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千般好

作者:顾了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月雨

      13

      晚自修,艺术馆三楼。

      偌大的画室静悄悄,十几个美术生围成半圆,人手一个画板一支铅笔,眼瞟着正中央长沙发上充当模特的速写老师。
      灯火通明里,只听到铅笔扫在纸上的沙沙轻响。

      苏好背靠窗,窗边的纱帘被夜风吹得飘飘落落,边角时不时蹭到她压在膝上的画板。她像没察觉,手中铅笔依然轻快地打着阴影,过了会儿,把铅笔夹上左耳,又从右耳摘下另一支。

      沙发上的鲍春生看了眼苏好,对她的专注力露出满意的神色。

      苏好是鲍春生近几年最得意的一位门生。
      刚进南中那会儿,苏好并不是美术生。那时候鲍春生在美术课上发现她绘画功底非常深厚,应该从小就学画画,问她既然学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走艺术道路。

      苏好当时怎么说的来着?哦,她说画腻了。
      可后来鲍春生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苏好的父母不希望她继续学美术。

      这事有点奇怪。鲍春生理解很多家长对艺术存在偏见,认为画画不务正业。但如果苏好的父母也是出于这样反对,之前就不会培养她那么多年。
      何况听说,苏好的爷爷生前曾是一位油画老师,苏家分明是艺术世家。

      鲍春生不知道其中有怎样讳莫如深的故事,不过幸好,苏家父母在苏好升高二之际松了口——因为苏好实在太浑,天天翘课,到处胡闹,靠文化课根本考不上像样的大学。

      苏好也是争气。一个学期就把荒废的东西全都拿了回来。

      鲍春生从往事中回过神,扫了学生们一眼:“我手已经开始麻了啊。”他在沙发上支肘侧躺着,“等我全身都麻了,你们要还没交上来,回去加罚二十张速写。”

      “老师您怎么又来这套……”苗妙抱怨,“这才多久,您身体素质也太差了,换个人给我们当模特吧。”
      “就是……”有人低低附和。

      鲍春生脸上笑眯眯:“是我身体素质不行,还是你们专业水平不够?让你们画个静态还逼逼赖赖,有这功夫跟我打嘴上官司,看看人苏好到哪了。”

      苏好左右两边的男生凑过去一看:“卧槽,苏姐你是人吗?”

      苗妙没往苏好那儿看,不看也能猜到她的进度。
      苏好在教学楼是学渣,到艺术馆却成了老师口中的“别人家孩子”。

      通俗点说,其他美术生和苏好的差距,类同于英语考场上,大家刚开始做阅读,学霸已经写起命题作文的提纲。

      果然没过几分钟,苏好就停了笔。

      她旁边那个喊“卧槽”的男生疯狂抓紧时间收尾,赶在她交卷之前,抢着把画举到鲍春生面前。

      鲍春生瞟瞟男生的画,眉头皱起:“达不到苏好的功底,还是先给我求质量再求速度,看看你这画的什么?天也不冷,我特意穿了件厚毛衣来拗造型,就为了看你这种褶皱表现啊?”

      男生撇了撇嘴:“哦,我去重画。”

      “顺便换张纸,讲不听的,又用上好东西了,说多少遍联考不发你们金贵的纸,现在娇气上了,等考试笔都下不去!看看苏好用的什么,人家难道买不起好纸吗?”

      男生蔫答答地走回座位:“苏姐,能借我张纸吗?”
      “自己拿。”苏好努努下巴,起身把速写交给鲍春生。

      “今天稍微慢了点啊。”鲍春生瞅瞅她的右手,“手指费劲?”
      苏好晃了晃手:“没啊。”

      “还没呢?中午我在食堂都瞧见了,”鲍春生指指她,“姑娘家没事给人挡什么球,画画的手也敢折腾,去医务室看过没?”
      苏好曲了曲食指:“用不着看,没伤到筋骨,我有经验。”

      “有经验挡个球还能打着手!”鲍春生觑觑她。
      苏好不耐烦地催促:“您还看不看画啊?”

      鲍春生低头看起画来,半天憋出一句:“苏好,不用心啊,老师怎么从你的画里看不出感情?”
      “……”画画不易,苏苏叹气。

      “您这张脸,我闭上眼都知道哪里有几道褶子,还能画出什么感情?挑不出刺还是别挑了,您也不嫌累。”

      鲍春生被损也不生气,得意门生嘛,怎么都顺眼。
      苏好的水平在应对联考上确实已经触顶,平常的练习也就是保持手感而已,他们几个老师一般挑不出她应试上的毛病,偶尔会在应试外的环节给她提一些特殊要求。

