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作者:公子寻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一听有人这么说,几个京中达官女眷立即围了上来。
      其中就有朝中一品大员左相林大人的夫人,林夫人可是见惯了珍品的,她上前只看了一眼,便是一惊:“的确是道陵白玉镯,含哥儿了不起,这么珍贵的镯子都能给陆夫人寻来!”

      陆含之也有些傻眼,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道陵白玉镯,宇文琝给他的时候只说是随手在他母妃的首饰盒里拿的。
      他想着,先帝的御赐之物,肯定是好东西。
      没想到一拿出来,竟然还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而且,道陵白玉镯是什么东西?谁能给他科普一下吗?

      好在,有人跟他一样没见过世面。
      林家新过门儿的儿媳妇也没听说过道陵白玉镯,便问道:“道陵玉镯很出名吗?”

      林夫人慈祥的看了自家儿媳一眼,说道:“你们这些小辈可能没听说过,道陵所出的白玉是几十年前的老物件儿了。玉虽是极品的好玉,但可贵之处并不在玉。而是在这玉镯的机巧,你晚间拿着玉镯冲着白布照影,能看到玉镯中投射出来的仙人舞姿。所以道陵白玉镯,又叫飞天镯。是一个法号同为道陵的老道倾尽毕生微雕之术所制,总共做了十枚。其中五枚,都成了宫中贵人娘娘们的妆奁之宝。还有五枚,下落不明。我还是当年在太后的宫中见她为大家演示过一回,那玉镯上,恰好也有一枚这样的朱砂印章。”

      陆夫人拿起那枚玉镯,刚好看到上面打了一枚黄豆大小的印章。
      在里侧,若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陆夫人没想到,自家儿子竟然给她带回来一个大宝贝,这让她颇感自豪的同时,也略有些担心。
      这么名贵的玉镯,含儿是怎么得到的?

      但是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她也不好过问,只得先将担忧藏起来,换上了一副欢喜骄傲的表情。
      转而说道:“哎哟,这话儿怎么说的?之前你说要学着掌管家中田产,自己谋点前程出来,为娘的还不放心。如今看到你这么能干,娘真是打心眼儿里高兴。”

      陆夫人也不是蠢的,几句话,就把陆含之为什么去庄子上从杜姨娘歪曲的事实里扭了回来。
      虽然杜姨娘说得的确是事实,但有些事并不是事实就让人相信的。
      比如和陆夫人交好的这些官眷,多数更愿意相信陆夫人的话。
      毕竟杜姨娘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妾,而且是个人的屁股都不干净,最恨的就是这种背后搬弄是非的小人。

      这会儿刚刚那位江夫人便道:“哟?含哥儿自己当家做生意了?不知道做的是什么生意?”
      陆含之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答道:“也不是什么大生意,刚好,我今日带了些过来。我娘的寿辰,给她带些过来试试。也送给几位夫人一人一份,看看好不好用。”

      几位官眷立即开始好奇,待陆涵之招呼随从,打开一个小锦盒,拿出一方通体雪白的珍珠香胰后,林夫人又开始惊呼了起来。
      陆含之发现了,在场的所有官着中,就这位林夫人见多识广。
      人群中也有人打趣林夫人:“您老又认得?这不会又是什么稀世珍宝吧?”

      林夫人立即道:“倒不是什么稀世珍宝,只是我前日里进宫给太后请安,她老人家赏我一块儿这种香胰。说是洗脸洗身子十分得用,我昨晚试了一下,洗完以后肌肤都白嫩润滑了不少。我这把年纪了,倒也不指望多漂亮。不过咱们女人,图得不就是个妇容吗?只是太后赏赐的好东西,我也不敢奢求多用,正打算留起来慢慢用的。不曾想,在含哥儿这里就见着了!这可真是……怎么说来着?含哥儿你快说,这香胰,你是哪儿来的?不会又是你那高人朋友寻来的吧?”

      陆含之摇了摇头,一脸神秘的说道:“当然不是。”
      江夫人问:“那便是有进货渠道?”
      陆含之又摇了摇头,说道:“都不是。”
      陆夫人一看自家儿子那要说不说的样子,立即笑着点了点他的鼻头,说道:“你这孩子,还卖起关子来了,怎么?连娘都不告诉了?”

