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妻

作者:剪灯夜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谋略

      宝泰酒楼里,燕姬身着灰色暗纹丝绸交领宽袖大袍,头戴束缨冠,腰束黑色大带,碧玉勾上挂着一块墨玉,手持海纹折扇,整个一副贵公子形象打扮。
      
      “恩公,虞国目前形势岌岌可危,而皇上又不愿得罪大夏国出兵相助,这该如何是好?”
      
      燕姬手里缓缓摇着折扇,但语气急促担忧地问道。
      
      “皇上明显是想做个局外人撇清这件事,本卿能顺利回京城,多亏虞国国君相助,这份恩情是本卿该回报的时候了。但这件事情我们要从长计议,目前首要任务是要立刻召陵春公子回京,要大夏国放弃攻打虞国,非他出面不可。”
      
      邓成良颦眉思索道。
      
      “燕姬虽然也在皇上面前说陵春公子好话,但皇上始终顾虑公子盛名在望,唯恐威胁他的皇位,这该如何是好?”
      
      燕姬忧愁道。
      
      “这件事本卿来安排,只有皇上感受到陵春公子的重要性,他才会请他回京城。”
      
      良久后,邓成良缓缓说道。
      
      回到府邸后,邓成良派了一个得意门人范成前往韩国游说,并给他五十辆车,一百黄金。范成带着车子和黄金来到韩国后对韩国君主说道:
      
      “韩国离大夏和北国也近,现在大夏计划联合鲁国攻打虞国,那么下一个要攻打的对象就是韩国。”
      
      韩国皇上大惊,急忙说道:“先生不辞辛苦来到韩国来说这件事,必有良策,朕愿洗耳恭听,请先生赐教。”
      
      “现在陵春公子在薛地,皇上为何不请他到韩国为相?诸国谁先得到他谁就能富国强兵,以陵春公子的威望和治国之才,就连大夏国都要忌惮三分,如此一来,韩国则保住了国土啊!”
      
      范成语重心长地说道。
      
      “先生不知,朕其实派人去请过陵春公子来韩国为相,但被公子回绝了。”
      
      韩国皇上愁容满面地叹道。
      
      “以陵春公子的盛名,皇上若不拿出足够的诚意去请他,他如何来韩国做相?大夏国也急着争请他,大王以为韩国和大夏哪个最强盛?”
      
      范成反问道。
      
      “自然是大夏国强盛富有。”
      
      韩国皇上实话说道。
      
      “所以,公子无法感到皇上的诚意他才没答应。”
      
      范成胸有成竹地说道。
      
      韩国皇上大喜,立刻派使节以千斤黄金和百乘马车到薛地去聘请陆翊。邓成良得此消息后派人送信给陆翊,让他做好准备,韩国这么大动静来请陆翊,想必皇上已经知道这件事。
      
      韩国使节到薛地后,陆翊坚决推辞不就,以至于使节跑了好几次都无法打动陆翊。
      
      北国皇宫紫金殿,上卿邓成良和上大夫言喻请奏皇上。
      
      “启禀皇上,韩国皇上派使节以黄金千斤和百乘马车礼聘陵春公子,黄金千斤这是极为贵重的聘礼,百乘马车是极为隆重的使节,韩国是势在必得陵春公子啊。不过纵然韩国以这么高的待遇礼聘陵春公子,他却三番两次拒绝了使节的盛请,那是因为他还忠爱着皇上啊。”
      
      言喻一把老泪纵横地感叹道。
      
      “韩国紧邻北国和大夏国,如果陵春公子去韩国为相,以他治理国家的才能和外交,韩国必将迅速崛起对北国造成威胁,如果韩国一旦强大,它再和大夏国联手进攻北国,那时北国就孤立无援陷入危机之中。况且现在大夏已经着手联合鲁国攻打虞国了,难道皇上非要等到大夏国的兵马兵临城下时才觉悟吗?为何不趁现在未雨绸缪?北国有这样忠诚于皇上又有治国之才的人为何要弃之不用?”
      
      邓成良也苦口婆心地劝谏道。
      
      皇上沉思片刻,目前局势的确变幻莫测,虽然大夏国主动向他示好,但以目前的形势,的确是要做好几手准备。他这个弟弟的确有安/邦治国之才,目前看来他的确是忠于自己,于是立即修书一封,命丞相宁如海带着黄金一千斤,十乘驷马花车及稀世宝剑一把前往薛地去请陵春公子陆翊回京辅作政务。
      
      宁如海得令后带着黄金马车宝剑前往薛地,宁嘉鱼得知相爷到薛地来接她和陆翊回京城,心中悲喜交加。悲的是爹爹得皇上令才来薛地看自己,可见女儿在他心中的地位是如此轻薄,喜的是她终于能见到自己最亲的人,那个叫做父亲的男人。
      
      张苏得知此情况后便对陆翊说道:“皇上此次请公子回京乃是被大势所逼,此所谓伴君如伴虎,君王通常喜怒无常,倘若有朝一日北国平定,天下无患,只怕到时候皇上第一个要对付的便是公子,所以,在皇上请公子回京城前,公子要把将来的退路留好才是。”
      
      “先生有何高招?”
      
