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是撒娇精[校园]

作者:西元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撒娇十二点

      三人进了校园,经过自动贩卖机处,黄馨月微笑着问:“你们喝不喝饮料?我请客,别客气。”
      
      李怡潼摇头,“我带了水杯。”
      
      第一次见面怎么好意思让人家请客,陆时语也道:“没事,大家各买各的就好。”
      
      说着,她走到另一台机器前,买饮料。
      
      学校的这几台机子用的人多了,时不时有点机械故障,瓶子到了出口处又双叒叕卡住了。陆时语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了,蹲在地上对着机子一阵拍打。
      
      “你在做什么?”头顶有熟悉的声音响起,一片阴影挡住了眼前的光。
      
      “饮料卡住了。”陆时语头都没抬。
      
      魏郯弯下腰,一拳重重砸了一下挡板。
      
      “哐当”一声,巴旦木乳应声而落。
      
      “哈,还是你行。”陆时语笑嘻嘻地取出饮料瓶。
      
      “小语,我带着馨月先去趟强哥办公室。”李怡潼走过来说道。
      
      陆时语点头,“你把书包给我,我给你带回教室。”
      
      “好啊。”
      
      她俩说着话,黄馨月的视线不禁落在魏郯身上。少年五官深邃精致,个子不太高,身材是这个年龄特有的清瘦。干净整洁的校服穿得板板正正,内里一件白色T恤,仿佛一走近,就能闻到阳光的味道。
      
      她从小身边也有长相清秀的少年,可没一个人的颜值能超过眼前之人,黄馨月的目光不禁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察觉到她的视线,魏郯并未在意,清淡如水的目光扫过黄馨月那张陌生的面孔。两人视线短暂相对,不过一两秒,他就移开目光。
      
      “馨月,那是我们班长叫魏郯,大学圣一枚。各种竞赛大奖拿到手软,每次大考能把第二名落几十分的那种。所以大家也尊称他‘大人’。”李怡潼给她普及道。
      
      陆时语和两人挥挥手,一手提着李怡潼的书包,一手拿着饮料,和魏郯一起离开。
      
      “馨月,咱们也走吧。”李怡潼边走边和她说,“我们班主任叫盛国强,四十出头,一般大家都叫他强哥,教数学的。他讲课特别快,还喜欢叫人上黑板答题,而且毫无规律可言。有时按学号叫,有时按座位叫,每次上课都心惊胆战的。”
      
      “是吗?我以前学校的班主任也是数学老师,不过是女老师,常年梳着麻花辫,我们都叫她吕麻花。”黄馨月边说边不着痕迹地回头张望。
      
      陆时语走着走着突然停住,把饮料和书包都给了魏郯,自己蹲下去系鞋带。等她重新站起来,魏郯把饮料给她,李怡潼的书包却被他提在了手里。
      
      不知道陆时语说了什么,魏郯看着她笑了一下。
      
      像一泉清水映着冬日的阳光。
      
      黄馨月没想到,之前还一脸清清冷冷的少年,笑起来竟是这样好看。
      
      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正式上课前,强哥让黄馨月先做个自我介绍。
      
      她大大方方地站在讲台上,“大家好,我是黄馨月。能来附中,在各位优秀负责的老师们的教导下,和很多优秀的同学一起学习,我感到非常荣幸。我的成绩不是很拔尖,但从小学习古典舞,在文娱方面有点小小的特长。希望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能和大家互帮互助,共同进步。谢谢大家!”
      
      不得不说,黄馨月口才很好,普通话也标准,声音婉转柔美。她说完班里掌声一片,甚至还有男生起哄的口哨声。
      
      强哥拍了拍桌子,让大家安静,给黄馨月指了座位,就在于嘉航的旁边,陆时语的前面。
      
      而于嘉航原来的同桌,学习委员孙博彦则坐在了最后一排,杜一翔旁边的空位上。
      
      刚转来,谁也不认识。下课后,黄馨月自然地转过来,朝陆时语笑道:“小语,太好了,我们成了前后桌。”
      
      陆时语也回之一笑,“别客气,有什么不知道的你尽管问我,中午我们一起去吃饭。学校大归大,不过对于我们学生来说,基本两点一线,教室和食堂。”
      
      附中的升学率和占地面积成正比,地处二环,交通便利位置极佳。而且校园面积还很大,绿化也到位。图书馆、篮球馆、网球场、足球场、花园广场、大礼堂一个不少。
      
      “好啊,谢谢你。食堂的菜烧得怎么样,我从前那个学校食堂水平就不行,所以一般中午都去外头吃。”黄馨月说。
      
      “还可以,红烧牛肉面、烧茄子、宫保鸡丁是招牌。”
      
      “我喜欢吃宫保鸡丁。” 黄馨月说完,将目光移向魏郯:“你好,你是叫魏郯吧,听说你是班长又是年级第一,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魏郯的态度一如既往,礼貌而疏离地回应道:“你好。”
      
