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家败

      公公杨三林也是个老实厚道人,在这镇子上口碑一直不错。可怎么好端端的,说死就死了?
      还死得这么惨?
      
      杨成材就更不用说了,从来没出过门,从没和人结过怨,也从来没有得罪过谁,坑害过谁。
      可他这么年轻就没了。
      
      老天没良心,眼瞎,就这么个老老实实的人家,一朝父子都撒手人寰,剩下她和婆婆这一对寡妇失业的妇道人家,以后可怎么活啊?
      
      唐心冷笑一声,道:“□□,还没王法了?我爹好好的出去,横着被抬回来,你们身为铺子里的伙计,倒是一问三不知,天底下哪儿有这样的道理?
      
      既是你们说不清楚,那就去县衙吧,我相信总有个能说清道理的地儿。”
      
      这俩伙计一听不干了:“哎,成材媳妇,你这话不对啊,我们就是个给东家打下手的,哪儿知道这些事,你也别拿衙门吓唬我们。
      
      我们本来是好心,你要这么说话办事,我们还不管了呢,走走,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有人便自以为好心的拦着:“成材媳妇年轻,她哪儿会说话办事?现在杨家男人都死绝了,还得你们帮着善后呢,别走吧,大男人家,犯意不着和个女人计较。”
      
      冯大娘啧了一声,对唐心道:“成材媳妇真能干,咱们可不敢什么事都往衙门里捅。这衙门是好进的?有理没钱,你进去是自己找死呢。”
      
      唐心无视这些人的“威胁”,只看着那伙计,压了压心口的气,上前问:“不知您怎么称呼?”
      
      这伙计没好气的道:“我姓于,人都叫我于五。”
      
      唐心一礼,诚恳的道:“于五叔,我年轻,没经过事儿,冷丁一遇着这事儿,我先乱了阵脚,说话难免有些急躁,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于五拿捏了一会儿,道:“算啦,我和东家年纪差不多,岂会和你个孩子计较。”
      
      唐心道:“我刚才问您朱家的伙计为的什么和我爹口角,又是因为什么打起来的,都有谁,你们可都识得?
      
      并非是怀疑你们,而是想请你们做个见证。这事早晚得解决,我不能俩眼一摸黑,让人把我爹害死了还被蒙在鼓里,您说是不是?”
      
      于五啧了两声,为难的道:“成材媳妇,你还是听我一句劝吧,东家已经没了,朱老爷又财多势大,就是东家活着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你们婆媳?
      
      就这么算了吧。那衙门里都有他的人,你就算告又能告出个什么来?”
      
      唐心暗暗咬了咬牙,勉强笑道:“就算不告,我也得知道事情原委。”
      
      于五只好道:“就是那人要做套衣裳,挑三拣四,光挑料子就挑了大半个时辰。东家本来有事想着让我们先应付着,他先回来。那人却不依不饶,死活不让东家走……”
      
      其实杨三林就不该去铺子,不过是家里钱不凑手,他去柜上取此急用。
      不成想遇上个无赖。
      
      “那人好容易挑了料子,又立逼着东家现给他做,非得说日头没前就要取。东家说让别人做,他就不依不饶。然后就动起了手……”
      
      唐心一言不发的听完,问于五:“那寻衅的人姓什么叫什么?”
      
      于五犹豫了半晌,还是报出个名儿来。
      
      唐心当然不认得,却牢牢的记在心里。
      有名有姓就好,早晚能把他揪出来。
      
      她又把记帐的先生请过来,由于五口述,把今日在铺子里闹事的多不人,都是谁全部写出来,让他和另一个叫方六的伙计按了手印。
      
      于五和方六都有些无措。这,按了手印,是不是就甩脱不开了?
      
      唐心道:“您二位也不用急,这就是让我心里有个数,免得日后忘了,不会和你俩有妨碍的。”
      她又道:“家里乱成这样,铺子里的事还得劳您操心。”
      
      于五道:“这没的说,东家往日对我们也不错。”
      
      唐心也是病急乱投医,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她在杨家从来不管事,外头有公公杨三林,家里有婆婆孙氏,这俩长辈一倒,她可不就麻爪了么?
      
