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之隔壁家的总裁你清醒点

作者:七寸汤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国

      九月的M市,还带着暑气的余韵在空气中漫延开来,即便快要入夜,依旧让人有些闷燥。
      
      祁真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看着两旁眩目的灯光和那些像是误入这干净利落机场,过分喜庆的红灯笼,上面还贴了几个端端正正的大字,喜迎国庆,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空气中带着似有若无的河堤淤泥的腥气,伴着那些嘈杂喧闹的人声把自己包了个满怀,这才暗自后悔似乎不该挑这时节回来。
      
      祁真还在头痛的时候,一辆一看便价值不菲的车停在了自己面前,“呲”的刹车声在这鸣笛声、说话声、广播声交织在一起形成的氛围里,倒也不显得刺耳。
      
      车子底盘带着氤氲的热气形成一股小浪涌了过来,祁真往后退了一步。
      
      接着便看到一个跟自己年岁差不多的年轻人从驾驶座下来,小踱几步跑到面前,连鬓角都被汗浸的有些湿,似乎有些急切的样子。
      
      他抬手在脸上很随意的擦了一把,然后对着祁真微微点了点头,轻声说了一句“欢迎回来,少爷。”
      
      接着又小心的把掌心贴在腰侧衣服上蹭了蹭汗,才接过祁真手中的行李,右手作势要打开车门,被祁真一个摆手便停下了动作。
      
      “我自己来就好了。”祁真轻轻说了一句,因着机场有些喧嚣的风,小司机听了个囫囵,但看着已经自己坐进车的祁真,便赶忙放好行李坐上驾驶座。
      
      祁真靠在椅垫上,整个人都软了下来,松了松手指和肩膀,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然后才睁开眼睛打量着坐在驾驶座的小司机,还在微微喘着气,顾忌到自己收了好几分势。
      
      “张叔呢?”祁真开了口,张叔做了自家这么久的司机,忽然换了人竟也没跟自己说。
      
      “哦哦,少爷是这样的,张叔这两天有些感冒了。本来想自己来接你的,但觉得自己身上有些病气,你不是刚回国嘛,怕过了给你,又觉得有些不吉利,就让我来代班一下。”那司机慢慢说着。
      
      祁真点了点头,像是张叔的性子。以往只要自己回国,那人便要挑两三个最红的苹果,端端正正放在车后面,还要塞一个在自己手里,跟要出嫁似的,吉利的不行。
      
      祁真又看着有些局促的小司机,接着开口:“别叫我少爷了,直接叫我祁真就好了,我家没这些规矩。”
      
      小司机听言,正了正腰板,握着方向盘的手越发有力,用自见面以来最有中气的声音喊了一句:“好的,祁真少爷。”
      
      祁真:……
      
      祁真扭头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眉眼渐渐变得温柔。忽明忽暗的灯光不断在自己脸上闪过,却仿佛有重量一般打在自己心上,提醒着自己要到家了。
      
      这个念头一下子浸润身上每一处角落,让原先的浮躁全部归于宁静。
      
      “下次你不要急,不过是多等一下子。这地方堵车的情况我是知道的,急也没用。”祁真慢慢开了口,温温润润的声音在狭□□仄的空间里让人听得分明,也很舒心。
      
      祁真一看这个小司机就知道他在紧张,当时急匆匆的跑到自己面前,拼命压着粗气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想必是没算好时间,紧赶着才到的机场。
      
      原先张叔来接自己的时候,都要提前好几个小时做准备,这时候又是学生返校的高峰时期,堵车不奇怪。
      
      那小司机被祁真戳破了真相,下意识的想伸手挠挠头,但又想到自己开的是小轿车不是过山车,手不能离开方向盘。于是把头埋得低了一些,一下子红了脸,扭扭捏捏说了声:“好的,少爷,这次没经验…”
      
      张叔说祁真少爷最好相处了,这话不假。那周身的气度和长相,拉到人群里也是扎眼的存在。
      
      长得好也就算了,这脾气还好,长得好脾气好也就算了,还腰缠万贯,长得好脾气好腰缠万贯就算了,听说还打小就聪明。
      
      也不知道上辈子拯救了什么,这怒放的生命如此自由的飞翔。
      
      祁真睡得很浅,因为车厢内空调温度有些低,不自觉打了个冷颤。但是又实在不想动弹,也不想开口,怕引得那个小司机又觉得做错了什么,所以当车缓缓停下来的时候,便睁开了眼睛。
      
