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哥哥上交联邦[穿书]

作者:杨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霍封?
      
      听到这个名字,唐盈愣住。
      她当然知道霍封是谁,事实上,自己一度想要找机会接近他。
      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她忍痛放弃。
      
      没有想到兜兜转转,最后可能还是得找到他头上。
      难道是命运的安排?
      
      唐盈犹犹豫豫的:“斐先生的表哥是怎样的人?”
      
      她对霍封的认识全来自原著,而里面的篇幅却很少。
      对于这个人,实在了解不多。
      
      只知道他性格冷漠寡言,不近人情,跟霍家关系也不好。
      这样子的人会帮她吗?
      
      或者说,她能给出让霍封心动的代价吗?
      唐盈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斐晏州挑眉:“斐先生?”
      
      唐盈赶紧喊了声晏州,他才满意了。
      
      在斐晏州眼里,霍封是个讲话毒舌,性格冷淡,很难聊天又很沉闷的人。
      斐晏州不只一次想过,如果霍哥少了那张受欢迎的脸,估计他要单身一辈子,那种个性是不可能有女孩子喜欢的。
      
      不过也有可能是只对他这样。
      
      斐晏州没见过霍封跟唐盈的相处情况,搞不好霍哥在女孩子面前,其实温柔幽默又风趣,体贴帅气个性好……
      
      呕,打住。
      
      斐晏州想了想,说:“三言两语不好解释,但如果他都不同意的话,全联邦肯定就没人能帮你了。”
      
      废话,唐风就是他本人,霍封自己都不愿意出面的话,是要去哪生出第二个唐风给唐盈!
      
      唐盈被这句话吓到,微微睁大了眼,小巧的唇瓣张开,呆呆地看着斐晏州。
      
      事态竟然如此严重。
      这时候的霍封已经可以随意决定唐风的生死?
      他不是还没继任吗?
      
      唐盈小心翼翼地问:“斐,嗯,晏州的表哥这么厉害?”
      
      他霍哥当然厉害了!
      文武全能!
      
      斐晏州骄傲地挺胸:“那是当然!”
      
      接着吹了一通霍封如何英明神武,又怎样神机妙算,听得唐盈一愣一愣的。
      
      霍封这么厉害?
      
      唐盈秀气的眉紧紧锁着,开心的表情黯淡下来,忧愁的神情掩都掩不住。
      
      没想到兜兜转转,唐风还是若入了霍封手里,她不免有些担心,是不是唐风依旧会像原著那样,死在霍封手里。
      
      难道她为了拯救哥哥所做的一件,都毫无任何用处。
      历史的惯性必然会导致唐风死亡?
      她忍不住往悲观的地方去想。
      
      唐盈突然沉默下来,斐晏州也察觉到了。
      
      他以为唐盈会很高兴,毕竟没有女孩子不喜欢华服珠宝跟宴会。
      现在有个机会可以去开开眼界,于情于理都不该是这么愁眉苦脸的样子。
      
      还是唐盈其实是不喜欢热闹的那种?
      
      可是一开始提到生日宴,她看起来并不排斥……
      
      斐晏州想了想,该不会是被吓到了?
      
      他赶紧道:“我表哥至不济就是不答应,他不会凶你的。”
      
      唐盈勉强笑一下,嗯了声。
      倒不是担心他拒绝,她忧虑的是哥哥难逃原著中的命定死亡啊。
      
      不过这个跟斐晏州解释不来。
      现在多想也没用。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自己是绝对做不到什么尝试都不做,只干坐等结果的。
      
      唐盈强打起精神,露出看起来开心的笑容:“如果不会太麻烦你的话,我当然很乐意参加。”
      
      斐晏州悄悄观察美人儿的脸色,先是从前面的喜悦,到后面苦恼,现在彷佛想通了什么,表情终于舒展开,他的心情也像泡桑拿一样,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现在至少会笑了。
      
      斐晏州放下心:“那到时我去接你。”
      
      *
      
      霍封的生日宴办在的星舰航母上。
      也是全联邦唯一合法的私人军规等级星舰。
      这艘星舰的存在,象征着霍家那难以言喻的崇高地位,星舰长年滞留在帝都郊区空中,其雄健庞大的机身存在感十足,帝都人只要抬头,就能望见。
      
      无形中的威压不禁让人又敬又畏。
      是霍家至高无上的荣耀,霍家人深入骨髓的骄傲,皆源自于此。
      
      也因此,生日宴办在这里,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目的是正式宣告霍封在霍家真正的地位。
      圈子里的人心知肚明。
      
