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之隔壁家的总裁你清醒点

作者:七寸汤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顾大总裁

      
      在接下来的拍摄行程中,祁真受到了神一般的待遇。
      
      他刚拿起贺影帝要换的第二套衣服,旁边就有人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把夺过然后谄媚的笑道:“祁哥,我来我来。”
      
      他想倒几杯咖啡给工作人员,旁边又有人猛的出现,一手抄起5个杯子,说道:“祁哥,我泡咖啡最拿手了,他们都叫我MT泡皇,一天不泡浑身难受,你歇着就好。”
      
      祁真:……
      
      如此反复好几次之后,祁真额头青筋直跳,抓着正在整理衣领的贺大影帝就往外走,自动过滤掉身边一众“上手了上手了”、“如狼似虎啊”、“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之类的言论。
      
      等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才压着声音开口道:“哥,你是不是想跟我传绯闻。”
      
      贺昀修听完先是怔了一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祁真的意思,连眉头都皱了起来,很不解自家乖巧的弟弟为什么会说出这种丧心病狂的话,像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
      
      贺昀修深吸了一口气,手抵在唇边掩饰性的咳了一声,斟酌片刻才轻声开了口:“小真,我觉得这事不太好,是违背道德律法的,放在古代严重点还可能被浸猪笼,而且这些风言风语传出去,我肯定会被外公打死。况且,我有喜欢的人了……”
      
      看着弟弟阴晴不定的脸,贺昀修暗自感叹着怪我过分美丽后,又觉得话有些重。
      
      悬崖勒马如果勒的比较紧,马容易窒息。
      
      于是贺昀修抬手摸了摸祁真的脑袋,以表安慰。
      
      祁真:我想杀人。
      
      “那你就必须跟他们说,我只是你新招的助理,一个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助理。”祁真咬牙切齿。
      
      贺昀修现在才反应过来,疑惑道:“他们怎么你了?”自己拍摄行程比较紧,现场人又多,声音嘈杂,经常顾得了这个顾不了那个。现在想来才发现,没太在意祁真这边。
      
      “他们没怎么我,只是什么活都不让我干。”祁真长叹一口气,好像我是来捣乱的。
      
      “你想干活?”贺昀修一脸不赞同,自己又不缺那一两个助理,哪有让自家弟弟做苦力的道理,原先还以为祁真受欺负了,得讨个公道回来。
      
      “哥,你这样我就回家去,告诉爷爷你看上了一块难啃的骨头,然后让他们严刑逼供,让你供出那块骨头的名字。”祁真挑眉说道。
      
      大不了一起死啊,谁怕谁。
      
      贺昀修:……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弟叛逆伤透我的心,你讲的话像是冰锥刺入我心底,哥哥真的很受伤。
      
      “助理的工作很累,你要是跟着我东跑西跑的,饿瘦了我妈都要打死我,更别说外公他们了。”贺昀修皱着眉头说道,原先以为祁真只是找个借口逃离魔爪,谁知道看架势他竟当真了。
      
      “我想进娱乐圈,先来你这里取取经。”祁真一脸严肃。
      
      “你说什么?进娱乐圈?小真你是在跟我说笑吗?”贺昀修皱着眉头压低着声音说道。
      
      因为贺昀修从来不知道祁真有这个念头。
      
      在他的认知里,祁真不是一个啰嗦犹豫,反复掂量,要将所有问题掰开来再一点点嚼碎的人,干净利落的开了刃的錾刀似的,他对自己有着清晰而又深刻的认识,比想象中的严谨,又比想象中的自由。
      
      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自我”决定权就牢牢握在他手心里,连外公都说,祁真是一个浪漫的很理性的人。
      
      所以自己一直以为娱乐圈这几个字,在祁真的世界里,定是生硬的冷馒头似的,别说啃,连热都懒得热。
      
      “你认真的?”贺昀修再度开口,好好的设计不学,来娱乐圈做什么?难不成自家弟弟的叛逆期反射弧这么长?
      
      “嗯。”当然是假的啊,我不这么说,你会认真对待这件事?
      
      贺昀修:……
      
      “那…成吧。”贺昀修挣扎了一会儿终是点了点头,祁真向来有自己的主见,不用别人过多操心什么,既然这么决定了,那就随他去吧。
      
      娱乐圈就娱乐圈吧,反正自己这个后台也够硬,还怕护不住自家一个祁真吗?
      
