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仙门论道群

作者:不言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老干部

      
      易尘不太明白,为什么群里的coser们有要事需要离开,都要先退群呢?
      这难道不是下线就好了吗?留着一个群在那里又不会碍着什么事,反而每次退群之后再重新加进来不是很麻烦吗?
      还是说,为了模仿出真实的“离开”的效果,所以即便很麻烦都要敬职敬业地重复退群入群的行为?
      
      易尘看着群里寥寥三个人的名字,忍不住点开了【群主】天道的聊天框。
      【好友】一衣带水:小哼唧,你怎么都不在群里说话啊?
      谦亨自称“小哼唧”,是易尘少数能聊得来的写手,但是以前的谦亨似乎很忙,平时也很少在线,易尘也鲜少有机会跟她聊天。
      
      这次的消息发过去了,也是过了好久,谦亨才回复了她的消息。
      【好友】谦亨:你见过天道随便说话的嘛?要保持神秘感啦。当然,其实也是因为我很忙嘿嘿。(害羞捂脸.jpg)
      【好友】谦亨:我只是挂个名头而已,不参与论道的,你不用担心我成为飞利浦牌电灯泡啦,不会打扰你和少言的~!(快乐.jpg)
      
      易尘心中微微一窘,她的确是喜欢“少言”这个人物,但是这也不代表她会对一个顶着“少言”名号的coser也抱有同样的感情啊。
      【好友】一衣带水:别给我嘴贫,这个群真的好奇怪啊,为什么说要离开,全部人就都退群了?而且“少言”不用休息的吗?他好像二十四小时在线啊!
      易尘并没有打听别人隐私的爱好,只是这件事情实在太奇怪了,她就忍不住询问一下。毕竟经常熬夜实在太伤身体,虽然她也没什么资格说就是了。
      
      面对易尘的问题,谦亨沉默了一瞬。
      【好友】谦亨:……呃,关于这个嘛……
      【好友】谦亨:群里的几位……工作有点特殊……
      
      特殊?怎么特殊?需要值夜班还是需要轮番换人来经营的营销大号?可是那也不对啊,谁家的营销号会顶着一个系统默认头像啊?
      【好友】谦亨:就是身份上吧,算是退休的老干部吧。
      【好友】谦亨:有钱有闲而且还空虚寂寞冷,特别是少言,你看他总是一动不动地待在那里,一待就是一整……天。你瞅瞅,这是有多寂寞啊!
      
      易尘无言以对,一方面觉得谦亨说得很有道理,一方面又有点胆战心惊地想着自己新交上的几位朋友到底是哪个年代的人?还退休的老干部?
      【好友】谦亨:所以你要多陪少言说说话,知道吗?我可是对你寄予厚望的!(虽然你是傻的但是爸爸爱你.jpg)
      【好友】一衣带水:……你把这个表情包收回去我们还能做朋友。
      
      谦亨好像被易尘打击到了,一脸发了好几个哭丧着脸的表情过来,可是没过多久又原形毕露,揭开了自己酷爱当媒婆的神奇内在。
      【好友】谦亨:虽然是忘年交,但是你不要嫌弃人家嘛!说好的只要长得好看,中华上下五千年都没问题呢?!(嚎啕大哭.jpg)
      【好友】一衣带水:没人跟你说好好嘛?!而且我只是来交朋友的,你怎么老是往相亲的路线上拐?大家还能不能纯洁点了?
      
      易尘不想再跟谦亨在这里说垃圾话了,正想把聊天框关掉的时候,谦亨却突然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好友】谦亨:我没有骗你!少言就是长得足够世间的姑娘忽略一切代沟的存在!不信你看!
      【好友】谦亨:[照片.jpg]
      
      谦亨发过来的照片是标准尺寸的大图,以至于易尘还没来得及关掉聊天框,眼前就被一片茫茫雪白吸引住了全部的注意力。
      天地间一片纯白,就像是从亘古时期吹到现在的风雪,将一片钟灵毓秀之地一点点地渲染成了浑然天成的人间仙境,毫无红尘烟火的气息。
      就仿佛昆仑山巅无人踏足的冰雪,那样的不染尘俗的美,却只让人觉得其境过清,不宜久居。
      
