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孽深重

作者:叶暮了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归去

      在某处原始从林深处,徐镇候趴在湿凉的地上一动不动,双眼透过瞄准器警惕的盯着下方一出有些平坦的低地,那是一处交易点,一个军火地下军火交易点。
      19年前,有一个名叫“林草”的雇佣团,在那个年代比较嚣张,里面人才济济,但没一个用在正义之道,他们打着雇佣团的名义,私底下什么都做,军火贩卖,毒品走私等。为此,政府出动大量军力,经过长达一年之久的时候才把他们的头号组织人捉拿归案,那个人叫林俞齐,在19年前就被判死刑了,但在一个月前有些邻国交界处,有人举报看到有人贩卖军火,后面甚至一夜之间直接灭了一个小村的村民,几十口人,无一生口。
      
      手段及其残忍,冷血,影响及其恶劣。残忍程度可以跟当年的“林草”相提并论。后面他们派人打入内部,得到消息,今晚有人在这里进行军火交易,所以他们就在这里守着,打算一网打尽。
      突然耳机里传来他们队长的声音:“全体休息,距离交易时间还有半小时,全体备战!”
      “21号收到!”
      “22号收到!”
      “……”
      徐镇候拇指动了动,紧盯着交易点,“38号收到!”
      紧跟在他后面,一个清脆的女声也响起:“39号收到!”
      徐镇候微微勾唇,眼神有些温柔柔的涟漪。他透过夜视瞄准器仔细的观察着交易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高度警惕,夜幕下的丛林偶尔有蚊子在耳边嗡嗡叫,或者有冰冷的爬行动物从身上爬过,他们都静静潜伏着,仿佛和大地和森林融为一体。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明,徐镇候有些疑惑,按照他们收到的时间已经过了,现在天都快亮了,是不是有什么变动?他仔细的观察着,微风拂过,树叶随之簌簌,当他的瞄准器对上一颗比较茂盛的大树时,他的心顿时凉到底,他动了动喉结说:“报告队长,我们的线人已牺牲。”
      沉默片刻,无线耳机里传来他们队长不可思议的声音:“你说什么?”
      徐镇候:“线人已牺牲,行动已暴露。”
      过了许久,耳机里才传来队长有些压抑暗哑的声音:“他在哪儿?”
      “交易点西边的一颗大树上。”然后听到了周围稀疏声。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重,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的战友被吊在那棵高大茂密的树上,随风摆动着。
      那是个英雄,他们曾经并肩作战,可是现在……所有人心中都燃起一股熊熊的怒火,然后转换为斗志。
      这时有一个人忍不住的发出底声怒吼,队长急声道:“都镇定一点,这很有可能是个陷阱。”他们的人死了,这个时间已经过了他们收到的时间点,行动败露,这个时候他们有可能被盯上了,容不得一点冲动。
      可是刚刚发出怒吼的那个士兵跟被吊在树上的线人之前关系很好,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毫无尊严的吊在树上,已经没有什么理智可言了,他带着哭腔粗声道:“去他娘的镇定,他是我兄弟!”说着就冲了下去。
      其他人都一惊,“回来!”队长严厉的叫声没能叫回那个人,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奔了下去。
      那个人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到了下面,拔出军士刀往上一甩,绳子一断,被吊着的尸体就直直掉下来,那个人在下面接住,然后发出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其他人:“队长!”
      “都下去。”
      然后从以交货点为中心,从四面八方悄无声息的下来好多穿吉利服的战士,他们看着一个抱着已经死去的战友哭得撕心裂肺的男人都沉默了。
      “中计了!”队长突然明白过来,他们的人死了,犯罪分子早就逃了,“带上尸体,赶紧走。”
      他们赶紧把尸体背上,刚要走,徐镇候突然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鞋底下传来细小的“滴滴”声。他脸色一变,大吼道:“有埋伏,快退!”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他的脚下,伊萌急喊道:“镇候!”
      队长也惊了一下,“拆弹手!”
      “来不及了。”徐镇候看到那个红色跳动数字已经从56往后跳了,“快走!”
      其他人眼中都出现不忍,但是这个时候……队长哑着声说:“全体撤退!”
      “我不走!”伊萌坚定的说。
      “胡闹!”徐镇候吼道。
      队长也是沉着脸叫:“这是命令!快走!”
      伊萌还是流着眼泪摇头,这个时候她怎么能走。就在这个时候小显示屏上的数字已经到3了,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跌到了谷底,耳边什么都听不到,除了最后倒计时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在耳边。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上面的数字到0,所有人都绝望的闭上眼睛。然鹅……
      并没有发生想象中惊心动魄的轰炸,数字为0后,上面红色的数字成为了红色的音频线,里面传来搞怪的声音:“刚刚刺不刺激?接下来,还要送你一个见面礼,一定要收下,因为这是我们少主的命令!”