      不管是杨三林的后事,还是铺子里跟朱家讨要说法的事,都只能拜托给于五。
      
      …………………………
      
      孙氏这一躺倒,便起不来身了。
      唐心只得操持起家里的事,又要照顾孙氏,又要让人去请郎中,还得让人抓药、熬药。
      
      一会儿厨房来人说米面不够了,得拿银子。
      
      一会儿有人来说外头挖坑的人来结工钱。
      
      一会儿有人说于五来要东家的印信。
      
      唐心不敢做主,只得去请示孙氏。
      孙氏虽然起不来了,可她不信唐心,尤其涉及到银钱,更是不让唐心过手。
      
      却也只能是人家说什么她信什么。
      
      唐心本就不大懂。她几时又管过家?
      说句不客气的话,她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给了她钱,她都不知道买卖要花用多少。
      
      因为不懂,在一旁看着也摸不着什么门道,只能孙氏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十天以后,杨三林爷俩入土为安,家里要做最后一顿饭感谢来帮忙和吊唁的邻居。
      
      做饭的孙婆子急匆匆的拽住唐心,道:“成材家的,家里什么都没有了,这客还请不请啊?”
      
      唐心不解:“不是前两天婆婆才给你们钱,买的肉菜,我瞄了一眼,不说吃个一年半载的,可起码吃个十天半月没问题。什么叫没有了?”
      
      孙婆子一拍大腿,道:“都没了。”
      
      唐心不信,就算请客,那都是有数的,怎么就都没了?
      
      她去厨房转了一圈,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确实都没了。
      不只肉没了,连菜都没剩一根。
      
      这么说也不实际,地上烂菜叶子还是有的。
      
      唐心问空空如也的厨房:“别的人呢?”
      
      孙婆子道:“咱们家除了我还有我那个叫兰草的侄女,她舅舅没了了,昨儿我就把她打发回家,还有三四个帮着做饭的,今儿一早说家里有事,咱们家也用不着这么些人,都走了。”
      
      怎么就这么寸?
      
      唐心问不出什么来,只好打发孙婆子去问孙氏。
      
      她心里有个怀疑,这厨房里的东西一准被人拿走了,只是不知道是孙婆子姑侄俩,还是帮忙的那几个妇人。
      
      没凭没据,她也不能胡乱冤枉人。
      看婆婆怎么处置吧。
      
      ………………………………
      
      孙氏听了孙婆子的话,气得当时就晕了过去。孙婆子掐着她的人中,又弄了碗凉水,含在嘴里朝她脸上一喷。
      
      好不容易把孙氏弄醒。
      
      孙婆子道:“成材她娘啊,这家里怕是出了内鬼,你要是再躺下,这家搬空了你都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孙氏喘着气道:“去,去铺子里,看看铺子里还有多少钱。”
      
      孙婆子嘀咕走了。
      
      这一去就没回来,等快到中午了,家里冷冷清清,那些帮忙的人聚在院子里说话,都嫌弃杨家抠索。
      
      发送杨家爷俩,这些人都是出了苦力的,乡下不讲什么钱不钱的,请吃顿饭总是应该的。
      可这都大中午了,菜呢?茶呢?
      
      唐心提着壶热水出来,向大家团团作揖道歉:“各位叔伯,各位大娘大嫂,我婆婆病着,家里乱哄哄的,人走得走,病得病,竟没来得及做饭,大家稍待一会儿,我这就去做。”
      
      有人接过唐心的水壶,道:“成材家的,大家都邻里邻居的住着,谁家有事伸个手,帮个忙,为的也不是吃这口饭,为的就是个心意,你说是吧?”
      
      唐心点头道:“大娘说得是,可我公公和相公一死,家里就乱成了麻,才买的肉和菜,不知怎么就一点儿都不剩,我婆婆让人去铺子里看看,能不能先取点儿钱回来,我这巧妇也难做无米的炊不是?”
      
      众人乱哄哄的表示理解,有人就问唐心:“你婆婆病得怎么样啊?”
      
      听说还行,就表示同情和叹惜:“你说好好的一个家,怎么就这样了呢?他们爷俩倒是走得轻松,可你们婆媳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哟?”
      
      有人便道:“秋嫂子倒是白操心了,杨家再不济,有家底啊,再说还有个裁缝铺子呢,不说日进斗金,那也有进项不是?”
      
      又问唐心:“我说的对不对啊?这铺子一年的进项不少吧?”
      
      唐心道:“我哪儿知道。”
      
      还有人打趣唐心:“你婆婆岁数大了,以后这家还不得你当家作主?要我说,趁着手里还有几个钱,你招个上门女婿得了。”
      
      唐心的小脸瓜嗒就落了下来。
      这叫什么话?
      
      家里才没了人,她们就先传上谣言了,外头人知道,哪晓得是不是唐心说的?
      到时不管好的坏的,全涌上来,杨家的门槛还不让人踏平了?
      
      这日子还有法过吗?
      
      唐心冷着脸道:“您可别乱说话,要招您自己招,别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
      
      那妇人咳笑一声道:“咳,我是好心,你不爱听就算了,行,我不说,不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小的发下威。
    可面对艰难的世道,
    女主身单力孤,
    不抵用啊。
    求收藏哈,么么哒。
    我让女主更给力点儿。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