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偏执欲

作者:桃禾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新文《死也不离婚》已开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死也不离婚》已开,戳专栏可看~
    在他人眼里,霍之洲是个近乎完美的存在。他不仅年少有为,能力出众,外表也是无可挑剔。
    对于女性来说,霍之洲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大概就是他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
    结婚两年来,他从没有带妻子在公开场合露面过。渐渐地,圈子里关于他不过是商业联姻、夫妻间毫无感情的谣言甚嚣尘上。
    一次采访,有记者大胆地问了他这一问题。
    霍之洲转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表情似笑非笑:“哦?”
    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所谓“联姻”,是他蓄谋已久的一场“强取豪夺”。
      6月底的T市,天气微热,大片的阳光从路边郁郁葱葱的树叶中穿过,在道路两旁洒下星星点点的光簇。
      
      乔臻一身素色连衣裙,一手打着伞,一手拖着从学校带来的行李箱,顺着人流从汽车出站口走到路边。一边走一边寻找熟悉的车牌。
      路边除了带着行李的乘客,还停了好多出租车,司机在车外不断地向行人招揽着生意。
      
      “小姑娘去哪?”
      “A镇去不去?”
      “美女要不要打车?”
      ……
      
      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拖着行李箱四处张望,好几个司机过来和乔臻搭话。
      “不了,谢谢。”
      
      乔臻习惯性的拒绝了,走过这段司机密集区,总算看到了爸爸的车。她连忙快走几步到车跟前。
      “爸爸!”乔臻挥手。
      乔父也看到了女儿,打开车门下车,接过乔臻手上的行李箱,将它放进后备箱。
      
      “爸爸,我可以自己回家的。你不用每次都来接我。”等两人都上了车,乔臻又一次说起这事。
      她在S大念大一,刚放暑假。S大位于S市,离T市不远。这一年里,她经常趁着假期回家。
      每一次回家,父母总会有一个人来接自己。回学校的时候更是两个人一起送她到车站。虽然她已经虚岁20了,可父母仿佛还是把她当小孩。
      
      “我又不忙。你一个人,这么重的行李怎么拿啊?”乔父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女儿,不赞同道。
      女儿长得好看,作为父亲总归是不放心的。
      乔臻垂下眼,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对了,爸爸。我们市什么时候通地铁啊?”
      乔父笑了笑,“快了,8月份就正式通了。”
      乔臻也开心起来,“那太好了。我下次可以坐高铁回学校了。”
      
      T市早就通了高铁,距离S市只要一个小时的车程。但高铁站离乔臻家比汽车站远得多,她一般都选择坐汽车来回。
      有了地铁,她去高铁站就方便多了。
      乔父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父女俩交谈了几句,很快就到家了。
      乔臻的父母都是公务员,在这个小区已经住了十几年了。当初是单位的福利房,价格很便宜。
      现在看来,房子老了些又没有电梯,确实有点不方便。但乔臻父母舍不得小区里的熟人,况且离单位又近,所以一直没有搬走。
      
      乔父在楼下停好车,两人上了3楼。
      刚走到家门口,乔臻就闻到了熟悉的菜香味。
      她深吸一口气,“好香啊!”接着就迫不及待地拿出包里的钥匙开门。
      乔父将行李放下,笑了笑,跟着女儿进了门。
      
      “咔嚓”一声,门关了。
      
      在乔臻家对面,一直站在门口的少年恋恋不舍地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身,背靠着门微微闭上了眼睛。
      她回来了。
      
      刚才乔父在楼下停车的时候,韩斯衡就听到了声音。
      他站在阳台,看着乔臻从副驾驶下来,和乔父说说笑笑地进了单元大门。
      于是赶紧走到客厅大门处,微微低头,透过猫眼观察楼道。
      
      果然,没两分钟,门外就响起了有人上楼的脚步声。
      乔臻出现在了他的视线。
      
      他近乎贪婪地盯着她。几乎半年未见,她的样子一直没变。一头黑色的披肩发,微微下垂的眼尾让她看上去特别的善良无害。她依旧喜欢穿漂亮的裙子,露出一截莹白的小腿。
      可惜,还没等他用目光细细描绘,她就进门了。
      
      韩斯衡背靠着门微微叹气。
      良久,没吃早饭的他感觉到了一丝饥饿。他站直了身子,起身去厨房烧水,打算用泡面充饥。
      
      烧水壶发出“嘶嘶嘶”的声音。韩斯衡斜靠在厨房的流理台上,手心向下,指尖轻敲着台面,思绪不自觉又飘到了乔臻身上。
      渐渐地,烧水声音越来越大,水壶上方不断冒着白气,将少年的面容晕染地模糊不清。随着“咔”地一声,水开了。
      
      韩斯衡拿出泡面,刚打开塑料袋,就听到门口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几乎一瞬间,他就听出了来人是谁。
      
      韩斯衡迅速将撕开的泡面塞回橱柜,长腿快走几步,迈过厨房和客厅。
      “唰”地一下打开门。
      
      乔臻微笑着站在门口,还穿着那身连衣裙,手里端着一个白色的瓷碗,碗里是色泽红润诱人的排骨。
      朝思暮想的人猛地出现在面前,韩斯衡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了,说不出话来。
      
