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苦情文女主[七零]

作者:流烟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找谢巍(捉虫)

      林青青去找谢巍,其实不仅是为了道谢,更因为他是原著中唯一试图拯救原身的人。
      
      原著中谢巍出场并不多,第一次是他回乡探亲,偶然救起落水的女主。只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这个世界原身落水被救后没,醒来的是林青青。
      
      第二次是三年后,谢巍偶然遇到大着肚子送女儿去医院的原身,帮着把孩子送到医院。但原身女儿病情稳定后,原身突然发动,将要生产。当时谢巍还没有离开,张口就要喊一声,却被原身制止,祈求他把自己送回去。
      
      谢巍将原身送回去后,就被林英借着原身要生产把他赶走,但他离开前却听到林英对原身发火。谢巍心生疑窦,又听闻原身没有结婚,通过蛛丝马迹查到原身和林英夫妻关系不同寻常,以为她是被迫的,想要救她出来。
      
      但原身不但拒绝了他的救助,还对他苦苦哀求,说自己是自愿的,请他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第三次是原身嫁人后,一次被丈夫殴打后出门,碰到谢巍。谢巍认出她,怀疑她脸上的伤痕是因为家暴,提出可以帮助她离婚。原身再次拒绝了他的救助,并说自己过得很好。
      
      原身屡次拒绝谢巍的救助,一步步走向原著结局。但林青青没那么无私,她还是想过自己的生活,所以得知穿越后,她一直在想该怎么摆脱原身的命运。
      
      她想过坚决反对,但原著中原身怀孕后躲在家里待产,林家众人能帮忙瞒着,这一世他们未必不会成为帮凶,和林老太一起将她困在林家。这几天和林家人的接触,林青青觉得这是很有可能的。
      
      林青青也想过去告状,但林老太现在还没有行动,这事说出去别人未必相信,而且她是林家养女,闹不好她就成了恩将仇报的白眼狼。但等到林老太行动后再告?林青青想起来就头皮发麻。
      
      再说了,就算她忍辱负重怀上了养姐丈夫的孩子,林老太也可以倒打一耙说她作风不正勾引姐夫。在这个年代,流氓罪也是要坐牢的。
      
      思来想去,林青青决定求助谢巍。
      
      希望这个原著中正直的青年不要让她失望,不然她只能逃走成黑户了。
      
      只是她想得简单,到了兴丰大队后就傻眼了——原身没来过兴丰大队,不知道谢家在哪。
      
      ……
      
      张兰花洗完衣服,挎着竹篮回家的路上碰见个姑娘,提着篮子站在路中间左看右看。她嫁到兴丰大队三十年,大队里的人没有不认识的,看见个生面孔就觉得奇怪,走上去喊:“姑娘。”
      
      姑娘正是林青青,她进村后绕了一大圈都没看见人,才想起现在时间尴尬,社员大多上工去了,所以听见声音她连忙迎上去问:“婶子你好,请问您知道谢家在哪吗?”
      
      张兰花是个热心人,一听就知道她是来找人的。不过兴丰大队虽然是混居,但村里也有好几户姓谢的人家,便问:“哪个谢家?”
      
      “谢巍同志家。”
      
      张兰花自然是认识谢巍的,只是她看林青青一个姑娘家,心里难免疑惑:“知道是知道,不过你找他干啥?”
      
      “是这样的,我是隔壁林家咀大队林有福的闺女,前几天落水被谢巍同志救起来。”林青青说到这里面露羞赧,“回去后我病了好几天,今天才从床上起来,所以才提着东西想去谢家跟他道谢。”
      
      林青青落水的池塘就在两个大队之间,张兰花是知道谢巍回乡那天救了林有福闺女的,闻言便“哦”了一声,但又有点奇怪:“怎么就你一个人来?”
      
