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

作者:三日成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妖精被赶

      柔软的嘴唇贴上来,几乎能把人淹没的甜香被截在口腔里,舒兰声整个宕机,回过神的时候,嘴里的不明汁水已经咽下去了,贴上来的唇也已经退开。
      
      舒兰声紧紧地贴着椅背僵着,眼珠像是锈住了,嘴唇上还带有可疑的湿润,平时一副无论何时何地都二五八万要上天的脸,此刻迷茫的透着点傻二哥的气质。
      
      萝萝并不懂得贴嘴唇的意义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那样做了,但是看恩人这样子,以为是自己的根须对他有了什么影响,连忙凑近查看。
      
      舒兰声脑子里面水洗过一样,脑浆都没剩下,萝萝再度靠上来,他下意识的动作是伸手去推,但是手按在萝萝的肩膀上就再也使不出力气了,眼睛聚焦在萝萝的嘴唇上,睫毛慌乱的闪烁,随着萝萝靠,近走投无路之下猛地——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啦?”萝萝疑惑的伸手贴了下舒兰声的额头,这还是从前在恩人那里学的,恩人说这是关心别人的方法。
      
      “哪里不舒服吗……”不会是吃太多了吧……
      
      舒兰声被萝萝有些凉的手冰了下额头,才总算是从魔障里面回魂了,意识到自己刚才闭眼的举动意味着什么,舒兰声简直要疯,色厉内荏的吼了声“你走开!”按在萝萝肩膀上的手猛的推了她一下。
      
      萝萝猝不及防,被推的后背撞在车门上,舒兰声双手无处安放的悬空了一会,抓住方向盘,整张脸红的发紫,僵硬的脖子看着车前方,根本不敢回头去看萝萝。
      
      鬼迷心窍,鬼迷心窍——
      
      舒兰声算是知道这四个字威力有多大了。
      
      萝萝感觉到恩人的情绪,但是却无法理解,她只能理解简单的喜怒哀乐,理解不了这种复杂的情绪。
      
      但是她能根据恩人的反应,看出恩人很排斥她,很生气。
      
      萝萝开口道,“你别生气啦,我这就走啦。”
      
      舒兰声抓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紧,嘴唇动了几次,最终憋红着脸,又跟萝萝放狠话,“你再敢来纠缠我,我一定找人收了你!”
      
      萝萝没应声,反正喂了根须,短时间内是能够随时找到恩人的。萝萝打开车门下车,舒兰声保持着目视前方的姿势,在萝萝下车之后,很快启动车,狗撵一样开车跑了。
      
      萝萝开着疾驰而去的车屁股,甚至有些羡慕车,就算是个座驾,好歹能被恩人接受。
      
      是的,车,她这两天跟着恩人,已经知道那个放屁的怪兽,有个统一的名字,叫车。
      
      不仅是这样,萝萝还知道了,这一世恩人的名字,她听恩人的朋友叫,只是萝萝只知道发音,并不识字。
      
      舒兰声一路开着车回家,深更半夜腰上系着外套,站在舒兰肃的门口敲门。
      
      要是平时他去打扰舒兰肃,肯定会站在门口犹豫很久,但是此时此刻,他脑子还卡死,并且半路上,就出现一种惊到他脑壳开缝的操蛋事,他反应剧烈!
      
      满脑子都是那个香甜到齁人的吻,嘴唇到现在还发麻,反应始终没消,涨到疼,真是见鬼!
      
      正胡思乱想间,门开了,舒兰肃这个变态,即便是半夜三更的从床上爬起来,也是睡衣穿的板板整整,头发一丝不乱。
      
      “什么事?”舒兰肃伸手掐了下眉心,“你不是在医院吗?”
      
      “殷成姐姐醒了,但是他姐夫还在重症监护,”舒兰声看了一眼舒兰肃,小幅度咬了下嘴唇,说,“哥,我记得咱们公司有个合作伙伴,姓费,他在申市有个私立医院……”
      
      舒兰声说一半,舒兰肃就明白了他的来意,“殷家准备转院?”
      
      舒兰声点头,“明天人不醒,就准备转。”
      
      舒兰肃沉吟了一下,点头,“我明早打个招呼。”
      
      舒兰声知道舒兰肃一定会帮,毕竟在东化市殷家和他们家的生意上的来往很多,这种顺水人情,没理由不做。
      
      舒兰声回到自己的房间,迅速朝着浴室钻,等到洗好了,被迫处理好了自家大兄弟,躺在自己的床上,总算幽幽的嘘出一口气,准备睡觉。
      
      但是躺在床上,明明刚刚洗完澡,窗户也开车,他就是觉得,热!热的要死!
      
      没一会儿功夫,反应又开始了,舒兰声烙饼一样翻过来调过去,把脑袋埋在枕头里面,憋的脸发红,从嗓子里面发出细小哀嚎,在床上猛蹬腿儿。
      
      鬼迷心窍了!明天真的得抽空去找大师!
      