      看着灯火通明的屋子,祁真揉了揉自己有些发僵的脸,渐渐染上笑意。
      
      祁真接过行李箱,对站在一旁的小司机微微颔首,笑着说道:“辛苦了,我自己来就好,早些歇着吧。”说罢,便拖着行李箱沿着鹅卵石小道往前走去。
      
      穿过小径两旁绿植的风,带着不知名的花香,吹散一身的疲累。
      
      “爸、妈,你们的儿子回来啦。”祁真人未到,先出声,接着便听到原先还有些声响,西西索索的大厅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像是不小心被摁了暂停键,不消片刻又嘈杂了起来,还传出一声石破惊天的“哎!”。
      
      一听就知道是老妈。
      
      祁真把手上的行李箱递给身旁的保姆,才快步走进大厅,不知道又在搞什么名堂。
      
      这一看吓了一跳,只见祁老爷子和老太太坐在最上位,自家爸妈以及姑姑姑父、叔叔婶婶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两侧,端的那叫一个贤良淑德。
      
      还特地留了个爷爷对面的位置给自己,跟三堂会审似的。
      
      看惯了老爸平日在家“我是你大爷”的姿态,猛地看到“我是你儿子”的怂样,祁真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怎么了这是,摆这么大阵仗等我,爷爷奶奶想我了是吧。”祁真挑眉,接着快步上前抱住了奶奶,还轻轻蹭了蹭嘟囔道:“奶奶,我可想你了。”
      
      声音甜的老太太一个劲抚着祁真的背喊“我的心肝儿哦,奶奶也想你”,然后才一一唤过在座的各位长辈,气氛顿时又变回唠家常模式。
      
      就在姑姑婶婶都要忍不住上来给祁真一个爱的拥抱的时候,祁老爷子轻轻咳了一声,清了下嗓子,右手杵着拐杖就在地上点了两点,并把拐杖转了个方向。
      
      恁大的龙头对着祁真,感觉下一秒就要现出真身,把自己摁在爪子下面摩擦。
      
      “小真啊,你最近和那臭小子有联系吗?”祁老爷子不紧不慢问着。
      
      “有,怎么了?”祁真才知道自己这是千里送人头来了,没抓住不回家的“臭小子”哥哥,就拿刚回家的弟弟开刀。
      
      杀弟给哥看,这是上赶着演一出家庭伦理苦情戏给自己看呢。
      
      “瞒着我们有对象了?”祁老爷子拍了拍自己的袖子,状似不经意的开口道。
      
      “没有。”祁真实话实说。
      
      祁老爷子:……
      
      “爷爷,哥如果谈恋爱了,娱记知道的只会比我早。你又不是不清楚那圈子里有多少人想编排他的绯闻,恨不得变成挂件绑在他身上。要是有什么苗头,肯定铺天盖地都是他的名字。”
      
      祁老爷子听完,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杵着拐杖就在地上狠狠敲了两下,连胡须都在哆嗦。
      
      在商界随便说句话,别人都要仔细琢磨的老狐狸,在家里把“如果感到生气你就跺跺拐杖”诠释的淋漓尽致。
      
      那有些富态的肚子从沙发扶手旁溢出来,收回去,溢出来,收回去,看起来气的不轻。
      
      旁人忙上去给他顺气,生怕老爷子一下子撅过去。掐人中的掐人中,拍背的拍背,自己的老爸对着爷爷上下其手的时候,还能抽空大喊:“爸,跟我一起深呼吸,来,吸!”
      
      一片混乱,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真真,昀修真的没谈恋爱吗?”姑姑皱着眉头问道,那架势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在问他儿子有没有谈恋爱,更像是在问他儿子有没有杀人。
      
      “姑姑,真的没有。哥那性子,谈了恋爱不会跟我们藏着掖着的,你们还怕他遇人不淑吗,又不是什么二八的姑娘。”祁真不解,在自己出国这段时间哥哥是做了什么旷世渣男吗,让爷爷他们这么急?
      
