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爷,你府里有鬼

作者:微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太子回到府内,就一直在等着沈尘断气的消息,可这太阳都快落山也没丝毫动静。
      
      不应该啊,他昨日给沈尘扯被子的时候偷偷给他把过脉,他的脉象细数而无力,的确是中了毒的脉象。
      
      还未等太子细想,皇上就宣他入了宫。
      
      “参见父皇。”
      
      “看看你做的好事。”皇帝声音虽有些疲惫,却仍能听出那滔天的怒火。
      
      太子心内一惊,猛地抬头,这才发现五皇子也在殿内,心内忐忑“儿臣不知父皇何意?”
      
      “矿山附近那座宅子你究竟想用来做什么?”
      
      原来是这事,太子舒了一口气“父皇,城门外灾民众多,庙内住不下,儿臣觉得那座宅子是安置灾民的好住所,就将它买下来了。”
      
      “哦?如此?那宅子里全是壮年,你打的什么主意以为朕不知道吗。”皇帝双眼通红,怒视底下的太子,他平日是糊涂了些,可太子这番说法,是当他是傻子吗。
      
      “父皇,儿臣绝无其他用意啊!”太子心内惊恐,父皇平日素爱流连于美人帐中,从来不理这些事情,定是五皇弟与父皇说了些什么。
      
      太子想得的确不错,五皇子今日入宫就是向皇上禀报此事,其实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暗示了那座宅子与矿山很近,住的又全是能干的壮汉……
      
      “我看你这太子是当的腻了……”皇帝刚想要接着说些什么,突然心口一痛,嘴里吐出一口浓血。
      
      “父皇,你怎么了?”太子与五皇子赶紧上前扶着“快,快宣太医。”
      
      老太医给皇帝把了脉“皇上,您这是急火攻心,微臣给您开几服药,喝了便无大碍,只是,万万不能再气急了。”
      
      皇帝皱了皱眉,手扶着胸口顺了口气,脸色苍白疲倦“从今日起,你就待在你的太子府内,没有朕的允许,不许出府半步,赈灾这事就交给老五吧。”
      
      太子心里一凉,不敢再多言。皇帝厌烦得闭上眼朝他俩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都出去。
      
      “五皇弟今日进宫是为何事?”出宫的路上,太子冷声问一旁的五皇子。
      
      “并无大事,就是凑巧发现了一些事情,进宫禀报于父皇罢了。”五皇子这么说,就是摆明了承认今日这事就是他所言。
      
      太子虽心内气愤,可又不能做什么,只是冷冷的撇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看着太子气急的样子,五皇子心情更是不错,这件事其实是他从几个灾民口中知晓的,那座宅院离矿山这么近,住的还都是壮丁,太子安的什么心谁不知道。
      
      太子被禁足的事很快便传开了,皇后及站在太子一派的官员想要替太子求情,站在殿外许久都未得宣见。
      
      太子府内外已全是官兵把守,任何人若是没有皇上的手谕都不得进出。
      
      “都七天了,你不会真的打算假死吧?”戚九好奇的问沈尘。
      
      沈尘轻轻吻上她的嘴角,模糊不清的道“别着急,事情还没完呢。”
      
      沈尘这次假装中毒,绝不仅仅是想让太子禁足,太子还不至于让他花费如此心机,只是他的真正目的还未达到,还得再多装几日。
      
      戚九把玩着沈尘的手指,也不知他这话是何意,突然一拍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昨日不知是谁送了封信到府上。”戚九将信递给他。
      
      沈尘打开看了一下,眼中满是笑意“小九,你想不想记起以前的事?”
      
      戚九当然想,她隐隐觉得她忘掉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尤其是不在尚书府的那五年。
      
      傍晚,戚九端着甜汤刚要进屋,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大笑声。
      
      “这是谁来了?”戚九问一旁守门的暗夜。
      
      “夫人进去就知道了。”
      
      戚九轻推开门,就看到沈尘床前站着一位满头花白的老人家,他满面红光,精神矍铄,能够发出刚刚那中气十足的笑声也不奇怪了。
      
      “小九,过来。”沈尘见她进了屋便柔声唤她。
      
      “哦?就是她?”老人家手抚着下巴上的银须,从头至脚扫视了她两三遍,这才点点头道“看着倒是顺眼。”
      
      戚九快步走到沈尘身边,将甜汤递给他“我刚做的,你尝尝。”
      
      沈尘笑着接过甜汤,拉着她坐在床边“这是老神医无良,今日请他给你看看你的失忆症如何?”
      
      “真的吗?”戚九睁大了眼睛,眸子晶亮,想来昨日那封信定是这老人家送的了。
      
      “多谢老神医了。”戚九真心诚意的向老神医道了谢。
      
      “哈哈,既然要谢我,那我喝了这个你应该不介意吧?”说着他伸手抢走了沈尘碗里的那碗甜汤喝得津津有味。
      
      汤碗见底,他还吧唧着嘴道“味道不错,下次可以多放些糖。”
      
      “汤你也喝了,该办正事了吧。”
      
      “你这小子,求人办事就是这个态度吗?”老神医故做生气,另一只手却搭在戚九的手腕上,微眯着眼睛开始认真的给她把脉。
      
      老神医好一会都不说话,戚九心内有些忐忑不安,脸上一点一点的没了血色,沈尘看了她一眼,出声道“可是有什么问题?”
      
      “从这脉象来看,应是中了毒。”老神医皱了皱眉。
      
      “中毒?”戚九喃喃道,还未回过神来。
      
      沈尘忙握着她的手,看向老神医“什么毒?”
      
      “我曾经与你说过,世间有一种名为无忆的毒,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过了。”老神医像是在回忆些什么,神色竟还有些伤感。
      
      “竟是无忆?”沈尘薄唇微抿,眉间紧皱“那可还能解?”
      
      老神医沉吟道“解倒是可解,只是需要一样药引子。”
      
      老神医如此说,沈尘自然猜到这药引子不是寻常之物。
      
      “这药引子乃是宫内的犀角杯,用它来盛药,毒定能解。”还未等沈尘细问,老神医就接着说了起来“不过要想得到它可不容易,全天下只有两只,一只在当今圣上手中,另一只早就不知下落了,这杯子极为珍贵,要想从皇上手中借到可不容易啊。”
      
      沈尘听完倒是低低的笑了起来“现在可不就是最好的机会?”
      
      说着将门外的暗夜唤了进来“找几个机灵的放出消息,就说本相爷身中剧毒,唯有皇上手中的犀角杯盛药可解。”
      
      “是,属下这就去办。”
      
      “你这小子倒是聪明,不过我可告诉你,这毒可解,可若想记起往事,可还得靠机缘呐。”
      
      沈尘沉默不语,转头看到戚九思绪飘远,便将她抱入怀中,揉了揉她的脑袋,嘴角扯了抹笑意“没事的,老神医刚刚不是说了你的毒可以解吗。”
      
      戚九点点头“我刚刚只是在想,究竟是谁给我下的毒。”
      
      “这世上知道这种毒的也没几个人了。”老神医叹了口气,不知道在怀念些什么。
      
      沈尘一张俊脸瞬间凛若冰霜“我定会查出来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