      但这一切跟顾以琳无关。
      由于顾家的压力,以及顾母的哀求,顾以琳最后还是点头同意参加宴会。
      
      她拿着一杯酒,心不在焉地坐着。
      有些熟人看见顾以琳,过来打招呼,她矜持着,微微抬起下巴,冷淡又不失礼貌地寒暄。
      
      作为顾家大小姐,顾以琳再不耐烦不乐意,也不会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故意坏了自己和顾家的名声,这是从小培养的礼仪跟教养。
      
      顾以琳看了一圈周围,嘲讽地勾起红唇。
      不出她所料,帝都里跟她差不多的未婚适龄小姐都来了。
      
      这几年其他家族办宴会,来的人都没这么齐全过。
      
      霍家以为是皇帝在选妃吗?
      再这样下去,霍家迟早要完,顾以琳幸灾乐祸地想。
      
      顾以琳今天穿得特别低调,朴素的米白色长鱼尾裙,恰到好处的首饰点缀,妆容合适,不哗众取宠,非常得体。
      
      按照她以往的做派,出席晚宴必定要成为众里最闪亮的那颗星,是不可能这么普通的。
      
      顾以琳喜欢众星拱月,众人围绕她的姿态。
      不管做什么,都要是最杰出的,不是最好的她不要,这是她的人生信条。
      
      但今天顾以琳来的心不甘不情愿,因此不想被人注目,从而引起霍封的注意,决定虚与委蛇应付了事。
      
      因此顾以琳今天非常不习惯,已经很久没这种被忽略的感觉了。
      以往这时候,她都是宴会的中心。
      
      大厅里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伴随着悠扬的小提琴声,因为正主儿还没到,宾客们正各自低声交谈。
      
      顾以琳即使一个人独坐,也不显得突兀。
      
      可她毕竟是昔日的宴会女王,想空闲也空不下来,很快就有人找她聊天。
      
      这次是张家的小女儿张婷婷。
      张氏跟顾氏公事上关系密切,连带着让张家跟顾家私下的交情也不错。
      
      顾以琳跟张婷婷的关系还可以,属于见面可以聊上几句的那种。
      
      他们拉了几句家常。
      
      张婷婷说:“霍少做为生日宴的主人,到现在都没出现也太失礼了。”
      
      的确,宴会开始已经过了一小时,霍家其他人都在招呼客人,偏偏霍封一个影子都没有。
      
      顾以琳笑笑不说话。
      
      还能是什么,排场呗。
      
      张婷婷是张家最宝贝的小女儿,从小是蜜罐子泡着长大,没受过一丁点委屈,因此等的时间一久,她就显得很不耐烦,一直抱怨,也不管这里是霍家的地盘。
      
      顾以琳耐心地听着,并适时的安抚几句,始终保持微笑,被张婷婷的无礼一衬,显得更加体贴善解人意了。
      
      张婷婷发完牢骚,心情转好,开始对宾客品头论足。
      
      又来了,顾以琳心想。
      竟然在当事人在场的场合下议论,这张婷婷倒底有没有脑子,张家到底有没有家教。
      
      她撇撇嘴。
      
      张婷婷突然拉住顾以琳的手臂:“以琳,你看那边,那个女生我没见过,好像是第一次出现,你知道她是谁吗?”
      
      顾以琳不动声色甩掉张婷婷的手,手指抚着裙子,看起来像是在整理裙摆。
      
      片刻后,才慢条斯理地说:“哪个?”
      
      张婷婷抬手正要往那边指,被顾以琳制止:“你用讲的就好,站在哪边,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张婷婷无所谓喔了声:“就对面长桌旁边,穿着湖蓝色及膝稠料短裙的那位。”还赞叹地说,“她真的好漂亮啊。”
      
      顾以琳看过去。
      背脊僵住,四肢发冷。
      
      原本还勾着的唇角,瞬间失去笑意。
      
      唐盈扯扯裙子,非常不自在。
      这是斐晏州准备的,她从没穿过这种材质的服饰。
      
      蓝色礼服剪裁服贴,衬得身材窈窕有致,曲线起伏,斐晏州一看到就双眼发亮一个劲的说好看,她想换别件还不给。
      
      礼服料子柔滑轻盈,唐盈总觉得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总要时不时摸一下才能确认自己没有走光。
      