      陆含之撒娇道:“娘!孩儿只是想让婶娘们嫂嫂们猜猜,猜对了,送一块檀香味的香胰。这个老人家可能喜欢,洗过以后身上会有檀香味呢!”
      说着陆含之又打开了一个新的锦盒,扑面而来一阵阵怡神的檀香。
      林夫人对这檀香的香胰更是喜爱,她抬头看了一眼陆含之,问道:“含哥儿啊!这香胰不会是你自己做的吧?之前你娘亲不是说你自己在做营生吗?不会就是这香胰吧?”

      陆含之一脸的惊讶,说道:“林夫人您真是太聪明了,一猜就中!那这块香胰,就只能送给您了。”
      在场的夫人太太个个儿惊得下巴都快掉了,纷纷问道:“这宫里太后赏赐的香胰,竟是陆家小少爷亲手所制?”
      瞬间,后院中响起了阵阵七嘴八舌的议论。

      就连陆夫人都惊讶得合不拢嘴,如果说刚刚那只手镯只能代表了她小儿子的人脉广,交友广阔。那么这块香胰,就真真的证明了小儿子的聪慧与实力。
      宫里太后拿来做赏的东西啊!那是一般的人物吗?
      其实之前陆含之便猜到了,采构珍珠香胰皂的人肯定是太后,只是之前不确定。

      这下有了林夫人的佐证,陆含之可以确定了。
      看来他那个人情没有白做,希望太后可以念他个好儿。
      这时,一旁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含之弟弟,可以送一块香胰给我吗?我……想试试。”

      陆含之抬头,原来是林家刚过门的那个小儿媳妇。
      他也没小气,随手拿了一块茉莉香味的送给了对方。
      这下一开头,一群人便通通围了上来,七嘴八舌找他要香胰。

      陆含之好不容易护住了最后几块,一边往锦盒里装一边道:“没了!没了!这几块我还得留给我娘呢!哎,婶娘嫂嫂们行行好。如果你们实在想要,便去东市或西市的含记香坊看看。今日刚刚开张,货源充足。早去早得,去晚了我也不能保证还有没有。统共制了一千块,东西两市一边五百块。”

      夫人太太们一听,立即吩咐自家随侍的下人跑去买,多一刻钟都不想等了。
      陆含之心中喜不自胜,这下好了,市场打开了。
      太后真是终极代言人,比丽娘好使多了啊!
      大概过不了多久,任务完成的提示就会过来。

      眼看着后院里的人去了大半,陆含之又坐回了陆夫人的身前。
      看得出陆夫人是真高兴,她没想到她的含儿才出去个把月,整个人脱胎换骨了一般。
      她拉着陆含之的手问:“含儿,你这香胰,哪儿来的方子?”

      陆含之说道:“是从西域的一本书上看来的,娘您晚上试一下,看看效果怎么样。”
      香胰的去污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再加上他添加的药材和香料,护肤和留香效果都还不错。
      手工皂在他那个时代也是很时尚的东西,深受不少爱美的女士们欢迎。

      经过妹子们的亲身验证,效果自然也不在话下。
      陆夫人对自己的儿子信任有加,自然是陆含之说什么她信什么。
      于是夸赞道:“含儿从小就聪明,看书一学就会,怪娘之前没能早点发现你的好。”

      陆含之见陆夫人还没把手镯戴上,便撒着娇拿起了手镯,说道:“娘,您现在发现也不迟啊!来来来,孩儿亲手帮您把玉镯戴上!记住,大师可说了,一定要寸步不离身!这里可是有儿子施粥给您祈来得福泽,您可千万别辜负了孩儿的一片苦心。”
      手镯大小刚刚好,样式也好看,再加上它名动天下的名声,陆夫人也是爱不释手,自然舍不得摘下来。

      这会儿又有不少人来送寿礼,其中就有苏婉凝。
      苏婉凝仿佛一朵娇弱的小迎春花,似嗔似喜的一张含羞脸,我见犹怜。
      她要送的东西,陆含之自然也是知道的。
      据说亲自熬了半个月的夜,绣出了一个十分精致的抹额。