      像是放出去多一秒,就多了一个隔壁老王。
      
      “就是没有才急啊!”姑妈捶了一下腿,恨恨的说。
      
      祁真:……
      
      “你那群弟弟妹妹,一个个拿你哥做幌子,说什么长幼有序,哥哥都没娶媳妇,怎么好意思娶妻、嫁人生子,平白升了辈分。每天不知道在哪里浪,影子都见不到。”自家母亲默默插了一句。
      
      卖哥求荣,这群崽子,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贺昀修在娱乐圈是一种神奇的存在,年纪轻轻以一部《秘密》出道,即被冠上“实力派新人”、“顶级演技”、“颜值能打”的称号。
      
      就在众人以为要全面造势宣传的时候,丝毫不骄不躁,一边进修一边跟着知名导演琢磨演技,每一部作品都堪称精品,后凭借电影《遁》问鼎影帝,成为黎星娱乐最年轻的影帝。
      
      还有一个噱头让他荣登娱记圈“镇圈大神”宝座,不是因为他料多,光一个人就能养活一堆人,恰恰是贺大影帝零绯闻,零对象。
      
      从来没跟什么女星传出花边新闻,男星更没有,什么深夜拉拉手啊,凌晨走一走啊,更是没影,出去吃个饭都带着一众助理,声势浩大的跟去抄家似的。
      
      跟他的狗上热搜的次数都比跟人多。
      
      于是很多人越挫越勇,知难而上,掘地三尺也想从贺大影帝身上挖出什么能让自己一战成名、一举封神的新闻。
      
      曾有退圈的娱记发表过一篇长文,用对待论文的钻研态度,研究贺大影帝为何如此与世无争、长命百岁,对待他人春风化雨、对待自己晨兢夕厉。
      
      甚至还列出了类似《贺昀修吾日八省吾身》、《贺昀修八荣八耻守则》、《贺昀修是怎样炼成的》等五十本饭圈粉丝整理编著的参考文献。
      
      最后的结论:他不是人。
      
      更有人大放厥词,说贺大影帝其实boqi功能障碍,俗称羊尾。甚至丧心病狂的把贺大影帝的人像P在了某男科医院的宣传封面上,并配字道:暑期双人baopi套餐,割一根送一根,让你做个真男人!
      
      在那狗仔他不是人的结论上多了一个字,他不是真男人。
      
      讲究。
      
      此图一出顿时引起血雨腥风,转发量在一天之内就达到10万。
      
      “今日割baopi,明日成影帝”、“割baopi,不留痕” 等一度成为热词,甚至还有更加丧心病狂的人赋诗一首飘在首页:大街空荡荡,一起去医院。兄弟割baopi,你行我也行。
      
      贺昀修:……
      
      因为贺昀修实在没有什么黑点,但星路走的太过顺畅难免会挡了别人的道,所以被一批黑粉抓住将这张图使劲的轮,反复□□践踏,在热搜榜上高居不下。
      
      虽然很多粉丝纷纷留言表示,男神会不会boq我不知道,但是男神看到这些图,中指一定会boqi。
      
      也有一大批粉丝像是喝了假酒,诸如“我老公是啥样我会不知道?”、“我看你们就是缺少社会人的毒打”、“我是三道杠的杠精,盯上你了,你完了”等等言论又给此事添了一把火。
      
      而把此事推向高潮的,是那男科医院放出的声明,严肃表示没有第二根半价、割一根送一根的服务,贺大影帝更没有在自己医院看过病。
      
      字里行间无一不透露着“我们是正经的医院,绝不搞那种不正经的炒作,那人也不是我们的托,我们都很是相信贺大影帝是真男人”的气息。
      
      底下还盖了一个碗口大的红章,看起来很是规范,很有求生欲。
      
      还有内部人员透露这事来的太突然,医院公关部门写惯了医疗纠纷的函子,却从没涉猎过这方面,又害怕吃一剂影帝工作室的律师函,于是绞尽脑汁为了这个,大家得不到就想毁掉的男人发声。
      
      此举炸出一堆吃瓜群众,这是造了什么孽,硬是把人家正经医院官博逼成了娱乐博主,你们城里人真是拽得不得了,一把掐住命运的后脖颈。
      
      这些事情即便是远在国外的祁真也有所耳闻,更别说家里那群不靠谱的弟弟妹妹,一言不合就要把这些压箱底的图拿到群里遛上一遛,日常打卡,+1、+2,直到被贺大影帝抓住狠狠揍了一顿才消停下来。
      