      但是在这样一片让人不敢踏足的素色中,却有一人的存在比这茫茫雪景还要清冽纯粹,不似红尘中人。
      一名身穿墨染白袍的男子站在一树寒梅旁,手持一截开满红梅的枝桠,一手平平伸出,仿佛一个舞剑的起手式。
      他广袖飞舞,衣袂上那仿佛随手挥就的墨迹焦枯有致,写意风流。
      
      从拍照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他那被白玉冠挽着、长及膝盖的黑发,就像是无意间打翻了一台砚的墨水,泼得满纸飘逸潇洒。
      男子自然而然地偏过头来,露出半面容颜,眉眼淡淡,不见悲喜。
      易尘隔着照片对上了他的眼睛,却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就仿佛年幼无知的孩童无意间撞见了居于山间、阅尽沧桑而后看淡了俗世尘缘的仙,他的背影仿佛独坐的孤峰,那样的孤绝料峭,岳峙渊渟。
      
      当真,如“少言”所说的那般,是如山一般的仙。
      易尘默默地看了半晌,直到飞云消息提示声滴滴滴地响起,她才慢吞吞地在聊天框里输入道:
      【好友】一衣带水:……你最近是不是学美颜和PS了?
      
      这照片的后期做得也太离谱了,这滤镜大概糊了三米厚才有这种翩然若仙的效果吧?!
      【好友】谦亨:我没有!你不要冤枉!这图绝对是高清□□未删节的!
      易尘无语,这么一句熟练无比的求岛国爱情动作片种子的话语一出口,谦亨的节操可想而知了。
      
      可是,如果是人的话,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气质呢?
      【好友】谦亨:怎么样?是不是长得很好看?有没有少女心怦然一动的感觉?
      易尘想了想,老老实实地回复道:很像少言。
      
      谦亨看着易尘平平淡淡的回复,顿时失望极了。
      很像“少言”是什么评语啊?这个本来就是少言啊。
      道主少言风骨绝世,容止清逸,妙有姿仪,在天界已经不算秘密了,夸他好看还能理解,夸他像“少言”算什么事嘛?
      
      谦亨没能理解,但易尘将那照片右键保存了之后就反反复复地拿出来看,她是真心实意的,觉得照片里的这个男人“像少言”。
      像她心里的少言。
      ——那位孤高傲岸,立于天涯之巅,却又心怀苍生的大道之仙。
      
      容貌皮相还是其次,难得的是那一身青竹作骨的清韵气质,他手持焦骨红梅枝桠,一点艳红本是女气,但是他却通身剑气凌厉,凛然如仙。
      易尘的神情很冷静,眼神也很冷静,冷静得根本不像是一个双十年华慕少艾的女子。
      易尘没有跟别人说过一个秘密,甚至这个秘密连她自己都懵懵懂懂,是直到她长大之后,才发现的秘密。
      
      她其实不是很能分辨出一个人的美丑,说得通俗点,她有面孔遗忘症,俗称“脸盲”,而且很严重。
      她认一个人,凭借的是一种玄而又玄的直觉,哪怕对方容貌俱毁,物是人非,她也能在遇见对方的第一时间认出对方来。
      她不知道这张照片里的人容貌是美是丑,但是她看着舒服,谦亨又那么信誓旦旦,所以易尘知道,照片里的人大抵是好看的。
      
      让易尘有些意外的是,这张照片里的少言,跟易尘认人时的那种“直觉”撞了个正着。
      这太奇怪了。
      【好友】一衣带水:他们的职业是coser(角色扮演者)?这种程度,出道都没问题了吧?
      
