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之隔壁家的总裁你清醒点

作者:七寸汤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顾唯

      顾唯气势汹汹的往祁真的方向走去,拉着祁真就往外走。
      
      他不能再把祁真放在哥哥眼前了,这种把理智和感情不断切割的过程,太反人类,他很害怕他哥因此分裂出个绝世□□的人格,前几天看的那本小说就是这么写的。
      
      祁真被顾唯拉出去的时候,还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话了,但是那气氛实在不适合久待,小俩口的事还是交给他们小俩口自己解决吧,旁人掺和越多,反倒起反效果。
      
      这下也深刻认识到,那些什么人物访谈上看到的文字,并不代表真人。文字的局限性和主观性太大了,有可能你看到的,刚好只是对方想让你看到的冰山一角,只有真正的接触,并接触到最核心的地方,才能算认识一个人。
      
      就像法庭上,原被告证词互相矛盾、互相印证,我们得到一个相对的真相。
      
      所以,目前祁真结合广大史料、八卦、人物传记,得出的相对的真相:他嫂子,生人勿近。
      
      等祁真回过神来的时候,视线定格在面前,这拉着他往前走的小狼身上。从他那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见柔软的头发和白皙的肌肤。
      
      顾唯跟顾衡其实并不相像,祁真第一眼就这么觉得。
      
      顾衡很好看,顾唯也很好看,但是顾唯比起顾衡来少了些棱角,眉眼精致的像是一幅画,带着天然的笑意,看着心情就好。
      
      怪不得顾老总裁要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的确软了些。
      
      两人到了咖啡间停了下来,这个当今职场八卦传播速度、思想自由程度最大化,仅次于厕所的地方。祁真开始好奇,这小狼拉自己出来的目的是什么,要说什么,于是扬起笑脸看着顾唯的后脑勺。
      
      当顾唯转过身来看到祁真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顿时有些心梗。
      
      经过刚刚他哥那样一番无理取闹,没有故作清高的矫揉造作,没有趾高气昂的装腔作势,更没有委屈巴巴的掉几滴鳄鱼的眼泪。
      
      不愧是祁妲己,段数果然够高!
      
      但是真的好气!火都发不出来!
      
      “你好,我叫祁真,祁连的祁,真实的真。”祁真慢慢伸出手来做出握手的姿势,眼睛亮堂堂的,带着笑意开了口。
      
      顾唯一瞬间有些恍惚,忽然记起好像有人也这么跟自己说过:“他叫祁真,祁连的祁,真实的真。”
      
      顾唯轻轻晃了晃头,告诉自己千万别想东想西,敌人攻击力很强大,是个像BUG一样的存在。
      
      稳住,无论在什么环境下,依旧是那个宠辱不惊的自己。
      
      “顾唯。”顾唯慢慢伸出手,轻轻碰了碰祁真的手,待感受到祁真的温度之后,短短片刻就放了下来,接着又补充一句“唯一的唯,哼!”
      
      不卑不亢,完美。
      
      顾唯以为自己表现的高傲凌厉,会让祁真知难而退,自己是个不好接近的人,不要妄图以什么无聊的把戏冲破我的防线,你这个祁妲己。
      
      可是在祁真眼里,顾唯通红的双颊彻底出卖了他,这个弟弟比哥哥可爱多了。他哥看上的为什么不是顾唯?看着就智商不高,很好骗的样子,为什么要去挑战顾衡那种高级副本?
      
      而且顾大总裁,还有病。
      
      “喝咖啡吗?”祁真晃了晃拿在手上的杯子。
      
      “不喝,哼!”顾唯看都不敢看祁真,狐狸精什么的最会迷惑人的心智了。
      
      “不喝也好,挺伤胃的,刚刚看你一直在咳嗽。”祁真一边倒着热水一边说。
      
      那你问什么问?多此一举,哼!
      
      在顾唯暗地和自己较劲的时候,就看到祁真倒了杯热水递到自己面前,大概是怕自己烫到,还在外面叠了一层纸杯。
      
      说罢还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拿出一片润喉糖,温声道:“我嗓子也不好,所以常备着这糖,以备不时之需,你们歌手嗓子就更重要了。这糖挺好的,都是些中草药,却也不苦。”
      
      祁真自顾自说着,声音像是飘在云上,轻柔的不像话。
      
      顾衡很想告诉自己这人就是做小把戏,就是在收买人心,却还是在心里唾弃自己,竟然带着两百层滤镜看祁真,就因为他是自己的情敌,是哥哥的阴影,可是他明明什么错都没有。
      
      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下,他还能相信这人是故作姿态、处心积虑博自己的好感,可是咳嗽是自己装的,也是自己拉着他来这边的。
      
      再说他何必博自己的好感呢?
      
      还算……勉勉强强算个好人吧。
      
      “谢谢,哼。”顾唯脑袋都耷拉下来了,认命的接过祁真手上的东西,那句哼完全是条件反射,哼的一点力道都没有,看的祁真直想笑。
      
      原先看过照片,知道祁真长得好看。
      
      但后来再琢磨琢磨,以为祁真这人吧,顶多长得好看些,性子怕是有些轻浮。还有可能是每天处心积虑往脸上涂日霜、夜霜、眼霜、防晒霜,擦着身体乳,坐在床上涂脚指甲油的那种小娘炮。
      
      毕竟谈了几个月就分了手,也不管之前怎么如胶似漆,听着就滥情,和男神谈恋爱的同时还勾引自家的哥哥,听着就不正经。
      
      虽说相信他哥的眼光,但那时情窦初开,一时不妨没招架住,被道行高深的小妖精得逞了,也不是没可能啊。
      
      可是见到真人的第一眼,顾唯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总算知道了他哥为什么见到这个人就被判了无妻徒刑,为什么收不了场。
      
      因为他确实有这个资本,皮相好看就算了,骨子里透着一种干净的气息,贺昀修大概也是这样陷了进去。
      
      他们看起来强弱悬殊,实则势均力敌,祁真还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人。
      
      所以以前想过的什么“这是一张支票,数字随你填,只要你离开贺昀修”的戏码完全没有施展的余地,这是个隐藏boss。
      
      想想也是啊,贺昀修在娱乐圈待了这么久,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是人是鬼,一眼就辨明了。
      
      可怜的哥哥,可怜的我。
      
      哼!
      
