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有个白月光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护短

      “是裴明榛!”
      
      “今科状元,裴翰林!”
      
      “他好俊!声音也好听!可他怎么来了?”
      
      “阮苓苓是裴家的表小姐……”
      
      “不我不信!姓阮的小贱人不可能这么厉害,哄的住徐姑娘又勾得了裴翰林!”
      
      “那可是裴翰林啊~嘤~”
      
      裴明榛在圈子里很出名。
      
      裴家名声清贵,一向出读书人,可他父母早亡,无人教养,竟随便在学堂都能读出来,资质才华惊艳四座。他性子冷清,很少和人扎堆交往,可没人敢排挤他,甚至他的话,很多人愿意听。他未订亲,极守礼,对女子尊重照拂,却从未和哪个女子走的很近……
      
      还有那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品鉴本事。
      
      裴明榛才华横溢,聪敏多思,诗文俱佳,但最厉害一的手,当属品鉴字画。京城地界上至今有三件事被人们津津乐道,一是昌永侯府的田侯爷,被人哄着买了副假画做万寿之礼,裴明榛提醒他没听,还因此跟自己儿子闹了几回,事情传到圣前,皇上好奇,连人带画叫到宫里,一看果然是假的。皇上学识渊博,涉猎颇广,自是不会看错,假的就是假的,田候爷丢了好大的脸,自己买字画都要请裴明榛看上一眼。
      
      其二就是前些年退下来的东宫瞿太傅,瞿太傅年逾花甲,自小沉迷读书,眼界能力不必说,在一幅赵孟頫的画作上,和裴明榛意见不一,而后来事实证明,裴明榛是对的。
      
      再就是齐王府小世子偷偷溜出来玩,中了个画局仙人跳还不自知,裴明榛正好经过,出于对鉴画的执着,拽着人较了半天真讲了好久的道理,最后骗子跑了,真相大白,小世子和裴明榛大眼瞪小眼,相对懵圈。
      
      后来人们说,那根本不是什么齐王府的小世子,而是顶着小世子名号溜出来玩的当朝太子……
      
      彼时裴明榛还是个少年,年纪非常轻,人们已不敢质疑他的品鉴水平,何况现在?
      
      他指着这幅阮苓苓看过的画说好!
      
      徐紫蕙看到裴明榛出现,眼睛一亮,这架式——护犊子的来了,这事儿解决了!她赶紧眼色示意身边的丫鬟,把之前去找人的丫鬟叫回来。
      
      裴明榛视看向阮苓苓。
      
      也不知怎么的,阮苓苓刚才心还很硬,现在突然觉得有些委屈,眼睛不自觉的有些湿润。
      
      裴明榛把她扒拉到身后,十分严肃正经的看了看画,道:“此画先以浓淡粗线勾勒形状,再以柔润或长或短笔触叠加,线条不刚不硬,用色大胆,以花青渲染,再以赤赭石绿罩染,使其深浅盈透,浑然一体,使用技法除骨法填彩外,还有工笔点染,使得人物刻画精细入微,动态流畅生动,静态恰到好处,构图连贯完整,画者巧思可见一斑,很有可赏性,私以为,是幅难得的好画。”
      
      说完他微微侧身,看向朱虹:“不过朱姑娘——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朱虹脸有些红。
      
      没办法,未出阁的姑娘面对俊俏郎君总有种天然羞涩,何况裴明榛不是一般的俊俏郎君?
      
      不但俊俏,人家还有才华,还令世人折服!
      
      “不,你说的对。”
      
      男权社会,女人们的战争,男人介入根本吵不下去,朱虹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汉子,并不觉得丢人,瞪了阮苓苓一眼:“我们走!”
      
      带着女侍卫就走了。
      
      徐紫蕙这才完全放下心,走过来拉着阮苓苓的手,欲言又止:“……你大表哥对你真的很好。”
      
      因近来的事,裴家事她多少会关注,慢慢的也品出了方氏的意思。她以前并不喜欢裴明榛,觉得此人太冷漠,太不好靠近,当然现在也是不怎么喜欢的,可至少这个人人品不错,没那些下三滥的歪心思,会护短,对阮苓苓也真的好。
      
      不过阮苓苓这么小,软软面面一团,估计还没开窍。
      
      “正好,你哥来了,我就不送你回家了啊。”徐紫蕙拍拍阮苓苓的肩,提出告辞。
      
      阮苓苓眼睛顿时睁大。
      
      姐妹!不要!求不抛弃不放弃啊!
      
      她现在心态有点不对,一瞬间觉得大佬无比高大,像个盖世英雄,有想跪的冲动……这接下来怎么相处啊!迫切需要有人帮忙度过!
      
      然而心里再怎么尔康手,脸上也不能表现出来,大家玩了一天,都累,人家也是个小姑娘,没有送她回家的义务。阮苓苓只能粘粘乎乎的和小伙伴不依不舍:“好……你回去慢点,自己坐车当心。”
      
      裴明榛看着阮苓苓,目光审视。
      
      阮苓苓往后跳了一步,像只吓坏了的小兔子。
      
      裴明榛眼梢眯起:“想跑?”
      
      阮苓苓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没有!”
      
      她绝对不是那种用过就扔,不记恩的白眼狼!
      
