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晚上
      
      薛雁声脱了鞋子,一脚踩上了床,盘膝坐下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你坐,,我帮你捏一捏!”
      
      沈正泽耳根泛红,而后规规矩矩地坐在了薛雁声的旁边,双手握拳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浑身崩得紧紧的。
      
      薛雁声看得好笑,“你放松一些。”
      
      虽然在薛雁声的坚持下,白天他还是帮着舂了一些,但是和沈正泽的劳动量比较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
      
      好在经过了一天的努力,两人之后几天的口粮总算是有了着落。
      
      薛雁声将手放在了沈正泽的手臂上,用力捏了捏,嘶,好硬的肌肉。
      
      “这样的力度行吗?”他一边用力捏着,一边问道。
      
      “嗯。”沈正泽点了点头,实际上薛雁声的那一点儿力气就和挠痒痒差不多,但是沈正泽不想让他累着,干脆就直接默认了,任由薛雁声在那里忙活。
      
      倒是薛雁声,认认真真地捏了一整套下来,额上也渗出了一丝丝的汗水。
      
      说起来,这一套手法,还是他以前特意学来给老爸老妈捏的呢,只是在他工作后不久,他的父母出门度假的时候发生了连环车祸,身陨当场。
      
      所以,此后薛雁声开车的时候都十分小心。然而,有的时候,你自己遵守交通规则了,而别人不遵守也是白搭。
      
      导致薛雁声死亡的那一场连环车祸发生的时候,他正在正常行驶,但仍旧被牵扯了进去。
      
      如果不是位面交易系统,大概他现在已经在地府中和自己的父母团聚了。
      
      死因居然还相同,这样的一家三口也是不多见了。
      
      想到这里,薛雁声的心情立刻就失落了起来。
      
      或许,他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的父母不用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
      
      “怎么了?”沈正泽虽然沉默寡言,但是他一直很关注薛雁声的情绪,此时见他神色哀伤,立刻开口问道。
      
      薛雁声偏头,映入自己眼帘的就是对方满是关切的面容。
      
      他心中一动,一句话不自觉地脱口而出,“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明明在成亲之前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沈正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你是我的夫郎啊。”
      
      所以,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薛雁声歪了歪头,尝试理解对方的意思,“因为我们成亲了,所以你要对我好?”
      
      沈正泽重重点头,眼中的意思是,这不是应该的吗?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薛雁声慢慢地,一字一句道,“万一,我是一个很差劲的人呢?”
      
      “插进?”沈正泽很明显不能理解差劲这个词语是什么意思。
      
      “就是……万一我是一个很坏的人呢?”薛雁声换了一个说法。
      
      “你不是!”沈正泽稍微侧身,定定地看着薛雁声,“你很好。”
      
      “这只是一个假设。”薛雁声解释,“假设我是一个很坏的人,然后我们成亲了,你也会一如既地对我这么好吗?”
      
      沈正泽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又严肃道,“没有假设,你很好。”
      
      薛雁声有些哭笑不得。
      
      “算啦。”
      
      他大概能明白沈正泽的意思。
      
      既然他们两个人已经成亲了,那么沈正泽自然会对自己好,而很显然,自己在沈正泽的眼里,也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
      
      于沈正泽而言,这就是事情的必然发展,不存在其他的假设。
      
      有点儿天命一对,天命姻缘的意思。
      
      只是……
      
      薛雁声歪着脑袋看沈正泽,很显然,现在的他,只是因为责任感而对自己好,或许他有一些喜欢自己,但是那种喜欢是建立在自己“识时务”的基础上的。
      
      一时间,薛雁声的心情有点儿复杂。
      
      不过,本来他也对沈正泽有些好感,就当做……有婚姻保证的自由恋爱好了!
      
      虽然现在两人之间还只是责任大于感情,但是薛雁声相信,将来一定会反过来的!当然,责任也是不能丢掉就是了。
      
      薛雁声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很晚了,我们睡觉吧。”
      
      “哦。”沈正泽应了一声,习惯性地伸手抖开了被子,然后一人一床被子,纯睡觉,不聊天。
      
      遵医嘱,不行房。
      
      -
      
      翌日
      
      “去县里?”沈正泽疑惑地看着薛雁声,“有些远。”你的身体能坚持住吗?
      
      “我想去找家当铺鉴定一下这个东西。”薛雁声将那一卷卫生纸拿了出来。
      
      “这是……纸?”沈正泽摸了摸那一卷纸,不确定道。
      
      薛雁声点头,“对。”
      
      沈正泽蹙眉,“和我以前见过的不一样。”
      
      那是当然的。薛雁声在心里暗暗道,这压根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
      
      “嗯,是不一样。”薛雁声点头道,“这一卷纸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这里的,我在想,这一卷纸,珍贵的不是纸张本身,而是它的制作方法。”
      
      “制作方法?”
      
      “对!”薛雁声肯定道,“只要肯钻研,说不定会开发出来一种新的纸张制作方法!”
      
      沈正泽沉默了一会儿,“等过段时间再去。”
      
      “为什么?”
      
      “养身体。”
      
      薛雁声理智地将这个话题延后。
      
      没办法,在他的身体健康相关的问题上,他永远也说服不了沈正泽的,因为对方太执拗。
      
      其实延后也没有什么不好,那样他就有更多的时间思考如何忽悠着当铺老板收下了。
      
      当然,目前他只肯给出去一半儿。
      
      -
      
      第二天
      
      “阿声。”
      
      “嗯?”薛雁声用布巾擦干净了脸,在心里暗暗发誓,等回头,他一定要和别的位面换牙刷和牙膏,再不济,也要换牙刷的制作方法,每天不能刷牙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还有洗澡洗头!
      
      而今,薛雁声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前世闺蜜穿越小说看得不亦乐乎,然而问她想不想真的穿越她却断然拒绝了。实在是太不方便了!还好他不是女性,不需要烦恼每个月的那几天。
      
      当然,也是因为薛雁声穿的时候没有穿到贵族阶层,所以才会这么烦恼。有的时候,古代贵族的奢靡,就是现代普通人也是难以想象的。
      
      “你要出去?”见沈正泽拿起了弓箭和长刀,薛雁声问道。
      
      “打猎。”沈正泽试了试弓弦的力度,答道。
      
      薛雁声一怔,继而心里立刻升起了几个念头,“这附近有山?”
      
      那人参等药材是不是就有着落了?
      
      系统之前说过,如果有人参、灵芝等,可以加快系统正常运行的时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补完了!以后一定九点前死命写完!顺便吐槽下!我明明什么也没写为什么结果待高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