      顾唯悄咪咪打量祁真的眼神被一一接收,但是对方小心翼翼,感觉到自己要抬眸时,就猛地转开视线,祁真也就遂了他的意装作没看见。况且刚刚在办公室里,看顾唯对贺昀修的态度是有些凶,这大概也是他哥这么久没得手的原因。
      
      这都叫什么事?顾衡不待见自己,顾唯不待见贺昀修,还偏要凑到一起去。
      
      祁真决定对症下药,把那些浮游表层的东西一扫而净,最好顾唯能跟自己说些贺昀修的坏话,再像个喷嚏似的打出去,干脆利落,别把那些偏见积起来,成了病灶。
      
      否则他哥进度条拉得这么慢,所有该摔的跤都摔一遍,除了磕掉几颗牙,擦破些皮外,也不见得能明明白白我的心,渴望一段真感情。
      
      “你不喜欢贺神吗?”祁真喝了一口咖啡,转过身去靠在一边的台几上,漫不经心的说。
      
      顾唯清清楚楚的听到自己的脑海中,循环的“滴,对方发出死亡吟唱”的声音,吓得手中的杯子都差点没拿稳。
      
      他什么意思?
      
      上学的时候,老师说做题前首先要想出题者的意图,那祁真问他这个问题的意图是什么?
      
      照常理来说,正宫发现了别有居心的野花,会轻蔑的瞥一眼,嗤笑一声“听说,你喜欢我家老爷”,然后野花高昂着不屈的头颅,高声喝道“对,我们是真爱。”
      
      随即正宫放出大招,“凭你这个贱蹄子,也想登门入室?”然后命人轰了出去。
      
      那祁真这个反问,是个什么意思?自己该点头还是摇头?
      
      最后顾唯得出结论:祁真的意图。
      
      他想我死。
      
      顾唯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发出了一声铿锵有力的:“啊?”
      
      First Blood。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你刚刚对他有些凶,但是他很喜欢你,我能感觉得出来。”所以小狼你最好放下那些傲慢与偏见,不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和你未来嫂子置气中。
      
      贺昀修是什么性子自己最清楚,他认定的事,拼尽全力都要做到,无论过程几何。
      
      人也一样,所以你哥注定是我们家的人。
      
      天哪,哥哥,祁妲己太可怕了!什么叫“他很喜欢你,我能感觉得出来”,潜台词是不是“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勾引他?”顶着这么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为什么要说出这么可怕的话。
      
      顾唯深深咽了一口口水,感觉这个咖啡间马上要成为凶杀案现场。
      
      Double kill!
      
      “我不喜欢他!”顾唯瞬间脱粉,在生命面前,一切皆可抛。
      
      去他妈的男神,去他妈的爱情。
      
      “这样吗?”祁真皱了皱眉头,决定继续套话。
      
      “他演技好,才华天分不缺,长相身材挑不出毛病,家境优越,不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人。虽然是影帝,但是待人接物没有丝毫纰漏,你哪里不满意呢?”除了男人这个身份,不能生个孩子,跟你们预期的有些差池外,几乎是最佳人选了。
      
      祁真慢慢说着,看起来真的只是疑惑,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这么完美的人。
      
      可是听在顾唯耳朵里,就是Holy Shit!祁真已经超神了!
      
      哥哥你快来救救我啊,我都昧着良心说不喜欢了我男神了,祁妲己还想怎样?是不是冲上前去给我男神两巴掌吗,哭喊着声嘶力竭道:我们老死不相往来才可以?
      
      还问我哪里不满意,那是我的男神啊,光看着都能有生理反应,粉丝滤镜有八百层啊!
      
      喜欢这种东西是韭菜吗?是你说噶就能噶的吗?
      
      “我…我就是不喜欢他!哼!”顾唯涨的满脸通红,手心都开始冒汗。
      
      他现在总算能体会到爱上兄弟的人,再去面对兄弟时,那种绝望与无助,经历着道德的折磨与自我的批判,还有强大敌人不时飞来的暴击。
      
      这辈子一定要行善积德,因为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生活要对我下如此重的手。
      
      祁真看着恼羞成怒的顾唯,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好笑,这防御能力似乎太低了,来来回回就那几句哼,自己是不是有些太着急了,以致于话说的不得体?
      
      也是,当你主观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自动虚化甚至遮蔽他身上所有的不足,将他美化成心中最期待的样子。
      
      当你主观的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自我绑架,像溺水的人下意识挣扎,你也会下意识吹毛求疵以坚定自己的立场。
      
      他们俩兄弟关系这么好,从小宠着长大,所以想象中的嫂子该是那种知冷知热、温柔体贴的大家闺秀吧,一下子贺昀修这种强硬霸道、成天“抛头露面”、“花枝招展”的男人展现出他的狼子野心,一副要入侵生活、当家作主的架势,一般人是接受不了的。
      
      哎,前途依旧一片渺茫,祁真长叹一口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出现了!哼唧怪顾唯!
    宝贝们来评论里找我玩耍呀!
    晚上九点还有一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