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苦情文女主[七零]

作者:流烟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被抓

      李春莲干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骚动,随着大家的声音抬头,看到大队民兵队长领队里民兵,捆着个老太太从岸边走过。
      
      因为离得太远,李春莲看不大清老太太的脸,还问身边的妇人:“那老太太犯啥事了?”
      
      “那谁知道?”她身边的人疑惑说,“你说那是咱们大队的人吗?”
      
      “不是咱们大队的,能是咱们大队的民兵把她带走?”李春莲说着,已经在心里盘算起大队里谁出事了。
      
      会不会是隔壁陈婆子?
      
      陈婆子是个厉害人,成天就知道磋磨儿媳妇,这也就算了,还见天跟她婆婆炫耀自己儿媳妇孝顺,闹得她婆婆隔三差五冲她们妯娌俩发脾气。要是她被抓了,自己得买两响鞭炮上他们家放去!
      
      李春莲还没乐完,听见有人说:“春莲,我咋觉得那像是你婆婆?”
      
      “你婆婆才犯事了呢!”李春莲闻言拉下脸来,心说这人怎么回事,咒他们老林家呢?
      
      但地头还有别人说:“我也觉得像卫民娘,她今早是不是穿了身藏蓝的袄子?”
      
      “身形看着也像。”
      
      “她犯了啥事?”
      
      听着大家的议论,李春莲心慌意乱起来:“你们真、真看见是我婆婆?”
      
      “一个大队住了几十年,我还能认错?”一个婆子说道,“你赶紧回家看看吧,可别是出了啥事。”
      
      李春莲彻底慌了,扔下锄头就往丈夫男人堆里扎,找到丈夫林卫国就说:“出事了出事了!咱娘被民兵队长绑了!”
      
      男人这边离岸边更远,没人看到刚才岸上经过的人。林卫国听见这话不大高兴,说道:“你这婆娘说什么话?我娘犯什么事要被民兵绑走?”
      
      林卫民就在身边,闻言焦急问:“弟妹你看清楚了吗?”
      
      李春莲要是看清楚了,也不用别人说了,说话有点支支吾吾:“刚才真有个老太太被民兵队长捆了,我们一块干活的媳妇都看见了。”
      
      “我说你这婆娘——”林卫国抬手就要抽李春莲,但还没动手就被林卫民拦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看见个老太太被捆你就说是我娘,怎么着?你还盼着我娘被捆是不?”
      
      林卫民则说:“弟妹你是不是看错了?咱娘又没干啥坏事,怎么会被捆走?”
      
      林卫民觉得她娘虽然爱占小便宜,但跟村里好些老太太相比好得多,至少她没磋磨儿媳妇,还让闺女读书培养成才,年中他们家还评上了五好家庭呢!
      
      再说了,今早他们出门的时候老太太还好好的,才过去几个钟头,老太太怎么会犯事被抓。
      
      越想林卫民越觉得是弟媳妇看错了,看他们兄弟俩信誓旦旦,李春莲也疑惑起来,难道真是她们看错了?
      
      李春莲正想着,就听到一个声音由远及近:“爹!娘!咱家出事了!”
      
      李春莲转身抬头看去,就见侄子林春河从地头跑过来,气喘吁吁喊道:“爹娘二叔二婶!奶奶被抓了——”
      
      林卫民林卫国两兄弟闻言都是一愣,林卫国皱着眉问:“到底咋回事?”
      
      林春河上来这片地,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哭丧着脸说:“不知道!我就看到海生叔带着人捆着奶奶,说要把她送到公社去审查!”
      
      这话一出,不光是林卫国兄弟俩,其他人也都惊呆了。
      
      送到公社审查?这必须是出大事了啊!当即就有人问出声:“婶子干啥了要被审查?”
      
      “送到公社去?以后还能回来不?”
      
      他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林卫民林卫国兄弟俩拔腿往大队里跑去,李春莲见了也连忙跟上去。
      
      只是他们回到村里,民兵队捆着人已经走了,林卫民三人商量,决定分头行动。林卫国去追人,林卫民去大队部打听情况,李春莲则回家看看怎么回事。
      
      和兄弟俩分开后,李春莲便火急火燎往家里走。
      
      说实在的,李春莲心里不大喜欢林老太这婆婆,觉得她刻薄又偏心,虽然不至于像隔壁陈婆子那样磋磨儿媳妇,但林老太对儿媳妇也不算好。但平时再怎么诅咒婆婆,李春莲也没想过有一天婆婆会被民兵带走。
      
      被带走审查!那必须是犯了事啊!
      
      他们老林家三代贫农,这日子才能安稳。要是林老太出事,会不会影响家里成分?影响孩子们的前途?
      
      李春莲想起来就觉得头皮发麻,加快脚步往家里去。
      
      到了家门口,李春莲一眼看到院子里站着的穿军装的男人,大步走进去问:“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里?”
      
