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媳妇儿不要脸

作者:半人半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3章

      “爸,妈,我回来啦。”
      老两口几乎是同时挤到了门边,爬上了皱纹的脸笑得更两朵花而似的。“哎,平安回来就好。”
      程朗反手伸到后面,一把将我揪出来,推到他父母面前。
      程妈妈温晓芳笑得无比温和,热情但又不让人难以招架。“这就是莫莫吧?”
      “叔叔好,阿姨好,我是莫白。”老人家都开口点名了,我再躲躲藏藏就难看了,赶紧故作大方淡定地打招呼,只有自己知道我的心脏都快从胸口蹦到身体外面来了。
      程爸爸程忠厚的长相也跟他的名字一样,一看就是个靠谱的人,鼻梁上的老花镜又给他增添了几分学者的气质。个子跟我差不多,体格的话介跟程朗相近,但又比程朗粗犷一些。
      程妈妈身高一米七上下,是个十分好看的老太太,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美人。程朗和程阳都像她,只不过程阳又多少遗传了程爸爸的阳刚和沉稳,半点都不会女气。
      “哎,好。”程妈妈笑眯眯地点头,又侧头看了丈夫一眼,说,“你看这孩子,长得也太招人喜欢了。这模样,比我们家朗朗还要好。”
      这种婆婆对未来儿媳妇的样貌十分满意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我臊得不知道怎么接话,求助地看向程朗。可气的是,某人露着一口白牙笑得跟个傻子似的,愣是装作没看懂我的眼神。
      “莫莫啊,你的情况,我都听朗朗说了。我们朗朗难得带朋友回来,我和他爸都高兴着呢。你呀,就把这里当自己家,欢欢喜喜过个年,啊?快进来吧,一会儿就可以吃团圆饭了。”
      我看向程朗,他挑了挑眉,笑得无比得瑟,好像在说:媳妇儿,老公没骗你吧?
      进了屋,我跟着程朗将行李拖进他的房间。只有三个房间,程妈妈当然安排我和程朗住一起。好在床是一米五的,也够用了。
      “家里小,只能委屈你跟程朗挤一挤了。”
      我心里有“鬼”,听她这么一说,心跳立马快了两拍。“阿姨,你千万别这么说,否则我都不好意思在这蹭吃蹭喝了。”
      “好,阿姨什么都不说了。你们也饿了吧?我给你们拿点吃的。”
      二老去了厨房后,程朗突然在我脸上摸了一把,吓得我差点儿没跳起来,紧张万分地往厨房看。收回视线,我瞪了他一眼。“你给我注意点!当这是云天公寓呢!”
      一年一度最隆重的节日,就该欢欢喜喜和和美美,我是真的不希望有什么意外,尤其不希望因为我而让这幸福的一家子不能好好过节。
      “宝贝儿,”程朗压低了声音喊道,“你别这么紧张。我们表现得越自然,他们就越不会多想。你这样一惊一乍的,反倒容易坏事。”
      我又瞪他一眼。说得容易!你是他们的儿子,你当然不紧张了!
      我们去浴室洗了手又洗了脸,出到客厅,程爸爸已经泡好了热茶。
      “来,喝口热茶,暖一暖。”
      程妈妈更是端出来一大盘水果点心,还有当地特有的小吃。“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做的,你尝尝,要是不合胃口就吃水果饼干吧。”
      “谢谢阿姨,我不挑食的。”
      程朗往嘴里塞了一颗糖,然后问:“阳阳呢?”
      “找同学玩去了。都出去好半天了,应该快回来了吧。要不你给她打个电话?”
      “不用,我就是随便问问。她难得跟同学聚一聚,让她好好玩吧。对了,爸,妈,莫莫还特地给你们带了礼物呢。”
      我赶紧将装礼物的纸箱抱过来,拆开包装。
      “哎呀,来玩就好了,还带什么礼物啊?太客气了。”
      “只是一点小心意,感觉你们应该能用得上,就买了。”
      程朗的胳膊突然往我肩头上一搭。
      我侧头看去,他笑着眨了眨眼。
      “妈,都是自己人,你就别跟莫莫客气了。他脸皮薄着呢,你再跟他客气,他就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
      我听得心惊肉跳,好想一肘子顶过去提醒他给我消停点。果然人不能心里有鬼,否则就会草木皆兵,没毛病都吓出毛病来。
      程妈妈完全没多想,只是笑呵呵地接道:“好,不客气不客气。”
      我给二老带的都是很实用的东西,比如保健品、按摩仪器之类的,还给程爸爸准备了一套古色古香的文房四宝,给程妈妈买了一条羊绒披肩。
      那套文房四宝深得程爸爸的喜爱,要不是程妈妈拦着,他当场就要铺开红纸挥笔疾书了。
      羊绒披肩是玫红色搭配边沿的靛蓝色,还手工绣了精致的牡丹花,既衬托得肤色白皙红润,又显得大气端庄,大家一致好评。
      程妈妈喜滋滋地照了镜子,转头就批评程朗没良心。“看看莫莫,再看看你,每回都是给钱了事,顶多再加几盒保健品。关键是,那保健品还不带换品种呢。”
      “妈,在莫莫面前,你就不能给我留点脸吗?”