      “那这么着,”鲍春生提议,“你去找个想画的模特,老师看看你用起心来的画是什么样。”
      *

      苏好以为鲍春生只是随口一说,也没把这提议当真,没想到过了两天,又轮到鲍春生的课,他一见她就问“模特找着没”,看她压根没放心上还生气了。

      隔天是周四,临近晚自修,苏好去画室之前记起鲍春生的交代,终于把欲望的目光投向了她同桌的好皮囊。

      要说她最近钟意哪位模特,那肯定就是她这位骨相绝美的同桌了。

      只不过徐冽这几天在学新教材,看起来忙得像一分钟几千万上下的总裁,一日三餐又跟九班那个施嘉彦同行,也没跟她多熟络,她不确定他会不会答应。

      就像这会儿,苏好觉得徐冽应该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却自顾自做着数学卷子一言不发。

      被人当空气的感觉不太好。
      苏好激起了胜负欲,撑着腮,直勾勾地继续盯他。

      两分钟后,徐冽在草稿纸上的演算非但没有停滞,反而越来越快,下笔跟风似的。

      “……”她就那么没存在感?
      “徐同学。”苏好绷着脸叫了他一声,靠过去,把他手里的笔一把抽掉,“没发现我在看你吗?”

      徐冽看了眼写了一堆废公式的草稿纸,轻轻沉出一口气,转过头去:“有事就说。”
      “晚自修有空没?”苏好拿他的笔敲了敲他的小臂,“跟我去趟画室。”

      “做什么?”
      “当模特,速写老师让我画人体,”苏好想了想,觉得直接表达对他这具身体的欲望可能过于露骨,胡诌道,“主题叫——同桌的你。”

      徐冽的视线落向她的课桌。
      苏好反应过来:“哦,我课桌里那些裸的,不是作业,是我个人兴趣爱好。你放心,我们是正规画室,不搞黄色,你穿着衣服就好。”
      “……”

      “你可以带书去,在那儿学你的习,我画动态也OK的。”见他张嘴要答,苏好竖掌打住他,“别忙着拒绝,知道这个学校谁画画最牛批吗?你这个相貌,落到别人手里,那就是暴殄天物。考虑一下,给我画怎么样?”

      徐冽看她一眼,似乎觉得有点好笑:“再说。”

      “怎么还再说?”苏好指着左手腕表给他看,“再一刻钟可就晚自修了。”
      徐冽把笔从她手里抽回,敲敲卷子:“看一刻钟能不能做完。”

      苏好眼睛一亮,欣赏地拍了拍他的肩:“休学半学期,非但不用留级还碾压同级的你怎么会不行?苏姐相信你的能力!”

      徐冽低下头去做题了。

      苏好美滋滋拿出手机,在微信上给苗妙讲这个好消息:「模特搞到手,今晚有福了。」
      苗妙回了条语音。

      苏好点开语音,刚把手机往耳边放,兴奋的尖叫已经通过扬声器传出来:“啊啊啊你同桌肯来呀,那晚上大家有福同享……”

      “……”苏好及时掐断了语音。

      当然事实上不是很及时。
      毕竟前边的郭照已经竖起八卦的耳朵,旁边徐冽运算的笔也顿了顿。

      苏好把语音调成听筒模式,听完后给苗妙回消息:「想得美,我同桌的第一次,必须是我的。」
      然后把手机反扣在桌上,食指一下下敲着太阳穴,等徐冽做题。

      眼看只剩最后两分钟,徐冽的笔还没停,她凑过去问他:“还没算完?”
      “嗯,”徐冽的语气比刚才冷淡不少,“算不完。”
      “?”

      “什么意思?”苏好扬起下巴。
      徐冽垂着眼:“就是晚上没空了。”

      “那你刚刚是在耍我吗?”苏好问完,忽然想起苗妙那条语音,“该不会是因为苗妙说……”
      “不是。”徐冽打断她。

      苏好脾气上来了:“那你就是在耍我!”
      徐冽点点头:“是。”
      *

      苏好气得整整二十四小时没跟徐冽讲一个字。
      第二天周五放学,陈星风来找她出去玩。

      上周末没去成狼人杀局,为免这周又被小题大做的舅舅抓回去关禁闭,苏好跟家里撒了个谎,说晚上在画室加训。

      这次是个生日局,寿星是陈星风和苏好的小学同学,初中毕业后进了附近的武校。

      自从许芝礼跟武校那个男生搞私奔,闹得苏好很不愉快后,苏好跟那片的人就很少来往了。
      要不是这小学同学以前跟她和陈星风关系好,又刚好是成年生日,非让她给个面子,她并不想掺和武校的聚会。

      聚会地点离南中有段距离,在靠近大学城那带,是家烟火气很浓郁的烧烤店。
      店里乱哄哄的,服务员一手托一个烤盘,打着帘子穿进穿出,几张长桌拼在一起,边上人捱着人说笑,啤酒一打一打地从脚边往上搬。

      刚上几盘烤串,苏好接到了舅妈的电话。
      她推开一间暂时没人的包厢,进去接通。

      “好好啊,你今天晚饭怎么办?要不要舅妈让阿姨带饭菜来学校?”林阑问。
      “不用,我点外卖了。”苏好面不改色心不跳。

      “行,那你别忙太晚,早点回家。你放心,你弟弟今晚吵不着你,我和你舅舅给他找了新的大学生家教,一会儿就……”林阑话还没说完,门铃忽然响起来,“哎,应该是家教到了,舅妈先不跟你说了。”

      林阑挂断电话,打开门迎出去,打量了下眼前意外俊俏的年轻人:“是徐老师吗?”