      想像中的爆炸没有,但却留了这么一段挑衅的录音,正在所有人都感觉疑惑的时候,徐镇候突然听到□□的声音,然后右腿一痛,整个人都倒了下去。
      “镇候!”
      “38号!“
      C市
      “我希望·······”
      黎安然和杨礼看好奇的等着杨豪把他希望后面说出来,但杨豪说道一半就不说了,然后闭着双眼一本正经的许愿,过了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然后说:“好了!我要切蛋糕了。”
      “你切吧,你刚刚希望什么?”杨礼边递塑料刀给他边问道。黎安然也好奇的看着他。
      杨豪:“这个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
      杨礼有些好笑道:“我大概知道什么了。”这小子大脑就一根筋,之前父母在的时候都是“我希望,以后每个生日爸爸妈妈哥哥都能陪我过。” 后面到“我希望每年的生日哥哥都能陪我过。”现在多了一个黎安然,他许愿的内容是真不用想的。
      听他哥这么一说,杨豪感觉紧张的说:“哥,你别说,你就假装不知道。”他许的愿望是:希望以后每一个生日都有他哥和他安然姐陪,要平时只有他哥倒没什么,但安然姐在啊,很不好意思的。
      看着杨豪那么紧张的样子黎安然其实还挺好奇的,但看小孩子紧张得脸都红了了,她就很配合的说:“对,说出来就不灵了,我们不问,小豪的生日愿望肯定会实现的。”
      杨豪双眼一亮,更加激动的把第一块蛋糕切给安然,“谢谢安然姐,第一块蛋糕一定要给你,我最喜欢你了。 ”
      黎安然一愣,然后有些感动的接过蛋糕,“谢谢小豪。”但她想到等会的事,神情有些黯然,但立马就调节好了,杨豪还沉浸在今年的生日居然有爱豆陪着过,他果然是最幸运的粉丝的喜悦和自豪中,没看到黎安然这细微的变化。而杨礼却注意到了,他大概也知道等会会发生什么,因为他今天听到经纪人给她打的电话。看了看还沉浸在喜悦里的杨豪,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就在这时,他脸颊一凉,一回过神来就发现杨豪和黎安然坏笑着看着自己,他手往脸上一摸,一大坨白色的奶油···················
      杨豪还一脸得意的跟黎安然炫耀:“安然姐你看,哥哥就是要在他发呆的时候欺负,不然弄不过他,你也快点,今晚咱门两是一伙的!”,黎安然在一旁笑得抱肚子。
      杨礼幽幽的说:“胆子肥了是吧?”然后也抓了一大团奶油毫不犹豫的往自家弟弟脸上抹。
      杨豪一下子就被碾压,他挣扎着向黎安然求救:“安然姐,快救我!”
      杨礼也在百忙之中回了个头,认真的对黎安然说:“别听他的,你帮我,不然这小子过个生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黎安然········
      然后,温馨客厅里传来杨豪绝望的声音:“你两太坏了,都欺负我!!!!!”
      打闹过后客厅一片狼藉,黎安然先上去洗澡去了,杨家兄弟两在收拾残局,突然门铃响了起来,正在擦桌子的杨礼对正撅着屁股拖地的杨豪说:“去开一下门。 ”
      “哦!”杨豪也没太在意,举着拖把就去开门,一开门却看到门口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和一个长得有点圆圆的可爱女生,杨豪愣了一下,然后才磕磕巴巴的说:“你···你好!”
      门口的男人有些严肃的脸好不容易挤出一个他认为比较和善的笑,但在杨豪看来十分惊悚的笑,“你好!”
      杨豪:“你找安然姐吗?”他知道门口的人是谁,黎安然的老板兼经纪人——聂哲泷
      杨礼:“小豪,谁呀?请客人进来呀。”
      杨豪这才不情不愿的侧身让他们进来,聂哲泷微微点头,那个长得圆圆的姑娘也对他说:“你好!”然后就跟着进去了。杨豪之前生日有多嗨现在心情就有多差。
      聂哲泷进了屋子之后打量了一下屋子,然后对杨礼礼貌的说:“打扰了。”
      这个时候屋子也收拾的差不多了,杨礼麻利的泡了两杯茶给他们说:“你们先等一会,安然马上就好了。”
      聂哲泷:“谢谢!”。杨豪在后面欲言又止的。就在这时候,黎安然也出来了,她穿戴整齐,手中还提着一个袋子,杨豪再也忍不住了,他可怜巴巴的问:“安然姐你是不是要走了?”说着眼泪“啪嗒”就掉下来了。
      “杨豪!”杨礼提醒道。杨豪赶紧把眼泪擦了。黎安然一脸歉意和不舍,“小豪,对不起,事先没跟你说,也谢谢你在我心情低谷的时候带我回家,但安然姐也有安然姐的责任,我之前一声不吭就跑出来,给泷哥和公司都带来不少麻烦,以后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
      杨豪就是不说话,低着头,眼泪滴答滴答流,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杨礼伸手摸了摸杨豪的头,轻声说:“你已经不是小孩了,不能老用哭来解决一切,安然不仅仅属于你一个人的偶像,还有几千万个粉丝等着她的回归,你要成熟点,特别是在自己偶像面前。”
      听他哥这么一说,杨豪又狠狠地抹了把眼泪,有些不甘心的问:“那我以后还能找安然姐玩吗?”