      陆翊恭敬地问道。
      
      “在去京城之前,公子不如请皇上下一道圣旨,表明一旦北国稳定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自己就告老归隐薛地不再朝中任职,这样皇上就更加放心公子的忠诚,就算将来皇上有杀心,公子只须将圣旨拿出来,这样皇上就无话可说。”
      
      张苏进谏道。
      
      “先生所言极是,这真是两全其美的办法。本公子就依先生所言,向皇上要圣旨。”
      
      陆翊大喜道。
      
      宁如海的车队到达薛地,陆翊在公子府邸接见了他,这是宁嘉鱼成婚后丈人女婿首次见面,见面便是谈条件。
      
      陆翊带着宁嘉鱼首先以女婿身份向宁如海问安行礼。
      
      “小婿拜见岳父大人,岳父金安。”
      
      陆翊躬身行礼道。
      
      “ 公子不必谦礼快快起身,你和嘉鱼到薛地时间匆忙,以至于临行前都无法送别你们,这次本相奉皇上圣旨请公子回京城,还请公子即刻回京接受皇上的邀请。”
      
      宁如海面带着一副官场面容说道,说完后,又从怀里掏出皇上写给陆翊的信交给他。
      
      陆翊展开信封拿出信笺,只见上面写着:“都怪朕一时昏令遭受祖宗降下的祸,以致得罪皇弟,朕无德不足以治理天下,还望皇弟不计前嫌,顾念手足情深,暂且回京辅助朕,共治天下。”
      
      “本公子在去京城前有个请求,请皇上下一道圣旨,希望在北国富强稳定后本公子便辞官归隐薛地,不问世事。”
      
      陆翊看完后,目光幽微,诚恳地请求道。
      
      “好,本相即刻向皇上奏明此事。”
      
      宁如海舒眉爽快地答应道,他原以为陆翊这会儿要摆摆架子,出个难题给他,陵春公子果然是陵春公子,做事干净利落爽快不含糊,倘若他能为自己所用就好了,自己也不用和欧阳青站在一起。
      
      宁如海疾笔向皇上奏明此事,命人立刻前往京城将此信函交给皇上,等待皇上的回复。
      
      初秋时节,落英缤纷,西风渐起。府内后花园,宁如海和宁嘉鱼一前一后慢慢走着。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父女二人能这么静静地在一起散步。
      
      宁嘉鱼望着宁如海有些佝偻的背影,两鬓斑白的鬓发,心中涌上无限感慨。一片淡黄的银杏叶从树枝上飘下来落在他肩上,一阵萧风,银杏叶纷落在地,恰被宁如海一脚踩在脚下。
      
      “爹爹!”
      
      宁嘉鱼忍不住喊了一声。
      
      “何事?”
      
      宁如海回首,就见宁嘉鱼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他。
      
      “前面有石头,当心。”
      
      宁嘉鱼顿了顿,轻声提醒道。
      
      宁如海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的弧度,目光变得柔和,他淡笑道:“你小时候都是爹爹提醒你,现在爹爹老了,越来越不中用了。”
      
      宁嘉鱼眼眶湿润,曾几何时她那意气风发不可一时的相爷爹爹,现在说出这般落寞颓废的话,心里忽然感到十分痛心。她想对宁如海说,我永远不要长大,这样爹爹还是年轻时那个风华正茂的相爷,我希望你永远不要老。
      
      宁如海见宁嘉鱼垂首间泪光涟涟,他停下脚步将宁嘉鱼的手握在掌心,语气无限温柔地说道:“你就像你娘一样,总是爱哭。”
      
      宁如海越是这样说,宁嘉鱼更加止不住泪水,宁如海从怀里掏出手绢替她擦干眼泪,指着天空中排成一字形的鸿雁无限感慨道:“秋天来了,我们也应该回家了。”
      
      一棵笔直高大长满金叶子的的银杏树下,武胜极为沮丧,他现在恨不得将眼前这棵银杏树一掌拍烂。半个时辰前红萼约他在这棵银杏树下见面,当时他感到天地都在开花,他美滋滋地站在银杏树下等待,等着二人的第一次约会。这满树似金叶般的银杏树就是他爱情的见证,他甚至想把这棵银杏树抱在怀里转几圈。
      
      红萼款款而来一如之前的宁静,目光冷清,白哲纤细的手指从衣袖里拿出那暗纹红漆首饰盒递到武胜手中,语气极为平静地说道
      
      :“武大哥的美意红萼心领,红萼思虑再三,这只玉镯并不适合红萼,还请武大哥收回。”
      
      红萼将首饰盒交到武胜手里后,就转身离开了。
      
      “红萼姑娘嫌弃我身份卑微?”
      
      武胜懵懂了片刻,后来几乎绝望地喊道。
      
      红萼转身回眸摇摇头,语气坚决:“我此生只想好好服侍小姐,有小姐在的一天便有我存在的一天,与其他无关。”
      
      武胜的手捏成拳头以至于手指发白青筋暴露,他的爱情,在这棵银杏树下就这样没了。
      
      秋天,劳动成果收获的季节,但对武胜而言,却是失去爱情的季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