      徐冽一身笔挺体面的白衬衣和黑西裤,推了推鼻梁上的细边眼镜,点点头:“是。”
      *

      烧烤店里,苏好回到餐桌上。
      跟这群人好一阵没碰头,本来也有点生疏,她坐在边角,话一直不多。

      武校的人见她光吃烤串不聊天,猜她还在介意许芝礼的事,一个劲来给她敬酒,说是为当初连累她被许家炮轰的事赔罪。

      他们这些早早接触社会的人,有自己那套社交礼仪,说粗俗点就是江湖规矩,这种时候扫兴摆脸是很讨嫌的。
      苏好不想抢寿星风头,也不想弄僵场面,给了他们面子。

      陈星风看她一连喝了几杯急酒,推掉了剩下那些,开玩笑地说:“我看你们不是来赔罪的,都是找着借口来灌酒的。”

      那些人就起哄着去灌陈星风了。

      两个多钟头后,酒足饭饱,喝大的几个闹起来,握着店里的麦克风跳上椅子,给寿星唱生日歌。

      苏好可能是收敛久了,觉得这场面有点烦,刚好舅妈又打来电话,她跟陈星风说了声,推门出去,到街上接通电话。

      “好好,你结束了没?舅妈刚让刘叔把家教送回大学城,这会儿叫刘叔改道来接你?”
      “不用,我已经出学校了,”苏好放远手机收声,“喇叭声听见没?我在街上,跟同学吃点夜宵再回来。”

      “那你注意安全,别落单知道吗?”
      “知道。”

      苏好挂断电话,一转头,看见旁边一男一女靠着电线杆在抽烟。
      是刚刚坐她和陈星风附近的两个武校人,男的叫磊子,女的叫文子,一对情侣。

      两人也看见了她,招呼道:“苏姐,你怎么也出来了?”
      苏好晃晃手里的手机:“接电话。”

      磊子嘴里咬着烟,又从烟盒里敲出来一根,熟络地递给她:“一起吹会儿风啊苏姐,那几个喝疯的太吵了。”
      苏好垂眼看了看他递来的烟,没接。

      说起来有点怂,苏好其实抽不了烟。从前试过两次,两次都呛到满眼泪花,非常狼狈,然后她就想明白了,又不喜欢这味道,何必为难自己。要装逼嘛,偶尔装装样子就好了。

      “嗯?”磊子看她不接,愣了愣,“放心苏姐,都正规烟。”

      苏好今晚本就是给面子来的,不好矫情,接过烟夹在指间,姿势老练,心里却很烦,正打算借机走掉,一旁文子拿手肘撞撞磊子:“打火啊。”

      “哦,我说苏姐为什么不接我烟,怪我服务不到位。”磊子憨笑着打了火,给苏好点着了烟。

      苏好骑虎难下,想穿越回中二时期,把当年装过的逼都塞进垃圾桶里。

      街对面,徐冽静静看着这一幕,已经站了很久。
      苏好今晚没穿校服,高腰皮裤搭牛仔短开衫,衬得腰也细腿也长。开衫里是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衬,领口开得低,露出大片刺眼的雪亮肌肤。

      她拿着烟,看起来有点犹豫,最后还是在身边两人的注视下,慢腾腾把烟咬进嘴里,吸了一口。

      徐冽沉下脸,朝街对面走去。

      路灯下,苏好把那口烟包在嘴里,想等磊子和文子不注意吐掉糊弄过去,还没找着机会,忽然被人一把拽过了手腕。

      她一愣,借昏黄的路灯看清了徐冽的脸,还没反应过来,就踉踉跄跄地被他拖进了旁边的转角。

      他也不知道发什么疯,把她堵进墙角,指尖掐着她的下巴:“张嘴。”
      苏好被他掐开嘴,吐掉了那口烟,还没能说话,先呛得咳嗽起来。

      “苏好,”徐冽松开她的下巴,低头抽走她指尖的烟,把烟头碾在墙上摁灭,“你挺能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啦,到时候会有双更肥章,敲着饭碗等各位仙女来捧场订阅,顾导就靠大家恰饭啦!大家知道我一向写不了长文,所以这本书全文依旧只要花半杯奶茶钱!然后还没收藏我作者专栏的朋友,可以点击收藏一下,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小天使,鞠躬!
    *
    补充:如果遇到不能买V的情况,大家可以更新APP版本哦,点右上角个人中心-系统设置-检查版本更新-去更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