      大概见多了眼高于顶的学霸,对于魏郯的态度,黄馨月完全没在意,继续饶有兴致地和陆时语说话,时不时搭上魏郯,但他基本上只用单音节回应。
      
      陆时语从桌洞里拿出巴旦木乳,她拧了几下,没拧开,又是一个有个性的瓶盖。
      
      黄馨月的手肘就撑在陆时语桌上,整个身体都快转过来了,她正在和于嘉航说话。余光中就见刚才还一脸淡漠的魏郯,主动伸手接过饮料瓶,拧开,最后还揉了揉陆时语的头。
      
      像是做过无数遍。
      
      无比自然,甚至还带着一点宠溺的味道。
      
      黄馨月不禁道,“他俩关系真好呀。”
      
      于嘉航点头,早就见惯不怪,“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当然非同一般。”
      
      “这样啊。”黄馨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
      
      中午时分,每一块室外篮球场都有男生在挥汗如雨地散发着多余的荷尔蒙。球场边有不少女生在围观,时不时喁喁私语。
      
      黄馨月因为第一天来,刚领到校服还没换,身上穿着自己的衣服,在一群运动校服中格外打眼。再加上她常年学习舞蹈,身材匀称,肩颈端得非常平,显得脖颈纤细修长。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对于异性既好奇想接近却也因为羞涩而压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八卦和讨论。
      
      魏郯撩起T恤下摆擦了擦汗,和几个同学一起走向旁边的休息区域,拧开一瓶矿泉水,仰头就喝。
      
      于嘉航勾着赵凌的脖子,“我说四班的那几个真不行,太弱鸡了!”
      
      赵凌嗯啊了一声,看见了不远处的黄馨月,捅了捅身边的人,“你今天这座位换得幸福啊,新同学是个气质美女,而且说话那个温柔啊,听得人骨头都轻了二两。”
      
      于嘉航一脚踹过去,“你个色胚,新同学第一天来,你就打人主意了?”
      
      赵凌身体灵巧一躲,躲在了魏郯身后,“谁他妈打人主意了,我只是对美好事物的纯粹欣赏。老周,你说是吧?”
      
      老周叫周奕,数学课代表。本人是个还没太开窍的小直男,挠挠头,老实回答:“还可以吧。我们班本来就挺多漂亮妹子的,我觉得她还没语哥好看。”
      
      “+身份证。”于嘉航附和道:“我也觉得语哥是南波万。个子高,皮肤也白得发光,笑起来特甜。”
      
      赵凌啧啧道:“快把你的口水擦擦,流一地了都。”
      
      “放你娘的屁!”于嘉航笑骂道:“我这也是对美好事物的纯粹欣赏。”
      
      魏郯随手将空矿泉水瓶捏扁,朝旁边的垃圾桶一扔,一声轻响,水瓶划着漂亮的圆弧,准确无误掉进垃圾桶。
      
      他没什么表情地说了句:“走了,回班。”
      
      和于嘉航擦肩而过时,毫无征兆地踹了一下他左脚踩着的篮球,篮球咕噜咕噜地滚了出去。正在喝水的于嘉航没有防备,身子一个趔趄,小半瓶水泼在了T恤上。
      
      “woc,大人,你干几把啥呀!”于嘉航抖着衣服上的水,冲着魏郯的背影嚎了一嗓子。
      
      *
      
      最近一段时间,陆时语吃完晚饭就回房间。关上门,两三个小时不出来。
      
      苏亦收拾完厨房,端着洗好的水果出来,和坐在沙发上的陆缄说:“你有没有觉得小语最近变了?”
      
      “嗯?”
      
      “从前吃完饭她都要在电视机跟前磨叽好一会儿才开始写作业。现在在自己房间一呆就是一晚上。”
      
      “丫头长大了。”陆缄道。
      
      苏亦点点头,又找了小果盘,每样水果各装了点,端着去了女儿的房间。
      
      “笃笃笃”,敲门声一响,陆时语直接将手机往书包里一塞,低头看着语文练习册,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
      
      苏亦推门进来,看见台灯下女儿专心致志的侧脸。
      
      她又欣慰又心疼。
      
      从前这丫头调皮捣蛋的时候,她发愁。现在女儿忽然懂事爱学习了,她又心疼。
      
      苏亦把水果盘和水杯放下,摸了摸女儿还有些潮湿的头发,“洗完澡,怎么不把头发吹干呢?时间长了,要头疼的。”
      
      陆时语毫不在意,“没事,不冷。”
      
      “那也不行。”说完,苏亦去浴室找来吹风机,要给她吹头发。
      
      陆时语刚才在用手机看小说,正看到男主要和女主告白的关节处,被打断了她心里猫抓似得难受。于是站起来把苏亦往门口推,“妈,我知道了,我自己吹就行了。”
      
      苏亦扭头道:“你这丫头,妈妈话还没说完。”
      
      陆时语抢过吹风机,“妈,我今天作业多呢,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哈。”
      
      苏亦看着她毛毛躁躁的样子,摇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魏郯:于嘉航同学,活着不好吗?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 10瓶,奶茶瘾 1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