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哥哥上交联邦[穿书]

作者:杨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唐盈一路上不敢停,小跑着回家。
      啊啊啊!让她逞能,为了偷看哥哥平常在做什么跟踪跟到蓝灯酒吧,结果什么也没看到还平白受了惊吓!
      
      住处距离酒吧大概三条街,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距离,来的时候坐公交,回去的时候唐盈一刻都不想等。
      
      这可能是她两辈子加起来跑最快的时候。
      直到看见那矮小的双层房屋,她才松了口气,缓下步伐,左手按在胸口,心脏勃勃跳动,剧烈得要跳出胸腔。
      
      从外头看,窗户漆黑一片,哥哥果然还没回来。
      
      唐盈开门,室内灯随之亮起,跑步时吸进大量冷空气到肺里,喉咙极为不舒服,直到屋内被暖气包围,才勉强好受一些。
      
      一溜烟跑上二楼房间,唐盈扑到床上,打开智能终端,论坛上明晃晃的帖子还挂在那里,手指有些颤抖,点开。
      
      唐盈又翻出几年前跟哥哥唐风唯一一张合照的照片,那是她跟哥哥逛商场时抽中奖品,商场店家要留影做宣传,起初唐风是拒绝的,但唐盈想要那个香熏水雾仪,她未成年不能填名字领奖,只能由哥哥代领。
      
      照片里,哥哥看着镜头,小唐盈一手抱着奖品盒子,一手拉着哥哥衣服下襬,笑容灿烂。
      
      后来不知原因,最后店家也没有刊登,照片静静躺在唐盈的终端里,被她珍重的收起来。
      
      帖子标题写的《八一八联邦通缉嫌疑犯的神奇事迹》,里头内容是原po各种听同事讲我朋友讲,偶尔配上几张插图,再加上些似是而非的事件,构成这一篇文。
      内容没什么干货,估计原po写这篇文是来水帖子的,激不起吃瓜群众的水花,唐盈也只是无聊逛论坛时随手点进来。
      
      帖子中的配图是原po从各个新闻案件中抠下来的照片,唐盈原本也只是用个“喔喔喔原来还有这种事”的吃瓜心态看过去,直到某张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张监视器的翻拍照片,画面中的人只露出下巴,但唐盈一看就觉得眼熟。
      现在科技发达,眼熟也不用想破头叫错名字,交给智能终端辨认,可迅速辨认二十年前你的小学同学或是隔壁邻居,前提是你没格式化终端,没有删除那些好友资料。
      
      而唐盈的终端告诉她,这张模糊不清的照片中的人,跟那张店家拍摄得奖照片中的唐风,相似度高达八成。
      
      只有下巴的照片相似度八成并不足以成为联邦警方抓人的标准,在这个时代,易容并不是很难的一件事,虽然有人恰好长的一模一样的几率很低,但可能性不能说完全没有。
      
      不过,这已经足够让唐盈起疑心。
      
      唐盈恍然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哥哥出门都在做什么,钱从哪里来,工作内容,甚至工作地点,她都是一概不知。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穿到某个高科技未来社会,如果唐风真的是通缉犯,那她有可能不是穿越,而是穿书!
      
      没想到有生之年,她也能赶时髦一回。
      
      只是这篇星际文都忘了是哪年哪月看的。
      幸好细节虽然忘了,但大致内容还记得。
      
      ──至少她还记得书中的唐风这个倒霉蛋在某天被新任执政官缉捕时被杀,人死的干干净净,然而他的智能终端芯片没有被销毁,执政官拿走后,藉由里头得到的线索,接连破解了好几个悬案跟抓到许多榜上有名的强盗团。  
      
      执政官获得许多功勋,联邦中的威望一时间如日中天。
      
      至于唐盈这个角色……书中没写,但唐风都死了,估计她的下场也不怎样。
      
      所以,现在唐盈最迫切想知道的,就是她的哥哥是不是真的就是书中的唐风。
      才有了今天跟踪哥哥去酒吧那一幕。
      
      如果能选,她并不想唐风是通缉犯。
      
      唐盈想起自己刚穿来那时候,思绪不由得飘远。
      
      迷迷糊糊一醒来,发现自己不只穿越,个子还缩水,变成年纪十岁左右的小豆丁,看着肥嘟嘟有肉窝窝的小手,唐盈狠狠咬了自己一口才确定这不是作梦。
      
      低头看身上的衣服,鹅黄色小碎花洋装,头发绑了两个小马尾,明显被精心打扮过,像是个好人家的孩子。
      但唐盈脑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何站在街上。
      