      裴明榛转身:“那就走。”
      
      阮苓苓赶紧提着裙角跟上。
      
      手麻脚麻浑身都麻,不知道怎么事情就发展成这样……
      
      注意力不集中的后果就是,迈门槛被绊倒了。
      
      本来旁边有个大活人,她只要伸手拽住就能避免尴尬摔倒,可这个人是大佬,她不敢,只能尽力抓住门框——
      
      可这种时候下意识的手臂舞动是控制不住的,阮苓苓就感觉到自己左手好像打到了大佬身体的某个位置……还不算,还把人腰间荷包带下来了!
      
      借助门框,她倒是没摔倒,可大佬的荷包坏了。
      
      布料勾了丝,绳结散开,里面的香料洒了一地。
      
      抬头看裴明榛,大佬果然脸色很阴。
      
      “我,我不是故意的!”阮苓苓赶紧挥手解释。
      
      裴明榛视线掠过面前那只因动作太大压出重重红痕的手指,眉头皱起:“不是提醒过你,走路要小心?”
      
      阮苓苓莫名就想起那句‘慢慢走就不会撞到人不会疼’……
      
      再想这话出现是为了什么,不知道该气还是羞,末了只能化情绪为委屈,眼巴巴看着裴明榛:“对,对不起……要赔么?”
      
      裴明榛无奈的闭上眼,摇了摇头,转身继续朝前走:“不用。”
      
      阮苓苓惊喜提着裙子跟上:“你真是个好人!”
      
      她想,会不会有点错怪大佬了?做不讨喜的首辅,脾气喜怒不定都不是裴明榛的错,只是天性如此,她不该站在上帝视角批判,或许……或许大佬内心很温柔很大度,也没什么记仇的小本本,你看一直到现在,他都没对她做过任何过分的事……
      
      她也总算明白‘英雄救美’四个字为什么是女人逃不过的坎,一个人再厉害,再坚强,再不服输,也能靠自己撑出一片天,可有人愿意出头帮你撑着,真的有点暖。
      
      她不能再小人心之了。
      
      一边走,阮苓苓一边打量裴明榛。
      
      夕阳似浅金色的纱,笼罩在他身上,显得越发温柔,越发优雅。
      
      二人并肩走了很久,裴明榛突然问:“刚刚那幅画,你喜欢?”
      
      阮苓苓点头:“嗯,很喜欢!”
      
      裴明榛侧眼看过来,阳光从他侧脸打下,露出微挑的唇,似乎心情很好:“喜欢哪里?”
      
      阮苓苓反应慢了一拍才回话:“生动啊!就感觉很鲜活,里面的人有精气神,不管河水还是脚夫都有股不服输的劲头,那位木禾先生一定是个心思细腻,眼界宽广的人!”
      
      裴明榛目光微暖:“这么喜欢他啊……”
      
      “嗯嗯!”阮苓苓发散思维,“要是话本能请来木禾先生画插图就好了,这配色简直了,定能活色生香啊!”
      
      “话、本?活、色、生、香?”
      
      裴明榛脚步突然定住,脸色变幻,相当一言难尽。
      
      阮苓苓后背一凉,下意识后退:“你……怎么了?”
      
      又惹着了?可她没干什么啊……
      
      裴明榛眯着眼,正要说什么,看到了避立在墙侧,团扇遮脸,还没有走远的闺秀们。
      
      这些姑娘身上的衣裙都相当飘逸,颜色鲜嫩,显得人都跟着灵动活泼,再看自家表妹——
      
      阮苓苓图方便,穿的窄袖,裙子摆也不大,颜色还很暗,她是哪家的烧火丫头吗?
      
      裴明榛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再没说过一句话。
      
      阮苓苓:……
      
      大佬的心,她看不透。
      
      ……
      
      回家用过晚饭,暮色四合,阮苓苓走到廊前习惯的位置,没一会儿,小黄狗又来了。
      
      这一次,小篮子里有张纸!
      
      带着墨渍,不用说了,是回信!第一次收到小黄狗主人的回信,阮苓苓相当激动,兴奋的直接跳了起来。
      
      然后……就发现庑廊尽头,站着裴明榛。
      
      这是什么孽缘,怎么总能撞上!
      
      “大……表哥怎么亲自还食盒来了?”阮苓苓把有墨色的纸藏在背后,好心情止都止不住,“让下人们来就好啦!”
      
      裴明榛看着她的笑脸,眼梢慢慢垂下去:“我想过了,那个荷包对我来说很重要,你还是赔吧。”
      
      阮苓苓:!!
      
      裴明榛:“要亲手绣。”
      
      绣花?她的手指头怕是不想要了!
      
      阮苓苓很气愤:“你说过不用赔的!”
      
      裴明榛面无表情:“当时看你快哭了。”
      
      所以现在看到她不想哭了,就要索赔?
      
      阮苓苓可思意的瞪眼:“你还在那么多人面前护着我来着!”
      
      裴明榛继续面无表情:“我护的不是你,是我裴家颜面。”
      
      阮苓苓:“你——你说话不算数!”
      
      裴明榛:“我帮了你,你还毁了我的东西,难道不该赔?”
      
      赔……是应该赔的,可之前都说不赔了,现在逼着要,阮苓苓心说她果然没错的,她才不是度君子之腹的小人,小人是裴明榛!
      
      小气,出尔反尔,喜怒无常,逼迫表妹,裴明榛就是个糟糕的大猪蹄子!
      
      她完全不应该感动的,这大猪蹄子根本不可能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