      原著中,这个时候陆含之正和家里闹别扭呢。
      刚好苏婉凝趁虚而入,用一个抹额掳获了陆夫人的好感,从此一步步将陆夫人攻略。
      然而此刻陆含之与陆夫人母子感情正笃,又有法器在手,哪怕苏婉凝献上了抹额,又说明了自己的良苦用心,陆夫人除了表达了谢意,却也没有太大的触动。

      反倒是说了一句:“唉,怕是要拂了你的好意了,我这偏头痛也算大好了。最近顺心顺意,也别无所求了,反倒是想开了。不过你既然做了,也谢谢你的好意,不如拿去给老太太用,也不枉费你熬了这几个通宵。”
      苏婉凝的脸色瞬间有些不太好,眼中还透出了几分疑惑。

      陆含之看着她有些失色的花容,心道你的妖法是不是施展不出来了?
      就在陆含之沾沾自喜的时候,院外突然传来吵吵嚷嚷声,一名小厮急匆匆赶来传道:“不好了不好了,大夫人,四少爷失足落水了!”
      众人一惊,陆夫人猛然站了起来,问道:“怎么回事?人救上来没有?”

      小厮喘着气,上气不接下气道:“救是救回来了……可……”
      陆夫人急道:“你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可什么可?到底怎么了?”
      小厮立即答道:“杜姨娘刚刚叫了郎中,可能……四少爷肚子里的孩子是保不住了。”
      陆含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片刻的功夫,陆皓之就落水小产了?

      一后院的女眷,都匆匆赶往杜姨娘的院子。
      陆思危已经去了,正小声的宽慰着杜姨娘。
      陆夫人一进门,便见一名丫鬟端着一个染血的水盆走了出来,随即是跟在后面的大夫。
      陆夫人上前问了一句:“大夫,怎么样?”

      郎中背着药箱,摇了摇头,说道:“惊吓过度,还溺了水,孩子是保不住了。只能是好好将养,四少爷还年轻,有得是机会。”
      杜姨娘一听,立即哭天抢地起来。

      陆思危有些不耐烦,这杜姨娘也就仗着有几分姿色才能骗得陆思危的喜爱,否则依她这没见过世面的作派,陆思危怎么会宠她这些年。
      陆夫人皱眉道:“哭有什么用?还不快去通知太子!连个孩子都看顾不住,本事都用到哭上了吧!”

      杜姨娘这会儿心里正憋屈,一听陆夫人这么说,立即指着她的鼻子嚷嚷道:“是你!就是你!是你害了皓儿肚子里的孩子!你好狠毒的心!”
      一听杜姨娘这么说,陆夫人反倒是笑了,她冷哼一声,说道:“我和满屋满堂的宾客在后院儿欣赏含儿带回来的香胰子,连一步都没出过后院儿。这要不是老爷也在家,我还真是被你血口喷人给冤枉了!我倒是要问问四少爷身边的丫鬟小厮,他是怎么掉下去的!”

      陆含之在一旁看戏,说实话他很同情陆皓之,一辈子活在陆含之的光环下,还有个非要让他和陆含之比的娘。
      本来陆家养一个小郎君已经可以了,没有必要再养陆皓之。
      而且陆皓之的资质,实非上佳。
      若照寻常男子来养,其实也不一定会差到哪里去。

      哪怕资质一般,跟着陆宸之管理家业,陆宸之得了祖荫后再给他谋个官差。
      这辈子要什么有什么,富贵日子也是少不了的。
      杜姨娘在陆思危枕边吹了吹风,便将儿子养成了小郎君,本就是指着飞上枝头变凤凰。
      如今如愿以偿,却在今日鸡飞蛋打。

      她若不气,就不是杜姨娘了。
      好在陆思危还算有点儿理智,他开口道:“去叫四少爷身边的人过来。”
      丫鬟小厮显然已经被打了一顿,只有太子赐给陆皓之的司衣姑娘还站着。