      小女孩蹲在街边,双臂抱膝,发呆好一会儿才接受自己穿越还有变矮的事实。
      她蹲在原地,大有蹲到天荒地老的气势。
      可惜咕噜咕噜叫的肚子不允许。
      
      只有十岁的小唐盈揉揉扁扁的肚子,慢吞吞站起来找吃的。
      
      那个地方说不出来的奇怪,走在路上的行人不多,结果每个人都戴着帽子口罩或是兜帽,大半张脸藏在阴影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模样。
      
      小唐盈本来想问路,看他们这副样子实在不敢开口。
      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往前走。
      
      路上有人看小唐盈模样可爱,哄她说话,要给她糖吃,大人们在小孩面前掩饰不住真实的表情,以为小孩看不懂,但唐盈又不是真的十岁小孩,她一眼就看出他们不怀好意。
      
      他们一靠近她就跑,有抓她的意图就立马尖叫,叫声凄厉又惨烈,实在太引人注目,那些人只好讪讪然放开她。
      
      小唐盈从白天走到黑夜,最后体力不支倒在某条居民街的路边,奄奄一息,气若游丝。
      昏迷前她想着,如果死掉后能回家就好了……如此也不枉费她辛苦走了一整天。
      
      但她醒来后,发现自己还在这破地方。
      不一样的是位置从屋外换到了屋内,身上还盖了条被子。
      
      唐盈从沙发上坐起来,一眼就注意到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手上握着薄薄的电子文件,正专注看着。
      
      她一动,对方后脑勺像长了眼睛,“醒了?如果觉得饿,桌上有吃的。”
      
      男人声音低沉,带着说不上来的信服力。
      
      唐盈低头看前面的茶几,上面放了根管状的东西。
      她看看管状物体,又抬头看看男人。
      
      猜他讲的可能就是眼前这玩意,唐盈伸出手,把茶几上的“吃的”拿起来。
      东西入手冰凉,摸起来像牙膏,她扭开盖子,像挤颜料一样把里头的膏状物挤出来。
      
      伸出舌头舔一舔,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但是是甜的,不难吃但也不好吃。
      
      后来才知道这东西叫做营养剂,有很多种口味,最便宜的那种是没有味道的,真的就跟吃牙膏一样。
      
      唐盈吃了半管就饱了,伸出小胖手把“牙膏”的盖子旋紧放回桌上,乖乖坐在沙发上,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观察四周。
      
      这屋子一眼就能全部摄入眼中,除了她身上坐的沙发,面前的茶几,男人坐的椅子,墙边靠着一张行军床,还有个孤零零的矮柜。
      
      比唐盈穿越前租的屋子还寒酸。
      
      她偷偷看着那人。
      
      男人身形修长,看起来约莫二十多岁,他坐在那里,有种说不上来的闲适,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电子屏幕上缓缓点着。
      
      “吃饱了?”他的目光落在桌上剩一半的营养剂。
      
      小唐盈点点头,手里揪着小碎花洋装下摆,可能是男人的压迫感太强,她有些紧张。
      
      他又问:“你是哪家的孩子?”
      看她身上穿着,不像被抛弃,比较像是有钱人家走丢的孩子。
      
      听到这话,唐盈心中没来由一酸,眼圈瞬间就含了一泡泪,小小的嘴巴一点一点的憋起来。
      
      她不想哭,真的不想哭的,可是这个身体就是控制不住。
      娇生惯养的小丫头,突然间被人丢弃,迷迷茫茫在街上乱走,又饿又累又怕被人贩子抓去卖。
      她在街上等啊等,等啊等,爸爸没来,妈妈也没来。
      
      许是年纪变小,心智也变得幼稚,小唐盈想到这里,伤心无论如何都憋不住,呜呜咽咽地哭了,豆大的泪珠串线儿一落落往下滚。
      
      唐风是真的无奈。
      
      回家时看见路上倒着个小丫头,旁边还有些鬼祟的人影,如果他没把人扛进来,等她醒来时早就被卖到不知哪儿去了。
      本想着把人弄醒问清家住哪就送回去,结果这丫头像是不知道。
      
      他按捺着耐心问了句:“你爸爸妈妈在哪里?”
      