      “我娘在家有事脱不开身子,就让我一个人来了。”林青青解释说。
      
      落水被救不是小恩,对孩子上心的人家,当天就该提着东西上门表示感谢。林家拖了几天就足够让人说嘴,今天却还只有林青青一个姑娘家过来,明摆着是不把这个闺女放在心上。
      
      张兰花想到她的身世,再看她身上的棉袄,短一截不说还有好几个补丁,忍不住对她心生怜惜,说道:“我带你去吧。”
      
      “不麻烦您吧?”林青青迟疑问。
      
      “不麻烦不麻烦,反正都顺路。”张兰花觉得小姑娘忒客气,摆手说道。
      
      她带着林青青穿过几条巷子,很快就到了谢家。人带到了她也没走,直接领着林青青进院子,大声喊道:“宝山娘在不?”
      
      后院里传来声音:“来啦!”
      
      没一会穿着蓝布袄子,头发花白的妇人穿过堂屋走出来,看到张兰花问:“你咋过来了?这位是?”
      
      “你家谢巍前几天回家,不是救了个姑娘吗?”张兰花拉过林青青的手臂说,“就是她,这姑娘啊有心,落水后一直病着起不来床,刚病好就提着东西上门来了。”
      
      “婶子好!”林青青上前一步问好。
      
      李杏芳知道儿子救了个人,不过这事不是她儿子自己说的,而是大队里传遍了她才听人说起。但因为她儿子不在意这事,再加上这几天也没人上门,李杏芳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却不想今天就有人来了。
      
      李杏芳看林青青身上棉袄虽然洗得发白,但干净整洁,说话时态度也落落大方,便心生好感,说道:“来来,进屋坐。”
      
      ……
      
      谢家是兴丰大队数一数二的殷实人家,李杏芳的丈夫谢友民年轻的时候就担任生产大队长,后来又升任书记。如今他虽然退休了,长子谢宝山却顶上来当了大队长,次子谢青山则在县高当老师。幼子谢巍更不必说,高中毕业就进了部队,如今已经是团长级干部。
      
      虽然家里孩子都有出息,个个拿工资有补贴,但谢家不是张扬的人家。到如今住的还是好几年前建的土坯房,只是屋子看着比别人家要宽敞,地面擂得更平些而已。
      
      吃用倒是比一般人家更精细,李杏芳身上的衣服看着寻常,但料子摸着比土布更柔软,虽然缝补过,但入眼没有一个补丁,用来招待客人的也是一般人家舍不得拿出来的红糖水。
      
      林青青接过红糖水没急着喝,先将自己提来的竹篮上盖着的布掀开。
      
      两斤十六个鸡蛋,都被王阿婆擦得干干净净,放在铺了软布的竹篮里,看着不多,但这年头鸡蛋精贵,送礼很能拿得出手。
      
      李杏芳刚从张兰花口中得知林青青的身份,看她穿着便猜到她在林家日子不好过,听说鸡蛋是送给自家的哪里肯收,边伸手把盖着鸡蛋的白布掩上边说:“巍子是军人,看你落水下去救人是应该的,要真收了你的东西那才是违反军军纪,你待会还是把鸡蛋提回去。”
      
      李杏芳说着,看林青青的目光更柔和,林家没有表示,她却能想到提着鸡蛋上门致谢,可见是个讲礼的。
      
      张兰花也在旁边附和,说解放军都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她这样客气才让人为难。让林青青把鸡蛋拿回去,免得她娘说嘴——林家连上门道谢都懒得来,能是舍得给鸡蛋她当谢礼的?肯定是小姑娘求来的。
      
      听着她们的话,林青青感动得都快哭了。
      
      这个年代淳朴的人这么多,她怎么就这么倒霉,碰上一家子极品呢?要不是这时候都在破四旧,她都想去庙里烧香改改运道了。
      
      林青青叹了口气,说起正事:“婶子,我今天过来是想当面向谢同志表达感谢,请问……他在家吗?”
      
      李杏芳这才想起林青青过来的目的,为难说:“巍子早上就出门了。”
      
      果然得烧香改改运道吧?
      
