资源,斗兽场每天都会死几百个奴隶,然而还有源源不断的奴隶做补充,有时候没有生肉给野兽投食,斗兽场的人会将活生生的奴隶丢尽饥肠辘辘的野兽的笼子里。
      
      一万个奴隶里面会有一个奴隶拥有和野兽一样的权力:看见太阳,单独房间。
      
      威斯科斗兽场的规则:
      一万个奴隶,每天一百人一场,最后只能活下来一个,然后活下来的一百人在一场,活下来的哪一个就是万里挑一。这样万里挑一的奴隶会有机会被贵族老爷们看上离开斗兽场甚至脱离奴籍。
      如果没有被贵族挑走,那么这个奴隶就会成为一个类似于擂主的存在,由贵族们下注,选择该奴隶下一次上场的表演内容,一直等到下一批的万里挑一,挑战者和被挑战者只能活一个,依次的轮回过程。
      奴隶没有名字,只有编号,不是万里挑一的奴隶连编号都没有。擂主的编号是零,挑战者的编号是一。一直赢,就一直是零。零对奴隶来说不只是一个序号,一个名字,它意味着活着。其他所有编号都会意味着不够强,随时会死去。零也不代表着就一定能活,但成为零的奴隶至少活着的机率相较而言大。
      
      威斯科斗兽场死过无数个一,无数个零,无数个连编号都没有的奴隶,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在没被贵族挑走之前就拥有自己代号或者名字的奴隶——月光是第一个。
      
      从她来到斗兽场加入那一批的万里挑一开始,她就是一,杀了零后她就是零,一直是零。她做零的时间太久了,久到健忘的观众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习惯了她是零。月光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呢?源自她纯白的发色,配上她深色的肌肤,就像天幕下的月亮一般明亮得会发光。又或者和她相比,其他的奴隶,就像与皓月争辉的萤火。
      月光月光,月光死神。月光出现,一定会终结站在她对立面的不论是奴隶还是野兽。
      
      无疑,月光是强大的,强大到在威斯科斗兽场有了区别于其他奴隶的代号。不是没有贵族想要拥有这样一个战力无匹的无畏战士,但是都被她拒绝了。万里挑一的奴隶自然可以选择去留,奴隶的去留对斗兽场来说怎么着都是双赢,更何况是月光这样的摇钱树。
      
      和众多奴隶的区别,月光有自己单独的房间,一个和野兽一般向着阳的笼子。
      
      她靠着在笼子拐角,一半身体沐浴在阳光下,一半隐在阴影。
      月光低着头,纯白的发丝滑落,壁影和轮廓双倍投下的阴影让她的肤色更加深沉,没人能从这样一张深得彻底是脸上读出任何信息。
      
      他说等他来找她。
      她等了,好久。
      久到她的思想里已经算不清楚是多久了。
      
      他来了。
      可她突然不想等了。
      
      她在高墙下看着高墙上的他。
      那一刹那的视线相交突然让她意识到——原来高墙,真的很高。
      高到所有的回忆都凉透成冷漠。
      
      多么璀璨华丽的宝石啊……高墙外的世界,那个世界的生灵都臣服在他脚下啊……就像高墙下的这个世界,所有奴隶都不敢进入她的领地。
      他过得已经很好了,一点也不需要自己了……
      
      那她呢……她要做什么呢……
      
      她看着这座墙,这座墙真的很高啊,就像外面的人看星辰一般,都遥不可及。
      她不可能摸到这座墙的尽头,就像外面世界的人不可能摘到星辰一样。
      
      奴隶没有思想。
      月光注定想不到自己需要的答案。奴隶也不需要答案。像现在这样,一直这样,不是很正常么……反正,她也没体验过别的生活不是么?她都不知道还有别的是生活啊……不知道又怎么思考呢?这是个死结。
      
      所以奴隶永远只活在一方黑暗狭小的空间里,饿了上场,赢了有食物,一直循环,就这样到死亡。
      
      “哗——“
      铁链子撞击的声音,这才是月光做为下等奴隶所熟悉的生活——她该洗澡了。
      
      这是她另一个特殊的待遇,当然不是因为斗兽场的人爱心泛滥对一个低贱的奴隶格外开恩,而是她有着独特而惊人的美丽,再加上强大的实力,这永远是个叫卖的噱头,无与伦比的完美□□在阳光下肆意展示着令人震撼的野性美学,吸引着无数雄性在高墙上的呐喊,甚至无数的画家、雕塑家、作家、吟游诗人专门为她来到这里领略那种绝对力量的炸裂式美感,更不要说那些追求刺激与乐趣的贵族。
      总要保持肌肤的清透感,让那蜜蜡般诱人的肤色完全的绽放出她该有的色泽,长久的吸引住视觉动物们,换取更大的利益和价值。
      
      月光踏上了曾经无数次踏上过的路。她不会逃跑,她脑子里根本没有逃跑这种思维,像往常一样到达目的地。当然,她停在熟悉的巨石前,脱掉腻出黝黑发亮的兽皮,所有奴隶的衣服都这样,很多都是全光,所以在她的意识里,什么脏?她不知道,洗完了,还是接着穿。
      
      她走进水里,闷热的天气下水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请,月光能在水里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她描述不出来这是什么感觉,但是她知道她喜欢这样,她渴望每天会有的这个活动……
      
      每一寸肌肤都淹没在清凉的水里,每一颗细胞都呼吸着自由的气息,放松,轻快,没有任何约束,纯白的头发散在水里如同盛开一朵纯白的花,琥珀色的眼镜在水里睁开,她看着水里的一切,把自己当作鱼,畅快地游来游去……
      
      这是不可思议的美景,可不会有人看见。
      敢看的人都死了。永远不要质疑一个零对窥伺的敏锐洞察力,月光不知道何为羞耻,但是被窥伺的感觉就像被野兽当作猎物——这是绝对的危险!给自己造成危险的所有——都要死!
      
      她只需要一拳,就能打爆一个普通人的头。
      
      美色,没有命重要。后来,死的人多了,再也没有亵.渎者敢闯入她的领地窥伺她的人。
      
      “噗——”
      月光从水底出来,纯白的头发被她甩到身后,晶莹的水珠一滴滴溅落在水面,瞬间又砸出万朵莲花,跳起的每个剔透的颗粒里都倒影着蜜色的背影,夕阳的余晖折射下,散成一圈圈瑰丽的水纹,波光粼粼,动人心神。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白日的消息有足够长的时间传达到该传达到的人的手里。
      
      教皇的圣殿。
      “他病好些了?”教皇放下手中的羊皮卷,揉了揉眉心。
      “是的冕下。”阿勒神官恭敬而虔诚。“根据消息,大人今日去了威斯科斗兽场。”
      “教会里什么样强大厉害的骑士没有,何必去那种肮脏的地方挑选仆人。”他已经不再年轻,镶着珍宝的冠冕绚烂的光辉将他脸上的细纹映的清楚。
      “那个奴隶拒绝了大人。”阿勒关注着冕下的神情,他在思考着要不要把那件事告诉教皇,也许冕下已经忘了……
      “被奴隶拒绝?”
      “大人并没有不高兴,反而嘱咐不要找那个奴隶的麻烦。”神官最终没有提醒冕下那件事。
      “随他。只是身体好了,教会的事,该来帮我分担一些了。”
      “是冕下。”
      
      同时菲斯里帝国王宫迦娜公主的寝宫。
      “你说什么?大人今天去了威斯科斗兽场?”穿着华服肤若白雪容若天使的公主惊喜的站了起来,华丽的水晶灯下,公主的美流光溢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