      小唐盈摇摇头,手背擦擦眼泪,抽抽噎噎的:“不知道……我,我没有爸爸妈妈,嗝。”
      
      唐风沉默,陷入沉思。
      
      小唐盈悄悄观察对方的表情,害怕他嫌自己累赘,把她扔出去自生自灭。
      她是真的害怕,刚刚在路上,那些人面露不是冷漠,就是明显不怀好意,多亏她机灵才躲过,她一点也不想被送走。
      
      她想留在这里。
      这位男人寡言少语,但小唐盈相信他,她想相信他。。
      
      短腿儿跑过去,本来伸手要抱住对方小腿,在最后一秒,手往旁一拐,抱住椅子脚。
      
      声音含含糊糊,糯糯地说:“我吃得很少,我会很听话,很乖很乖的……”
      
      她不想出去风吹日晒了,这家简陋也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而且这人的态度比外头的正派许多,唐盈直觉他不会害她。
      
      唐风:“……”
      他不过在想要怎么帮她找家人,怎么这小团子就突然跑来表忠心了。
      
      在她睡着的时候,唐风稍微翻查过,小女娃身上没有身分证明,但身上的衣服跟鞋子质地并不普通,唇红齿白皮肤粉嫩,明显是家里宝贝呵护长大的。
      
      不是第九行政区的家庭能养出来的孩子。
      
      也有可能是有人收购底子好的年幼女童,好吃好喝教养几年,等年纪到卖出一个好价钱。
      
      唐风问:“你叫什么名字?”
      
      唐盈摇头,她也不知道这身体叫什么名字。
      
      唐风见状更加确定。
      
      “我叫唐风,你先暂时叫唐盈吧……等之后找到你父母再做打算。”看她突然紧张起来,小小的嘴巴又瘪了,大眼睛氤氲着雾气,挂在眼角的泪珠彷佛下一秒就要落下,他突然有点心软,补充道,“不会不管你的。”
      
      唐盈紧绷的肩膀迅速放松下来,明明脸上还挂着好几道泪痕,还有个鼻涕泡,仍坚持对着唐风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小心翼翼的,带着试探的。
      
      脸虽然仍是肉嘟嘟的,眉眼间却不难看出精致轮廓,长大后肯定是个出众的美人胚子。
      那些人贩眼光果然很毒。唐风心想。
      
      他也没养过小女孩,由于家庭跟身分特殊,从小他能接触到的人无论年纪几乎以男性居多。
      至于女性,他见过青春洋溢的,柔弱可怜的,妩媚活泼的,但都是成熟女人或是花漾少女。
      
      跟这样年纪的女娃娃相处,对唐风来讲是第一次。
      感觉很奇异。
      
      某天觑了个空档,唐风牵着小唐盈出门认路,路过童装店,店家喊住他们:“爸爸带女儿出来逛街啊,帮家里可爱的小宝贝买件衣服吧!”
      
      唐风面无表情。
      
      唐盈紧紧握住唐风的手指,认真纠正:“不是爸爸,是叔叔。”
      
      唐风:“……”
      
      店家善解人意,顺从道:“原来是叔叔阿,我们这里的衣服很适合小朋友穿呦!买一件回去试试看?”
      
      唐风扯了一下小唐盈的手:“不用。”
      
      回家后,他教育唐盈:“以后要叫哥哥。”
      
      唐盈似懂非懂,喊了声:“哥哥。”
      
      唐风满意了。
      隔天给唐盈买了件粉蓝色小裙子。
      
      小唐盈眨眨眼,不明白为何当时路过童装店时不买。
      
      但是男人愿意花钱在她身上。
      应该……是同意留下她的意思?
      
      小唐盈也高兴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