      林青青今天是一定要见到谢巍的,没有立刻放弃,开口问:“那您知道他去哪了吗?”说完顿了顿,觉得自己个姑娘家这么殷切容易让人误会,便解释说,“如果不是谢巍同志,我现在就没命了,所以我想亲自和他道谢。婶子您能不能告诉我大队部在哪?我自己去找他,道完谢我就回家了。”
      
      因为儿子没把救人的事放在心上,李杏芳也觉得这不算大事,林青青有心道谢就够了。但看小姑娘这么郑重,李杏芳有些心软,说道:“说是去大队部了,我去把他叫回来吧?”
      
      “不不,这太麻烦您了,”林青青连忙说,“您告诉我大队部在哪就行,我自己去找,也免得耽误您的时间。”
      
      李杏芳闻言面露为难,张兰花在旁边劝道:“她既然有心,老姐姐你就让她自己去吧。”说完告诉林青青大队部该怎么走,然后把人送出去。
      
      “这……”李杏芳看着林青青走远,心里觉得不大合适,想了想说,“不行,我还是得跟过去。”
      
      “行了,他们年轻人的事,你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别多掺和。”张兰花拉住李杏芳,意味深长说,“你前几天不还跟我发愁,说巍子老大不小了,婚姻大事也没个着落?喏,机会这不是来了?”
      
      提起儿子的婚姻大事,李杏芳沉默下来,但想到儿子这次回来的态度,迟疑说:“这能成吗?”
      
      “管他能不能成,随它去又没坏处。”张兰花心想,戏里都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说不准两个孩子就看对眼了呢?张兰花劝道,“就是不成,你还能想别的主意不是?”
      
      李杏芳低着头一琢磨,觉得她这话也有道理,便放弃跟上去。
      
      ……
      
      兴丰大队大队部离谢家不远,走路几分钟就到了。
      
      林青青提着竹篮走进大队部的院子,还没靠近办公室就被人拦住,问她找谁。
      
      林青青看对方穿着身蓝色中山装,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模样,手里还捏着个茶杯,像是大队里的干部,就问:“我想找谢巍同志,请问他在这里吗?”
      
      “谢巍啊,他是在大队部,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林青青脸上露出欢喜的表情,高高兴兴地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
      
      谢巍自回家后,就没和哪个姑娘走得近过,青年刚听说她来找自家三弟还当他终于开窍了,谁想是为道谢来的,便忍住失望说:“成,我去把他叫出来。”说着走进一间办公室。
      
      兴丰大队大队部是前两年新建的,砌墙用的红砖,屋顶用的瓦片,但到窗户的时候大队书记没舍得花钱,用的还是窗户纸。窗户纸不像玻璃能看见里面,办公室里窗户又都关着,林青青看了会什么都没看见,只好收回目光低头看脚尖。
      
      原身给林家当牛做马这么多年,没添过一身新衣裳,做过一双新鞋,穿的全是林家两房媳妇不穿的旧衣。
      
      比如她脚上的这双暖鞋,就是李春莲穿了不要的,给原身的时候鞋底已经磨薄了,穿了一年鞋头破了洞。她一路走来虽然小心翼翼,但不知道是她踩到冰棱还是什么,鞋头微微湿润,浸得她双脚冰冷。
      
      林青青低着头,看到身后不知何时投下的阳光,抬头看去。
      
      笼罩在玉田公社上空好几天的阴云散去,太阳露出脸,金色的阳光洒落在她身后。林青青往后退了一步两步,离开屋檐的阴影,迎着阳光站着。
      
      冬天的阳光看着热烈,实际上没什么温度,但聊胜于无。
      
      当谢巍从大队部走出来,正好看见他前几天救起的小姑娘,一步步退到太阳底下,迎着阳光眯起眼睛,唇角微微翘起。
      
      那是一个浅浅的微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周要上榜,求收藏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