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苦情文女主[七零]

作者:流烟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招待所

      吃完饭谢巍送林青青去招待所。
      
      其实玉田公社并不大,只有一条主街道,原身虽然没来过公社,但林青青觉得路上找人一打听就能知道招待所在哪了,所以她打算自己去。而陈雪梅觉得安置好林青青是妇联的工作,所以想安排个干事带林青青去招待所。
      
      只是两人商量的时候,周书记发话了,点了点谢巍说:“送佛送到西,我看这事让小谢去吧。”又问他接下来有没有事。
      
      谢巍是休假回乡,自然是没事人一个,便说:“我带林同志去吧。”
      
      陈雪梅闹不大明白周书记的意思,但看两个当事人都不反对,就点头答应了,领着林青青去妇联办公室拿行李,又介绍了一名干事给林青青,说以后有事她们俩对接。
      
      拿好东西,林青青出去找谢巍。
      
      谢巍也没进办公室,就站在走廊里看着外面,听见声音转头,走过来从她手上接过包袱说:“走吧。”
      
      林青青点头,跟着谢巍出门。
      
      走了大概五六分钟,就到了招待所。招待所门脸并不大,红色的木门看着挺喜庆,门头挂着招牌,上面写着“玉田招待所”五个大字。
      
      进了木门里面是前厅,靠门墙壁摆着张长椅,正对门放着张原木做的高柜台,柜台后面墙壁上白底红字写着“为人民服务”。不过招待所前台不太热情,听见人有人来也没从柜台后站起来,直到谢巍走到柜台前才不咸不淡问:“有介绍信吗?”
      
      谢巍将周书记写的条子递上去,前台是个年轻小姑娘,先前问话时神色淡淡的,看完条子脸上倒是露出了笑容:“原来是周书记的客人,哪位是林青青同志?”
      
      “我是。”林青青说道。
      
      前台也猜到是她,看了眼谢巍问:“这位是?”
      
      “周书记安排我送她过来。”谢巍说道。
      
      前台听了以为谢巍是公社干事,笑吟吟点头,又问:“林同志这阵子是跟我们一块吃招待所食堂?”
      
      谢巍点头说:“没错,花销都记公社账上。”
      
      “成。”前台翻了翻面前的本子,说:“我们招待所共有三层,现在每层楼都有空房子,林同志想住哪一层?”
      
      “我都行。”睡过原身的破屋子,林青青现在物欲极低,有个地方睡有口饭吃就成。
      
      但谢巍却说:“二楼吧,有没有阳光好的屋子。”
      
      前台翻找一番,又说:“倒是有一间。”说着从抽屉里翻出钥匙说,“我带你们上去看看?”
      
      谢巍点点头,林青青更没意见,由前台领着上楼。
      
      上楼时林青青问起前台的名字,虽然她觉得林老太那事审不了几天,她也不会在招待所住太久,但这几天她总归住这里,还跟招待所员工一起吃,套点交情总没坏处。
      
      而前台呢刚开始虽然有些不咸不淡,但知道林青青是周书记招待的人,就以为她也是哪个公社的干部,没敢看轻她,和和气气说:“我叫何小丽,是顶我妈的岗位进来的,在招待所干了有两年了,你呢?你是哪里人?”
      
      “我是林家咀大队的。”林青青说道。
      
      何小丽听着就有点疑惑,大队干部她也见过,但没几个有这脸面让周书记特意安排住宿的,所以她才觉得林青青是其他公社的人,疑惑问:“你是毕业分配到其他公社的吗?”
      
      “我没上过学。”林青青老实说道,玉田公社就这么大点地方,事情总有瞒不住的时候,所以她没打算藏着掖着。
      
      何小丽听后就更好奇了,不是其他公社的人,也没上过学,周书记干啥特地写条子安置她?但她还没问出来,就听谢巍说:“哪间屋?”
      
      “哦哦,这间。”何小丽回过神来,拿钥匙打开右手边一间屋子的门。
      
      里面是个单间,放着一张床一个衣柜,窗户外面拉了根铁丝可以晾衣服。现在是下午两点,太阳已经转向,阳光从窗外照进来,铺在窗户下方。
      
      何小丽说:“走廊今天有厕所洗澡间和水房,吃饭的话在一楼后院。”
      
      “你觉得怎么样?”谢巍问林青青。
      
      林青青点头说:“我觉得挺好的。”
      
      “那就这间屋子吧。”
      
      何小丽将钥匙递给林青青,又跟她说什么时间有客房打扫,如果不需要打扫卫生的话可以跟她说一声,她在前台登记一下。
      
      林青青都一一点头,跟何小丽下去办理入住。
      
      办完入住后谢巍就要走了,林青青送他出门,在分别前说道:“谢同志,这次的事多亏了你才能这么顺利。”
      
      林青青想说她一定会铭记他的恩德,也想说有朝一日会回报他,但她想到如今的自己,不说囊中羞涩,就是连请谢巍吃饭表示感谢都办不到,何谈报恩。她的那些话说出来,更像是不走心的夸夸其谈。
      
      “谢谢。”
      
      到最后,林青青只说出这两个字。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谢巍感觉到了林青青的郑重,他停住脚步,也郑重说道:“你过好这一辈子,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
      
      这是很简单,却很有份量的一句话。
      
      林青青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很感性的人,此时却忍不住红了眼眶,但她却又忍不住露出灿烂的笑容,点头应道:“嗯!我一定会努力过好这一生。”
      
      谢巍低头看着她,虽然不过一天,面前小姑娘的脸还是那张脸,但他觉得她不太一样了。当她走出林家,她身上的戾气平和了,压抑也被希望取代。
      
      “加油。”谢巍说道,再次和林青青道别。
      
      林青青微笑着看着他远去,说道:“再见。”
      
      ……
      
      回到招待所,林青青看到何小丽没跟之前一样坐着,看到她的时候还露出被抓包的不自在。林青青笑了笑说:“怎么了?”
      