      易尘有点欣慰,原来自己的新朋友们真的是《七叩仙门》这本书的骨灰级粉丝,不仅扮演谈吐言行,连容貌服饰都扮演得如此相像。
      这张冬雪寒梅图,应该是少言第一次在苍山云顶开坛阐道,被各路人马挑衅试探时,仅用一枝焦骨寒梅就一举奠定“道主”之名的场景吧。
      那时候的少言尚未身化天柱,眉眼间还带着几分鲜活的气息,却也有几分看卷红尘的惫懒,像个清清冷冷无欲无求的少年。
      
      易尘正发着呆,谦亨却叽叽喳喳地说得没完没了,一副老妈子为熊孩子操碎了心的模样。
      【好友】谦亨:算是吧,他们是一个一言一行都会被万众瞩目的职业,但是因为身份太高,喜怒善恶都不由己,也没有什么知己朋友,聊得来的更少。
      【好友】谦亨:特别是少言,真的,你就多陪他说说话嘛,就当好心陪一个孤寡老人了,他其实是个很好的孩子的……
      
      易尘回过神来时,看着屏幕上长篇大论的唠叨,忍不住有些啼笑皆非。
      【好友】一衣带水:好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你的儿子呢。
      【好友】谦亨:我没有儿子,只有闺女。(你在这里站着别动,我去给你拔棵橘子树.jpg)
      
      靠!居然敢占她便宜!
      易尘气坏了,眼不见心不烦地关掉了谦亨的聊天框,看着依旧空荡荡的聊天群,忍不住发了条消息。
      【小仙女】小一:那个……少言道友?
      
      少言的消息回复得很快,就像一个二十四小时都在线的智能机器人一样。
      【管理员】少言:我在,小一。
      【小仙女】小一:咳!
      
      易尘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有些无所适从了起来,明明平时所有人都在的时候,她都是相当活泼健谈的。
      怎么跟少言一独处,她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呢?
      易尘试图找一个话题。
      
      【小仙女】小一:少言平日里都在做什么呢?
      【管理员】少言:多是煮水烹茶,静坐冥想,或是走至云顶天涯,俯瞰红尘。
      【小仙女】小一:诶?从高处往下看,俯瞰红尘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
      
      少言沉思了一瞬。
      于静室内盘腿打坐的白衣男子掐了个法诀,收功,他拂去衣袂上并不存在的尘埃,缓步向外走去。
      【管理员】少言:请稍待。
      
      【小仙女】小一:?
      女子回馈而来的困惑并没有止住男子的行动,少言只是遵循着自己的心意,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苍山之巅。
      苍山有两处天涯,一处孤涯凌绝,面朝沧海,下方就是万丈深渊,被世人称为“山海间”;而另一处天涯坐卧深山,壁立千仞,凌驾云霄,人称“穷天途”。
      
      ——居于山海间,日月沧海现;人至穷天途,伸手可触天。
      这里,被人誉为“距离天道最近的地方”,后来苍山更是成了道主的居住之地,“穷天途”之名不外如是也。
      少言想,或许站在那里,能距离小一更近一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小甜文,甜得蛀牙,萌得爆炸。
    下一章开启小仙女花式撩汉的标准技巧,小仙女撩汉课堂开课啦。
    少言这种性格,说好撩挺好撩的,说难撩……那也是噩梦难度的。
    上一章的留言区……你们……是大型土拨鼠屠宰场吗?
    ————————分割线————————
    骊歌扔了1个地雷
    京香墨扔了1个地雷
    穆天星扔了1个手榴弹
    阿隐扔了1个地雷
    星星之火扔了1个地雷
    叶家劍雪扔了1个地雷
    一期一振夫人扔了1个地雷
    感谢土豪们的地雷打赏,把你们挨个摁倒么一个,嘻嘻,大家加油,我就先努力攒存稿了~!爱你们哟~!



    [综]与妖妃宗三的日常
    基友阿碧的综漫刀乱文,中二婶,每天都在换人设,晚期弃治疗。



    荷笠斜阳[综]
    夫人鱼的综武侠快穿文,含剑三元素,CP是长歌门杨青月大爷。



    你和女神就差一个播主[直播]
    阿碧情缘小绿的现代灵异文,一开始以为是化妆直播,后来发现都是骗人的。



    末世之AI是软妹
    夫人鱼的末世文,女主变成基地AI,一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末世。



    [综仙古]琼华掌门
    柳外断虹的瑶姐文,CP重楼,专栏里一大堆瑶姐的萌文哦~!



    [剑三]坑爹的恋爱游戏
    好基友阿碧的毒姐攻略文,不怕被驴的进来瞧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