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辣俏娘子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借钱

      陈良看张三妮在周家进进出出,不由得一咧嘴,不无幸灾乐祸的同唐心道:“姐,你看周大娘家那娘家侄女,敢是无盐女再世么?”
      
      说罢捂着嘴偷乐。
      
      唐心也瞧见了,要说心里和陈良的想法如出一辙,面上却厚道的骂陈良:“你歪派人家干吗?怎么就丑无盐了?不是挺好一姑娘?又没要说给你做媳妇?嘴这么欠,找打吧。”
      
      陈良嗤一声,道:“要说配个庄稼汉,且够了,但要说配周秀才,啧啧……”
      
      他摇头晃脑:“太亏了,换我我也不肯的,再说周秀才长得文文净净,不笑不说话,多好一人头儿?”
      
      唐心瞅着他道:“你这是不打算在我这儿干了?”
      
      陈良一怔:“呃,哪儿能呢。”
      
      唐心嗤一声道:“我还当你要改行做媒婆了呢。人家配不配,用你管。做人要厚道,懂?”
      
      “……懂。”陈良一噎,再不敢胡说八道。
      
      …………………………
      
      有张三妮在周家,唐心也就隔三岔五让婆婆孙氏问一声可有要帮忙的没有,她却不肯再登门。
      周大娘提防的这么明显,再往上凑就显得有些脸皮厚了。
      
      何况唐心对周嘉陵还真没那心思,何必自讨没趣?
      
      周大娘和孙氏常在一起拉家常,做针线,渐渐的处出了感情。
      
      唐心很是讲究,轻易不往周家去,是以有话就让婆婆孙氏给带。
      周大娘说“不用”,可哪成想说嘴打嘴。
      
      大腊月的,滴水成冰。
      
      张三妮也怕冷,有水就顺着门口往外一泼。
      
      周大娘眼睛又瞧不见,白嘱咐几句,三妮却不听。
      
      开门就泼,那多方便?
      但凡多走两步,那风就恨不得穿进身体里,能冻死人。
      
      一来二去,这靠门槛的半边院子结了厚厚的一层冰。
      
      周大娘一个不注意,一脚踩在冰上,滑出去三尺远,胯骨咔嚓一声,摔折了。
      
      周嘉陵匆匆赶回来,又是请郎中,又是抓药,大冬天的,忙得出了一身的汗。
      
      周大娘再好脾气的一个人,也气得揪着三妮的耳朵骂她:“我把你个懒丫头打死算了,怎么就这么蠢?
      
      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多走两步,往远处泼水,你怎么就是不听?
      
      这下好了,把我摔骨折了,你怎么不再好心儿点,直接把我摔死得了呢,也免得不死不活,生生拖累了哥儿。”
      
      三妮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知道错了,也不敢辩。
      
      周嘉陵只得劝:“娘,表妹还小,你慢慢教,事儿都出了,就别怨她了吧。”
      
      怨也没用,倒让人听着大人吼,孩子哭,没的光看笑话了。
      
      周大娘气得直捶腿:“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哦。”
      
      她有心把三妮撵回去。
      
      可三妮在这儿,虽说懒,可好歹会做饭洗衣裳。
      真要把她撵走了,周嘉陵的学业不能耽误,他一走,谁伺候她?
      
      郎中对周大娘的伤也没好办法,这不像是腿骨折了,敷点药膏,打上夹板,兴许好的快些。
      
      可这个骻骨,就相当于一个轴,行动都得它,没法上夹板。
      上了夹板也固定不住。
      
      周大娘上了年纪,骨头本就脆,又长期营养不良,这一摔,起码得养半年。
      
      光养着也罢了,这吃药可不是个小数目。
      本来家里就不富裕,周嘉陵简直是雪上加霜。
      
      周大娘抹着眼泪道:“儿啊,算了吧,不治了,这才几天啊,药钱就出去三吊了。横竖郎中也说了,虽然疼,但不要命,静养就行,别花那冤枉钱了。”
      
      周嘉陵道:“不行,药是必须得吃的,钱算什么,我自有办法。”
      
      他能有什么办法?
      能借的都借了。
      
      但救急不救穷,他总不能这辈子都靠借贷过日子?
      
      唐心知道了周大娘摔伤了的事,主动拿了五两银子过来。
      
      周嘉陵脸都涨红了,死活不肯要。
      
      三妮却是个呆的,伸手就接了过来。
      
      气得周大娘又要掐她。
      
      唐心劝道:“周大娘,您就别怪三妮表妹了,她也是替您的伤着急。
      
      钱就当是我借的,我虽也不富裕,好歹支个面摊儿,钱是活的,日日有进项。
      
      您几时有,几时还,成吧?”
      
      周大娘感激得不行,催周嘉陵:“别愣着,赶紧送送唐娘子,替我好好谢谢人家。”
      
      ……………………
      
      有了银子,周嘉陵总算松了口气。
      
      当晚,他有些愁苦的对周大娘道:“本来明年我想参加科考的,可家里这样,要不再等两年吧。”
      
      “那怎么成?”周大娘感慨的道:“儿啊,你是遗腹子,这么多年,娘把你养到这么大,又送去书院读书,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周嘉陵道:“我都知道。”
      
      周大娘摇头:“不,你不知道,那苦是说不清,道不明,摸不见,看不着,却又无处不在的苦。你如今看隔壁杨家婆媳可怜,却不知当年我比她们还要可怜十倍不止。”
      
      周嘉陵就是因为体谅母亲辛苦,所以才想往后拖拖的。
      
      他低头,道:“儿子都知道。”
      
      周大娘伤感的道:“你知道就好,总之这么多年,我供你读书,就是为了让你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也不枉我辛苦这大半辈子。”
      
      周嘉陵道:“娘放心,我一定会学有所成,让娘过上锦衣玉食的好日子,以报答您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情。”
      
      周大娘气得拍他:“别说什么以后,娘还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呢,总之我不用你管,你就回去好好读书,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人情是我欠下的,我来还。”
      
      周嘉陵知道母亲执拗,身为孝子,他也不敢违抗,又多耽搁了一天,还是走了。
      
      …………………………
      
      孙氏来看周大娘,问她伤好得怎么样了?
      
      周大娘闲谈时问起:“你们家这媳妇,以后是怎么打算的?”
      
      孙氏愁苦的道:“还能怎么打算,有一天过一天吧,我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年。”
      这话虽说听着凄凉,但就是这么个道理。
      
      周大娘也跟着长吁短叹,道:“我就那么一个儿子,虽说也忧心他的亲事,可到底耽搁的起。
      
      你这媳妇可正是好年纪,我看对你也孝顺,就是再往前走一步,只怕她也不会丢下你的。”
      
    插入书签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刻骨
    不过是枉背了污名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笼中的金丝雀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