      司衣姑娘无奈的站到了他们跟前,她是太子府的大丫鬟,自然是有点地位的。
      还未等陆思危问话,司衣便朝他们福了福,叹气道:“我知道老爷夫人想问什么,当时我们都在良侍身边。可是良侍不知为何突然任性,匆匆跑到水塘边便要去摘那只莲蓬。说什么吃了莲蓬,便能一举得男。我们三个都没能拦住,只能眼睁睁见他失足落水。”

      这回杜姨娘终于无话可说,反倒是被陆夫人抓住了把柄:“听听,好命歹命天注定。不是你吃了莲子,就能连生贵子的!”
      陆含之却心下生疑,陆皓之又不傻。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吗?疯了似的要自己去摘莲子?
      他想吃莲子,自然有小厮代他去摘,何须亲自动手?
      他猛然回头,便见一角黄色裙角一闪而过。

      是苏婉凝。
      陆含之大概心里有数了,虽然苏婉凝不喜欢太子,可太子是她的底牌。
      纵观原著,虽然所有大佬都宠着女主,却只有太子对她死心踏地。
      但这个前提,应该是太子的心没有被任何人占据,只有她自己。

      她必须要保证太子的心里只有她,才能更加完整的掌控全局。
      陆皓之的孩子是个意外,她不能让这样的意外发生。
      再一想自己,如果自己没有穿进书里,那么陆含之肯定早已在她的精神攻击下亲手将自己儿子掐死了。

      陆含之皱眉,这女主可谓是黑心莲本莲了!
      慌慌乱乱大半天,陆思危让人去请太子,太子却称事不见。
      陆皓之刚刚小产,又得知太子不见他,瞬间哭得梨花带雨。
      傍晚时分,陆含之辞别了陆夫人,准备回庄子上。

      陆思危现在还不待见他,他也就没给对方添堵。
      临出门的时候却见一小黄门匆匆进了陆府,被陆思危的近侍迎了进去。
      陆含之皱眉,让机灵的在御去打听打听,并约定好了在城门前汇合。
      在御应声去了,陆含之便先去了南城城门。

      远远的便看到陵安王乔装的罗锅扛了个破麻袋杵在那里,谁能想到这不起眼的麻风脸罗锅,会是那个将来威震八方,让人闻风丧胆的地狱修罗?
      陆含之将马车停了下来,让人上车。

      等了不到片刻,在御也回来了。
      在御低声在他耳边回道:“是太子府那边出了事,太子遇袭腹部中剑。虽无性命之患,却也伤得不轻。据查,是三皇子的亲信所伤。”
      陆含之一听,立即点了点头,心中有数了。

      他忍不住一脸敬佩的看向宇文琝,拱手道:“殿下真是好手段。”
      宇文琝已经把他的重剑从麻袋里拿了出来,说道:“哦?你又知道什么了?”
      陆含之说道:“您让戎将军抓到了宇文璟劫杀他的证据,又亲自去刺杀太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用得是胡刀吧?草原狼族的标志性兵刃。可能,还是亲信专用的胡刀。”

      宇文琝仍是抱着重剑,不言不语,只是给了他一个继续说下去的眼神。
      陆含之说道:“宇文璟劫杀戎将军的证据是不是真的不重要,宇文璟劫杀太子的证据是不是真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宇文璟可能自己也弄不清这证据是真还是假。你这个三哥,向来过得稀里糊涂,只有一股子蛮力。可能连他自己都信了,自己的亲信带着信物去劫杀了戎将军和太子。”

      “这样一来,皇上定会查宇文璟。毕竟他没办法不查,因为大皇子被莫须有的诬陷都下了大狱,没理由包庇这个三皇子。第一件事,肯定要先拿了三皇子。不过拿不拿三皇子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王爷,您是不是已经掌握了大皇子被诬陷的证据了?”

      听完陆含之的话,宇文琝终于有了反应,他仔细得看了陆含之一眼,说道:“你没嫁进太子府,是宇文珺的损失。”
      陆含之:……
      不是,你老提太子干什么?