      “没、没什么。”何小丽摇头,但又很好奇,问,“刚才的男同志是谁啊?新来公社的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他……不是公社干部。”
      
      何小丽皱眉:“那他是谁?怎么还拿着周书记的条子?”
      
      “他叫谢巍,是兴丰大队的……”
      
      林青青话音未落,就看到何小丽的眼神亮了:“是那个谢巍吗?当兵十年已经是团长的那个?”
      
      “你知道他?”林青青惊讶问。
      
      “咱们公社谁不知道他啊!”何小丽今年也才十八岁,还是小女孩心性,兴奋地说,“他的事迹早就传遍了,我们院里谁家教训孩子都要扯上一句,‘我也不指望你跟人谢巍那么有出息,你做个人成不成?’,笑死我了。”
      
      林青青想象到那场景,忍不住笑起来。
      
      “不过周书记怎么让谢巍送你来招待所?”何小丽好奇问。
      
      林青青想了想,没提自己和谢巍之前认识,把上午发生的事都说了。
      
      虽然何小丽误会林青青是贵客才对她客气,但熟悉后却没有因为知道林青青的身份而看不起她,反而十分同情她的遭遇,愤怒说道:“她们也太狠毒了!还好你没有答应!”
      
      “是我运气好,碰到周书记他们下乡,不然我真想不到以后会怎么样。”林青青垂眸说道。
      
      何小丽设想了一下,打了个寒颤说:“这说明邪恶是永远战胜不了正义的!不然怎么周书记正好碰上你养母逼你?她们肯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林青青听着她的安慰,笑了笑说:“谢谢。”
      
      何小丽面露赫然:“这段时间你尽管在招待所住下去,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
      
      林青青自然应下,从何小丽口中得知几点钟吃晚饭后就回房间去了。
      
      进屋后林青青在床上躺了会,她穿越后就没睡过棉絮铺的床。原身床上垫的是稻草,用破旧的床单罩住,经常睡着睡着就有稻草从洞里跑出来,而且躺着硬邦邦的。
      
      还是棉絮舒服,也更暖和。
      
      林青青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她昨天凌晨才睡,今天又奔波了一天,身心疲累。这一睡就是两个小时,睁开眼时太阳已经西下。
      
      醒来后林青青重新叠好被子拉好床单,又将带来的包袱打开,拿出里面放着的衣服。
      
      这些衣服都很旧了,还打了不少补丁。放在穿越前,林青青看都不会看这样的衣服,穿越后她却还得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放进衣柜里。
      
      人穷志短呐!
      
      ……
      
      收拾好东西林青青没在屋里多待,下楼去找何小丽。
      
      何小丽照旧是坐在柜台里发呆,看到她下来惊讶问:“你怎么现在就下来了?还没到吃饭时间呢。”
      
      “我闲不住,想下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林青青笑着说道。
      
      “你会做什么?”何小丽皱眉问,想象不出有什么事能让林青青干的。
      
      要是说实话,林青青觉得招待所里的活没什么是她干不了的,前世她是孤儿,为了上学什么兼职都做过。客房整理、前台办理入住、收银找现她都行。但林青青也知道,这个年代的工作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她贸然说自己能做前台,何小丽再好的脾气都得翻脸。
      
      而且原身没读过书,尽管林青青不打算一直走文盲人设,也只能一步步来。
      
      所以林青青说:“我会种地。”这是假的,她前世虽然是孤儿,但一直在城里,除了植树节碰过锄头,其他时候真没机会碰这玩意儿。不过林青青说这话时脸上半点不见心虚,招待所里也没地给她种。
      
      完了她想了想说:“还会做饭,不过我也就会做点简单的,嗯……打下手肯定没问题,还能帮忙打扫卫生。”
      
      公社招待所并不大,总共才三层楼,共三十间客房。所以工作人员并不多,有两个前台,分早晚班,两个做卫生的管客房,一个大厨专管食堂。
      
      何小丽想了想说:“活倒是有,不过是食堂的,可能比较累。”
      
      “我不怕累!”林青青摆出老实的表情说,“我白住在招待所里,心里总有点不安,干活累点重点都没关系,有事做我心里踏实。”
      
      何小丽看林青青态度实在诚恳,就说:“那我问问王婶。”
      
      林青青立刻一脸激动握住何小丽的手说:“多谢何同志,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干活。”
      
      何小丽闻言有些不大好意思,其实林青青也不是白住,而且王婶也不一定能答应,便说:“我得先问问王婶再说。”
      
      说完,何小丽就去后院食堂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