      片刻后,无奈的缩进了被窝,哭唧唧的抚慰自己。
      
      他这边睡不着,那边医院里面,萝萝也正在忙活着,她发现整个医院内,不光是之恩人的两个朋友生魂离体,还有好几个症状严重的,都处在昏迷不醒的状态,而他们的生魂,分布在医院各处的绿植上,浑浑噩噩的,无法自行回到身体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吸附住了。
      
      人间发生的所有事,本不是妖精该插手的,生死轮回,都有命数。
      
      但是这些人,显然不是正常的死亡魂魄离体,萝萝遇见了,救下来,算是功德一件,还能帮助恩人的朋友。
      
      她就近开始开始剥离绿植和生魂,但是不把绿植弄死,根本无法剥离,草木成精,最忌同类相残,萝萝不得已吸光了好几株植物,有些因为和生魂融合,她一不小心,把生魂也吸入一些,这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四处破坏植物,这虽然是半夜三更,也还是有医护人员值班的,萝萝很快被值班人员给逮住了。
      
      还剩最后一个生魂,萝萝坐电梯上楼,也是这两天和舒兰声学的,门没等关上,两个大姐挤进来,萝萝被一左一右,抓住了两只手臂,其中一个,正是住院楼的护士长。
      
      “你往哪跑,监控里都录下来了!花都是你弄坏的!”护士长嗓门十分的彪悍,萝萝被她震的一缩脖子。
      
      眼看着楼层到了,她只需要把身后的这个病人送回重症监护,就算完活,没想到两个人抓住她不放了,死活要她赔偿。
      
      萝萝现在脑子十分的不舒服,她皱眉硬扒开旁边两人的手,“我是在救人。”
      
      “救人?你是医生啊?这医院里面的医生,没有一个我不认识,”护士长吐沫横飞,“你少转移话题,你把花和树拔了那么多,你不赔钱别想走,跟我去护士站等着,等明早上管理上班解决,你敢跑我就报警了!”
      
      说着又有准备上手,萝萝轻易的闪身避过,连头都没回,不管身后的人喊叫,用难以思议的速度,拉着身后的生魂朝着病房的方向去。
      
      到了病房的门口,萝萝一把把那个生魂推进去,这时候健步如飞的护士长也杀到了,竟然比萝萝慢不了多少!
      
      “你敢跑!我已经要人报警了!”
      
      萝萝皱眉,朝着屋子里看了一眼,见那个生魂,竟然没有进入身体,僵立在门口,满脸呆滞。
      
      萝萝伸手要去开门,手同时被两个人按住了。
      
      冲过来的护士大姐,一个是眼睛瞪的滴流圆的殷成。
      
      “是你?!”殷成惊呼。
      
      “你别跑!”大姐声音尖锐。
      
      萝萝伸手按了下额头,被吃进去的生魂恶心的想吐,草木妖精灵力纯澈,人魂对他们来说,比能让人过敏的食物还要致命。
      
      殷成盯着萝萝看几眼,确认她就是自己心心念念茶饭不思,连炮都没兴致打,满世界在找的那个辣妞。
      
      “怎么回事?”殷成问旁边喘的一身肉乱颤的护士大姐。
      
      “她损害公物!还想跑!”护士大姐指着萝萝,“她……哎!”
      
      萝萝按着头,脑子里乱七八糟嗡嗡作响,像无数张呱噪的嘴,同时哇哩哇啦的说话,萝萝脚下踉跄了一下,迎面冲着正指责她的大姐倒下来。
      
      大姐下意识的伸手接,可是人并没到她的怀里,半路上就被殷成大手一捞,捞进了自己怀里。
      
      萝萝并没昏迷,意识清醒,但急需休息,她睁开眼看了殷成一眼,又闭上了,殷成被她这一眼看的一激灵,接受到了错误的信号,萝萝又没挣扎被抱着,虚弱被当成了求助,殷成简直像是被怼了一管鸡血,登时大手一挥,对护士长说,“这是我……家的人,她损坏的东西,明早上统计给我,我赔!”
      
      “她这是……”护士长指着看上去很虚弱的萝萝。
      
      “低血糖,我这就带她去吃东西,”殷成说,“你忙去吧。”
      
      护士长被糊弄走了,萝萝被扶到殷丽隔壁房病床上,她这回感觉好些了,推开殷成坐直了,看了殷成一眼,慢慢道,“你带我去那个病房一次,他明早上就会醒。”
      
      殷成愣了下,坐在萝萝的身边,神色不明,隔了一会问,“你认识我姐夫?是来看他的吗?”
      
      萝萝摇头,“他生魂离体,已经被我带回来了,但是伤太重生魂又离体时间太长了,没有马上回去,我要去推一把。”
      
      殷成平时对这方面就比较宁可信其有,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有什么大师的微信给舒兰声。
      
      但他怀疑的看着萝萝,对她这种说法其实并没相信,毕竟他平时搞个开光玉佩什么的,就是为了求心安,信,却并不迷。
      
      “你说什么?开玩笑吧。”殷成笑着问。
      
      萝萝看着殷成皱眉,顿了下她直接伸手,朝着殷成的头顶虚虚的一抓——
      
      殷成只感觉一阵强大吸力,把他吸的朝前一趔趄。
      
      接着他慢慢地瞪大了眼睛,瞪的眼珠子都要脱眶,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软软地倒在床上,而同时“他”还站在床边上。
      
      萝萝为了让他相信,竟一把把他的生魂扯出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舒兰声:妈的你到底给我喂了什么!
    萝萝:补身体的,咋啦,上次喝了好好哒!
    舒兰声:我整了五次,一宿没睡!(微笑中透着妈卖批)
    作者:废话上次是有病补身体,这次没病,补过了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