      男人正是谢巍,林老太被民兵队捆走后,林青青自然不能继续在林家住下去了。周书记便做主让她住到公社招待所去,又安排谢巍陪她回来收拾东西。
      
      站在院子里,谢巍打量着林家的房子。
      
      林家房屋布局和其他人家差不多,也是三合院形式,正中间是堂屋,堂屋左右有两间屋子。东屋连着灶房,西屋连着柴房。屋子是土坯的,但能看出建起应该没几年,但林青青不住在新建的任何一间屋子里。
      
      林青青的屋子在柴房前面,房屋要比其他屋子更矮一些,屋顶用的是茅草,墙体看起来更旧,木板门的下面还破了个大洞。
      
      看到住宿环境,可以想见林青青在林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谢巍目光微沉,因此听到李春莲的问题后,他没有开口回答。
      
      他这样的态度激怒了李春莲,她听到林青青屋里木门开着,还有声响从里边传来,认定谢巍是她带回来的野男人,叉腰骂道:“好啊!林青青你真是出息了!还没说亲就敢带野男人回来!”
      
      李春莲向来喜欢胡搅蛮缠,林青青平时是不搭理她的,只是李春莲说得太不像话,她自己无所谓,可别败坏人谢巍的名声,系上包袱走出屋子说道:“都说淫者见淫,智者见智,这话我以前不懂,看了二嫂我算是明白了。”
      
      李春莲没读过什么书,不知道林青青化用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句话嘲讽她,但她知道淫不是什么好词,当即气得脸色都变了:“你敢带野男人回家还不敢让我说?”
      
      说着李春莲看到林青青手上提着的包袱,灵光一闪指着林青青说:“你收拾包袱干什么?你要跟这个野男人私奔是不是?林青青你心里到底有没有廉耻!私奔这种事你都能干得出来!”
      
      要不是顾忌着谢巍在,林青青现在就该翻白眼了,说道:“谁说我要私奔?我只是要离开你们林家而已。”
      
      “离开林家还不算私奔?”李春莲觉得林青青在狡辩,幸灾乐祸说,“林青青你完了,被我撞见你最好跑得远远的!不然娘回来知道这事肯定要打死你!”
      
      幸灾乐祸过后,李春莲才想起林老太被抓的事,神色严肃起来:“你在家里知不知道娘干什么了?为什么会被民兵队抓走?还有,英子呢?”
      
      李春莲话音刚落,林英就和丈夫赵立业从外面跑回来,一进门就问:“林青青,娘不是找你去了吗?她怎么会被民兵队的人抓走。”
      
      林英跑进院子,看到谢巍皱眉问:“这是谁?”
      
      “还能是谁?青青的奸夫呗!”李春莲没好气说,“你没看她身上背着包袱,正准备跟奸夫私奔呢!”
      
      林英听到李春莲的话,上下打量谢巍一阵,眉头微微皱起来,她怎么没听她娘说林青青有对象?
      而林英的丈夫赵立业看到谢巍,眼睛一亮上前想要和他握手:“你是谢巍同志吧?你好我叫赵立业,是青青的姐夫。”
      
      听到姐夫二字,谢巍垂眸看着面前的男人。
      
      赵立业身材高瘦,文质彬彬的,只是他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让他看起来有些谄媚。谢巍微微皱眉,问林青青:“收拾好了?”
      
      “嗯。”林青青点头说。
      
      “走吧。”
      
      谢巍说完,抬脚就要往外走,但林英却抓住林青青的手,追问道:“你还没说娘为什么会被抓走?她到底犯了什么事?”
      
      李春莲也回过神来问:“娘抓走跟你有没有关系?”
      
      “娘为什么被抓走?”林青青说着转头,看着林英浅笑着说,“这应该问三姐你啊。”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林英皱眉。
      
      李春莲看到林青青表情,则笃定事情跟她有关,脑补了一大堆剧情说:“我知道了!娘肯定是知道你跟他的奸情,才被你陷害被抓走的!亏娘平时对你这么好,你的心思怎么这么歹毒啊!”李春莲说着就叫嚷着扑上来要打林青青。
      
      谢巍一把抓住李春莲的手,将林青青护在身后,说道:“同志,请你放尊重一点。”
      
      “我干嘛要尊重你这个奸夫!”李春莲哭嚎起来,“没天理啦!奸夫打人啦!”
      
      “二嫂,”林青青站在谢巍身后,看着哭嚎的李春莲说道,“你也别装疯撒泼了,你不是想知道娘为什么被抓吗?这件事你不该问我,应该问三姐啊。”
      
      林英脸色一变:“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青青的目光从林英脸上扫过,落在赵立业身上。
      
      看原著的时候,她时常被林英母女的极品和原身的懦弱气得吐血,但最让她厌恶的却是赵立业。
      原著将他写成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被林老太算计后,他有过痛苦迷茫,在后来的相处中,他也对原身有过怜惜。但林青青认为,他是将原身推进深渊的罪魁祸首之一。
      
      他一边心疼原身,却又为了妻子、家庭让原身怀上一个又一个孩子。他的懦弱自私,让他忍不住怜惜原身,却又因为遮掩不够,让林英对原身忌惮不已。在原身被安排嫁给性格暴戾的瘸子时,他明知道那个男人不好,却又为了家庭安定选择妥协,还自我安慰说离开赵家,原身会幸福的。
      
      她倒要看看,这件事后,他要如何制止家庭大战,让日子安稳下来。
      
      林青青垂眸说道:“不是三姐说自己不能生,劝说娘逼迫我替你生孩子的吗?这件事被下乡走访的周书记知道了,他说娘的行为非常恶劣,就让民兵队的人把她绑走送到公社审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过两天要上榜,继续求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