      黎安然揉笑道:“当然,但先说好了不能逃课哟!”
      “嗯!”杨豪乖巧点头。
      黎安然早就收拾好了一切,那个圆圆的小姑娘接过她的东西,临出门前,杨礼突然说:“你先等一下。”然后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拿了一大堆东西,“着都是你爱吃的,我都给你做了一分,怕吃不完放不住坏了,以后想吃给我发个信息就好了,我再给你做。”
      黎安然接过杨礼手中东西,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声音有些哑的说:“谢谢!我走了。”
      杨礼点点头,黎安然再看了一下杨豪,“小豪以后多听你哥的话! ”
      “嗯!”
      黎安然走了,兄弟两都坐客厅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许久,杨豪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飞快的跑出去,他站在大门口,看着路灯下的路,心里一片难过,不知道过了多就,一条温暖的手臂揽住他的肩膀,“回家吧!”。杨豪压下心底的酸楚无精打采的跟他哥回去了。
      保姆车里,黎安然拿出杨礼给她的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有卡通小黄鸭模型的面包,有蛋挞,还有她最爱的辣椒酱,这是杨礼秘制的,有一天她特别想吃辣的,就问了一下,没想到杨礼真给她做了,特别下饭。坐在她旁边的小毛也看到了,她有些羡慕的说:“那个先生很贴心!”
      李安然把辣椒酱放好,面带微笑的说:“是很贴心,他们人都挺好的。”
      聂哲泷透过后视镜眼了一眼眉眼都带着笑意的黎安然,很残忍的说出了一个事实,“我怎么感觉····你是不是胖了些?”
      黎安然一脸惊悚:“天呐,这几天吃太多了。”跟着杨豪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什么体重控制都被忘到天边了。开着车的聂哲泷也笑了一下。小毛觉得,这个黎安然跟平时圈里传的某些惯例耍大牌的明星是不一样的,很随和,还有点天真。
      部队某医院,徐镇候麻醉都没打,满头大汗的看着自己腿上的子弹被取出。衣服都被汗浸透了,刚把子弹取出包扎好伤口,门就被推开了,一个跟他长相七分相似的男人进来,后面还跟着一大堆人,那人肩上的军彰令人不敢直视。“爸!”徐镇候刚叫一声,就被那人逼人气势镇住了。
      病房内谁都不敢大喘气,过了许久那人才说:“你给我回去吧,后路都给你铺好了。”他音线平平淡淡,但透着一中让人不容拒绝的强势,过了许久徐镇候才说:“那你别跟我妈说。”
      那男人冷笑一声,“你要真惦记着你妈,就别给我那么大意,你先养病。”说完就出去了,出了病房门后,男人彻底爆发了,他指着一个同样穿军装的男人骂道:“这都是怎么回事?你陈家伍的“血獒”特种部队就只有这么点能耐吗?线人死了,计划暴露,还被犯罪分子狠狠的戏弄了一番,还有那个兵怎么回事?每个合格的特种兵不应该有感情,这一次就差那么一点,你们都得完蛋。”
      陈家伍低着头,“报告首长,这次是我的疏忽,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那男人:“你承担?我要的是把犯罪分子捉拿归案,只要没打击他们,他们就张狂一天,我要的不是每次失败后由谁谁来承担责任,懂了吗? ”
      陈家伍:“是,首长,我定将他们捉拿归案。 ”
      男人看了一眼紧闭着的病房门,他觉得这不仅仅是传统的涉黑团伙这么简单,对于这次行动的失败,当时很有可能全军覆没,但只是他儿子的腿中了一枪,对方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徐镇候。“把那位牺牲的战士的尸体进行尸检一下,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是!”
      杨礼穿着睡袍站在阳台上,看着天空中闪烁着的星星,睡不着,杨豪也一样,他刚刚还听到书房里传出声音,虽然等关着,但是从门缝中还是看得到电脑微弱的光,但今晚杨礼并没有去提醒杨豪该睡觉了,习惯是一中可怕的东西,家里突然少了一个人,连睡觉都不能安稳。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起,他的手机是要随时保持开机状态的,那拿过手机一看,上面特殊号码让他一愣,然后谨慎的接了电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