      斐晏州带她进来,瞬间许多目光聚焦在他们身上。
      
      唐盈忍不住往后躲了躲。
      不习惯这么多视线,直播上虽然很多人看,但她自始至终只面对一个镜头,不像现在。
      也不知道那些人是在看斐晏州还是她。
      
      斐晏州刚抵达大厅,很快就被其他人叫走,霍封的生日宴,难得兴师动众地盛大举办,来的贵客自然不只是年轻人,还有各方政要经济大鳄。
      
      专门约时间见面,显得太过正式,这种不经意碰到的场合,最适合拿来试探合作跟投资风向,尤其这是霍家的宴会,来的人格外齐全,还在帝都的各家几乎都到了。
      
      唐盈没有跟着斐晏州,而是选择在旁边等待。
      
      她本能觉得自己尽量低调比较好。
      即使不熟悉上流社会的形态,也能一眼看出会场中的宾客与她往日所见的人,差别有多大。
      
      唐盈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知道怎的,总感觉很多视线一直追着她跑。
      
      他们不是在看斐晏州,而是在看她?
      她穿的衣服不对?
      还是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
      
      唐盈越缩越小,就差把自己埋进地板里了。
      
      此时,有个西装笔挺的年轻男人端着酒杯过来。
      露出一抹自以为迷人的笑容:“小姐,在下有这个荣幸请你喝酒吗?”
      
      唐盈摆手拒绝:“我不喝酒。”
      
      西装男人不信,这年头谁不能喝酒,兀自纠缠不休。
      
      这时另一个棕发的男子跳出来见义勇为:“这位女士已经说不喝了,这么想跟人喝酒我跟你喝。”
      
      西装男人不悦:“你就不能安静看着别管,谁让你出来碍事?”
      
      棕发男摇头:“我就见不得你为难女孩子。”
      
      西装男人嘲笑他:“不就是你也看上她了,英雄救美很得意啊?”
      
      像是被人说破觉得恼羞,棕发男脸胀得通红,反唇相讥:“比你这猥琐的样子好!”
      
      两人吵起来,声音越来越大。
      
      唐盈在旁边看着,顿时手足无措,讲了几句不要吵架,他们都像没听到似的。
      只能焦急得转圈圈,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外头有了骚动。
      
      唐盈听到旁人窃窃私语:“人来了?”
      
      好多人开始往外走。
      
      唐盈眼看这里吵架她处理不了,继续待着既尴尬又丢脸,想躲开,刚好大家都在往外头走,赶紧若无其事地加入,虽然她也不知道他们是去哪。
      
      没多久就发现,出来的好像都是年轻人,长辈大人都还留在厅内。
      
      张望了一下,没看到斐晏州。
      
      唐盈心中踌躇,好像不该出来,想后退,可是又怕自己太显眼。
      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忽然,唐盈没防备地撞到前面的人,撞得她眼冒金星。
      原来前方停下来了。
      
      她揉揉发红的鼻子,踮着脚伸头探了探。
      
      前面是停机坪,刚刚跟斐晏州来的时候经过,那时上面空无一物,极为空旷。
      大家都是坐飞行船或空艇来的,只是他们停泊的位置不在这里。
      
      斐晏州说这里不是给客人用的。
      
      而现在,这边停了一长排的黑色机架。
      天色已晚,但在巨大的探照灯的照射下,机架反射着出凛冽的光芒,流线型的外表华美低调。
      
      正中的那台机架,门开了。
      
      身材高大挺拔,黑发黑眼的男子,缓步走下来。
      长相剑眉星目,轮廓深邃,表情冷而沉凝。
      
      男人身着军装,剪裁匀称,双排的银扣整齐,肩章闪闪发亮。
      
      眼神缓缓扫过众人,目光所及之处,仿佛有道无形的压力,使大家不自觉屏息。
      
      黑夜里,鸦雀无声。
      
      而后,居高临下的男人目光冷淡,微微颔首,声音不疾不徐,如同大提琴般低沉优雅。
      
      “诸位,好久不见,我是霍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面放预收,喜欢可以收藏,还有记得收藏我的作者专栏!
    专栏里还有其他预收,喜欢的话也不要错过。
    爱你们呦!
    ////
    《捡到一位总裁》
    徐盼盼高中时喜欢过隔壁班的傅骁,短暂的暗恋在他出国后无疾而终,只知道过得很好。
    后来得到他的消息:傅骁公司破产,现在穷困潦倒,流落街头。
    有天徐盼盼经过建地,撞见傅骁在搬货,汗如雨下。
    那可怜的小模样儿,她心疼极了,果断递出魔法小卡。
    “小帅哥,不对,傅同学,跟我回家吧。”
    手握家产数十亿,只是来视察自家产业的集团总裁傅骁:“……”
    他接下卡片,淡声问:“卖身还是卖艺?”
    *
    年少没说出口的喜欢,现在都属于你。
    又名《说好的破产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