      两人回到拍摄现场的时候,贺昀修破天荒的再开了个小会,主角还是祁真,大致意思就是他正带着祁真熟悉娱乐圈的事,以后很可能是同僚,或者团队的核心人物,大家就把他当做自己人,别过于拘谨了之后,祁真才正式放下心思来。
      
      有人说看贺昀修的电影,那扑面而来的荷尔蒙都会顺着WiFi过来缠住你,而看他的硬照更是是如此,从头到脚都在阐述着一句话:你就是在勾引我!你就是上天为了我而生的!否则为什么长成我喜欢的样子!
      
      祁真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他哥的确是朝(sao)气蓬勃。
      
      祁真看着造型师在两个胸针配饰中抉择不下的时候,职业病就有些犯了,很想上前“掺和一脚”,而贺昀修也感受到了他热切的眼神,于是轻声唤了他一句,然后笑着对环在他身边,拾掇自己的造型师们说:“别看祁真年纪不大,他在国外接触这些东西的经验,怕是比我都要丰富。”
      
      “戴这个吧,马上举行的巴黎时装周有很多品牌打了微动物系列,赶个时髦。”祁真调笑道,说着就把那个蜻蜓水晶胸针别在了衬衫的第三颗纽扣下面,慵懒中还带着一点奢华。
      
      贺昀修对着镜子正了正袖子,随手撸了一把头发,看起来很是满意。
      
      接着转身对着祁真不要命的散发着自己的荷尔蒙,压低嗓子挑了挑眉对着祁真开口:“摊上这么个帅气的哥,小真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世界。”
      
      祁真:……
      
      于是顾衡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一个青年伸出手替贺昀修整理领子,那漏在外面的一截手臂干净细嫩,骨节修长分明。两人盈盈谈笑,气氛很是融洽。
      
      顾衡来现场就是为了见见这个贺大影帝的心尖尖。
      
      昨天贺昀修的经纪人陆远问自己,知不知道贺大影帝新招了一个助理这件事,还是一个这也要注意,那也要小心的“私人”助理,什么资料都没上交,就入职了。
      
      重点突出“私人”两个字,说从来没见过贺大影帝对什么事这般上心,还特意嘱咐了团队注意事项。就好像招的不是一个助理,而是重金求了一个爹。
      
      顾衡最初听到的时候,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因为那种感觉很复杂,如果非要一个词来表示,那大概是欣慰。就算平日再怎么插科打诨、互相嫌弃,但昀修能从那场情伤、那段阴影中走出来,终是好的。
      
      虚虚幻幻、徐徐缓缓走了这么久,该歇下了,何必陷于往事不可自拔,跟自己一样没出息。
      
      贺坚强,总算站起来了。
      
      可是当贺影帝的心尖尖转过身来的时候,顾衡觉得自己被一道天雷正中脑门,眼前一片漆黑,差点腿软当场跪下。
      
      脑子里一片空白,所以挤在嘴边的话语汇成简单贫瘠的几个字:艹,妈的。
      
      这个阴影回来了。
      
      这个贺坚强的阴影,同时也是,自己的阴影,他妈的竟然回来了!
      
      现场的人看着顾总裁望着影帝的方向,那一脸不可置信的失态的样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陈素怡捏着衣服跟杜敏咬耳朵道:“修罗场啊修罗场,当场捉奸啊当场捉奸,惨绝人寰啊惨绝人寰。”
      
      顾衡听到了自己心在滴血的声音,感觉所有的思绪都卷入无言的漩涡,从这个漩涡中挣脱出来需要的很大的力气,可惜自己没有这个幸运。
      
      脑海里一片混乱,像是台风过境。
      
      看着那个青年经过时光描摹,过分精致的眉眼,即便一晃好几年,依旧轻而易举的乱了自己的思绪,就像最初见到的模样。
      
      祁真这个名字,这个人,就像是不小心掉入心头的一块方墨,浅浅而落,淡淡而开,却在顷刻间将万物都溶了进去,染上他的颜色。
      
      顾衡看着祁真跟在贺昀修身后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觉得自己即将获得精美白金手镯一副,并有机会赢得拘留所十日游豪华套餐,出手重一些,有可能还有时尚囚衣一套、高清大头贴三张、免费精剪时尚发型等看守所大礼包——因为自己想和贺影帝打上一架,抄起家伙关进派出所的那种架。
      
      自古以来,撬别人墙角的,都没什么好下场。
      
      比如,西门庆。
      
      自古以来,被别人撬了墙角的人更惨。
      
      比如,武大郎。
      
      而祁真这个墙角,之于自己,是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暗恋对象兼职初恋,是见不到天日的秘密。
      