      乔臻没发觉什么异常,将碗向前一递,“还没吃饭吧?这碗糖醋排骨给你。”她的声音轻轻柔柔,带着自然的熟稔。
      “你,你回来了。”好不容易找回的声音略微发哑,有几分酸涩的意味。
      
      乔臻“噗嗤”一声笑出来,“对啊,怎么高考完变呆了?”
      韩斯衡抿唇,没有接过她手里的瓷碗,而是侧身让到一边。
      
      这是让她进来的意思。
      
      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乔臻没有拒绝,轻车熟路地进门,换鞋。
      今天周六,她猜到韩斯衡妈妈十有八九不在家,于是将妈妈做好的排骨分了一份过来。
      
      将瓷碗轻轻放在桌上,乔臻转身,“你中午准备吃什么啊?”
      “泡面。”平静无波的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吐出来。
      
      乔臻皱眉,努力劝说他,“怎么又是泡面?你还在长身体啊。”
      面前的少年白衣黑裤,身高腿长,体型偏瘦。他的刘海软软地耷在额前,眉目俊朗,红色的薄唇紧闭,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乔臻在心里微微叹气,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准备再做饭了。
      小孩子就是任性,明明会做饭却还是喜欢泡面。
      
      静静对视几分钟后——
      乔臻无奈,语气软了下来,“算了算了,你还是来我家吃吧。”
      
      她端起桌上的碗,打道回府。
      跟在后面的少年看着她的背影,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绽开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到了家,乔母看到跟在后面的韩斯衡倒没有太意外。毕竟从小到大,乔臻就经常领着他来家里。
      吃饭的时候,乔母突然想起高考的事情。
      
      “对了,斯衡是今年高考吧?成绩出来了吗?”
      韩斯衡摇头,“今天晚上8点出。”
      
      乔臻津津有味地咬着糖醋排骨,闻言想起韩斯衡保送失利的事情,默不作声。
      
      韩斯衡的成绩一直很好,小学和初中各跳了一级。他虽然比乔臻小4岁,可只比她低一届。
      两人从小学起一直同个学校,韩斯衡成绩好,人又长得帅。即便乔臻不和他一届,都无数次听说过他的大名。
      
      高中时,他年年拿奖学金,还参加了很多竞赛,几乎都是一等奖。就在大家都以为他肯定保送B大时,他却在自主招生考试中爆冷被刷,要和普通高中生一起参加高考。
      乔臻怕他心态不好,从来没在他面前提过保送的事情。虽然他本人一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乔母夸了几句韩斯衡的成绩,说他考试一定没问题。
      嗯嗯。
      乔臻边听边点头。
      
      “对了,臻臻,我同事的亲戚也在S市上大学。他在A大,比你大一届。我把他微信给你,你们联系联系。”乔母突然把话题转到了乔臻的头上。
      “啊?”乔臻讶异,“谁啊?”她去过妈妈的单位,同办公室的阿姨她都认识。
      
      “就是薛阿姨的侄子。”乔母解释,笑着说:“你们年轻人,又是同乡,多交流交流。反正你也没男朋友。”
      韩斯衡夹饭的动作一顿。
      “妈!”乔臻看了眼韩斯衡,在外人面前说这些干嘛呀?!
      
      “怎么,我说错了吗?难道你有男朋友?”乔母不以为意。
      乔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没有。”她小声说。
      
      她脸上一瞬间的羞涩和不自然没有逃过韩斯衡的眼睛。
      他抿唇,瞬间没了胃口。
      
      “要我说啊,你就找个T市的,毕业后一起回来,多好?”乔母打算得很好。
      “你看你,说这些干嘛?”一直沉默的乔父忍不住了,低声道:“臻臻才大一,急什么?!”
      乔母见状只好止住了这个话题,又聊起乔臻期末考试的情况。
      
      吃了饭,韩斯衡要帮忙洗碗被乔母拒绝了,让他坐着就好。
      乔臻和韩斯衡坐在沙发上,电视里在放最近大热的一个古装剧。
      乔臻看得很专注,连沙发上自己手机响了一声都没注意。
      
      可韩斯衡看见了。
      是一则微信。
      
      【章俞学长:到家了吗?】
      韩斯衡眼睛微眯,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猛地揪紧了。
      
      章鱼?
      呵呵。
      
      想到刚刚乔臻脸上的红晕,他侧头看向旁边的人,一只手不动声色地压住腿边的手机。
      “我想喝水。”
      “嗯?”乔臻转头,反应过来,“哦,我去给你倒,等下。”
      “嗯,谢谢。”
      
      见乔臻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韩斯衡快速解开乔臻手机的锁屏密码,打开微信。
      手机密码是她的生日,非常好猜。
      
      微信的最上面,是刚刚那个“章俞学长”。
      韩斯衡打开对话,快速浏览了一下内容。
      
      最近一段时间隔几天会聊几句,明显比之前频繁很多。
      话题已经从学业扩大到了吃饭、睡觉。
      
      韩斯衡的指尖泛白,死死压住手机,按捺住自己想要砸烂手机的冲动。
      不行,不行,臻臻还不是他的。
      不能冲动。
      
      他按住刚刚那则消息,选择“删除”。
      【是否删除该条消息?】
      毫不犹豫地按下【确定】。
      
      在乔臻出现的前一秒,他把手机放回了原位。
      
      臻臻只能是他的,谁也不能抢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