      “小真,你说娱乐圈什么俊男美女没有,怎么你哥就一个也谈不上呢?他以前说不喜欢女人,我不信。后来看他一个女朋友都没找,我也就半信半疑随他去,不想给他太大压力。可是现在别说什么男人了,连个人都没有,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我看跟他合作的每个人都很好啊,连上次电影里那个小瘸子我也觉得挺可爱的,他一个都不喜欢?”姑姑眉头紧锁,如临大敌。
      
      “姑姑,那‘小瘸子’才13岁。”祁真无语道,就算表哥再饥不择食,也不至于对未成年下手吧。
      
      “荒唐!孽畜!”祁老爷子一把挥开替他顺气的儿子,伸出手颤颤巍巍指着姑姑说道。
      
      自家老爸被推了个趔趄,晃晃悠悠的像是台风天中根基不稳的树苗,差点倒栽葱摔到沙发上。
      
      爷爷看起来依旧身子骨健朗,甚至力壮如牛,祁真心想。
      
      “爸,爸,我就是随口一说,昀修怎么可能那么混账。”姑姑赶忙开口拯救自己儿子的节操。
      
      “就是,爸,晴弦不是这个意思,她就是心太切了。”姑父赶忙开口拯救自己老婆的节操。
      
      “我看新闻上说,阿修跟那个什么李振飞导演关系还挺好的是不是,俩人还经常一起出席什么颁奖典礼。”祁老太太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的开了口。
      
      “那李振飞导演50多岁了都!看起来比我都要老一些,才华倒也是真的有的,只是这年纪……”姑姑先是不可置信的样子,后来不知被什么东西打中了脑子,竟然开始考虑这事情的真实性。
      
      “姑姑,李导孩子都两个了。”祁真额头青筋开始跳动。
      
      “那不然喜欢的是李导的孩子?”姑姑接口道。
      
      祁真:……
      
      “我说你们急什么,哥才29岁,连三十的大关都没踏入。凭他的条件,你们还怕找不到对象?”
      
      “再过一百二十六天就三十了。”姑姑一脸沉痛,那语气像是再过一百二十六天他儿子就入土了。
      
      祁真:……
      
      “倒不是年纪问题,昀修自他大三那段时间起,就有些不对劲,我是他妈还感觉不出来吗,是不是被什么人伤着心了。我以为他进娱乐圈有什么目的,结果就这么安安心心、规规矩矩的拍电影,你说你哥是不是有病了?”姑妈语气越发急切。
      
      “他的目的有可能就是当影帝,姑姑,您真的想多了。”为什么安心工作在您眼中成了有病,难不成要染一头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头发,整天“如果我是DJ,你会爱我吗”才算正常吗?
      
      再说表哥大三出了什么问题吗,自己为什么都没有察觉?
      
      祁真奇怪是因为祁真高中时期便出国了,跟着一个声名显赫的老师学设计。在贺昀修大三那段时间,老师刚好主持“中国风”为主题的一个比赛。因着B大兼容并包、海纳百川的文化以及它独特巧妙的校园设计,在国际也享有盛誉。
      
      于是老师就带着他们到B大进行交流学习活动,为期四个月,还认识了贺昀修身边一众好友,一个个都很有意思,却真没发现什么其他苗头。
      
      当真是自己没注意到?
      
      “好了,小真你回来这几个月,左右也没什么事情做,去你哥身边待着,晾他也不敢累着你。你和他聊得来,如果发现他有什么苗头,替我们把把关,合适的话就跟我们知会一声,男的…男的也成。”祁老爷子又跺了一把拐杖,咬着牙哼哼道。
      
      说到底还是自己大外孙,总是心疼的。这么些年为了演戏,受的苦也够多了,有些东西压在心里太久了难保不会出什么差池,叫自己怎么舍得。
      
      也罢也罢,男孙媳就男孙媳,谁还敢说我祁家的不是。
      
      可是祁老爷子怎么也没料到,这一趟,不仅搭进去一个外孙,还赔上了一个孙子。
      
      后来每每想起此事,都拿拐杖激动地拍打着顾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大儿子《一定是我睡觉的方式不对》完结啦,冥王和大佬谈恋爱的故事!宝贝们有兴趣的话戳进去看看啊!
    于是我的二儿子也迫不及待出来了!
    糙甜二逼小甜文!日更!
    宝贝们能不能动动你们可爱的小手指,收个藏啊评个论啊什么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