      顾大总裁勉强维持住“高贵冷酷”的人设,其实很想转身就跑。
      
      而不远处的祁真看着引起一阵骚动的顾衡,第一反应是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当跟着他哥走到跟前的时候,才惊觉“骨头”竟然出现了,而且这根骨头经过时光的打磨,似乎变得有些高贵冷艳。
      
      看着就不好啃。
      
      “小真,顾衡,还记得吗。”贺影帝笑着指了指面前表情很□□的顾总裁。
      
      “记得啊,很久不见了。”祁真对着顾衡轻轻颔首,笑着说。
      
      “嗯。”顾大总裁面无表情,沉声回道。
      
      “装什么鸡毛,别吓到小真。”贺影帝狠狠捶了一把,面前满脸都写着“我敲里妈”的好基友说道。
      
      贺昀修:妈的顾钢管今天是不是有病?这么凶。
      
      祁真:怪不得追了这么久还追不到,凶什么凶。
      
      于是祁真赶忙把贺影帝的手拿了下来,一脸抱歉的对着顾总裁说:“不好意思啊,衡哥你别介意。”说完还瞪了贺总裁一眼,带着满满的警告意味,看的贺影帝一脸懵。
      
      而一旁的顾总裁则是心如刀割,很想把贺影帝的双眼戳瞎,直接让他变成谢逊。
      
      虽说你们才是一对,老子连个旧情人都算不上,但是能不能不要当着老子的面眉目传情,老子想杀人。
      
      “你今天过来干嘛。”贺影帝看着今天格外奇怪的基友问道。
      
      “陆远说你找了个私人助理,我来看看。”顾总裁惜字如金,像是让他多说几个字就要了他的命,说完还轻轻巧巧打量了祁真一眼,意味不明。
      
      可祁真愣是从那一眼中看到了顾总裁不加掩饰的……不爽,就好像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模样。
      
      这刚见面自己就惹到他了?祁真很不解,明明以前还玩的挺好的。所以说社会是个大熔炉,他哥能保持现在的性子算是难能可贵了。
      
      祁真很识趣的垂下眉眼,不想跟自出现以来,就没有正眼瞧过自己的顾大总裁再有什么眼神接触,也没那个心情去探究顾大总裁为什么不想理会自己,免得火气上来,在言谈上得罪他,给他哥原本就不畅的情路再来个当头一棒,让他哥当场去世。
      
      于是笑得眉眼弯弯微微颔首,说了一句“你们聊”之后就独自跑开,好腾出些位置来给他们风花雪月。
      
      经过一个下午的相处,贺大影帝的团队都很喜欢这个新来的助理,本身祁真就不是什么计较的性子,除了对吃食有些挑剔之外,没什么其他讲究。
      
      尤其是待人处事这一方面,跟贺昀修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让人如沐春风,绝不是他哥给他艹的“毛病很多的助理”这个人设。
      
      于是陈素怡她们快速被祁真收买,并获得了“贺影帝和顾总裁关系真的很好”、“贺影帝经常住在顾总裁家”等“桃色新闻”,也开始在心里琢磨起顾衡这个人在他哥心中,究竟是个什么分量。
      
      祁真不知道的是,直到他转身走开的那一刻,顾衡紧紧攥着的拳头才慢慢松了开来,因为过分用力使得掌心留下了好几个印记,指节都有些微微泛青。
      
      “你搞什么?”贺昀修明显感受到了顾衡的不对劲,像是见了什么魔鬼一样。
      
      “你的私人助理?祁真?”顾大总裁的私人两个字像是在嘴里转了一圈,才说出口。
      
      “怎么了?我也没让你付他工资啊,你怕什么?”贺昀修漫不经心说着,完全不知道顾衡哪里不舒爽了,跟被电到了似的。
      
      我怕什么?
      
      我怕好不容易被我掐掉的孽根又长出点什么枝芽来。怕祁真那个小妖精再对我笑几笑我连节操都不要了。怕哪天忍不住真的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兄弟!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你注意点,找了个这么惹眼的助理可能会被说三道四,娱乐圈是什么环境你又不是不知道。”顾衡心口不一,偏要端的义正言辞。
      
      贺影帝刚想回道“这是我弟弟,怕什么”,可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陈素怡在那边叫他,嚷着赶紧拍下一套还有其他行程。
      
      于是被这一激灵打断,贺昀修也想不起自己要说什么了,只好敷衍的摆摆手,往摄影棚走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沙雕顾总现在装的逼都是以后要还的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