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朵(6)

      姜知甜把八仙桌搬出来,给姜七倒了碗水。
      
      她站那儿听了会儿,笑道:“七叔,上个月七婶生产,我们也惦记着,可是提了十个鸡蛋上门呢。当然了,您是不稀罕,可我们稀罕啊。”
      
      姜七不由得恼怒,瞪了姜知甜一眼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捣乱。”
      
      张氏见姜七蛮不讲理,哼了一声,道:“他七叔可别这么说话,你们家富子还没甜甜大呢,今年才十六吧?就因为成了亲,倒是当着长辈都能指手划脚了。”
      
      姜富是姜七的儿子,长得白白胖胖的,就是脾气不好,打小就跟人打架,大了也十分凶蛮,在同龄人跟前,那是一言不合就动拳头,对长辈也没个小辈的样子,十分讨人嫌。
      
      姜七自己也知道,被张氏这么一点,他也有些挂不住脸。
      
      干咳了好几声,姜富才道:“那什么,我也是……出来的急,所以什么都没拎。
      你也知道,她七婶刚生产完,身子一直不好,小丫头片子人不大,胃口不小,家里养两只鸡,下的蛋不够大人吃的呢,都填小丫头片子那张嘴里了。”
      
      姜知甜故作艳羡的道:“七叔家的小妹妹真是好福气,我就不说了,小时啥样我也不清楚,倒是我们家慧慧,长这么大,她吃过半个鸡蛋没有?”
      
      张氏也附和道:“我恨不得把鸡蛋都攒下来好换几个钱,哪里肯给她吃一口了?”
      家家日子都不好过,可也没他这么抠的。
      
      姜七越发坐不住,他大声咳着,道:“我今儿来吧,是有正经事,这不嘛,方正的牛车是借的五叔家的,五叔让我过来问问,怎么赔啊?”
      
      张氏先是一怔,随即便哭了起来,她道:“赔自然是赔的,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赔,可我们家阿正摔成那个样子,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我……我上哪儿找这么多银子去?”
      
      姜七脸上现出同情和悲凄,道:“是啊,你说这天灾人祸的,谁能扛得住呢?可家家都有自己的难处不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难五叔家也难,总不能说你可怜,就不让你赔钱了。”
      
      姜知甜听着生气,她问姜七:“七叔,是五爷爷让您来的?”
      姜七含糊的道:“是啊。”
      
      “那五爷爷没有说赔多少钱啊?”
      “这个,你五爷爷没具体说,就是让我先过来看看。”
      
      没说他在这儿装什么大瓣蒜。
      
      姜知甜道:“行,七叔看也看过了,先回去吧,明儿一早我去找五爷爷。”
      不用你。
      
      从前姜知甜小,家里有事都是张氏顶着,说句不中听的话,那时好还嫌张氏脾气不好,又不会说话,把左邻右舍都得罪了个遍,实在是不知趣。
      
      可如今家里才出了这么点儿事,姜七叔就如附骨之蛆,前来恶心人,也太过分了吧。
      比仇人的嘴脸还可恶,这还是一个族里的七叔呢。
      
      姜七急了,斥责姜知甜道:“你个姑娘家,别老掺和这些事。”
      
      姜知甜笑了笑,道:“七叔,您这话我不爱听,这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我本来就该管,怎么叫掺和?外人跑到我们家,瞎指手划脚才叫掺和吧?”
      
      “嘿,你说谁呢?我是外人吗?我是你爹的兄弟,我是为了你们好,你们倒拿好心当成驴肝肺。”
      
      姜知甜悠悠的道:“是不是外人,您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您再不是外人,我能管您叫爹不叫叔吗?”
      
      张氏听了心里咯噔一声,有些难堪的低下头。
      姜七被说中心事,则半是心虚,半是恼怒的道:“你这孩子,怎么竟信口胡说。”
      
      一边说,还一边偷瞄张氏。
      虽说只有模糊的月光,并不能看清张氏的样貌,可因为是看惯了的,张氏的细眉红唇早就印在心中,所以姜七不用看也记得她的模样。
      
      他倒巴不得能当姜知甜的便宜爹,可惜张氏篱牢犬不入,他实在不得其法。
      再说了,家里的女人纵然老实,可她娘家有好几个哥,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
      
      张氏察觉到了姜七不老实的,略带淫邪的目光,可她只能绷着一张脸,做出冷若冰霜、贞节烈妇的面孔来,痴心妄想的借以打消姜七的念头。
      
      姜知甜呵笑了一声,道:“看来七叔也明白,叔是叔,爹是爹,没法代替,所以你还真不用不爱听,你就是外人。
      我们家虽然没有姓姜的男丁顶事,可我姓姜,想来七叔也听说了,我是要招上门姑爷的,这姜家,以后就是我说了算。”
      
      姜七嘲讽的大笑起来,不屑的道:“甜甜啊,你怕是不知道吧,你后娘给你说的那上门姑爷压根不是什么好东西。
      要不说你一个姑娘家,就是天真,还招上门姑爷呢,那张三郎是个什么破烂玩意,你不清楚,你后娘还不清楚?
      她那是害你呢,你倒维护起她来了。说实在的,她和你有什么关系?咱们可都是姓姜的,咱们才是一家人,你别好赖不分。”
      
      姜知甜心底涌上怒意。
      她不是圣人,怕的也是打人打脸,姜七叔嘲笑她这桩亲事是桩破烂亲事,姜知甜还真是没办法压住怒气。
      
      张氏也心慌意乱起来,她大声对姜七道:“你别胡说八道,我为什么要害甜甜?”
      分明是色厉内荏,毫无底气。
      
      姜七哈的一声道:“为什么要害甜甜?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说为什么?”
      张氏道:“我,我问心,无愧。”
      
      姜七冷笑,道:“五嫂,我叫你一声五嫂,你还真当自己是我五嫂了?你一个寡妇再嫁,死了有什么资格进姜家祖坟?活着的时候又有什么资格住我们姜家的房子?
      要不是有慧慧在,你和你那拖油瓶儿子早该滚蛋了。再说了,慧慧能不能养到大还得两说呢,你在我跟前装什么大瓣蒜?”
      
      张氏气得眼泪都涌上来了:“你,你,你不是人,你凭什么诅咒我的慧慧?”
      
      姜知甜拉住张氏,道:“您别说了。”
      这种事有什么可辩的?只要她在一天,这姜家就轮不到别人接手。
      
      姜知甜对姜七道:“我这个后娘再不好,她没饿着我,我可没吃七叔家的米,所以到底谁好谁赖,我还是分得清的。
      至于说我这后娘和这继兄该不该滚蛋,好像不是七叔能管的吧?”
      
      姜七脸涨红了,恨恨的道:“明儿我就去跟族长说,让他把你这后娘和继兄都撵出姜家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更新。每天上午八点,坐等小可爱们。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