      “哟,原来你还要脸的啊?”
      四个人说说笑笑,气氛很融洽,我紧绷的神经也逐渐放松下来。
      过了一会儿,程妈妈就起身去厨房继续准备年夜饭。我想跟进去帮忙,但是被她“赶”了出来。
      “妈,莫莫的手艺可好了。今天先吃你做的菜,明天让莫莫给你露一手,包管让你大吃一惊。”
      “莫莫的手艺好,你得瑟个什么劲?什么时候你也能给我露一手,那还差不多。”
      程朗果断装死,惹得程妈妈笑着又损了他几句,但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爱,让我很是羡慕。
      等程妈妈缩回厨房去忙碌,程朗就拉着我进了卧室。“妈,我们进房间去眯一会儿。”
      “去吧,等开饭了就叫你们。”
      门一关上,程朗就一把将我抱住,低头就是一个热辣的吻,末了喘着气问:“怎么样,丑媳妇见公婆也没那么可怕吧?我都说了,我爸妈人很好的。当然,我媳妇儿人更好。”
      我瞪了他一眼,突然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急切地凑了过去。
      门外就是程家二老,我们当然不敢胡来,赶在失控前赶紧分开,然后并排横躺在床上平复体内的情朝翻涌。
      没多久,程阳一身寒气进了家门,年夜饭也差不多是时候开始了。
      对我来说,饭菜好不好吃都是其次,重要的是这个年我终于不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出租屋里听着别人家的热闹和喜庆了。一家五口吃着菜喝着酒说着笑的画面太幸福,让我鼻子一阵一阵地发酸。
      程朗注意到了我的情绪,在桌子底下握紧了我的手。
      吃到半饱的时候,程爸爸程妈妈给我们三个一人发了一个大红包,还送上了父母对孩子最简单也对真诚的祝福。
      我想起往年在家过年的情景,终于还是忍不住湿了眼睛。怕被二老和程阳看见,我赶紧低下头做出大快朵颐的样子。
      桌子下,程朗的手搭在我膝盖上,轻轻地拍了拍。
      父母那一辈的人都喜欢看春晚,程爸爸程妈妈也不例外,所以饭后我和程朗主动包揽了收拾桌子洗刷碗筷的工作。原本程妈妈是不同意让我动手的,最后是程朗把她给说服了。
      忙完了,程朗就拉着我出了家门。“妈,我带莫莫到楼下去转转。”
      “小心点,路滑,别摔了。也别待太久,小心冻坏了。”
      “放心吧,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这个时间,家家户户都围着桌子吃吃喝喝,要么就是排排坐在沙发里嗑瓜子看春晚,几乎没什么人出来走动。
      四下无人,加上有夜色作为掩护,我们胆大包天地牵着手,慢慢地走在除夕夜的冰天雪地里。纷纷扬扬的雪花肆意飘洒,仿佛电视里一样唯美的场景,再加上我们紧扣的十指,足以让人怦然心动。
      “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我突然开口。
      程朗捧着我的脸,用力亲了一口。“打吧。”
      我没敢直接打给我爸,而是翻出我妈的号码,小心翼翼地拨了出去。我紧张得张着嘴呼吸,当“嘟”的一声响起,我的心脏差点儿就从嘴巴里蹦出来了,手也跟着颤抖起来。
      “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正忙,请稍后再拨。”
      很显然,这是被掐断了。
      “可能是按错了,要不你再打一个?”
      我又拨了一次,还是同样的情况。事情已经很明白了,没有拨第三次的必要。我想了想,含着眼泪发了一条祝福信息过去。想当然,这条信息也跟石沉大海一样,无声无息。
      两年了,他们还是不能原谅我,连一个电话都不肯接听,连一条信息都不愿意回复。
      程朗一把将我拉到阴暗的角落里,紧紧地抱着我。“没事的,莫莫,你还有我。而且我相信,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一定会想通的。这世界上,有几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他们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而已。”
      我没有接话,只是将脸深深地埋在他肩窝里,汲取他身上的气息。
      幸亏我还有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