      陆含之无语道:“殿下,嫁给太子的是我弟弟,而且他刚刚小产了,不是我。你觉得我一个生了孩子的在家小郎君,还能嫁进太子府吗?别说是太子,农门都未必愿意娶我进门。”
      宇文琝却说道:“世人庸俗,错得又不是你,为什么要把生子的事归咎到你自己身上。”
      陆含之:??????

      哇!暴君大大此番论调很是新潮啊!
      没错没错,的确不能怪我!
      要怪就怪那个大猪蹄子!
      陆含之一脸感动的看向宇文琝,说道:“陵安王殿下,草民产子两个多月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为我说一句话。”

      宇文琝没说话,他本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
      陆含之心里却是一动,咧嘴笑道:“啊,能得王爷一句话,我的心也是豁然开朗不少。不过……王爷,我心里也是有怨气的。就这样被玩弄,被抛弃。我拼了命的给他生孩子,他却不闻不问,你觉得这个人该如何评价?”
      宇文琝想都没想便开口道:“薄情寡义,不知廉耻,其罪当诛!”

      陆含之心里要笑翻了,说道:“你说他是不是个王八蛋?”
      宇文琝还是不说话。
      陆含之依旧不死心,用力憋着笑,大概暴君大大是想到他那薄情寡义不知廉耻的父皇了。
      忽然心血来潮,想逗逗他,于是便说道:“嗯,咳……是这样的。殿下,连日来草民的心里都堵得喘不过气来。只想找个人同仇敌忾,骂骂那个不要脸的男人!也让心里痛快些。您……可以满足草民这个愿望吗?”
      宇文琝虽然还是不说话,却缓缓点了点头。

      陆含之心里笑得翻江倒海,说道:“那草民说一句,殿下说一句哦!”
      陆含之:“阿蝉他爹是臭不要脸的大猪蹄子!!!”
      宇文琝:“……阿蝉他爹……是臭……大猪蹄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噫,你这样阿蝉他爹可是会记仇的哦!
    宝宝们,不出意外的话明天V,宝宝们想要几更?
    说实话我以往常规都会多更一些,但能常入V都是更字更新。
    不如我们看评论决定V章更多少?
    宝宝们踊跃留言,掉落的评论每多一百就多更一章,渣作者努力去存稿!
    快来鼓励渣渣作者,多多留言叭!记得打正二分哦!
    .
    新文已开求收藏:《穿成男主的反派后爸》感兴趣的宝宝们先加个收藏哟!
    点击跳转:《穿成男主的反派后爸》BY公子寻欢
    作品ID:5353366
    PS:APP小天使请手动搜索查询收藏哦!
    跳转地址:
    文案:
     《商海迷情》是一本都市虐恋情深小说,关靖尧是男主的反派后爸。
      宅斗失败被继子关进精神病院,亲生儿子意外坠楼死亡,最后用一把水果刀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没错,同名同姓的关靖尧,穿进了这本小说里。
      关靖尧:溜了溜了,你们爱咋搞咋搞,我只想咸鱼苟命。
      
      穿过来的时候,关靖尧正黑进男主的电脑窃取商业机密,并被男主抓包了。
      他看了一眼面前小小年纪已经心思内敛不露声色的小霸总,缓缓打开了word,输入一行字:脱离秦家公示书……
      以及:遗产分配协议……
      只见关靖尧十指翻飞迅速将公示书和遗产分配协议打印了出来,一式三份利落签字,还叫来了律师做公正。
    关靖尧:“就按照华国相关法律规定来分遗产,你没意见吧?”
      正准备和后爸宅斗的男主:???
      关靖尧:去他的宅斗,爸爸不干啦!钱有了崽有了,拿着遗产走人养小狼狗不香吗?
      正当关靖尧拿着男主亲爸的遗产混得风生水起时,本该在飞机失事中死亡的男主亲爸回来了。
      那个传说中叱咤商界,让整个金融圈颤抖的巨鳄搂着他的细腰在他耳边道:“你把我的两个儿子都培养的那么优秀,我该如何报答你呢?”
      关靖尧全身僵直,我想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吧?
      
      关靖尧:遗产都过户了也交税了,这我必不可能还回去了QAQ
      秦问:不还也行,顺手把我养了就可以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